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动漫 > 机破星河 > 第七十六章 你不配
    陆长冬眼神看着自己的女儿,闪过最后一丝留恋和遗憾,颓然坠地。

    附近雪卫迅速奔过去将陆长冬压制住。

    “大族老,长秋来晚了,请您恕罪。”一名相貌堂堂的中年人带着两队雪卫踏入广场,左手战甲闪耀的光芒刚刚熄灭。

    那赫然是被指派为临时族长的陆长秋。

    “不晚,刚好。”陆华嘴角浮起某种诡异的笑容,手臂猛地挥起。

    瞬间雪卫结阵封锁整个祭坛。

    陆华背对着广场入口,负手而立:“陆长秋,带着你的哥哥,好好劝劝你亲侄女。”

    “毕竟神子大人即将降临,这里要和谐一些。”

    陆长秋看着那边躺在地上挣扎着的陆长冬,脸上闪过嘲弄,大踏步走去,单手扣住陆长冬的另一只胳膊,直接从地上拖行而来。

    祭坛的抖动越来越强,一道青色的漩涡再度悄然浮现。

    陆晴雪眼中闪过厉芒,俯身拔出那柄砌雪剑,看着如死狗一般被陆长秋拖着的父亲。

    又转身看着周身浮动诡异幽绿光泽的沐凡,眼神中剧烈波动。

    “陆长冬,我侄女正看着你呢,是不是很疼,对她说两句啊,劝她下来。”

    此刻的陆长秋,脸上挂着笑意,眼中却没有半点兄弟之情,陆长冬的残臂在地上滑动,留下长长的血印,此刻因为剧烈的疼痛脸上扭曲的五官都开始变形。

    “怎么不说话?”

    陆长秋舔着嘴唇,心中无限快意。

    此刻雪族众人看着他的目光,充满恐惧和敬畏。

    他异常享受这种目光,这就是权力的快感啊。

    【对不起了,我的好哥哥,只有将你踩死,我才能执掌这样一个伟大的家族啊。】

    然而,陆长冬这一刻却做出惊人之举,谁都没有料到,陆长冬在经过一道外槛的时候,双脚重重一踏。

    整个人竟然生生倒立,双腿猛地绞住陆长秋的胳膊,用力一拧。

    咔——

    清脆的骨骼爆响声中,陆长秋的左臂瞬间崩断。

    “打死他!”凄厉的喊声响彻广场。

    瞬间金边雪卫抬手,数道白光闪烁。

    轰!

    倒挂于陆长秋手臂上的陆长冬,瞬间化作冰雕,炸成漫天碎雾。

    “疯了!”

    “我的胳膊、我的胳膊……”

    陆长秋凄厉的喊道,他那本来英俊的脸孔上一片怨毒扭曲。

    而祭坛之上,陆晴雪的身形骤然僵住。

    陆长冬临死前那最后一眼,带着悔恨和乞求。

    最后一刻,他不想最后一次逼迫女儿,所以这一次他在乞求她的原谅。

    陆晴雪脑后三千青丝无风自动,整个人如冰雕凝立,这一刻极寒的气息开始腾起。

    左手平伸,如玉大弓再度浮现!

    砌雪剑被她拂袖一甩卷于半空,剑尖化矢,直指陆长秋。

    弓如满月。

    “陆长秋,你该死!”

    冰寒的声音中,陆晴雪右手五指猛地松开。

    砌雪剑化作光矢即将脱弦而出……

    一道扭动的青光猛地从背后闪出,吸附到砌雪剑,轻轻一拽。

    那剑锋竟然被瞬时拽回。

    “好烈性的女子,本殿下喜欢。”

    轻佻的男声陡然从祭坛中央浮现,所有人惊愕望去。

    一道浅浅的漩涡不知何时悄然在那微型战舰的顶端开启。

    一道身穿华丽青甲的人影走出,身材颀长,近乎两米,额顶带着一具翡翠王冠,露出那张英俊却带着轻佻之意的面孔,而他的眼神,则……高傲到如视一群蝼蚁。

    只有在看到陆晴雪的身影时,才腾起一丝兴趣。

    注视着那回望过来的窈窕身影,这俊美的年轻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艳,然后便眯起眼睛嘴角噙起淡淡微笑,手中随意把玩着那柄砌雪剑。

    在他身后,四名身材魁梧高达三米的青甲战将依次踏出,冷漠的眼神看向台下。

    一时间,整座广场里仿佛掀起一阵精神风暴。

    无穷尽的威压从灵魂中袭来。

    战舰顶端那漩涡之后,隐约可见另一片布满青色的天空,以及无数腾起于空中的巨型飞行物,巍峨如山峦。

    “神子殿下?!”陆华激动的大声疾呼,三步并作两步,猛然下跪,眼神中带着激动和……惶恐。

    “陆华,这就是你们雪族的女子么,当真极美,我很满意。”

    开口之人身份已然表明,竟然就是这恭迎大典正在等待的对象,阿方索口中的……安布罗斯殿下。

    然而,安布罗斯的面孔却与人类无异,没有阿方索那魁梧的身躯和丑陋的面孔,开口时那淡淡的磁性更是让人难以将他和阿方索混为一谈。

    安布罗斯打量了一圈,却没看到阿方索的身影。

    “阿方索那个混账东西呢?”

    不耐烦的声音,瞬间让整个广场雅雀无声。

    陆华的后背蒙上一层冷汗,他正想要解释的工夫,一名站在安布罗斯身边的青甲战将突然沉声开口:“他,死了,这里的空气中回荡着他……死亡的讯息。”

    那名青甲战将脑后一根褐色触须轻轻扬起。

    瞬间陆华的身影僵住。

    而安布罗斯脸上的笑容也消失,视线从陆晴雪面上挪开,看向陆华,手掌抬起。

    轰!

    一道肉眼可见的青色冲击波猛然绽放,三十米外的陆华如遭重击,胸前炸开一圈白色雾浪,整个人被轰然击飞数米,被雪卫接住。

    那些雪卫刚要异动,陆华猛地抬起胳膊大喝,“住手!”

    他脸上气血翻滚,捂着胸口看着台上的安布罗斯,低头跪下,“旧日遗民陆华,谢神子殿下不杀之恩。”

    “你个老东西,倒是有意思,拿得起放得下。”

    “现在我没工夫跟你废话,先带我离开神河域,你们要的舰队、无穷无尽的舰队,我带来了。”安布罗斯森寒看了一眼陆华,重新看向陆晴雪,“身为我的女人,难道没有半点眼力么?”

    “站到我身边来!”

    毫不客气的训斥道。

    安布罗斯俨然以主人自居。

    陆华脸上一片狂喜,拼命磕头,摇尾乞怜的样子宛如一条感恩戴德的老狗。

    陆晴雪眼神中无悲无喜,她抬头看着站在战舰上的安布罗斯以及四名气息异常恐怖的青甲战将,启唇轻吐:“你不配。”

    祭坛中死一般的安静。

    安布罗斯的神色定格。

    那四名青甲战将褐色的眼睛中闪过惊愕。

    这女人,疯了么?

    她知道这话说出口会有什么后果吗?

    她知道,他们四个中的任何一人,就足以将这广场里的所有人屠尽吗?

    雪族不过这个宇宙里老一些的土著罢了,有什么资格说他们森域的人不配!

    瞬间凛冽的杀机从半空中腾起。

    安布罗斯缓缓摇摇头,眼中带着惋惜,看着陆晴雪那清冷高傲的脸孔,啧啧感叹着走下战舰:

    “本殿下竟然第一次有想用强的冲动,女人是需要男人征服的,今天我会教你明白这个道理。”

    陆晴雪眼神中闪过决然,掌心之中最后一柄晶莹的匕首闪动。

    那是她留给自己的。

    沙沙的步伐声中,所有人屏气凝神的注视中。

    躺在地上的沐凡,突然睁开双眼,那纯净的绿色在瞳孔一闪而过。

    那带着清香的幽冷身影,清晰映入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