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科幻小说 > 世界调制计划 > 第十七章·自动书记
    原本碧绿的眼眸闭上,再次睁开之后却是布满各种线图的赤红之瞳。

    “警报,第三章第二节,第一至第三全部结界已确认全部被击穿,再生准备……”

    “失败,自动再生不能。为了保护十万三千册魔道书的【书库】,以迎击入侵者为最优先。”

    “依照【书库】十万三千册魔道书的情报,对贯穿护臂的魔术术式进行逆运算……失败。”

    “未找到符合魔术,为获取术式构成,读取对入侵者用特定魔术。”

    “成功读取执行对抗单体入侵者最有效魔术。”

    “现在开始发动特定魔术【圣乔治圣域】摧毁入侵者。”伴随着茵蒂克丝用和平时迥然不同的声音吟唱,一个巨大而又复杂的魔法阵图在茵蒂克丝的背后显现出来,在其脸庞上也出现了仿佛裂开的玻璃一般的纹路。

    “我去,还是有些小看你们的魔法了,单纯刻画出来的阵图扛不住多长时间。”许万均惊讶的说道,不过也只是把紫竹扔到了阵心加固了提前布置在茵蒂克丝周围的阵图。

    “居然真的可以使用魔法,该死,那些混蛋欺骗了我们这么久!”史提尔愤恨却又自责得说道。

    “所以说,小孩子别整天到处浪,趁着年轻多读读书有好处,不过就你长得这个样子估计也就能去成人学校里上学了。”许万均见缝插针得嘲讽道。

    “你有什么办法接触这个状态吗?能的话请尽快,不要让这个孩子受到伤害了!”看着茵蒂克丝即将激发的魔法,神裂火炽有些焦急的催促道,要知道如果太过压榨自身的魔力的话很容易要命的,及时茵蒂克丝可以使用魔法,但是神裂火炽不觉得她有多少魔力可以消耗。

    “放心,我们的魔法阵图不光防御观测,对内还有着保护的作用,事实上茵蒂克丝消耗的魔力基本上都是她脚下的阵图提供的,本身消耗并没有多大。而且我也需要彻底解析茵蒂克丝身上的这个自动书记,反正如果是我做的这种后手,绝对不可能不留任何控制系统,就威力来说,可是比你们两个还要强,怎么会浪费这么大的战力。”许万均一边说着,一边快速得解析着里边不断激发的魔法。

    “【圣乔治圣域】对入侵者无法发挥效果,切换到其他术式,继续破坏入侵者。”

    一开始的【圣乔治圣域】失败之后,自动书记不断得控制着茵蒂克丝变换着各种魔法,看得许万均都不得不感慨,和可以使用这么多威力强大法术的茵蒂克丝比起来,史提尔这个所谓的符文魔法师简直弱爆了,唯一拿得出手的猎杀魔女之王却漏洞百出,非常容易被针对。

    时间慢慢过去,史提尔终于忍不住了,挥手把符文洒满了整个楼顶迅速得召唤出了两个猎杀魔女之王。

    “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事情都可以再一再二,不可以再三再四,你不知道吗?”被打断观测的许万均眯着眼说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按照时间再不给茵蒂克丝消除记忆的话,茵蒂克丝就可能记忆不保了,现在让我们消除记忆,至少可以保住茵蒂克丝的性命!为此我可以杀死任何人,摧毁任何东西!”史提尔毅然决然得说道,仿佛一个要为信仰殉道的圣教徒一般。

    许万均才不管长这么一个大叔脸的正太做什么觉悟,直接在须臾之间夺走了神裂火织的刀,然后一刀把史提尔的脑袋给削了下来,施术者一死,两个召唤出来的猎杀魔女之王也随之消失。

    看着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史提尔便死在自己面前,神裂火织彻底呆住了,随之圣痕爆发。

    “如果不想让史提尔这个家伙永远死去的话,就乖乖得在那里站着看,看在你是个美女的份上,我就给你半次机会。”说完许万均便扭过头继续观测着茵蒂克丝的数据。

    好一会,艾姬多娜合上了那本和许万均签订契约获得的智慧之书说道:“这些魔法基础记录完成,不过应该是缺了一部分比较重要的东西,系统来看有着一些明显的残缺。”

    “那部分应该是罗马教廷那掌握的还有爱德华·亚历山大的法之书记录着,过两天他们会自己送上门的。既然记录完毕,那么我就再测试一下这个自动书记。”说着,许万均便拿着神裂火织的刀冲了进去。

    “警报!第六章第十三节,发现新敌人,变更战斗思考模式。”

    “开始搜索战场信息……完成。”

    “根据现状,优先破坏确认为难易度最高的敌人【许万均】,调整术式……”

    可惜自动书记吟唱速度太慢了,这不到三十米的距离对许万均来说就算不动用任何能力仅凭肉体力量也不过是几息之间便跨越了,刀光闪过,茵蒂克丝身上的所有魔法术式便全部都被杀死,就连自动书记也没能说出最后的遗言,便彻底消失了。

    把刀扔给目瞪口呆的神裂火炽,顺手把掉了脑袋的史提尔复活了过来,然后拍了拍他那因为刚刚经历了死亡还没有回过劲的脑袋说道:“别睡了,起来把天台擦一下,御坂妹妹最近都给我将劳动法了,弄得这么脏她们绝对会要求提高报酬的!”

    “我不是死了吗?”史提尔摸了摸自己满是鲜血的脖子感觉如同梦幻一般。

    “对,是死了一次,如果不过瘾的话,我可以帮你体验一百次!所以说你们这些人居然敢不相信我,在我得眼皮底下根本不可能出任何意外的!”许万均自信满满得说道。

    “所长大叔,我怎么到天台了?要吃露天烧烤吗?”那边迷迷糊糊的茵蒂克丝也坐了起来,不到三句话便拐到了吃的上边。

    从下午开始一直没有吃东西的许万均让茵蒂克丝这么一提,也有些饿了想了一下说道:“我一会叫上御坂妹妹们,咱们一起吃露天烧烤,正好今天来了个玩火的家伙,等他擦完地,让他帮烤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