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 第2725章 我冷……
    说着,叶震春突然站了起来,拿起茶壶给叶震秋倒了一杯茶,送到叶震秋身边,这才接着道:“这天地变了,尊主老了,很多人都老了,他们注定活不了多久。”

    “曾经的叶家确实很强,可那是曾经!”

    叶震秋结果叶震春递来的茶杯,抿了一口却不说话,而是等着叶震春继续说下去。

    只听叶震春继续道:“现在的天地变了,自从大荒时候过后,叶家早已经不复当年的辉煌。”

    “曾经满世界的仙灵之气,如今全都消失,只有虹桥附近才有些许的仙灵之气散发出来。如果是放在当年,我们叶家有什么条件与其他门庭势力去争。”

    “是我们这些后人,一代一代的叶家后人拼了性命不要,才让叶家挤入神州三大世家的行列,也是我们,让叶家从以前的祖地搬来虹桥脚下,才有了今日叶家的地位。”

    叶震春说着,自己也给自己倒了杯茶,一口喝干,随后目光一寒,脸上戾气迸发,道:“叶云苍当年只是创立了叶家,他是创立者,本该收咱们这些叶家后人尊敬,可是他不该,不该将我们辛辛苦苦才经营起来的叶家,拱手让给别人。”

    叶震春这些话,正说到叶震秋的心坎里,不管是他还是叶震春,甚至是其他叶家人,实际上都没有将叶鹏飞当作叶家的人。

    在他们这些正统的叶家传人眼中,叶鹏飞只不过是叶云苍在外面的一个私生子而已。

    一个私生子,有何权力来继承偌大的家族?

    “那么,这件事情你觉得该怎么处理?”叶震秋看着妹妹问道。

    “杀!叶鹏飞必须死!”叶震春目光阴寒,冷冷道:“这小子不是已经来到神州了么?哼!若是他躲在其他地方,或许我们还拿他没有办法,可是神州乃是我们的地盘,他既然来了,那就别想再离开这里!”

    “怀生适才已经说了,叶鹏飞进入苍山,想来不久之后,他便会从苍山出来,我们马上春花阁与秋枫阁的所有真仙修士,务必在他见到夏炎阁与冬雪阁的人之前,杀掉他!”

    叶震秋闻言,脸色的笑容越来越盛,道:“我正愁你不敢出手,既然你这么说,那我立即吩咐下去,这一次,咱们一起联手。”

    “叶鹏飞如今不过地仙修为,我谅他战力再强,在你我的两派人联手之下,我就不信他还能活着!”

    叶震秋最得力的后辈子弟被叶鹏飞所杀,他正愁找不到好的借口,发动春花阁与自己联手杀掉叶鹏飞,现在叶震春自己提出来了,倒是合了他的意思。

    “不过,我有一件事情实在想不明白。”叶震春突然皱眉的道。

    “什么事情?”叶震秋一怔,问道。

    叶震春想了想,有些担忧的道:“按你之前的描述,叶鹏飞此人应该不是个糊涂蛋,他既然明知我们就在神州,为何还敢到神州来?难道他不怕死?或许……他早已经和夏炎阁的人接触过了?”

    “应该不会!”叶震秋摆了摆手,打消妹妹的疑虑,道:“我一直派人盯着,夏炎阁的人至今从未离开过神州大陆,而冬雪阁这两年正在忙着处理其他事务,更加没有时间插手此事。”

    叶震春闻言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担忧,道:“那他来神州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他以为凭借他自己的实力,就能灭掉我们不成?”

    说到这里,叶震春也不觉的笑了。

    叶鹏飞一个地仙修士而已,自己手下实力最弱的,也比叶鹏飞强得太多,他凭什么有这样的自信?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不管他来神州什么目的,既然来了就别想再回去!”叶震秋冷然道。

    叶震春也是一笑,心中的担忧随之消散,道:“实在不行,咱们这边还有尊主!”

    “尊主他老人家可是一直站在我们这边的。”

    ……

    叶鹏飞与松岗在苍山中修整了一晚,第二天才继续出发,按着松岗的指点两人向着苍山之外飞去。

    李格早已经在昨天晚上已经自行离去。

    本来李格还想多留一段时间,好与叶鹏飞这个新结交的挚友多聚几日,可不久前,因为叶怀生觊觎李格手中的炙兰花,使得他所在的李家差点因此被叶怀生给灭了。

    而今危机解脱,正需要他赶回去料理后事。

    “哥哥,咱们接下来要去哪儿?”松岗拉着叶鹏飞的手,娇滴滴的问道。

    这小妮子现在已经是二十出头的年纪,虽然长相身材与当年初见时无异,可骨子里的那份成熟女人的妩媚,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昨晚,叶鹏飞与她同眠于荒山之中,一对年轻男女共处荒野,在如此旖旎暧昧的环境下,难免让人浮想联翩。

    于是,就在昨晚,就在叶鹏飞熟睡之时,松岗悄然的钻进了叶鹏飞的被子。

    黑夜中,荒山里,熟睡的叶鹏飞感觉到自己身上突然趴上来一个温暖的娇躯,他下意识的伸手一摸,然后下一刻,叶鹏飞差点就被点燃了。

    “松岗,你怎么在我被子里?”

    “哥哥,我冷……”

    “你不是有被子么?”

    “可是我还是冷……哥哥,你的被子比较暖,我喜欢这里……”松岗的声音在黑暗中传来,带着几分娇媚与怯意,其中还多了几分狡黠。

    叶鹏飞直接无语,他感觉身体上传来的反应越来越强烈,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至少再自己为救活如霜之前,还不能碰松岗,不然谁知道以如霜这醋坛子的性格,在知道之后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何况,如霜至今还出于涅槃状态,生死未卜,自己怎么如此无耻。

    于是,他道:“那行吧,你睡在这里,我去你被子睡。”

    松岗:“……”

    她大概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男人,不是都听人说男人是用上身思考的动物么?怎么自己都送到他嘴边了,他还是拒绝自己,而且还拒绝得这么干脆。

    这个男人不一样啊!

    满怀幽怨的松岗几乎整晚无法入睡,直到今早上被叶鹏飞叫醒之后,这才木然起身收拾东西。

    “咱们先就近找一座城镇,打听一下神州最近的情况在说。”天空中,叶鹏飞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