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唐狼 > 第三十四章 调动。剑南都护府!
    “圣武候,你过了!怎能如此与老司空大人说话!”

    此时此刻,最高兴的应该当属上官武了。正好借此机会,顺势打压圣武候。

    “司空大人年事已高,自先帝年间就为大唐呕心沥血,立下不少功劳,满朝文武哪位重臣无不对其礼让三分。你竟然当面羞辱老司空,若是老司空大人出了什么事情,你担待的起吗!”

    说完此番话语,上官武向前踏出一步,望向龙椅上的人皇道:

    “陛下,臣要弹劾圣武候目无尊长,宝殿之上口出秽言,大唐以仁义礼仪治国,圣武候先前言语已是实属大不敬!臣建议,剥夺圣武候武侯之位,剥夺其兵权。已正我大唐之国本!”

    随着上官武的这番话一出,朝堂上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微妙起来,上官武的德行在东都中人尽皆知,即便在武将一脉中也不甚待见他,虽然他已不插手朝局事物,但门生故吏遍布朝野,在朝局中的势力不可小觑

    “哼!”

    圣武候听闻后,只是冷笑一声:

    “陛下,臣也有本奏,臣要弹劾上官大人,太极殿乃是我大唐参议朝政之处,不是什么教导礼仪之所。上官大人身为国公,可上朝这么多年,几乎从不在朝中发表意见。今日难得开尊口,居然是关于微臣目无尊一事。难道鲁国公不知道这种事情是归礼部掌管的吗?臣认为鲁国公尸位素餐,不足以再在朝堂之中担当大任,请陛下撤去鲁国公爵位。让鲁国公回去养老就好了。”

    “你!”

    上官武霍然回首,被圣武候气得暴跳如雷,没想到圣武候如同一条疯狗一般,逮谁咬谁。可这条疯狗却是自己惹不起的狠角色。

    “圣武候,你不要胡说八道,信口雌黄!”

    “上官武,你有过什么功绩?需要本候一件件的细说出吗?,你自己心里难道不清楚吗!依本候看,还是礼部比较适合你,本候闲暇之余,也可以去更好的去与上官大人探讨如何才能不在目无尊长!”

    圣武候沉声道。

    裁撤屯田军的提议,已经触及到了大唐所以武将的神经。不管是谁想要在这件事情上动手脚,兵家都就对不会让其轻易得逞!因为这已经不是普普通通的党争,或者朝堂之争那么简单了,而是关系到整个大唐边疆的防卫,大唐亿万子民的安危!

    “够了!圣武候,鲁国公!朝堂之上不是你们探讨这些无关痛痒的地方!”

    九龙阶梯前,人皇近侍高力士终于看不下去,忍不住呵斥道:

    一场关于屯田军裁撤的朝议,如今被演变成了儿戏一般。而听到高力士的呵斥,朝堂上顿时安静了许多。高力士虽然只是一个四品内监,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此人跟随人皇这么年,如同人皇的影子一般。既然他开口,那么说明,这场关于屯田军裁撤的争执,连人皇都看不下去了。

    “退下吧!”

    大殿上方,人皇突然开口了,威严的声音在整个大殿内回响,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是,陛下!”

    “是,陛下!”

    圣武候和上官武齐齐行礼,退到了一旁。

    圣武候面带笑容,显然对这个局面很是满意。但一旁的上官武却气得咬牙切齿。

    “圣武候,你等着!”

    上官武眼中掠过一抹瘆人的寒光,本来以为可以抓住圣武候在大殿中出言不逊,顶撞老司空这件事情做点文章,没想到反被圣武候回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还是回到正常的朝议上吧。”

    高力士严肃说道:

    “另外,圣武候,大司空大人乃是两朝元老,还望圣武候能够大度一点,让着点老司空,毕竟老司空年事已高。”

    高力士无奈道,身为宫中的老人,圣武候的脾气,他还是知道的。要是犯起混来,这可是连先皇都懒得去管教的皇子。

    “大司空年事已高,臣明白了!”

    圣武候嘴角微微上扬,一字一句重重说道。

    “陛下!关于裁撤屯田军的事情,军部诸位大人的愤怒可以理解,但是微臣同样也觉得诸位御史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北疆一战后,各荒纷纷呈上书信,愿意臣服我大唐,与我大唐交好。蛮族吐蕃也愿意重开丝绸之路。往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大唐四海升平,确实不需要这么多的兵力,且各郡州之内的屯田军每年的军饷也是一笔很大的开支,在战时也就罢。如今大唐已无战乱,且国库告急。的确不需要如此多的兵力。微臣认为,可保留一半的屯田军在编制之内。”

    就在这个时候,大殿上方,百官前列,一位白首老者,出列开口道。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整座大殿突然寂静了下来,不管文臣还是武将,都对其投上了尊敬的目光。

    右丞相——张九龄!

    作为大唐右丞相,文官之首张九龄说的话有着非凡的分量。那是一位可敬的老者,当今天下人人景仰的大唐贤相!土一旦他开口,会很大程度的影响着群臣的态度。

    殿中静悄悄的,良久——

    “嗯。”

    终于,珠帘后,人皇开口了。

    “此事,朕知道了,暂且不议。”

    这一句话,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感情,但是大殿内,所有的武将,却是心中一沉。人皇对于朝堂上的事情,极少发表意见。向来都是群臣自行顶多,如果群臣能疑难不决,无法定夺此事时,人皇才会金口玉言,降下圣谕。

    如今人皇未说支持,也不曾反对。但其意思像是已经认同了张九龄的建议。

    “剑南都护章仇兼琼已镇守剑南多年之久,念其劳苦功高,朕已将他调入东都。军中不可一日无将,剑南都护府,朕打算派遣忠威神将徐长海写天策左翼军前去镇守,各位爱卿有何意见。”

    就在圣武候退回班列之后,听到人皇的这番话话,陡的瞳孔一缩,霍的变了脸色。猛地向一旁的帝武王望去。

    望向那道熟悉的身影。从刚才的屯田军裁撤一事开始,圣武候就隐约觉得帝武王今日有些不对。先前未曾发过一言,而如今陛下要调遣徐长海入主剑南都护府,这很明显是在拿天策府开刀,将天策的兵力切割分散。更为致命的是,剑南都护府直面的正是南诏!而南诏一直都对大唐虎视眈眈,其战力并不比戎狄和吐蕃要差多少,尤其是这几年,南诏厉兵秣马,给剑南都护府带来了极大的压力,此刻将天策一部调入剑南都护府,绝非明智之举!

    而帝武王的眼中瞬息间掠过万道光芒,神情极其复杂。抬头向前望去。

    圣武候轻皱眉头,跟随着帝武王的目光,看向玉珠之后的人皇,隐隐想到了什么。

    而就在圣武候思索对策之时,大殿中的文臣们纷纷出列开口道;

    “臣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

    圣武候目光一凛,看了看帝武王的神情之后,毫不犹豫的踏了出去:

    “陛下,臣反对!既然只是调遣章仇兼琼一人,又何必调遣天策左翼军前去。且徐长海一直都隶属于天策府,章仇兼琼调入东都之中,继任者必然是从剑南都护府中选出,这是大唐历来的传统。”

    圣武候斩钉截铁道,此话一出,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陛下,臣附议!”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来,班列之中,天羽神将也站了出来,天策军对于大唐来说,干系重大,无故不可随意调遣。各荒虽然呈上书信,表示愿意交好,但谁又能保证其中并无任何猫腻?

    一旦边防大战一起。都护军无力抵港之时,还是得仰着战力卓著的天策军。将天策左翼军调入剑南都护府,这已经是天策近乎一半的兵力,如此大的调动,必将会使得天策军战力大打折扣。这将是军中多数将领不愿看到的事情。

    天羽神将几乎可以肯定,不管是安西的高仙芝,还是王忠嗣,都不愿看到如此的局面。

    “陛下!臣,同样反对!”

    一直不曾发言的帝武王,突然之间衣袍一撩,从班列之间走了出来,洪声道。

    唰!

    一刹那,整个朝堂安静若死。帝武王、圣武候、天羽神将。这三位可谓是军中举足轻重的存在,他们一旦表态,几乎可以代表军中三分之一的力量!

    “陛下,臣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

    看到三位军中重臣出列,大殿之上剩下的大部分武将,纷纷出列支持。天策军调动一事,其重要程度,远比提议裁撤屯田军要震撼的多!

    两个提议都有武反对。一场朝会,就此僵滞了下来,所有人纷纷抬头望向大殿上方,等待人皇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