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唐朝工科生 > 第六十一章 我跟太子交情莫逆
    作为一条喜欢偷懒的工科狗,老张当初在大讲堂用abcd做拼音,纯粹是为了方便自己。当然实际上洛下音声调和一千多年后是大相径庭的,不过这不妨碍老张继续偷懒,不过有了曹老爷子,这个懒可以不用偷。

    曹宪编撰的《音训初本》在贞观十年的春天,被老张印了出来。也没用什么活字印刷术,那玩意儿一点儿都不高大上。活字印刷的效率不如雕版印刷,至少在唐朝,那是肯定远不如雕版印刷的。

    雕版之所以容易出错,那是因为管理问题,你只要舍得打赏外加严惩,容错率可以无限趋近于零。

    没错,就是这么简单。

    不过给熊孩子们的拼音教材,显然不能够只有字母表,还得活灵活现配个图啥的。

    这时候,张德终于祭出两年多一直在尝试但终于成功的石板印刷术。这是一门可以用到太空时代的长久饭碗,两千年内应该不会被淘汰。

    配图用了很多生活气息的事物,比如“啊”,那就是一个熊孩子张大嘴巴冲着远山晴空,两只手成喇叭状。

    这个作画的人是张德自己,然后根据油水分离原理,涂一层蜡,就可以开始印。效果非常的不错,基本上可以满足图文并茂的报纸、宣传画、招贴画、大字报、传单等印刷。

    为了方便翻阅,张德还制作了一台装订机,印刷成品定位打孔,然后用棉麻线穿孔缝制。

    一本七岁以前开蒙教材,就这样诞生了。

    为了清晰著作权,张德还专门在封面上印了个《曹夫子下山图》,就是曹宪仙风道骨寿眉长须,然后骑着三轮车乐呵呵地兜风下山。

    张德相信,千年以后,这幅名画一定能拍出好价钱。

    “楚地乡音甚重,且先试用。”

    曹宪也是个实事求是的老学究,同时从不讳言自己的过错,面子这玩意儿,曹夫子从来没放在心上。

    因为是开蒙教材,收录了《千字文》,内容要在字母表后面,都是注音版。还收录了几首流芳百世的上等好诗,等将来这些楚地孩童到了洛阳到了长安,一开口那必须也得让京城人民知道什么叫做“惟楚有才”。

    试运行到夏天,大暴雨来了几场,张德给段纶写条子说瞧这节奏可能有的地方要溃堤,不是荆楚就是荆楚往下几百里。

    工部尚书一看条子是手底下双花红棍写的,顿时脸色大变,先去找了坐馆尚书左仆射房玄龄,说沔州鄂州因为去年我派了张操之去署理水务,现在是没问题了。可是江州不好说啊,那里还有个大湖泊,搞不好入江口就要糟。

    房玄龄一看,说这好办,太子不是还没回来嘛,看老夫给太子肩头加加担子。

    段纶一听,赶紧开溜,这老房简直是个坑啊。

    于是外朝突然就闹了一通,内廷也是死了爹一样晦气,皇帝整个人都不好了。总觉得怎么突然就出现让储君表演的舞台了?

    而暖男李承乾,这光景还问跑来料理俗物的马周:“宾王,大郎在沔州可还安好?”

    马周心说妈的智障,这时候还有心思去关注张操之,作为太子你上点心好不好?可还安好?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是不是更好啊!

    对于搞事的房天王,重臣们也在揣摩,说这是老板抛出来的饵料呢还是房天王自作主张?理论上来说,一个宰相给储君加加担子,这是很合理很科学的事情。毕竟,前朝也有杨素和杨广之间的互动,至于高颖……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不过贞观名臣都是人精,是智障的很少,所以大家不约而同地琢磨起来:莫非李董这又是要钓鱼执法?

    去年太子东巡,皇帝直接把李承乾给忘了一样,都没有下诏还朝,眼下暖男太子还在淮南一带瞎**浪,整个一无家可归的高端流浪汉。

    然而当广大重臣纷纷表示这太子真特么不好当的时候,暖男太子还在关心着夏天发大水会不会淹死张德。

    好歹是君臣一场,应该的。

    马周也是心累,好在这年头因为工科狗的缘故,辽东的人参开始大规模的使用。虽然广大人民群众并不知道人参精华素到底有啥用,但是口含参片能提神,成为了名臣熬夜办公的必备物品。

    军中如有持续夜战必要,精兵也是一人一片,比二斤老白干还给力。

    于是马周一边含着参片一边努力给李承乾梳理清楚接下来的事情,反正李承乾要是完蛋,他也别想好过。不管怎么说,总不能让李泰这个胖子上位,至于李世民……他是老板他最叼!

    勤勉工作的马周千里迢迢从长安跑去淮南,原本是含着参片的马周因为李暖男的一片好心,瞬间觉得自己含的不是参片,而是大雕……

    太子决定在淮南道推广《音训初本》!

    知道这事儿的时候,马周差点气晕过去。这特么是你能干的吗?别的人都能干,就特么你不能干!你特么不知道你爸爸不喜欢你搞事吗?

    口水狂喷的马周差点想把李承乾摁在地上大力摩擦,地方主官推广这个事情,也不能通过自己的职权,而是通过自己的威望。名义上这些“民间教科书”都是非法的,只能靠地方“乡贤”的“主动发起”,官方有官方的教材,能随便伸手去瞎搞?

    搞也不是不可以,比如你是长安令,你在长安搞,那没问题,反正出门右拐往北走就是皇帝家。或者你在安平、武城做官,也可以,因为那地方实际是姓崔的。或者你在怀远在河套搞也行,因为那地方一堆的文盲野蛮人,学的《论语》也是完全画风和中原两样。

    偏偏淮南作为膏腴之地,豪门又相对弱小,皇帝是打算当作自留地来搞搞的。你一个储君,跟正牌皇帝打牌,你特么上来就胡一把“九宝莲灯”,你这不叫为君分忧为友分责,你这叫让大家一起去死!

    马周那边上演着“含具大长茎”,沔州这边也不好过,九十五岁的曹宪破天荒地骂了一句“辣块妈妈”。这让老张很高兴,至少曹老爷子看上去还是人类,而不是神仙。

    “你跟太子有过节?”

    曹宪斜眼看着张德。

    “没有,我跟太子交情莫逆,我还救过他一次,那次他差点坠马。”

    “那太子为什么要害你?”

    “……”

    我也很无奈,我也很绝望啊!

    “太子也是好心办坏事。”

    老张悻悻然地看着曹宪,“老前辈,实不相瞒,这太子实无人主之相,太过宽厚松懈。止在玩耍一事上,倒是有些钻营。”

    “你这样非议储君真的好吗?”

    “我跟太子真的交情莫逆。”

    曹宪盯着张德看了许久,“以后离李善远一点。”

    “……”

    等等,你这是啥眼神?你这是啥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