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二十二章:一些过客
    阳眉笑得冰冷,伸手拍了拍叶庭的头顶,也不回去,从台阶走下,径自离开。

    叶庭张口,终究是没有挽留。

    阳眉沿着青石路走了百丈,转身就进了旁边的宅邸。叶庭失笑,原来和师姐做了邻居,这样一来,上门请教也是方便了。

    数日过去,叶庭都是在阳眉府上修行,也不回家,免了许多人骚扰。有人拜访他,可没有人上门去见阳眉。凶名在外,也不是全无好处。

    试炼的日子一到,阳眉就携着叶庭,前往天律部。所有弟子令牌上接到消息的弟子都要去报名,天律部负责考核刑法两大职能,这门派试练任务,就属于考核范畴。

    一尊青铜大鼎立在广场之上,应召而来的驭龙城弟子都在静静等候。有天律部弟子负责检验令牌,看到叶庭之后,神色不善。

    阳眉只是哼了一声,那天律部弟子低头而去。

    等候的时间不久,一个短整齐的修士出现,白皙的脸膛,眉目俊秀,下颌留着短须,一派儒雅风流的样子。

    叶庭意外,天律部的长老换了人!

    这人的相貌和屠苏很像,正是驭龙城唯一一个金丹九劫的长老屠师。

    屠师一向不喜担任宗门职务,清闲的很。这次轮换上了天律部长老的职位,叶庭估计是师傅请他出来的。有屠师坐镇,天律部的人就不敢再找自己麻烦。试炼任务的分配,也不会有什么暗算手段在里面了。

    屠师也不说话,坐在一张椅子上出神。叶庭认识的洛行空站出来,颁布这次试炼任务的细则。叶庭四下打量,看到风尚好在不远处,向自己微笑。屠白流和屠苏都没出现。

    意外的是,狼溪三人都在这次的试炼任务之中,第一批出。

    这次试炼,驭龙城的弟子分成两批出动,第一批就有接近两千人,一百多个筑基弟子,其余都是凝液。狼溪三人竟然已经凝液了,看起来屠苏照顾的还真是不错。

    第二批出的弟子数量就更多了,炼气弟子几乎倾巢而出。因为三家宗门同时行动,这出动修士的数量,怕是有十万人的规模。

    洛行空的话简洁明朗,交代完毕之后,就由天律部放物资。这次试炼和以往不同,物资会一次性放下来。叶庭看看狼溪,阳眉塞给他三个储物袋,道:“过去看看吧,师傅给你的东西,不能送人。”

    叶庭接了储物袋,肃然答应着。

    叶庭走到狼溪面前,两个人相视而笑。叶庭近前一步,给了狼溪一个狠狠的拥抱。狼溪这才用力抱了回来,叶庭在他耳边道:“总算解决了。”

    “那是最好,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狼溪轻声回答,放开叶庭。新君和珑音忍不住凑了过来,和叶庭抱在一处,也是垂泪。

    围观的目光太多,叶庭挣脱开来,将三个储物袋分给狼溪三人道:“这次试炼风险不小,你们三个可能不会在一处行动,各自小心。”

    说完之后,叶庭觉得不足,又取了一百五十个紫金符钱出来,分给三人。这些算是自己卖掉战利品所得,送给朋友也是无所谓的事情。

    给了符钱之后,叶庭依然不太满意,想到师傅将木符放在储物袋而不是令牌空间,就取了九张分给狼溪等人。

    新君和珑音不想要,狼溪低声道:“不要拉扯,叶庭能给,就是规矩允许。”

    新君和珑音也现周围的人在看着,赶紧将木符收起。

    叶庭微笑道:“你能知道魔门规矩就好,要努力修行,修士之间,相互扶持才是长久之道。”

    说到这里,叶庭就是有些难过。将来自己要是离开,你们三个,可要好好的相互扶持,不能忘记北荒的情谊。我将和你们越来越远,身不由己。

    不是叶庭薄情,就拿十方炼狱道来说,八百大洲上也有流传,可都是删减版本。看上去威猛无双,修行到婴境也就是尽头了。相同的资质,不同的传承,注定了结果。

    叶庭转身离去,走向阳眉。他和狼溪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心中想起阳眉的话:小师弟,这些人不过是红尘过客,何必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

    这不是浪费时间!

    叶庭握着双拳,穿过人群,阳眉看着他的脸,微笑道:“小师弟,想不通?这才是刚刚开始呢。”

    “有什么想不通的,难道除了虚境强者,芸芸众生就不用活着了?反正都要死!”

    “胆子不小,教训师姐。今天我心情好,就不计较了,这个给你。”阳眉拿出一个个药匣交给叶庭。她取的快,叶庭接得手忙脚乱,也没时间查看药匣里的东西。

    “多谢师姐不杀之恩。”叶庭正色道。

    阳眉呵呵一笑,目光望向远处的新君和珑音,道:“杀了你呢,师傅会不开心。杀了那两个……可以磨砺你的一颗红尘之心。”

    叶庭顿时不敢顶嘴了,天知道阳眉说的是不是真的。

    物资放完毕,有巨大的兽车驶入广场。驭龙城距离港口八千余里,靠修士的双腿太消耗真气。传送阵也就算了,极限距离三千里不说,上千人的消耗也不去算,单是传送一次要休息那三分钟的时间就够人受的。

    再说第二批修士数量足有三万以上,转折两个传送点,得耗费多少资源和时间,驭龙城折腾不起。

    兽车上下两层,灵兽牵引。所谓灵兽,就是训化了的妖兽。驭龙城的灵兽外形像是高寒地区的野牛,有雪白的长毛,尖锐的双角。性格却很温和,能不停的奔跑三个昼夜以上。兽车很大,原本上下两层的空间中,下层是运送货物的,现在都用来装人。

    习惯了宽阔空间的修士,没有不感觉憋屈的。

    兽车平稳地奔跑,出了驭龙城,上了大路。车上静悄悄的,没有修士喧哗,甚至不做交流。都是同一个宗门的弟子,没什么好说的。要是散修,必然趁着这个机会,拉帮结派。在驭龙城弟子眼中,那是虚耗光阴。

    该交往的朋友,平时早就交往了。谁也不能因为多说几句话,就会和你推心置腹。

    叶庭也不说话,睡觉之外的时间,他大多数用在修行上。上门十法繁复异常,他总是感觉时间不够用。每当这个时候,他都能明白上门弟子的心态。

    阳眉说的也没错,上门之外,都是红尘过客。

    可是上门之内,又有几人能修行到虚境?剑谱中的少年岛主,在他一怒拔剑的时候,可曾想过许多年后,他再也记不起那些死去的凡人,再也记不得死在他手中的修士。

    也许正是因为不去想,所以那一剑流传下来,才有了青莲剑歌。

    驭龙城内,寒铁大殿之中,宇文玄掌心一缕真火慢慢熄灭,整个寒铁大殿还在维持着高温状态,那寒铁因为宇文玄的真火催动,在大殿中凝结出一层层的水汽。

    宇文玄掌心现出一堆灰烬,灰烬中央,是一枚修士的簪。簪翠绿色,像是竹木材质,上面有一丝丝的金属银纹。火焰熄灭的同时,簪跳动了一下,灰烬飞起,似乎要脱手而去。宇文玄随意捏了个法诀,簪顿时安静下来,转眼间增加到了六寸长度,光华熄灭,变得朴实无华。

    宇文玄看到这枚簪子也是满意,上品符宝,以他的水准炼制不难。这东西有三分灵性才是难得的,可以给叶庭用到筑基大圆满的境界,是真正的精品。

    宇文玄取了一个小巧的皮囊,将簪子放在皮囊里,用指尖在皮袋上随意写了个符,黑色的皮袋破空飞去。这手法让天落门的人看到,会亮瞎双眼。指气为符,这相当于法术中的言出法随了。

    送出簪之后,在宇文玄身后的影子里,一个身材修长的人转身到了宇文玄面前。宇文玄食指一点,落在了这个人的眉心之上。

    再看此人,整个身体都泛出火光,脸上呈现出痛苦之色。火焰从他的毛孔中喷出、缩回,这个过程反反复复,仿佛没有休止。他的额头处,两个妖文浮现出来——甲子。

    干支纪年法,来自妖族。这干支的每一个字的来历,就是上古时期二十二个修为通天彻地的大妖名字。

    如果阳眉在这里,必然认得此人,正是宇文玄门下的大弟子。在他走火入魔而亡后,被宇文玄炼制成了战斗傀儡,魂魄拘禁于身体之中。几乎每一天,宇文玄都要对这傀儡进行深度炼制,八千年来没有停过。

    寒铁大殿的金属大门轰然合拢,宇文玄要闭关了。

    甲子的双眼之中,流露出无穷的痛苦之色。宇文玄轻声道:“这是最后一次了,成与不成,要看天意。呵,师傅这样说,像不像是一个道士?”

    甲子的双眼之中,痛苦之色稍缓,宇文玄道:“天意要是不许,那就求祖师庇佑吧!”

    宇文玄收回手指,双手结成了一个法诀,甲子的双眼之中,瞳孔散尽,化为两朵青色的莲花。火焰在他所有的毛孔里喷出,大殿之中的寒气却是愈的浓了。凄厉的嚎叫声在大殿之中响起,中间还夹杂着几句含混不清的话。

    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