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澎湃二十年 > 第76章 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求推荐票)
    宿舍里一片静默,所有人都在看着彭湃,也在看着大块头的“强森。”

    手电的光亮中,强森一按自己的手指关节,指关节发出“嘎嘎”的脆响,在黑夜里回荡着。

    “把手拿开,我最烦别人制造燥音,睡觉。”彭湃舒服地换了个姿势,往上扯了扯被子。

    “你……”小个子嚣张地又蹿了过来,“强森”却一抬手,他死盯着一脸坦然的彭湃,彭湃却看他也不看。

    “走。”强森站了起来,他一下站了起来,大家顿时感觉一片好大的阴影笼罩在宿舍里。

    于冬冬急了,“老大……”

    “冤有头债有主,找到那个陈遇春再说。”强森走出宿舍,十几个人看看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的彭湃,又看看已作惊弓之鸟的李剑等人,都跟着退了出去。

    于冬冬恨恨地咬咬牙,“这事没完,告诉陈遇春,让他等着。”他又看看本应该属于自己的床铺,上面堆了不少东西,“把东西给我清理干净了,这是我的床!”

    扔下一句话,他也走了。

    门外,大家听到强森问了一句,“这人叫什么名字?”

    同在一个宿舍,于冬冬却答不上来,有人小声道,“彭湃……”

    ……

    李剑长舒一口气,从床上蹿了下来,可是脚下不稳一个趔趄差点撞在桌子上。

    “老大,别关门。”彭湃睁开了眼,“老三还没回来。”

    门果然没关,不是李剑不想关,是隔壁宿舍的人都走过来,还有一楼、二楼的同学,一场战争没有打响,可是大家还心有回味。

    “都走吧,睡觉,有事明天再说。”长途跋涉从福州飞回秦湾,彭湃确实累了,加上与海茵薇的缠绵浪费了很大的体力。

    彭湃的声音很平静,可是却象有种力量让大家不得不遵从,进来的同学很听话,乖乖地都退了出去,李剑这才把门虚掩上。

    “刚才真吓死我了,老四,还是你厉害。”

    “四哥,四哥,”林晓锋早从床上蹦了下来,“我说什么来着,遇事还得我四哥出马,这就叫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惧,……”下一句怎么说来着他忘了,这马屁拍得,只拍到一半就悄无声息了,彭湃被拍得很不舒服。

    “这是谁啊?”一个宿舍楼的同学虽然退了出去,但是兴致依然不减,“这么牛逼?”

    “听说叫彭湃。”有人立马回道,“中文系的,与我们一样,九八级新生。”

    “厉害,象小马哥,我最烦别人用枪指着我的头……”有人已经沉浸到自己的想象中的剧情里了,马上拎出那句著名的台词。

    “敢在孟鹏宇跟前这么牛逼的人,整个秦大找不出第二个来……”

    外面还在议论,这恐怕要成为今晚乃至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大家课余饭后的谈资了。

    “老四,你真不知道这是谁?”宿舍里,冯建华很认真地问道。

    彭湃没有回答,却沉沉地睡了过去,这一天舒爽是舒爽,但是太累,嗯,宿舍里太吵,是应该在周围买一栋房子了。

    “老四,四哥睡了。”林晓锋蹑手蹑脚地走到彭湃床前,彭湃已经发出香甜的酣睡声。

    “谁是孟鹏宇?”李剑也不知道这是何方神圣。

    “旅游学院体育部长,体育生,号称是秦湾大学第一打手!”冯建华小声道,仿佛孟鹏宇就在门外,看来人虽远去余威犹在,连他这个一身腱子肉的棒小伙都不敢与之争锋!

    十月的秦湾,夜凉如水。

    李剑倒吸一口凉气,看来于冬冬真是下了血本了,也不知道陈遇春怎么把他给得罪了,如果今晚撞到他,等待他的恐怕是一顿血揍!

    可是陈遇春连个传呼都没有,人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大家只能等待他的归来再问个清楚。

    一夜无眠,谁都没有睡好,等到跑操时间已到,外面走廊里一片喧哗时,李剑才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快,快,跑操,迟到了。”

    大家手忙脚乱地穿着衣服,彭湃仍在睡梦中,“老四,跑操。”李剑尖着嗓子喊道。

    “请假吧。”彭湃懒懒道,“老二,给我捎份早饭。”

    冯建华一愣,忙不迭地答应着,几个人手忙脚乱朝楼下蹿去。

    “一二一,一二一……”

    很快,从楼下传来号令声和整齐的脚步声,彭湃望着头顶的床板却再也睡不着,他拿出包里的手机想给海茵薇打个电话,可是看看手表,此时海茵薇想必还在梦乡吧。

    “老四,你回来了。”门一下被推开了,陈遇春鼓着眼睛从外面走进来,他的眼圈有些黑,可是身上那股高兴劲掩都掩不住。

    “你没跑操?”彭湃支起半个身子靠在床头,笑着打量着陈遇春,“在外面过夜了?”他突然笑了,陈遇春身上有种廉价的脂粉香,不是什么高级化妆品。

    陈遇春腼腆地笑了,他也正想找人分享,下意识里还想找人炫耀,可是彭湃就不往下说了,逗得他自己倒心痒难耐,忍不住竹筒倒豆子吐了个一干二净。

    “我靠,”彭湃一下坐了起来,“你们俩,在后山,坐……了一晚上?”他有些好笑,很想把这个“坐”改成那个“做”。

    “嗯。”陈遇春很骄傲。

    “坐了一晚上就谈人生理想?”山风嗖嗖,两人相互依偎相互取暖,彭湃忍不住又往那方面想。

    “没有,去看了午夜场。”陈遇春笑道,“莎翁情史,我靠,里面有那种镜头。”他龇笑着好象也在回味着。

    这个电影彭湃印象也很深刻,当然不是对莎翁,而是对格温妮丝?帕特洛,在大一时,她与温丝莱特都是他的女神!

    “对了,于冬冬带人找你了。”他努力说得平和一些,不要打乱陈遇春的好心情。

    “他来干什么?”陈遇春还在笑,还在回味。

    “揍你。”彭湃自己也笑了。

    “就他,噢,带了多少人?”陈遇春丝毫不慌张,“他再敢来让他连这个宿舍都出不去。”

    “为什么他找你?”彭湃问道。

    “可能是我在二食堂遇到他,看了他一眼吧。”陈遇春努力地回忆着,自从第一天入学他就没有接触过这个不见面的舍友。

    噢——

    彭湃理解,青春期火气忒大,陈遇春看人的眼神又是倔强得让人害怕,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你一眼,就再也没能忘记人的容颜,这不,趁着夜黑风高,都找到宿舍里来了!

    ……

    大家很快大汗淋漓地回到宿舍里,见到陈遇春,自然又是一片担心嘱咐,可是陈遇春丝毫不以为意,“于冬冬,我打听过了,跟那些自考生混在一起,我有老乡在体育系,打吧,谁怕谁?!”

    自考生是分数不够拿钱来凑上大学的学生,家里有钱有背景一个个都很嚣张,体育系的学生身体素质是一级棒,这两派人凑到一块,那有热闹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