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装大佬的学霸人生 > 129.口嫌体正
    这么期待,却得到了李轩如此答复,被发好人卡大概就是心情,徐心迪再想他要是早生几年就好了。

    徐灵初从阳台回来时候,徐心迪正在伤心噘嘴,维持着一副苦瓜脸。

    徐灵初此时也没多想,就是有些奇怪,看向李轩:“我弟弟怎么了?你欺负他了?”

    徐心迪不知为什么,听到她这样说,就不高兴起来,努着嘴说:“这是我和轩姐姐的事情,姐姐你不要插嘴。”

    徐灵初:“……”

    李轩有些想笑但忍住了,第一次碰到这样的状况,他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了,索性就选择当作没看到,不过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仔细看还是明显。

    徐灵初目光在李轩和徐心迪逡巡了一会儿,想不明白,但这个情形她莫名觉得好笑,空气里都跳动着快落的气息,她抿唇轻轻笑了起来。

    客厅又恢复了安静,徐灵初凝望李轩,美滋滋地坐在李轩身边,拿起做好的蛋糕成品,细嚼慢咽吃了起来。

    甜甜的甜味在客厅里扩散而开。

    蛋糕她不敢吃太多,怕发胖,不论怎么吃都不发胖的体质,她是不相信的,等到胖了起来就追悔莫及。

    徐灵初吃完蛋糕,转头盯着李轩看,俏脸上生出了几分绯红。然后她忽然想起什么,起身来到李轩身后,玩弄起李轩假发起来。

    李轩能感受到她手中温柔的动作,斜眸看到她分出几缕秀发出去,不由无奈说:“你在做什么?”

    徐灵初说的很明白:“给你编一个好看辫子。”

    “你认真的?”

    “让我玩嘛。”

    李轩轻叹了一口气,整个人沉浸在难言的情绪里,算了,假发都戴上了,编发不是自然而然过度过去?有什么好纠结的。

    编发容易,但想要编一个好看的小三股就不简单,多亏徐灵初早就有了帮女孩子编发的经验,小三股非常纯美,她就决定编小三股。

    李轩现在戴着假发是她买的,不是COS用的假发,是简单的日常款,看起来十分自然,宛如原生的真发。为了和真发更相似,这款假发发量也不多,带仿真头皮,刘海,颜色是非常接近纯黑的亚麻棕,是很多爱好看的人会染的颜色,戴起来真假难分。

    事实上女孩子的头发很少会是纯黑,基本偏棕色,其中原因可能是营养不良,或者体质问题。

    不多时,就编完小三股,留在李轩两颊,气质很仙。

    李轩若有察觉,转头看着客厅的玻璃,从放光中他看到了自己的假发,愣了愣,一时之间空气里充满着古怪的气氛。

    经验丰富的大佬大概会淡定,可毕竟他还是新手,李轩每次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都感觉快撑不住,连他自己都想日自己。

    长发或许是女孩子最明显的特征,有没有长发真的区别很大,现在李轩看起来和女孩子没区别。想起上次英语节,在舞台上表演英语剧,他一出场就让底下的观众轰动,谁让他这么好看动人。

    女装之后,李轩都想揉自己的飞机场。

    总感觉不妙……虽然不想承认,但的确是好像越来越喜欢,越来越习惯这样子……

    在一旁,徐心迪鼓着腮帮子,静静地看着李轩,然后默默地吃起蛋糕起来。

    李轩注意到了这小家伙,人生本来就十分艰难,他现在只不过是体会到一点艰难,李轩觉得这个经历非常好。

    然后接下来的时间有些无聊。

    用遥控转台,找不到好看的电视,这时李轩忽然想起上次那一条哈士奇,半天没见到它的影子,就很奇怪:“你家狗子呢?”

    徐灵初坐在李轩身边,托着香腮,痴迷地凝望着李轩,恬然笑说:“生病了,送去医院,一个星期后才能接回来。”

    “怪不得。”李轩点点头,立刻明白了,那只傻狗最好永远不回来最好。

    现在时间是下午四点半。

    徐灵初母亲估计快回来,李轩看了下手表,坐不下去了,还是决定先回家,实在是对未来丈母娘有些心理上的畏惧。

    这种畏惧从何而来,他也说不清,一开始见到女朋友的父母,本能就会有这种反应,见太皇太后似的。不过准备换装回去时候,他却听到噩耗,徐灵初把他的裤子和衣服都给洗了。

    李轩一脸懵逼,“你把我衣服洗了?”

    “很脏,我就洗了,不过很快就会干了,要不你在我家吃个晚饭?”徐灵初眨了眨她动人的眼睛,眉眼弯弯。

    信了你的邪。

    李轩心里好气啊,捂着自己的飞机场,陷入强烈的自责中,完了,今天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社会主义荣辱观是要彻底毁在这里了。

    怪只怪他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人生是十分艰难的,诚不欺他,他只不过经历了一点艰难时刻,但是这个经历一点也不好,所以说这时是维持这样子要回去,还是留下来见丈母娘?

    此外好像没有其他路可走,李轩有些无泪。第二次女装就要伪街,这么刺激?是去天堂,还是去地狱?

    系统声音忽然在脑海里悠悠飘荡起来:【宿主如果伪街,必然能收获大量欣赏和爱慕,本系统将提前奖励宿主伪声的本领。】

    伪声字面意思,就是伪装声音,就是伪装其他声音的本领,比如常见的男伪女声,女伪男生。这靠练习是可以办到,不过系统可能更高级一些,直接改变李轩声带。

    诱惑我?

    李轩听到系统声音无语,转头在看玻璃窗反射的影子,一刹又进入魔幻天国,清纯,可人,不能亵渎,看着就是一种享受。这异常的模样,在内心好像听到两个声音不停地争斗着。

    以往他肯定拒绝了,可是现在穿上女装,总感觉有些不一样,不能忽视现在这种愉悦的心情,李轩也感觉到了,在种种借口之下,是某种想要冲破牢笼、释放野心的本能……

    女装在李轩看来只是一个游戏,固然此刻沉醉在其中,却没想一直这样……然后呢,沉醉在游戏久了以后,紧绷之后的放松,有些迷失方向的茫然。

    也许是女装的舒适感,也许是喜欢自己现在长发飘飘的样子,李轩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此刻彻底的放松,失去了最后的抗拒。

    没有后路可走,无法抑制住的想法,道德和人性的博弈,欲、悔、虑各种情绪浮现,无法靠理性镇压,现在到了极限,耗尽了所有心力,已经是强弩之末,没办法说服自己不去多想,感觉他越来越奇怪,沉浸在穿裙子的舒适感和对美丽的迷幻感中。

    他不是金刚芭比娃,是好看的芭比。

    原本在心底,那些奇怪、潜伏的想法,会被理性和世俗的观念镇压,一辈子也出不了头,但是有一天有幸尝试,感受到种种不可言说的舒爽,着迷在自己的好看中,还能一边享受一边骂着女装变态么?

    人不就是为了取悦自己,再多借口也是冠冕堂皇,李轩勉强守住底线,不露出愉快表情,是因为他知道,这些和某些观念是冲突的。

    系统继续怂恿:【口头上多厌恶女装,内心就有多渴望,两者程度相当,内容相反,早有人终结了这一定律,细想还是有一定道理,你说呢。】

    为什么明明是利诱,李轩此刻听出了几分真诚?懒得理系统。

    客厅寂静得可怕,一秒仿佛无限,李轩抿起嘴,轻轻皱起眉头,在思考,一语不发的样子看来是生气了。

    徐灵初侧目望去,李轩在生闷气,双眸楚楚动人,长发飘飘仙气四溢。一般来说李轩生气,她本该害怕才是,但此刻看着这样的李轩,心却无比柔软,更多是产生怜惜,她不知如何安慰,唯独明白是擅自洗衣服惹恼这位仙子。

    她不由伸出手,爱怜地摸了摸李轩的脑袋,长长睫毛轻轻摇颤说:“轩宝宝,我以为晚上你要留下来,我现在去给你买衣服?”

    李轩有些发愣,下一秒转头看她,旋即无奈叹气。

    其实他没生气来着,这也是她的好意,而且他不想上街主要是怕尴尬,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已经羞耻到这样子,局势并不能僵持多久,还要多想什么。

    某种意义上来说,陷入天人交战的境地,已经是输了,局面已经失去控制了。

    这时李轩凝望着她,她也凝望着李轩。

    李轩只感疲软无力,一直纠结好累,然后看着她,露出天使般微笑,平静地说:“没事。”

    他内心的想法还是很多,要不是徐心迪在这里,李轩一定要欺负她来报复,哼,以后有的是机会欺负,现在男子力被女装束缚住了,还是算了。

    徐灵初点点头,可爱俏皮地抿起唇,痴痴地看着李轩,看多少眼都不会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