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八百五十五章、神秘客人!
    第八百五十五章、神秘客人!
       暖春时节,天都樱开得正艳。
       石头小径上面落满粉红花瓣,踩上去仿若踩在粉红花海。在明媚光线的照耀下,散发出美伦美幻的淡黄光晕。
        可是,如此良辰美景却无暇欣赏。
    崔小心带着几个丫鬟在那小厮的引领下疾步而行,心里很是担忧门口的守卫不敌,当真让人闯进自己这块私人领地。
    若是崔氏权势巅峰时刻,哪里会有这样的担心?
    那个时候别人知道这樱花小筑是崔氏别院,不说远远避开,至少经过的时候脚步都会情不自禁放轻一些。
    现在崔氏落魄,爷爷自废神功,男丁大多发配边疆-----一群犯官的亲眷家属,谁还会将她们放在眼里?
    崔小心知道,自己一个远房表叔的小妾就已经和城中一个此时正得势家族的纨侉少爷搅和到了一些,自己那个远房表叔怕是才刚刚走到发配地不久吧?
     而且,什锦别院那边的家长里短恩怨间隙可不少,一群离开了丈夫的女人聚集在一起,嘴巴突然间就变得碎了起来。活的说成死的,死的说成臭的,经过了三五人之口,便会引发一场冲突矛盾。
    爷爷虽然威信尚存,但是家族经此劫难,一身精湛修为又全部散去,无论是信心和精神都不是很好,让他很是厌烦这些琐事,索性对此不闻不问,竟然请了两个和尚到家里学起了佛法。
    崔小心知道,他学的不是佛,而是放下。
    心中仍有执念啊!
    因为那个小表嫂的事情在天都城某个圈子里流传甚广,导致不少天都城的纨侉子弟跑到什锦别院门前转悠。
    这里住着的可是崔氏的女人啊,以前只可远观不可亵渎的崔氏女,现在却落入凡尘成为某些人的玩物------他们若是也寻到机会一亲芳泽呢?
     崔小心被爷爷安排到这樱花小筑,一是让她远离是非,安心读书写字。这自然是极合崔小心心意的。
    但是,烦恼也同样来了-----因为崔小心芳名在外,身为天都三明月之一,其它的两位明月宋晨曦和陆契机全都离开天都,生死不知。
    那么,崔小心一人便吸引了整个天都城登徒子的眼神。
    或真心,或假意-----每日跑到这樱花小筑周围转悠或者光明正大的来拜访的不计其数。
    当然,像今日这般小厮来报说有人强闯的事情还是头一遭发生。
    “难道说,他们已经失去了耐心?”崔小心知道,倘若自己没有强有力的外援保护,没有强壮的肩膀依靠,那些求而不得的「男人」们终究会失去耐心,继而用强硬手段。
    只是,崔小心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还没走到小园门口,就听到有激烈的争执声音。
    “我说过你不能进去,这是私家府邸----非请莫入------”
    “我告诉你们,这里可是崔家小姐居住的地方-----你出去打听打听,崔家是什么样的身份----别找事啊------”
    “赶紧走赶紧走,莫在门口杵着----影响我们干活------”
    -------
    这些都是樱花小院护院的声音。
    虽然现在崔氏落魄至此,但是,必要的守护安危的护卫还是要有的。崔氏鼎盛时期,家里的那些供奉高手们不计其数。崔氏倒闭后,那些高手们或死或伤,活着的也大多数离开了。谁还愿为这样的家族效命?
       虽然这样的护卫在真正的危险来临时并不见得有什么作用,但是,总能够挡一挡那些不怀好意的登徒子。
    只是,让崔小心颇为奇怪的是,为何只听到自己护院的声音,没有听到那擅闯者的声音?
    小厮说有人强闯,崔小心就以为是谁家的大少带着一群狗奴才跑到樱花小筑来又打又闹-----狗大少看起来有些斯文啊?
    “久闻小心小姐芳名,远道而来,只是想要见上一面------”一个清朗细弱的男人声音传了过来。
    崔小心心想,这就应当是那个「狗大少」的声音了吧?
    “不见-----我们小心小姐谁都不见。每天来这门口拜访的人多了,小心小姐从来没有见过谁-----你赶紧走吧------”
    “不见小心小姐,我是不会离开的。”男人声音温和,但是却极其强势,给人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意味。
     “你这人怎么回事儿?我们都说了,小心小姐不见生客,不见陌生男人-----不说你了,天都城多有名望的公子哥来拜访,也被我们小心小姐给拒之门外-----你快走吧快走吧------”
    “我说过,不见小心小姐,我不会离开。”
    “你这人-----还没完没了了?”护卫队长周项受不了这个公子哥的性格了。
    你说他强硬吧,人家又非常有礼貌。一直站在那里等候着去见小心小姐。
    可是,你说他有礼貌吧,他又非常的蛮横-----都说了八百遍了,小心小姐没空,小心小姐不见人。他仍然站在那里不走,一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模样。
     “我说过,不见小心小姐,我不会离开。”男人声音轻柔,不疾不徐,却比以前更加的强势。
     “你这是想让弟兄们赶人不是----我告诉你,别逼我们动手-----”
     -------
     “怎么回事儿?”崔小心在樱花小筑的门口站定,出声问道。
    “小姐-----”周项看到崔小心站在身后,赶紧躬身向崔小心行礼。
    其它几名准备动手的护卫也立即行礼。面对这个娇滴滴的小主人,他们不敢有丝毫怠慢。
     “小心小姐-----”身穿黑衫的年轻公子哥看了过来,脸上带着迷人的笑意。
     这是一个极其英俊的公子哥,看起来就像是变身之后的李牧羊。
    因为他们俩人的脸颊都没有任何的瑕疵,看起来就像是花一样完美的男人。
    只是,不同的是,李牧羊那张脸看起来更加温和,也更加的让人感觉到亲近。
    这个黑衫公子哥虽然在笑,而且笑容看起来也非常的好看,但是崔小心仍然觉得有种拒人于千度之外的冰冷感和疏离感 -----
    他在笑!
    但是那笑像是看到自己心喜的猎物的喜悦!
    “猎物?”崔小心心里一惊,颇为警惕的看着那个站在门口巨大的鬼面樱下看起来比樱花还要好看的男子。
    “你是什么人?”崔小心出声问道。
    “小姐,他说他想要见你-----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不说。我问他来自哪里,他也不肯说-----你说这样的人我们能让他去见小姐吗?”周项出声汇报。
    “可是赶他走他又不走,他再不走,我们就要用强了-----”这一句就是撇清责任了。但凡是个男人,都不想在崔小心这样的女子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无能。
    “来的匆忙,还没想好名字----不过,想来小心小姐不会在意吧?”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崔小心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她感觉到害怕,那是感官自动散发出来的气息。就像是遇到了一条毒蛇,崔小心最害怕的就是这样的软体动物了。
    “小心小姐----客人远道而来,怎能不请进去喝杯花茶呢?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吧。”那名黑衫男子仍然站在门口,一脸笑意的看着崔小心窈窕的背影说道。
    崔小心越走越快,疾步如飞。
    越是和这个男人呆得久,就越是感觉到他的阴寒,心底那突兀而来的恐惧也在不停的加剧。
     血气凝结,心跳却在加速。
    砰!
    砰!
    砰!
    ------
    崔小心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胸腔。
    “看来小心小姐是不欢迎我了。”黑衫男子笑着说道。
    “当然不欢迎你了,你速速离开----不然休怪我等不客气。”周项见到这个还纠缠不休,恶狠狠地说道。
    “聒噪!”
    黑衫男子看了周项一眼,周项的身体瞬间枯萎,无血也无肉,只剩下皮包骨。
    看起来就像是一具瞪大眼睛的干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