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是洪荒第一人 > 第009章 咱也有传承了
    高歌嘴里冒着血泡,无力地在紫金宫抽搐两下,昏死过去。

    紫金宫翻滚起来,紫金流光从高歌的胸腔洞口钻了进去,高歌体内破碎的内脏器官开始重新生长,不多时,胸腔就恢复了原状。

    那流光却没有流走,依旧从高歌的七窍中钻入,流经了高歌身体的每一寸地方,自内而外,又从高歌体表五百万个毛孔透射而出,带走了一些不知名的杂质,慢慢消失在无边的紫金世界。

    一道玄妙的信息,在这个流转过程中,篆刻在高歌的脑海之中。

    紫金宫如母体般的温暖,慢慢抚平了高歌紧皱的眉头,肉体疼痛的消失,让高歌的神经放松,舒缓了他高度紧张的情绪,唤醒了他自我封闭的意识。

    高歌慢慢睁开眼,一动不动,突然给了自己一巴掌,心里那个恨呀!

    高歌并没有恨那只小当康凶兽!

    他在恨自己!

    恨自己大意!

    明明知道,这里是凶兽纵横的洪荒世界,弱肉强食演绎到极点的残酷斗兽场,却依然大大咧咧,无心无肺地毫无戒备,结果瞬间被猪秒杀。

    高歌用力拍打自己的脸,大声吼道:

    “高歌,要记住这血的教训!”

    用力呼出一口气,高歌慢慢平静了下来,伸手摸了摸胸腹,满意地点了点头,紫金宫从来没有让自己失望。

    突然一呆,脑海中冒出无数的信息,良久才粗看完毕,不由大喜。

    《道体锤炼法》!

    高歌高兴得在紫金宫里翻滚:“哈哈,咱也是有传承的人了!”

    紫金宫,你果然是个宝贝!居然有这样的好东西。

    高歌分辨不出这《道体锤炼法》的好坏,但只要是传承,就是高大上的,就是不同凡俗的,有了传承,咱就不再是凡人了。

    仔细阅读一遍,却皱了眉头,这《道体锤炼法》,能练的好像不太多呀!

    第一篇是食炼法,里面讲怎么运功消化,如何导气锻体,还列举了数千种物品,绝大部分都是没有听过的,即使传承有图有真相,可高歌仍旧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东西,名字倒是高大上,却从来就没有见过。

    不过有少数几个,高歌却是一看就明白了,最浅显易懂的,就是血肉食炼篇,数万言都是讲如何通过进食血肉,吸收血肉中的能量,来锤炼身体,至于血肉中的杂质等等,全部都会被炼化掉,不虞会影响到神智。

    高歌想起捅了自己一獠牙的当康凶兽,哼了一声,麻蛋,不把你这死肥猪全家吃掉,不足以消除大爷我的心头恨。

    第二篇叫三千锻体法,却是比较接近想象中的神功妙诀,三千个动作配合呼吸吐纳之法,看得高歌直抖嗦,许多都是非人的姿态动作,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施展出来。

    第三篇叫法力锻体法,需要修炼出大法力后,才能修炼的,还是渣渣的高歌,只能望洋兴叹。

    但有了第二篇,就已经足够高歌修炼的了。

    说练就练,高歌从来都是行动派,马上按三千锻体法第一式开始修炼,一个动作配合一种呼吸吐纳之法,紫金宫开始出现‘哼哈嘿呦’等等奇怪的声音了。

    一个时辰后,全身抽搐的高歌瘫痪在紫金宫,身上多条肌肉不断跳动收缩,竟然肌肉抽筋了,把高歌痛的欲仙欲死,偏偏紫金宫对这种非创伤性的伤痛视而不见,让高歌更加欲哭无泪,发誓再也不急功近利,拼命修炼了。

    但是这么一痛,高歌倒是更加看好这三千锻体法了,现在他才勉强能施展七式,要是能把三千式都修炼出来,他的身体素质,不知道会强到何等地步。

    这传承记忆,并没有把来源传给高歌,没有参照物,高歌也不知道这个锤炼法,属于什么等级的神功妙诀,可有锻体之法,已经强过了全部野兽,至少也是凶兽级别了吧。

    比跑了一万里还累的高歌,也无暇去想这些,待肌肉放松后,心神也疲惫异常,慢慢就沉睡了过去,睡梦中又露出了轻松的笑意。

    过了几天,高歌又回到黄金玉石山东边,不断地实验自己的身体力量与速度,感觉比没有练锻体术时,提高了足足三成左右,但依然没有丝毫的把握,能达到那小当康凶兽的速度。

    但高歌要报仇,并非一定要达到当康一样的速度,只要能看清当康的动作,高歌就有机会杀死它。

    于是,高歌决定去侦察一番。

    躲在一颗大树后面,小心翼翼观察了一遍周围的环境,找了些气味较重的树木和苗叶,挤出汁液,混在一起,调成了一种非常混蛋的味道,捏着鼻子擦在身上,又从河边摸出黑乎乎的泥巴,糊住了身上的所有肌肤,化身一个原始猎手,轻手轻脚又摸向黄金玉石山。

    高歌不知道,那当康凶兽的嗅觉如何,特么的听觉如此变态,嗅觉肯定也不会差,因此,绝对不敢再有丝毫的侥幸心理,把自己弄得像个泥猴一样,就是怕自己被当康凶兽认出。

    慢慢地向自己被刺的地点摸去,高歌猜想,那条河道,应该是当康凶兽进出黄金玉石山的主要通道之一,看那方向,应该是去大湖边猎食,自己只要摸到大湖边,就能看到这些混蛋。

    从猎食中,就能看到当康凶兽究竟有多快,特别是那只大当康凶兽,如果被它那两只恐怖的獠牙刺中脑袋,高歌都不知道自己能否在瞬间想到回来,那就真的死定了。

    高歌不断在黄金玉山脚下四处摸查,看是否有当康凶兽行走的脚印,也让自己踏足尽量多的地方,到时,紫金宫的传送落脚点,就能多种多样一些。

    摸到那条小河的岸边,高歌没有再跃过去,而是沿着河道,向着北边慢慢行去,途中碰到三次其他野兽,让惊弓之鸟般的高歌回了三趟家,才摸到了大湖不远处。

    高歌找了个地势较高的地方,爬上了颗大树,静静看着大湖边,无数的野兽,在湖边宽阔的水泽地边,吃草吃树叶吃苗叶,不时有猛兽扑出,闪电般捕获其中一只,其它的吓得四散逃跑。

    可过了一会,又好像忘记了一样,吃着枝叶又走了回来。

    高歌等到傍晚,一直没见到那几只当康凶兽,估计今天是看不到了,从树上溜了下来,迅速在大湖边不停地奔跑,到夜幕降临时,已经踏过了大部分湖南部分。

    然后,趁着月色,向着黄金玉石山行之字路线,并不断观察地形,看有哪里是实地,哪里是水泽,哪里能掩藏身形,哪里可能有野兽埋伏,一一记在心里。

    一个夜晚,高歌如一条夜间出没的野兽般,把从大湖到黄金玉石山这百十里的地形地貌全部摸查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