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武侠修真 > 重返诸天 > 第八十三章 空暝粉
    会客厅空间本就不大,一群人在其中乱战。

    一时间人影晃动,术法光芒闪耀不休。

    房间中的桌椅纷纷在余波中炸裂开来。

    元澈见此欲将青司的肉身收入独属空间之中。

    但接下来,他却震惊地发现,自身居然无法感应到浮空岛屿的存在了。

    似乎是某种未知的力量阻断了两者的相互联系。

    那些灰色粉末!元澈瞳孔不由一缩。

    脑海中信息迅速流转,他顿时记起,这种灰色粉末名为空暝粉,乃是虚空银石伴生的一种特殊矿虫尸体研磨配制而成。

    这矿虫因为长期活动于虚空银石矿脉之中,在那种空间之力与虚空之力交汇之地,能够不受影响的自由活动,其自身具备着稳固消弭这两种力量的特质。

    而修士一旦沾染这种粉末,短时间内便无法施展相关术法。

    独属空间虽然玄乎,但其实也与这两种力量脱不开关系,因此元澈一时间是难以感应浮空岛屿了。

    而这种阻断效果,对于筑基境修士的时效,时间长达近一个时辰。

    元澈不由眉头一皱,看来这些异种是早有预谋的了。

    青司夺基成功,自身实力必然会在一段不短的时间内降至筑基境。

    而自己面前这位巨人山鬿,先前交谈中几次试探性问话,都是在确认这一情况。

    因为空暝粉对灵婴境修士几乎是没有任何效果的。

    他们如此谋划,显然是要确保青司不会遁入独属空间避难,并借此手段将之斩杀。

    否则一旦青司进入独属空间,他们这些筑基境修士,可是没有那个本事沿着坐标打开虚空隧道的。

    理顺清楚了这点,元澈心中顿时有些无语,本来只是假扮对方,打算先假借身份糊弄过去,之后不管怎么安排都能更加从容。

    谁知道,竟然会卷入这一事件之中。

    他不禁在想,要是我现在说自己不是青司,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相信?

    这个念头刚一升起,便被他断然否定。

    自己到底是元澈还是青司,对此时的他们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这些异种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都会要了自己性命的。

    若是还未被青司施展过夺基之术,那自然会被留下来当做肉胎。

    可是此时呢?

    即便他们认识到自己并非青司,但在对方看来,有了夺基之战的经历,不管是对别人夺基,还是被别人夺基,都很难过了灵魂同步这个坎,已经完全没有任何价值了。

    这些念头瞬间在元澈心中闪过,见无法将将青司的肉身收入独属空间,他便转而先将其安置在了衔尾蛇指环之中。

    “青司老贼!到了这时候你还有心思考虑自己的异族之身?莫非还想,以此炼成肉傀儡不成?可惜!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了!”山鬿见俊美青年的动作,不由冷笑一声,疯狂鼓动着体内的真元法力,狂暴的雷霆气息弥漫开来,再次一锤砸出。

    元澈也不甘示弱,长剑之上乳白色剑光一缩一涨,顿时架住了方锤。

    而后手臂一转一抖之间,将对方的手臂划出一道长长的血口。

    “山鬿,比起你的兄长山魁来,你也是弱不了多少了啊!可惜你竟然与他一样,都成为了堕落者,山雷氏族只怕要后继无人了。”元澈边拿话语刺激对方,边趁势压上。

    山鬿听到这番话语,顿时暴怒不已,怒吼道:“还不是你这老顽固,一力主张清除所有受灾劫侵染之人。”

    他含怒出手,势大力沉,一锤强过一锤。

    “但凡有人为侵染者说话,便要受到审查!”

    方锤与长剑交击,火星四溅,一阵阵能量涟漪荡出,桌椅的碎片纷飞。

    “不过是初期失去控制而已,你就要赶尽杀绝!啊……”

    这巨人双眼赤红,越说越怒。

    浑身十分的力,竟几乎要使到了十二分。

    那些偷袭者闻言尽皆感同身受,纷纷愤怒不已,出手之间愈加狠辣了几分。

    本就受伤不轻的几名异族顿时叫苦不迭,心中有些埋怨青司,这个时候还在刺激对方。

    元澈一时间亦是有些手臂发麻。

    虽然他修有炼体之术,但这巨人肉身天生就强横异常,两者硬撼起来,自身还是多有不如的。

    因此,他也是开始了闪躲,不再与其硬碰硬。

    巨人山鬿见此心中不由一喜,以为对方经过夺基之战,消耗有些大。

    这些有着异族之身的人类,不能直接催动天赋之力,攻击之间挟带的不过是真元法力蕴含的异力。

    而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内短兵相接,众人也是没有什么机会施展术法的。

    否则你这边掐诀了半天,有这功夫,别人早就将你给劈成两半了。

    这些人大多都是转换为异族之身后,才筑就的道基。

    也不知是受血脉限制还是怎地,并无任何人能将术法修习到念动法生的境界。

    青司算是例外,他在还是人类之时,便已有灵婴境的境界。

    但其虽然是各氏族中有名的天才,可是天才之名却是在制符炼器之上。

    至于术法,却极为一般,即便修为到了灵婴境,也是没能凝结出一枚术法种子,因此不管是自封修为前还是之后,一直都是拿玉符或法器砸人的。

    而在山鬿看来,元澈即便天赋绝伦,但是毕竟真正步入修行路途不过年许,几乎不可能凝结出术法种子。

    这么半天战斗下来,这已然是青司的俊美青年没有施展念动法生的手段,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但他却是不知,元澈只是不想罢了。

    不管是哪一方,对元澈来说都是敌人。

    正所谓狗咬狗一嘴毛,在此时的情况下,他只需对付这巨人一人便可,哪会暴露自身的实力。

    就在众人打生打死,元澈默默划水之际。

    居室外的甬道内,突然有几名外表各异的异族出现,杀气腾腾地向这里奔来。

    “这几个家伙竟然还没有斩杀青司那老贼,真是废物!”

    “也不能这么说,青司即便因为夺基,实力再次降回筑基境,那也是灵婴境的高阶修士。”

    “你这就不知道了,夺基之战对灵魂神念的力量消耗同样极大,两个完全不同的灵魂相吞噬,即便处在同步之下,也是需要有所适应的,至少……至少几日内,青司的实力肯定是全线降为筑基的。”

    几人说话间,迅速向巨石靠近过来。

    而他们才刚一靠近,一直分心控制着监视阵法的元澈顿时生出感应,心中禁不住一跳。

    这来的,大概率是为斩杀青司而来,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