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二十一章:大师兄
    姹魔含元丹之外,还有六百个瓷瓶,这些就不是金鳌岛产物,而是宇文玄从莫邪宗得来的丹药,主要是给叶庭修行十方炼狱道用的。

    十方炼狱道平时偷取真气并不起眼,一旦叶庭开始吐纳,偷取的度就变得惊人。每次修行,叶庭都得靠丹药的手段弥补损失的真气。

    看到这么多回复真气的丹药,阳眉对叶庭道:“师傅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看不到你,所以给你准备了这么多,用来修行。”

    她也不明白宇文玄最近为什么这么忙,所以也就不给叶庭解释了。

    丹药之外,一个三尺见方的玉匣,算是保鲜容器。然后是一个水壶,银灰色的金属表面上有一道伤痕,将金属层切开,露出里面温润的玉色。

    “坏掉的东西,每天只能产生十二滴玉液。”

    叶庭听出阳眉的情绪,道:“师姐要是喜欢……”

    “不必,还不够我每天修行的,你当饭吃就好了。”阳眉冷然拒绝。

    叶庭讪讪的收起水壶,因为那道伤痕,水壶凝结玉液的度很慢,阳眉看不上。不过多积攒些时日的话,一口气喝掉,也能抵得上不错的丹药了。

    令牌空间中除此之外,就只剩下叶庭原来的符钱,显得空荡荡的。

    再看储物袋里,有一百张木符,还有散落的通用符钱。斩杀同门和妖兽的战利品,都被师傅拿走了。

    阳眉取了剑器地炎,给叶庭背好。剑匣之上多了一条皮带,魔纹精美。有了这条皮带配上,地炎在叶庭的背上已经没有多少重量。

    剑匣有些微弱的空间属性,放进令牌空间内倒是勉强可以。只是这样收纳,会让剑匣的温养功效丧失,取用也不方便。就算是虚境强者,如果剑器配了剑匣,也喜欢放在空间装备之外。

    看看被宇文玄清理过的空间,叶庭现师傅帮助自己清理了一遍,只剩下丹药和木符,其余的都被没收了!

    阳眉没有走,而是留下来指点叶庭修行。上门十法入门之后,诸多应用经验,就不是叶庭自己摸索能解决的了。

    这样指点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天色方亮,甲辰赶着马车过来,阳眉才让叶庭停下秘法的修行,带着叶庭赶往城东。

    叶庭这一日一夜有些太拼了,上了马车之后,浑身上下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他几乎是直接躺在了座椅上。阳眉透过车窗,有些出神的看着外面。

    阳光从车窗外洒进来,一道道大树的影子从阳眉脸上掠过,让她的表情不那么真实。叶庭看着看着,不知怎么就睡着了。

    这一下睡得香甜,叶庭猛然坐起时,现自己在一张床上。阳眉站在窗边看着窗外,楼下是一个花园,夜色中虫豸都安歇下来,静悄悄的。

    “师姐,怎么就晚上了?”叶庭看自己的双脚上脱了靴子,地炎也放在身边,这是睡了一整天呢。

    阳眉的双眼还在看着楼下花园,她漫不经心地道:“你来驭龙城后,一直都没有睡好。对于修士来说这不正常。师傅叮嘱我照看着你,这次之后就没事了。”

    叶庭穿鞋,坐在床沿上,阳眉丢给他一块金属阵盘,叹息道:“这是你宅邸的阵法控制枢纽,以后这宅子就是你的了。”

    叶庭心想,师姐的心情总是很怪,时好时坏的。

    “当初……我和师傅讨要这个宅子,师傅不给。他什么都肯给你。”阳眉转过身去,背对叶庭。

    “这宅子,很重要?”

    “这是师傅收的第一个弟子的住所,已经空置八千年了。”

    “啊?那大师兄他……”

    “死了,被师傅炼制成战斗傀儡,名为甲子。”

    叶庭吸了一口冷气,忍不住问:“大师兄他犯了什么错?”

    “呵,金鳌岛的规矩,弟子犯了天大的错,也不会诛杀。祖师就是这个脾气,护短。大师兄是走火入魔死的。”

    “师姐,你见过……甲子?”

    “见过一次,真是可怜。”阳眉转过身来,冷冰冰地道:“小师弟,你要好好修行,前车之鉴,引以为戒。”

    叶庭被她吓的不轻,良久,阳眉忽然就笑了起来,道:“小师弟,吓唬你的。我方才是在想呢,你成了这宅子的主人,后园的草药怎么也有我一半吧?这里关闭了八千年,师傅不许别人采。八千年呢!”

    叶庭无语,脸色有些怪异,就好像忽然变脸的是他一样,双颊肌肉酸疼起来。

    “不舍得?”阳眉的眉毛向上挑起,叶庭要是敢不给,她就敢抢。

    “师姐要是喜欢,就帮我一起处理掉吧。”

    “你还真是会说话,东西呢,我会帮你处理,放在草药匣子里,回头你可以用来结交莫邪宗弟子。半成品的话,价值还更高一些。”

    “师姐,莫邪宗和驭龙城的关系怎样?”

    “可是好的很呢,师傅的本事你不知道……”阳眉忽然住嘴,换了语气叮嘱道:“你和莫邪宗女弟子交易要小心吃亏,别把自己赔进去。”

    叶庭心想,面对女弟子,我能吃什么亏?

    阳眉仿佛永远能知道叶庭在想什么,她冷笑道:“莫邪宗炼丹,你以为都是靠草药么?他们可是魔门,用人炼丹也是一样的。”

    叶庭恶寒,用人炼丹!

    “你不要以为魔门不是下三滥的邪门,就很光明正大。用人炼制丹药法器,在三教之中是为禁忌,可你以为上门就不会这些法子了?如果世界这么安全,我们修炼法术防身干什么?”

    叶庭这才有些怕了,自己的资质,应该挺适合入药的吧?

    “让你修行天魔九身法,学会修改自身的气息,隐藏资质,就是免得你被邪门宗派看上,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要知道上门弟子,最为惜身。热心结交朋友没错,可你不要给朋友犯错的机会。”

    “我记得了。”叶庭这才明白,选择上门十法的时候,阳眉为什么要他一定修行天魔九身法。天魔九身,千变万化,修炼到了极致,甚至可以真的改变自家肉身结构,经脉穴窍。任你虚境宗师也看不出破绽来。

    这天魔九身法,和道门的**玄功一样神奇。

    “有些药,天黑的时候才能采摘。你既然醒了,先熟悉一下阵盘。”阳眉说着,从窗口跳下楼去,叶庭习惯了她的神经质,有什么想法说做就做。他用魔神破咒法炼化了金属阵盘之后,开始熟悉自家宅子内的守护阵法。

    阳眉采药,收集,离开,第二日早晨又回来,接着采药。第三日上,阳眉才停了下来,继续指点叶庭上门十法。

    两个人演练法术之中,阵盘响动,有人拜访。

    叶庭取了阵盘,开启外门,阳眉无事,也跟去了前面客厅。来访者是两个身材健硕的少年,看到叶庭和阳眉,躬身下拜,口称师兄师姐。

    叶庭不需他们自报家门,也知道这两个少年出身北荒,入门不久。他们的身上,还有北荒少年特有的凶悍残存。

    这两个少年就是宇文玄收入门下的弟子,是亲兄弟,哥哥叫做柳相金,还有几天就十六岁了,弟弟柳相铁,十四岁。这两个少年和狼溪一样,有着不符合年龄的身高,标准的北荒身材,原来的叶庭和他们相比,就像是豆芽菜一样。

    府中无物待客,阳眉更是不会伺候人的主儿,两个少年和叶庭依然相谈甚欢。说起北荒的生存残酷,又不时唏嘘,颇有知己的味道。

    阳眉有些不耐烦,叶庭的上门十法修行的不够,时间耗费在这种事情上面真是无聊。她在考虑是不是要将柳氏兄弟杀了算了的时候,屠苏来访。

    屠苏过来,是为了恭贺叶庭进阶凝液,给了叶庭一块美玉作为贺礼。却是她得到宇文玄炼制的法器,远她的预想。宇文玄是长辈,不会收她什么东西,她才过来答谢叶庭。

    屠苏来了便走,那柳氏兄弟心中尴尬,他们空手上门,却没备贺礼给师兄。可他们两个又是真的够穷,想要打肿脸充胖子也是不能。

    气氛被屠苏搞坏了,两个人也只好告辞。

    叶庭送两个少年出门,一直目送到背影消失,阳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小师弟,这些人不过是红尘过客,何必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

    叶庭回头,露齿一笑道:“师姐,魔门修的就是红尘。”

    阳眉看着叶庭的眼睛,道:“如果你活的够久,就会忘记北荒,也会忘记我。到了那一天,你的心中唯有三教大道,万丈红尘,也不能将你羁绊。”

    叶庭听了这话,忽然心中一酸,脱口而出道:“师姐,我不会忘记你。”

    阳眉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看着叶庭,眉毛轻轻蹙起,问:“怎么个不忘记?把我炼成傀儡,带在身边么?”

    叶庭胸中意气激荡,道:“如果我死了,宁愿被师姐炼成傀儡,也好长随左右。”

    他不顾修士禁忌,说出这样的话来,话一出口,身上就飞起一道透明的丝线,落在阳眉身上。阳眉识海之中,七星摇荡,却无法感应到丝线的存在,疑惑片刻,才缓缓平息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