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大小姐的贴身家教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杀是为了证明
    “谁?!”

    莫雷诺哗啦一下从泳池里站起,怒声问道。

    只可惜,那个手下已经气绝身亡,无法回答莫雷诺的问题了。

    “敌袭!敌袭!”门口又传来一声尖锐的呼叫,紧随而至的还有喉管被切断的窒息声音。

    莫雷诺忍不住脊背发凉。从门口守卫发出警报到死亡,前后间隔连一秒钟都不到。

    这种死亡速度,绝对是有顶级杀手摸了进来!

    是谁派来的?邻城的宿敌还是墨西哥军方?

    莫雷诺顾不上裹上浴袍,哗啦啦带出一大蓬水,跑向屋内。

    而莫雷诺手下则咔嚓咔嚓子弹上膛,除了留下一队人保护莫雷诺之外,其余人全都涌向了门口。

    门口,一个右手持剑的男人如杀神一般缓缓踏进庭院。

    在这个男人的面前,横七竖八躺着七八具尸体,那些人死亡姿势各不相同,但是有一点一样。那就是他们手中的枪械连一颗子弹都没来得及射出。

    “你是谁?”一个毒贩战战兢兢问道。

    “这么快就忘了我了?”王庸冷冽一笑。

    忽然整个人化成一道虚影冲入人群之中,手中心月狐软剑在空中交织出一张剑气纵横的死亡之网。

    鲜血纷飞,人头滚滚……

    几十个人面对王庸一个人,非但没有阻拦王庸一下,反倒是被王庸砍瓜切菜一样瞬间杀光。

    “饶了……我……”剩下一个毒贩浑身战栗,连扣下扳机的勇气都没了,只是一个劲的求饶。

    王庸看着他,眼中杀机凛然:“那个华夏老人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可曾有过一丝心软?”

    毒贩一惊,瞬间知道了眼前之人是谁:“你是王庸!你是王庸!你怎么可能回得来?那可是华雷斯啊!”

    王庸没理睬这个毒贩的震惊,心月狐软剑挥出,一颗人头冲天而起,摔落在地上。

    一双眼睛兀自睁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陈老,就是他杀害的你,我为你报仇了。”王庸喃喃道。“不过始作俑者还没伏罪,我就不能停下杀戮的脚步。”

    王庸轻轻将心月狐软剑上的血珠抖掉,抬脚朝着莫雷诺藏身的屋子中走去。

    还没靠近,就听哒哒哒的枪声传出,显然莫雷诺已经做好了防御。强大的火力网封锁进口,只要王庸敢进入,就会被子弹撕成碎片。

    莫雷诺此刻终于看清那个“回来了”的家伙到底是谁。

    “王庸?!他没死在华雷斯?妈的,算他命大!不过他竟然敢主动送上门,那就让他有去无回!给我狠狠打!打死王庸赏十万美金!”莫雷诺恶狠狠道。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屋子里的毒贩登时兴奋起来。一个个眼睛血红,仿佛看到了一沓行走的钞票,将子弹疯狂的倾泻过去。

    庭院瞬间被扫成了一片残渣,温泉泳池里的女人一个个惊声尖叫着奔逃,不小心撞上枪口的则瞬间仆倒在血泊里,抽搐几下不动了。

    “如果是以前,我还真要费些手脚。不过现在……”王庸眼睛一眯。

    忽然一道绿色光华从王庸身上泛起,如飞掠虚空的仙剑,嗖的一声穿透庭院的玻璃窗户进入室内。

    “什么东西?”距离窗户最近的毒贩仅仅看见一道绿芒破窗而入,就死在了原地。

    绿芒犹如具备生命一般,在狭窄的室内上下飞舞。飞行的轨迹勾勒出一幅几何图案,每一段几何线条的两点都代表着两条人命的死亡。

    只不过片刻,刚才还噪杂凶悍的火力就变得鸦雀无声。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道从窗户里飘出,闻之作呕。

    “回来吧。”王庸随口道。

    绿色光华从室内返回,到达王庸身前半米处,幽幽悬停于空中,上下震动如一只杀人蝶。

    “这东西堪称屠戮利器啊!普通人面对它根本就没有什么抵抗之力,一下就被击杀了。虽然不如子弹距离远,可不需要填充*,更重要的是能够随心所欲的变幻攻击线路,防不胜防。”王庸看着悬停的玉腰奴,暗暗想到。

    现在王庸仅仅能够操控不到三十米,如果迈入丹劲达到昔拉那样的两百米距离,恐怕场面更会一边倒。

    这些毒贩可能还没看见王庸的人,就已经毙命了。

    “是我进去还是你出来?”王庸轻轻看一眼躲在一张沙发后面的莫雷诺,道。

    莫雷诺瑟瑟发抖,他完全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只看见一道诡异的绿光在屋子里绕来绕去,然后所有手下就都死了。

    “这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莫雷诺使劲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

    “我知道了,是幻觉!只要把王庸杀了,幻觉就会消失!”莫雷诺忽然恍然大悟,以为洞彻了真相。

    他从地上摸起一把枪,脸上肌肉连连抖动:“我莫雷诺这辈子杀的人不计其数!怎么可能被你小小幻术吓到!我现实中做的事情都比你的幻象可怕一百倍!就在不久前,我还将一个华夏留学生玩完之后剥掉整张皮,扔出去喂了狗……”

    莫雷诺面色狰狞,一步步走向门口。

    “怎么样,怕了吗?这就是我,莫雷诺!杜兰戈的教父!”

    王庸站在窗外听着莫雷诺的叙述,脸上杀机骤然闪现。

    嗖!

    玉腰奴骤然划破空气,飞入室内。

    莫雷诺始料不及,瞬间被玉腰奴击中。

    只是似乎王庸失手了,玉腰奴仅仅在莫雷诺胳膊上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未能一击毙命。

    莫雷诺哈哈大笑:“看来你的幻术被我的煞气破掉了!去死吧!”

    说着,莫雷诺手中扳机扣动,哒哒哒子弹倾泻而出。

    王庸面色冷冽,静静道:“我只是想让你跟那些惨死的平民一样,仔细感受一下死亡的恐惧而已。”

    “什么意思?”莫雷诺问。

    王庸没有回答,只有玉腰奴急速飞行的绿光在莫雷诺身边亮起。

    玉腰奴如一只织茧的蝴蝶,瞬间就在莫雷诺的身上绕出层层叠叠的光圈。

    莫雷诺直到此刻才明白王庸意思。每一道绿光闪过,都会在他身上带起大片的血肉,短短一瞬,莫雷诺全身上下就已经找不到一片完整的皮肉!

    正如莫雷诺喜欢剥皮一样,王庸给了他一个不相上下的刑罚。

    凌迟。

    “不要!不要!”莫雷诺惊恐大叫,眼中充满绝望。

    可王庸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意,一直催动玉腰奴完成整个刑罚。

    嗖,玉腰奴从莫雷诺身上飞出,径自冲进温泉泳池。将上面的血液冲刷干净之后,投入王庸掌心。

    屋内,莫雷诺已经变成一个血人,地下满满都是碎肉。噗通一声,莫雷诺终于支撑不住,摔倒在地。

    他终于知道了,原来死亡是如此痛苦的一件事情。

    庭院中一道蜿蜒的血河缓缓注入温泉泳池,将整个泳池染红。满地散落的尸体被轻风吹拂,发出幽怨的呜咽之声,似乎在向世界痛诉自己的悲惨遭遇。

    王庸目光冷漠,转身离开莫雷诺居所。

    有时候,杀,是为了证明正义存在的痕迹。

    ………………………………

    当天下午,整个墨西哥的大毒枭们都收到了一封讣告。

    讣告用华夏语跟英语双语写成,内容简短精炼:明日5号,我方将为陈之行同志举办追悼会。望XX先生准时参加,过期不候。

    收到讣告的毒枭们一脸愕然,不明白这个玩意怎么会到他们手上,讣告里的“陈之行”又是谁。

    当陈之行的资料放到这些毒枭案头之后,毒枭们愕然发现陈之行不过是一个移民墨西哥的华夏糟老头子,在杜兰戈经营一家华夏餐馆。

    这样一个老家伙,谈不上有钱,又没有权势,有什么资格把死亡讣告送到呼风唤雨的毒枭手里?

    直到当天的报纸出来,萦绕在这些毒枭心头的疑团才瞬间解开。

    只见墨西哥几大报纸上都刊登了这份讣告,内容几乎一模一样。

    而唯一不同的是,报纸上的讣告结尾多了一个落款。

    治丧人:王庸。

    “是王庸!”瞬间,所有毒枭茅塞顿开,知道了陈之行是谁。

    不就是那个死在杜兰戈华夏学堂门前的老头子吗?

    感情王庸向所有毒枭发布了这么一份讣告,是要毒枭们给那个糟老头子当孝子贤孙去!

    “呸!也不看看他是什么玩意儿!给我烧了它!”有的毒枭直接将讣告扔给手下烧掉。

    “王庸这是准备跟所有毒枭同时开战?他以为他是谁?不自量力!”有的毒枭随手将讣告扔进垃圾桶,嗤之以鼻。

    而距离杜兰戈比较近的几个毒枭,则面色凝重盯着这份讣告。

    由不得他们不凝重,实在他们刚刚收到一个惊天消息。

    杜兰戈的地头蛇莫雷诺,被人杀了!现场残忍至极,莫雷诺全身上下都找不到一块好肉,活生生疼死。而莫雷诺几十个手下,大部分人连一颗子弹都没能发射出去,就不明不白死了。

    调查结果显示,杀手没有动用任何热武器,所有人死亡的伤口都是冷兵器所致。

    结合王庸这份讣告来看,八成莫雷诺就是被王庸做掉的。

    “去还是不去?”一时间这几个毒枭陷入了仿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