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说的醋意满满,但,同样像是一把利剑一样,刺痛了他的心。

    苏慕白真的不想这样,他凝眉沉声道:“昧昧,我知你是故意生我的气,但我和别的女生什么都没有,这一点,你应该——”

    然,话不等说完。

    容昧就冷冷的打断他:“你不用跟我解释,那是你的私事。”

    苏慕白攥拳,目光深沉:“我说过不认识她。”

    容昧这时微扯唇角,轻笑:“没关系,以后可以慢慢的认识,反正,她的情书都收了,我现在要回家了,不想再听蹩脚的谎言。”

    这话落下。

    少年周身的气息瞬间变的冷凝。

    似血液都凝固。

    他睁睁的看着容昧远走,似突然觉得那一幕让他无法呼吸,仿佛这一走,她并不是要回家,而是要离开他的世界。

    而容昧说完那话后,潋滟的眼眸也渐渐的红了。

    她其实也不想这样的。

    但她就是忍不住的吃醋,嫉妒,而且还好烦躁,烦躁为什么她不明光明正大的喜欢他,和他在一起。

    而别的女孩子,甚至是可以违背学校的校规,大胆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去给他表白。

    容昧鼻子愈发酸涩,只觉得自己好无力。

    然。

    这个时候,她的手腕再次被人拉住,整个人跌入了身后人的怀里。

    少年根本不管会不会被什么人发现,他只知道,他不要容昧离开他。

    “昧昧……你是不是吃醋了……”

    他声音暗哑着道,隐隐之间透着一抹说不出的无奈。

    而这话落下,容昧顿时拍打着他的手臂,急切的辩解道:“谁吃醋了,我为什么要吃,我也不喜欢你。”

    这话一落,少年似乎都能感觉到自己的一颗心,噼里啪啦的碎了。

    她说什么?

    她说……不喜欢他……!?

    苏慕白眼底黑沉沉的,他攥紧她的手腕,再次开口,“昧昧,你说什么?你看着我的眼睛,你敢再对我说一遍……!?”

    “我有什么不敢说的!”

    容昧转过来叫嚣的道,然,这一转身,看着少年不知何竟红了眼眶,紧抿唇瓣,仿佛似遭受到了她重大伤害的样子时,她的心瞬间就狠狠颤了下。

    她望着他,嗓子间缓缓滑动着,可是原本有些要说得话,却怎么都再也说不出口。

    最后,她被他视线逼迫的,硬是移开了脸,她深呼吸了一口气道:“给我点时间,让我平静平静吧,今天下午请假了,我们还要去参加徐浪的生日宴,先走了。”

    说罢,她就要去挣开。

    然,苏慕白一听她说出的那话,徐浪的生日宴,脸色瞬间又变了。

    他虽眼眸微微泛红,可是说不出的话,依然是最理智,他道:“不要去参加徐浪的生日会。”

    徐浪那小子的生活非常混乱,有不少不三不四的朋友,他的生日,如果那些朋友也会到,她被人伤着怎么办?

    而容昧被他的强势弄的不觉有些头疼。

    她抿唇:“我想去,他是我的朋友。”

    而苏慕白想的越多,面色越是冷沉:“不许去。”

    “你——”

    就在矛盾又要一触即发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