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英雄血 > 第二十八章 自保能力
    当距离琼岛最近的日军海航部队得到命令,开始跟无头苍蝇般到处乱飞时,胡彪已经着手安排第一批迁往西隆的百姓跟部队。海康城这边,也不能待的太久。

    通过部署的海空警戒哨,还有布置在近海的情报人员,胡彪知道日军已经知晓围州岛被袭击的消息。只可惜,日军想查出是谁袭击的围州岛,只怕还要费些功夫。

    将迁移百姓的转移部队的事交给秦天佑负责,胡彪准备启程前往海防港。离开前,胡彪也收到鹰击小队安全降落机场的消息。看到这封电报,胡彪也长松一口气。

    随即下令道:“给金雕回电,让其尽快熟悉机场周边的情况,近期不要进行实飞训练。聘请来的外军飞行员,让他好好招待,争取让洋鬼子在那边多待一段时间。”

    “是,狼头!”

    机场有了,战机也有了,可配属的弹药不多,飞机燃油也需要从外面采购。没有弹药跟燃油,战机也会变成摆设。这些配套设施,都需要胡彪逐步完善。

    离开前,胡彪又将刘仕兴跟雷雄找来,分别给予了相应的作战指示。原本答应移交琼岛独立游击队的武器弹药,只怕要暂缓一段时间。

    得知消息的独立队副队长马家升也能理解,可还是很好奇的询问道:“围州岛的事,应该是你们干的吗?这两天,入侵琼岛的小鬼子,都没心思继续围剿了!”

    面对这样的询问,刘仕兴却笑了笑道:“马队长,没得到许可前,我什么都不能说。只是为了避免发生意外,我们才通知你一下,省的你以为我们说话不算!”

    这语气,无疑证明了马家升的判断跟分析。想到这两天收集到的情报,马家升内心也极其震撼。他知道,一夜攻陷拥有一个大队日军驻防的围州岛,是件多么困难的事。

    最令马家升震惊跟好奇的,还是他打听到小鬼子真在海上展开大搜查,据说停靠在围州岛的三艘战舰也失踪了。除此之外,停在围州岛上的战机也消失了。

    虽然日军已经查到,在凌晨时分有战机飞抵西南上空。可战机具体飞往何处,日军依旧无从得知。要说这事是桂军做的,小鬼子也非常难以相信。

    抗议桂军偷袭围州岛,那只会徒惹笑柄。只要小鬼子敢抗议,相信白崇喜就会毫不犹豫承担这个‘罪名’。飞机好隐藏,可战舰总不能抬到岸上藏起来吧?

    这两天,日军除了加大海面搜索力度,还安排部署在西南的谍报人员,打探各殖民舰队的情况。试图从各殖民舰队中,找到属于他们舰艇的身影。

    就在这个时候,两名已经安全返回海防港,并第一时间乘座飞机离开的神父,在抵达教会所在国时,跟教会讲述日军射杀神父的罪行。消息一出,各国舆论纷纷谴责。

    原本扶桑方面还想否认,可随着一张张清晰的照片被公布出来,日军也成为各国百姓抨击的对象。反之,日军入侵东方大国的消息,也开始被各国所知晓。

    这个时代,教会在欧美各国的影响力极大,发生这种射杀神父的事,教会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一时间,给扶桑政府递交抗议书的国家,也在不断的增加当中。

    得知这个消息,远在山城的老蒋也满心欢喜道:“雨农,这事调查清楚了吗?”

    “查清楚了!解救这两名神父的人,据说是一支白俄人组成的雇佣军。可根据我所了解到的情况,这事跟飞狐将军应该脱不了关系。飞狐,此刻应该在西南!”

    听到这事跟胡彪有关系,老蒋也很意外的道:“他怎么跑西南去了?他不在苏省吗?”

    “不在!最后一次跟他联系时,他当时应该在沪上。过完年,我便失去了跟他的联系。西南那边,我们派遣的情报人员并不多,能打探到的情报极其有限。

    只是有一点基本可以肯定,他应该跟白健生等人有私下交易。羊城那边被日军占领后,飞狐的药品渠道,似乎受到了不小的影响。或许是这个原因,让其亲自前往西南吧!”

    离开沪上之前,胡彪给戴笠发过电报,告知交易的药品数量要削减一些。理由便是日军攻陷羊城,以至他的一些进货渠道受到影响,需要时间开辟新的进货渠道。

    实际上,这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当老蒋招来李德邻询问时,李也没隐瞒,告知胡彪去西南,是打算在龙州那边开店,跟欧美等国建立新的供货渠道。

    有关胡彪索要西隆一县之地的事,李德邻却隐瞒了下来。至于原因,李德邻虽然也好奇。可围州岛被胡彪攻陷后,他便知道胡彪待在西南,会成为他的强援。

    目前日军的种种情况都证明,侵吞琼岛的日军早晚会挥兵攻打桂省。日军不会坐视安桂交通线存在,势必会想办法将其破坏或控制下来,截断国民政府的海外物资渠道。

    对李德邻而言,既然老蒋找他询问,想来也是知道一些情况。即便胡彪此刻依旧弱小,可谁也不能否认,胡彪的指挥能力跟其的练兵能力,对各方都极具吸引力。

    那怕想招揽胡彪为己所用,可李德邻已经感觉到,胡彪连老蒋招揽都拒绝,桂系想招揽胡彪只怕希望也不大。况且,胡彪眼下的实力其实已经不小了。

    单单苏省扩充起来的部队,便远超一个师的部队。何况,胡彪本身就极擅隐藏实力,谁知道胡彪手中,究竟有多少可堪使用的部队呢?想强行收服,几乎没可能!

    关于发生在山城的交锋,已经抵达海防城的胡彪并未过多关注。跟抵达此地布鲁克及林诗雅等人汇合后,胡彪也打算乘船前往美尼亚,执行自己的掘金计划。

    石油,被喻为黑色黄金,而这次亲赴美尼亚,除了跟一些军火商打交道后,胡彪也打算在美尼亚采购大批的货物。这样的金主,相信美尼亚军政高官都会欢迎。

    凭借与胡彪的交易,已经在商界拥有广泛人脉的布鲁克,看着抵达海防城的胡彪,也很认真的道:“胡,做为你最忠诚的朋友,我想知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布鲁克,为何要问这样的问题?这会影响到我们的友谊吗?”

    “不会!可我做为你的朋友,我需要知晓更多你的情况,甚至你的野心。从你把林送往美尼亚定居,我便觉得你打算撤离沪上,并将势力转移到西南,对吗?”

    “没错!在这件事情上,我应该没隐瞒你吧?布鲁克,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应该更坦诚。如果我没猜错,是有人向你询问,我真正想做什么吧?”

    清楚布鲁克的家族在美尼亚军政两界,都拥有不小的人脉跟权势。得知胡彪需要采购的设备跟武器装备,美尼亚的军政高官们,自然对胡彪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对注重利益的美尼亚军政高官们而言,他们迫切希望增加自己在远东地区的利益。可为了避免情况失控,他们自然需要知晓有关胡彪更多的事,跟胡彪的野心企图。

    面对胡彪的反问,布鲁克最终摊手道:“好吧!我就知道,在你面前我隐瞒不了什么。确实如此!我跟军方的朋友说了一下,你打算采购的战机数量,他们表示很震惊。

    因为军方跟你的政府,已经有了一系列合作。他们很想知道,你购买这些战机,究竟是代表政府还是个人?准确的说,他们想知道,你是否想成为独裁者!”

    听到这样的话,胡彪忍不住笑着道:“布鲁克,你们的想象力很不错,眼下面对侵略者,我连身份都不敢轻易曝露,又何谈独裁者呢?我不代表政府,我仅代表个人!”

    “那你为何需要采购那些设备跟装备呢?难道,你想当军阀?”

    “NO!军阀是不得人心,不会得到别人认同的。我不断壮大自身实力,更多只是想拥有一块私人领地。就跟你在美尼亚的庄园一样,一切能自己说了算的地盘。

    而眼下远东这边形势混乱,到处都在打仗不说,很难找到真正能安定下来的地盘。虽然我可以去美尼亚定居,相信你们也会欢迎我这样的有钱人。

    问题是,这里是我的祖国,我不想离它太远。你来东方的时间也不短,应该知道我们东方人,都有故土难离的情节。因此,我需要更多的实力,用来自保跟驱逐入侵者!”

    清楚美尼亚的一些人,很擅长扶持所谓的独裁跟军阀势力。通过扶持这种人,不断倾销他们的货物跟武器弹药。而胡彪,并不想成为这种人,想拥有更多自主权利。

    这也是为何,有人表示可以提供贷款,胡彪却表示可以支付现金的原因。通过这种方式,告诉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想让胡彪当傀儡跟打手,那根本不可能!

    “你所谓的私人领地,是在这边吗?”

    “没错!我觉得,这边情况应该更适合我一些。除了我自己,我还需要为我的部下跟家眷考虑。所以,我需要更大的地盘,还有更强有力自保能力!”

    后期还需要美尼亚支持的胡彪,也不想跟美尼亚闹翻。稍稍透露一些野心,应该会引起更多人的兴趣。那样有些敏感禁售的物资采购,相信也会变得更容易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