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魔法 > 烂尾王朝 > 第九十八章 想不开的女人
在山里走了一天多,何许走的迷迷糊糊,也是有些乏累,连狗都不背着了,让小白自己倒腾着小短腿跟着跑。

一阵叮叮咣咣嘿嘿哈哈的声音传来,何许抓住小白蹲在草丛中:“有人打架,这里不是圣光门的地盘了,可能不是圣光门的人。”

说话当中,前面轰隆一声巨响,大片的山石被炸飞,一男一女两个人影干着架飞了出来。空中对砍一剑之后双双倒退,落地之后暂停。

女的开口怒骂:“孙义,你这个混蛋,当年你怎么说的,你说圣光门学艺有所成就,就会回来娶我。现在呢,你在圣光门另寻新欢,你怎么对得起我?”

何许取出一块西瓜:“有故事,有故事听,小白别睡觉。”

何许把昏昏欲睡的小白晃起来。

那叫孙义的男子开口:“娇娇,我对不起你,但我是个男人,习武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刘师妹乃是我们圣光门一位长老之女,我与他相欢,对我成长大有益处。”

何许暗淬一声,说渣男。

小白同意的点头。

孙义接着告诉那个叫娇娇的女人:“你回去吧,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你不是我对手,你不能将我如何,我不想伤了你。”

娇娇问他:“如果我愿意等你呢,等你学有所成,你愿意继续选择我吗?或者,我不介意做小。只要你武力胜过那个长老,你要多娶一个,他也不能将你如何。”

何许佩服,这世界的妞果然都想的开啊。

孙义却是摇头:“不可能的,我要超过刘长老,不知道得多少年之后了。那时候你可能都已经是人老珠黄,我现在答应了你,就等于在骗你。我不可能去娶一个老女人。而且刘长老一家,在圣光门势力都是不小,就算胜过长老,我也不敢乱来。”

娇娇把剑取出横在自己面前:“你若执意如此,我便一生此处终结。你真的要看着我死在这里吗?”

“不要胡闹。”孙义略微着急。

娇娇说:“没有胡闹,我项来说到做到。再问你一遍,跟我走行吗?”

孙义转过头去不再看她,非常坚定的告诉她:“不行。”

娇娇当即便要一剑把自己抹了,何许从石头后面站起来:“刀下留自己。”

二人一起向他望来,孙义问他什么人,在这里多久了?

何许施礼:“不该听到的都听到了,孙师兄对吧,你不认识我吗?我现在在圣光门挺有名气啊。”

“你是圣光门弟子?我怎么没见过?”孙义有些怀疑。

何许说新来的。

“原来如此,我七日之前便下山了,被师傅派去给圣光泉守护弟子送补充之物,所以你们新来的师弟我都不认识。但你这样偷听不太好吧。”

孙义手抓到了剑上四下乱看,明显是在看何许有没有帮手,准备宰了他算了。

何许说巧合而已,自己也不想偷听,但就像他不认识自己一样,自己也不认识他们,所以才先躲一躲,省的惹麻烦。早知道是自己人的话,当然不会躲了。方才见这位娇娇想不开,救人心切,这才露出头来,说实话有些尴尬,毕竟偷听不是很好的行为,但不能真的眼睁睁的看着这么漂亮的姑娘自杀吧。

孙义冷哼一声:“别人生死,与你何干?”

“怎么无关?”何许不同意这个说法:“要是男的,死了也就死了。可这么漂亮个大姑娘,死了多可惜。你不要别人要啊,带回家去暖床多合适?”

何许跑到那娇娇面前:“姑娘,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孙师兄好吗?”

娇娇咬牙切齿:“他就是一个混蛋。”

“嗯,这答案我同意,这位孙师兄人品不怎么样。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你父母好吗?”

“生我养我,天下最大之恩。你问这些干什么?”

“找答案啊,你看你现在要是自杀,你是为了什么自杀?是为了一个混蛋自杀,这值吗?不值吧?这么不值的事情你做了,带来的结果又是什么?是对你有养育之恩的父母,将以泪洗面。这样一来,你就是为了一个混蛋,害了自己性命,然后让亲人难过,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吗?”

娇娇愣在当场,很快摇了摇头:“不,我不能这么做,成全了他,害了我的亲人。”

“这就对了嘛,乖,咱不死了啊,回家去,三条腿的蛤蟆没有,三条腿的男人多得是。哪个不比这孙师兄强啊,对不对?实在嫌麻烦你就跟我,我不怕媳妇不乐意。”

何许就是一句玩笑话,反正明儿不在这里,怎么吹都行。在地球上都这么聊天。可是却没想到,那娇娇却是很认真:“我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你会要吗?”

何许愣了一下子,没想到她这么说。

娇娇笑的凄凉:“男人都一样,你也一样,我这种女人就该被嫌弃,怨我当初傻。”

娇娇看向那孙义,目光极其愤恨。她已经被这个男人睡过了,这个男人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始乱终弃。

娇娇告诉何许:“今日谢谢你,我不会再寻短见,我会回去好好孝敬父母,终生陪伴他们。”

娇娇说完,转身就要离去。何许一把将她拉住:“等会儿,我觉得你还是没想通,我这人喜欢跟人讲道理,今天我得跟你说道说道。你不要作践自己,该嫁人还是要嫁人,男人的确会在乎,但咱可以放低要求啊。总比一辈子让人说单身狗好吧。”

娇娇问他,如果自己放低要求,不要名分跟着他,他愿意吗?

何许觉得有些好笑:“看你这话说的,你问孙师兄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不是傻蛋嘛。”

“可我不要藏着掖着,不做那背着人的事情。不要名分,却得要别人知道,我是你的女人,这样你还敢吗?”

何许说:“这样的话,孙师兄肯定不敢,他怕老婆。但我当然敢了,怎么想都不吃亏嘛,我又不是养不起。我想不明白有什么不敢的。”

“你不怕你妻子与你争吵?”

“做我老婆就得听我的,不听我的我就不要。所谓入乡随俗,在我老家娶一个媳妇儿都难,有了就得哄着去听老婆的,但这边不一样。我好不容易来一回这无法无天的世界,来了这不再娶媳妇儿困难的世界。而且也已经在这边有了女人,干嘛不一只羊是赶,一群羊是放。国王能三千佳丽,凭什么我就得听老婆话,我这么仪表堂堂,还这么有本事,怎么也得三百佳丽吧。你不是真的打算跟我吧?真跟我我可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