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贞观祸害 > 第259章 功不可没
    “竹纸失败了?谁说的?”

    杜构平淡的话却像惊雷一般炸响在三人心底。

    “什么?”

    三人齐齐站起身,难以置信的看着杜构,眼睛里既有无尽的期待,又有浓浓的不相信。

    纸浆被破坏,那可是他们亲眼所见。

    整整十缸纸浆,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被人瞬间砸成稀巴烂,一丁点没剩下,哪管只留下半缸,也能继续造纸,哪怕只造出一张纸,那些算成功,毕竟他们只是改良,又不是生产。

    只可惜,黑卫的动作太迅速,根本没留下一丁点的残余。而且他们还不知道,那纸浆在之前就已经被老木破坏了。

    所以,理智告诉他们,竹纸,已经彻底失败了。

    但是杜构又说的那般笃定,本着相信杜构的原则,他们心里又升起浓浓的期待。

    六只眼睛火热的死死地盯着杜构的薄厚适中的嘴角,想是想看出杜构的嘴唇有多少道裂纹,他们生怕从杜构嘴里说出让他们失望的话。

    杜构将嘴里的黄瓜咽下,然后在三人焦急且期待的眼神中,又咬了一口黄瓜,老实在在吃的满嘴黄瓜汁。

    三人差点没喷出一口血,如果杜构不是小公爷,估计三人都有种想掐死他的冲动。

    太折磨人了。

    杜构心中好笑,突然觉得这种神秘的感觉好有意思,似乎,他爱上这种感觉了,嗯,难得放松啊!

    “嗨,别客气,来来来,都坐!”

    三人齐齐翻了个白眼,心里一口气差点没憋死,看着杜构一脸无所谓的态度,无奈叹了口气,只能坐下,但是心还是提着的。

    杜构看着三人,突然又从怀里掏出一根黄瓜。“要不要来一根?”

    三人脑门都泛起了黑线。

    终于,还是黄主事忍不住了,苦笑一声,抱拳对杜构道:“小公爷,您就别卖关子了,我们几个这都被折磨一天了。”

    杜构哈哈一笑,把最后一块黄瓜塞进嘴里,拍拍手,不在憋着了,语气变得郑重,缓缓道:“呵呵,好,那我就实话说了。纸浆确实还有,不过不在这里!”

    三人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眼中齐齐冒出了喜色。

    这简直就是过山车般的体验,好刺激。

    “嗯,黄主事应该知道,我和世家的恩怨早就已经注定,所以,你们以为我会不给留后路?实际上,早在纸浆做成之前,我就已经让人再别的地方秘密又建了一座造纸工坊,之后把这里的纸浆运过去了一部分,而这里的,其实只是我抛出去的诱饵而已,只是为了引黑卫出来罢了!”

    “嘶~!”

    三人皆是面面相觑,对杜构心思的缜密甚是佩服,尤其是佩服杜构的胆量,要知道,那可是黑卫,了解的都知道,那可是不弱于李二玄甲军的存在,毕竟那是世家的根基,别人防备都来不及,都够居然还引蛇上钩,这份胆量,确实非同一般,而且,众人也对杜构运筹帷幄的能力真心赞服。

    “小公爷,那竹纸可成功了?”

    这是张午问的,这是张午两个月来最关心的问题,本来已经失望了,没想到峰回路转,所以,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结果。

    杜构笑了笑,也没有隐瞒。“呵呵,已经成功了,那边已经抄浆成纸了,剩下的就只剩透火烘干了!”

    抄浆成纸,到这一步,就已经可以宣布竹纸技术成功了,因为后面的都已经不重要了,毕竟最后的步骤和之前一样,没什么变化,也没什么难度,只要没人放火,就肯定会成功。

    所以杜构才会没有顾忌的宣布,现在已经成纸,就算黑卫再来一次更大规模的偷袭也没什么用了!

    张午听罢,先是由衷的感到高兴,然后心里又涌起一股落寞。

    竹纸成了,但却和他们没关系了。

    其他两人也一样,甚至黄主事和高达的眼神中还有些幽怨。

    杜构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顿时哑然失笑。

    “你们啊,放心吧,这次造纸的功劳,肯定少不了你们的!”

    杜构话音落下,黄主事和高达齐齐抬头,眼中闪烁着惊喜。倒是张午,没有什么惊喜之色。

    杜构略微思忖,作出决定。

    “黄主事,张午,这次制造竹纸,你们二人绝对功不可没,虽然这里的纸浆失败了,但是那成功的纸浆却也是你们制造出来的,而且,你们还完成了诱饵的任务,相当于成功保护了造纸术,所以,这一次,造纸功劳,胡说和黄主事为第一等,张午和高达为第二等!”

    黄主事和高达瞬间大喜,这是真的惊喜。刚才他们听说杜构承认他们的功劳还以为只是给个安慰,没想到杜构直接给他们个头功,而且他们得的还是心安理得。

    杜构说的没错,竹纸制造成功,他们确实功不可破,就算是胡说,如果没有杜构给的造纸流程,他都没有三人的功劳大,因为胡说只是交代方法,而这三人,却是让竹纸一丝不苟的制造成功的保证。

    所以,他们真的功不可没。

    大方面说完,杜构把目光转向了黄主事,眼神里很是欣赏和和善,这两个多月,黄主事确实得到了杜构的尊重。虽然论官位,杜构远高于黄主事,但是要论实际权力,杜构还真比不上黄主事,毕竟黄主事可是实权官,而且还是奉命出差,而黄主事能对杜构言听计从,没有任何虚以为蛇,实属难得。

    “老黄,呵呵,这两个月真的多谢你了,要没有你,我可能会手忙脚乱,不管你是因为什么来,我都是真心地感谢你。没说的,如果以后有需要,可以直接到杜府找我,力所能及,必不推辞!如果可以,我们未必不能成为朋友!”

    黄主事,名黄丙,本是段尚书的表亲,来自一个偏远的小家族,如今也才二十出头,进京后直接投奔段纶,因为其头脑聪明,办事稳重,而且也算是博览群书,文采出众,又因为是自家表亲,关系很近,绝对的自己人,遂直接被因为心腹。

    黄主事进京也有两年了,但一直在韬光养晦,被段纶按在底层磨炼,一直在忙,真的没交过什么朋友,而且他来自小家族,骨子里就有些不自信,所以,杜构突然说把他当成朋友,黄主事是很震惊的,同时,也是真的是感动和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