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科幻小说 > 世界调制计划 > 第九章·营救与报酬
    依依不舍得把手挪开,许万均甩甩手说道:“现在既然寒毒都治好了,咱们走吧,刘峰别在那装死了,要是再不起来,我这有一种新药你可以试试!”

    “这就起来,我这就起来。”趴在门口的刘峰弯着腰站了起来,用手挡在身前。

    许万均瞅了他一眼鄙视道:“不用捂着了,这里温度这么高早干了。多大的人了,还尿裤子,不会是小小年纪就肾虚了吧,回去自己抓点药赶紧看看。”

    “不是肾虚!”刘峰委屈道。

    “哦,那就是被吓的,回去我得和其他学生说说,以后别吓你,省得不小心把你给吓死了。”许万均恍然道,不过嘴角的坏笑却一点都不遮掩。

    刘峰瞬间无话可说,在胆小和肾虚两个选项中,貌似没有一个好的,按老师的恶趣味,自己回去绝对没脸见人了。

    园子在边上轻咳了一声道:“时间不早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许万均点点头创造了一个通往永远亭竹林的通道,示意几人进去,少女看了六尾一眼,咬了咬牙抱着六尾迈步走了进去。刘峰则弯着腰小步走了过去。

    看了一下周围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之后,许万均和园子也迈过通道回到了永远亭。

    因为意外获得了玄火鉴,为了研究玄火鉴上边的阵法和隐藏的功法,许万均和园子在这个竹林呆的时间又延长了不少。平时除了教授来求学的人以外,许万均还和六尾狐狸‘交流了’一下妖族的功法,并了解了不少妖族眼里的历史。

    当然因为许万均的教唆,三尾在来这后的一天从许万均这里买了一点药直接生米煮成了熟饭,让六尾感觉自己尊严受到了侵犯,所以在许万均用了物理说服法才让六尾乖乖听话。

    刘峰回来之后当然被找到机会的师兄师弟们好好笑话了一场,就算是许万均不说,回来的时候被其他人直接撞到,跟着许万均学了这么久的医术,当然一眼就看出来刘峰衣服上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过刘峰也算是一个狼人,自己偷偷给诸位师兄弟们下了点药,让他们晚上睡觉的时候全部小便失禁,最后全部被许万均挂在竹林里风干,连带刘峰也被挂在了十多米高的竹子上。

    三个月之后的一天早晨,许万均和园子早早得起来,出了自己的院子来到了在边上给两个狐狸修的狐舍外。

    “白毛,快点出来!”许万均像敲鼓一般敲着狐舍外的竹墙。

    “我说了,我不叫白毛!我叫小六!”一个容貌秀气的少年从里边走了出来,后边跟着一个挽着妇人发型的少女。

    “好的白毛,没问题白毛,我记住了白毛!”许万均愉快得说着只有自己知道梗。

    少年捏了捏拳头,然后扶额叹气道:“你这一大早上找我有什么事?!”要不是根本打不过眼前这个家伙,自己绝对要让他知道扰人清梦是多么不应该的事情,算了自己是个修仙的狐狸,不和这种人一般计较。

    许万均啧啧嘴说道:“果然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忘了当初和你说的约定了?”

    “你先现在就要去救我娘?”小六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许万均点了点头说道:“怎么不愿意?正好我也能省些事,不过真是个可怜的母亲啊,居然有如此不孝子。”

    经过这一段时间相处,小六已经能够免疫许万均满嘴跑火车,不免疫不行说道理说不通,动手更是被按在地上摩擦了好几次。无视了许万均后边的话,小六说道:“当然愿意,我要做什么准备吗?”

    “没什么需要准备的,要知道我可是提前勘测了大半个月,到时候只要你跟着我去一趟,让你老妈相信就行。”许万均抛了拋手里的玄火鉴说道,在确定了焚香谷大致位置之后,许万均便用能力在里边好好筛查了一遍,间隙不愧是打探情报最方便的能力之一,这大半个月许万均敢说自己比焚香谷大部分弟子都要熟悉那里,就连焚香谷的功法和一些独有的法术都被自己学到便参考了一下。

    小六张了张嘴,本来还想说小心上官策,不过想到了最近几个月的所见所闻,便没说什么,看来青云门不愧是正道之首。现在一个弟子就有如此实力,真不知道现在魔教那些人还有没有活着的。

    一个直接通往玄火坛下边的空间通道被许万均创造出来,小六毫不迟疑得走了进去,三尾看了许万均一眼也跟了过去。

    等许万均和园子走了过去时,正看到小六正在被一只火焰凶兽追着揍,还不时分心要护着基本上没有战斗力的三尾,看到过来许万均,六尾拍着衣服上的火焰喊道:“这个大家伙什么鬼,快救救我!”

    许万均慢悠悠得说道:“没事,从治好你的寒毒之后,你一直在那宅着,没有什么锻炼,你先热热身再说吧!”

    只是这是忽然整个玄火坛一阵剧烈的震动,好像上边发生了爆炸一般,许万均像是愣了一下,然后无奈得用玄火鉴制住了那个火焰凶兽。

    “好了,不墨迹了,你老妈好像知道你过来了,没想到被困住都还有这么强的实力。”

    说话间,四人便又上了一层,只见这层中间有一个祭坛,祭坛边有着一个石台正好可以把玄火鉴放进去,不过许万均却直接对着上边点了一下,通往最高层的通道便打开了。

    和下边热的要命那层不同,这里的寒气一般人在这呆一会都要生病,时间久了绝对会冻死在这里,地面上是一层厚厚的冰层,周围是反射着蓝色光芒的冰凌。

    听到有人上来,一个虚弱的女声响起:“是小六吗?”

    “母亲!”小六瞬间便激动了起来,急忙顺着声音跑了过去,许万均三个也跟了过去。

    一个巨大的身影从黑暗中扑了出来,小六也一下子跑了过去抱住了这个巨大白狐的腿……这个白狐实在是太大了,就六尾的身高也就能抱住腿。

    “小六,你怎么来这了,难道你还是被焚香谷的人给抓到了?”白狐担忧得问道。

    “不是的母亲,我这是来救你出去的!”小六说着,打量着白狐说道。

    “救我?难道焚香谷已经被灭门了?”白狐不敢相信得问道。

    本来看母子重逢挺感兴趣的许万均忽然感觉有人触动了自己在外边留下的禁制,便对两狐说道:“时间有限,刚才你的动静有些大,他们估计发现有不对了,咱们还是先走,等回去再说吧。”

    白狐疑惑得看了一眼许万均三人,小六急忙说道:“那个是三尾,这几百年都是她照顾我的,另外两人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母亲,咱们还是先走吧!”

    白狐犹豫了一下说道:“好,你们用玄火鉴……”

    还没等白狐话说完,便看到许万均对着周围凭空刺了几剑,自己身上的禁制便消失了,不仅是上官策的禁制,连玄火坛本身的禁制也都消失不见了。

    不等白狐再问什么,一个可以让所有人通过的巨大空间通道出现了,小六离开拉着自己母亲和三尾走了进去,许万均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狐狸型的人偶扔了出去,然后恢复了这里的禁制才离开。

    等几人离开没多久,玄火坛下层便被弟子打开了,这些弟子进来之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躺在地上的上官策。一下子这些弟子们都慌了,急忙祭出自己的法宝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到了上官策边上。却看到上官策忽然吧唧吧唧了嘴,然后翻了个身子。

    众弟子一脸黑线,几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出去禀告谷主,另外几人便小心翼翼得推了推上官策喊道:“师伯,醒醒!师伯,快醒醒!”

    睡梦中的上官策一下子便被惊醒了过来,看着周围围了一圈的弟子,瞬间板着脸问道:“谁让你们进来的,不是说这里没有允许不能进来吗?!”

    一个年龄比较大的弟子禀告道:“师伯息怒,我们在外边守着的时候,忽然发现玄火坛发生了震动,以为有什么变故,然后在外边想要和师伯确认一下情况,但是师伯却一直没有回应,我们这才贸然进来。”

    上官策这才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以自己的修为不应该会就这么睡着了才是,一想到上边关押的人物,上官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不好看了起来,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对几个弟子说道:“快去通知谷主和几位长老过来!”

    “我已经来了!”说话间一个看着比上官策还要苍老多的人直接走了进来,挥手让几个弟子离开之后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我不知不觉中被人迷晕了,现在正好想让谷主和我一起上去看一下是不是有人混了上去。”上官策毫不隐瞒得说道。

    云易岚点了点头,便和上官策直接飞了上去,又让上官策打开了最上边的通道两人戒备着走了上去。

    “上官策、云易岚,你们两个来这里干什么?还想从我这打听八凶玄火法阵的消息吗?”一个和刚才白狐一样的声音传来,让两人稍微松了口气。

    “怎么,你愿意说了?”云易岚说着给上官策试了一个眼色,上官策点了点头开始寻找这里是否隐藏着其他人。

    “呵呵!”

    上官策对云易岚摇了摇头,两人对视了一眼,今天的事情有古怪所以没在说什么两人离开了这里关闭了通道。

    回到上官策平时呆的地方,上官策问道:“师兄觉得会是什么人干的?他们是为了什么?”

    云易岚想了一下说道:“七成是南疆那些家伙做的,知道八凶玄火阵法的还有他们,他们早对玄火坛觊觎已久,也有可能是其他门派或者魔教,想要探查我们焚香谷的秘密,可惜不是那个逃走的六尾狐,不然玄火鉴就可以回来了。”

    看着还是有些担忧的上官策,云易岚拍了拍上官策的肩膀说道:“不用太担心,我会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让他们给你这送些法宝,虽然不知道他们这次是怎么进来的,不过我会让弟子加紧巡逻,顺便让他们查查南疆最近有没有什么变化。”

    ……

    焚香谷的两个大佬在想什么,许万均一点都不在乎,反正最精华的玄火鉴还有焚香玉册都被自己搞到手了,焚香谷对许万均便没有什么吸引力了。

    倒是九尾天狐和自己儿子儿媳都进去半天了,都没有出来,让许万均有些奇怪,不过反正他们也跑不了,许万均便和园子一边看着焚香玉册,一边等着。

    一直时至下午,一个俏生生的女子带着六尾和三位走进了许万均的院落,看到在那看书的两人,女子微微施礼说道:“多谢两位出手救了我家小六,然后又救了我,不知道两位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只要是我可以做到的,定当竭尽全力。”

    许万均看了看女子,看了看园子肃然说道:“我看你儿子的毛非常暖和,不知道能不能送我点,我想给园子做点衣服,你们应该褪毛吧?”

    女子脸上的笑容一下子便维持不住了,一边的小六无奈得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不行吗?”许万均无辜得看着女子说道。

    女子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可以,不过这对我们的救命之恩来说不算什么,不知道你们还有其他想要的吗?”

    许万均笑着说道:“如果你能够给我们讲讲这个世界上的秘闻就行,当然你要是有一些已经失传的功法或者秘法就更好了。”

    女子不解得看着两人说道:“我看你们两个的修为应该都已经是上清顶尖的水平,而且据小六说你们还有着其他特殊的能力,那些功法没有一个能和青云门的太极玄清道相比,对你们来说没有什么用。”

    园子直起身说道:“有没有用是我们判定的,你只要提供就行了。”

    女子在两人身上打量了一下,莞尔一笑然后说道:“好,不过就这些也不能换取你们的恩情,如果你们还有其他要求随时可以找我,我就不打扰两位了。”

    “你叫什么名字?”看着女子要离开,许万均问道。

    “你叫我小白吧!”

    许万均撇撇嘴小声对园子说道:“所以又是一个十七岁零N个月的家伙。”

    园子一下子就笑了出来,拿起焚香玉册又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