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不科学的原始人 > 第三百三十八章 未战先怯
    除了海岸线这些圣卫军设置了警戒线,就连在营地的四周,都设置了明哨暗哨。

    也幸好这些圣卫军只防着可能来自地上的敌人,并没有对天空保持戒心,否则的话,余阳他们还真不一定能够侦测到敌情。

    这样的敌人,是桐树他们从未碰到过的。

    有着强大的武器,丰富的作战经验,更有着军旅该有的谨慎和小心,说实话,这一点比新军战士要强很多。

    新军战士在外驻扎,虽然也会安排守夜的,但是在白天,并没有人专门的去侦测周围的情况。

    看到余阳带回来的布防示意图,桐树将这件事记在了心中。

    新军战士相比于这些从战火中获得经验的军队,还是太过稚嫩了,还是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提升的。

    以前到村外出任务的时候,白天吃饭根本没有人防守,万一这个时候有敌人摸到旁边发起突袭,那岂不是可以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这一点,以后一定要加强改正。

    人做事不可能一蹴而就,军队的作战经验也是一样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才能带着新军战士朝着更加强大的方向发展,不论再怎么聪明的人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也不可能想得面面俱到。

    所以,该改的还是要改的。

    其实桐树不知道的是,圣卫军这样小心谨慎,其实是被逼的。

    不同的发色和肤色,哪怕在二十世纪的地球,也有很多人将非自己种族的人称之为异类的。

    更何况这些原始人呢。

    而且,这些长得像魔鬼一样的人,见面就是烧杀劫掠,种族的隔阂外加上血海深仇,让营地附近的部落都愤怒了起来。

    活下来的人,将消息迅速的传播,然后大家联合起来,想要打败这些魔鬼,夺回自己的土地。

    刚开始的时候,仗着对地形的熟悉和各种狩猎技巧,利用树林,草丛等掩体的偷袭,干掉了许多圣卫军。

    甚至有一次,三百多人天刚亮就发起了突袭,差点攻破了圣卫军的营地。

    如果不是用大炮将他们吓跑了,这些圣卫军也许就死翘翘了。

    哪怕这些圣卫军武器先进,还有着结实的铠甲护体,但他们的力气小,速度慢,一旦被近身,哪怕拿着刀对赤手空拳的原住民,也有很大的可能会被杀掉的。

    只可惜,突如其来的炮响,让这些人生了恐惧之心,错过了最好的机会。

    从那以后,这些圣卫军就开始大肆的建立防线,或者百人一组的层层推进,剿灭营地附近这些可恶的土著。

    在火枪的威力之下,这些土著被杀的血流漂橹仓皇逃窜。

    当然了,火枪虽然强大,但圣卫军的人数毕竟有限,总共一千来人,在刚开始的战斗中死了两百多人,然后又因为毒虫猛兽或者水土不服等原因死了几十个,现在只剩下不足七百人了。

    而土著们虽然没有火器,但有着强大的力量,也并非毫无反抗之力。

    这些在海边居住,未曾受过气候影响的部落,除了靠海吃饭外,平时他们也会进行狩猎的。

    而狩猎的方式则是掷矛。

    他们掷矛的方式,王伟和桐树他们从未见过。

    手中拿着一长一短两根木棍,中间用一条草绳缠绕起来。

    长的那根是坚韧的木矛,矛尾用特殊的手法用草绳系起来,在投掷出去的时候,靠着旋转短的木棒和中间的草绳给木矛施加力道,增加投掷的距离和杀伤力。

    在木矛飞出去的一瞬间,矛尾的草绳自动松开。

    一个好的投矛手,能够在百米外的距离,准确的命中一只公鸡大小的矮小龙,并且将其扎个前后通透。

    说起来很复杂,其实道理很简单。

    就拿人甩手打个比方吧,你把手伸直,甩一圈的话,手指和手肘部位用的时间是相同的。

    但是手指和手肘运动的距离却是不同的。

    手指可能运动了一米,但手肘最多只运动了半米。

    也就是说,在转圈的时候,同样的时间,距离原点越远的地方,速度越快,力道越大。

    普通人用手投掷木矛,在投掷的时候,因为手不够快,力气不够大,可能附在木矛上的力量只有一百斤。

    但是利用短木棒和草绳扩大和原点的距离后,速度就快了,力量可能有五百斤。

    投掷的木矛自然就更远,威力就更大了。

    靠着这一手绝技,被圣卫军称之为土著的这些原住民,至少已经用这招干掉了他们近百人了。

    现在,营地外面两百米的范围都被彻底的清空了,没有留下任何能够藏人,给人偷袭机会的地方,如果在外面扫荡的时候,任何地方飞来一根木矛,不管有没有杀到人,圣卫军携带的大炮,就会一炮轰过去的。

    虽说圣卫军依旧占据了战争的举动,但是他们人数实在是太少了,而且这些家伙,被部落里面少量的顶级掷矛手搞得是杯弓蛇影战战兢兢。

    也正是这些原因,让这些圣卫军,现在将营地防守的密不透风,余阳在天上观察了两天,也没有找到任何漏洞和机会。

    此时此刻,在距离海岸几十公里的地方,巡回号和巡回二号已经碰面了。

    桐树正在巡回二号里面开会。

    黑豹现在和桐树,可以说是形影不离,哪怕就是坐船,也将它带着。

    桐树一巴掌拍在面前的桌子上,旁边有些晕船的黑豹懒洋洋的抬起了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趴着适应。

    “这群王八蛋,现在跟个乌龟一样缩在营地里面,实在不行,咱们就强攻,营地太大,迷药数量又太少,不潜近了,不管是烧迷烟还是让余阳他们撒迷药都没用,既然没用,他们又看的严,还不如上去干一番,那火药虽然狠,但充填起来太麻烦,起到的作用有限,火枪的威力虽然比史密斯他们带的火枪要狠一些,但强得有限,靠着木板和龟甲,咱们完全可以硬抗着和他们靠近,只要靠近了,这群混蛋玩意我是一刀一个,一刀一个,砍他狗日的!”桐树有些烦躁的说道。

    桐树的话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以前干仗,哪次不是冲过去就完了,哪有这次这么麻烦。

    不过,他刚说完,王冲便站了出来。

    王冲是海军总官,以前没有名字,后来人口统计的时候,他学着王伟,跟了王姓,头脑非常灵活,是和王伟一块从山上下来的。

    不仅是王冲,华族很多没有名字的族人,后来都跟了王姓,如果说以前石姓是华族最大的姓,那现在,王姓的人肯定要高于石姓的,这些人,都是没有正式名字的人,后来自己取的。

    王冲看待事情眼光犀利,往往能够一针见血,这次他站起来,众人知道他肯定有什么想说的了。

    “我觉得,咱们不能和他们硬拼,现在这些圣卫军固守在营地里面,防御工事一天比一天强,咱们如果硬冲的话,突破他们的防御需要大量的时间,而这个时间,它们的大炮可以随意的攻击我们了,所以,硬拼也可以,但无论如何,也得将他们引出来才行。”王冲说道。

    “我也知道在外面打他们的大炮就废了一半,但是怎么才能给他们引出来呢,那大炮指哪打哪,人少了他们肯定不为所动,人多了,一炮炸下去就是一片,我训的兵,死一个我就心疼,死一片我肯定不干!”桐树说道。

    王冲点头道:“引人不一定需要我们的人,咱们可以和这片地区的那些部落的首领接触一下,引人的任务咱们可以交给他们。”

    王冲的话,让桐树陷入了沉思,然后他的眼睛越发的亮了起来。

    “没错,这片土地被灭了那么多部落,抓了那么多人,其余的部落兔死狼悲之下早已经将这些圣卫军视为仇敌,如果圣卫军不灭,他们早晚也会步入前面这些被灭了的部落的后尘,咱们和他们长得一样,说一样的华,又有同一个敌人同一个目的,最主要的是咱们有着强大的战斗力,所以想要说动他们帮忙引人并不难。”桐树拍手道。

    王冲听完接着道:“那个,王伟教的时候其实是兔死狐悲,还有,咱们现在和这片地区的族长们接触,等到灭了这批圣卫军,再告诉他们,日后还有更多的圣卫军会过来,从这里登陆的话,想必将这些部落收入咱们华族也会变得更加的容易,所以,同这片土地的族长们接触,对咱们来说,是一石二鸟的好事。”

    “好,就这么干了!接触的事情让桑水去干,他就适合干这个,还有,我就喜欢说兔死狼悲,我又没有见过狐,王伟不是说狐和狼长得差不多么,有错么?”桐树最终拍桌子下了决定。

    有了新的目的,事情就简单的许多了。

    桑水乘坐着探索号,溜了回去,在距离营地比较远的地方登陆。

    带着一批人,靠着余阳的帮助,找到了一个在上次的战争中受创,正躲起来休养生息的部落。

    人类其实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

    他们喜欢窝里斗,历史上有着太多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代表性人物了。

    但是当人类碰到共同的敌人时,以前哪怕斗得再凶的人,也有可能会联合起来。

    就像是二十一世纪的地球,如果碰到了外星生物的入侵,不论国家,不论肤色,不论信仰,所有的人肯定都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联合在一起,抵御外星人。

    以前都被当成传家宝保护起来的科研成果,也肯定会相互交流沟通的。

    在那种情况下,人类的科技会打破很多壁垒,短时间内迎来一次突飞猛进的。

    而现在,这片大陆的这些原始人,在面对圣主帝国的入侵,就好像是人类面对外星人的入侵一样。

    以前不论是相互战斗的两个部落,还是不认识的人。

    只要他们的肤色和自己相同,只要他们说着和自己一样的话,那现在,他们就是自己人。

    所以,当余阳接触到这个部落后,很快便见到了这个部落的负责人。

    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后,看着同桑水一块过来的十几名新军战士,这个自称为木族的族长却是对桑水表示了歉意。

    虽然木族的族长也想同桑水,还有桑水背后的华族联合起来,灭掉圣卫军,但是圣卫军的大炮和火器,已经将他们木族的心给打怕了。

    他们打算,休养一段时间,等到伤员恢复后,便启程迁徙。

    在木族族长看来,自己打不起,难道还能惹不起吗,大不了远远的躲开,世界这么大,哪里住不下自己这点人。

    碰到未战先怯的情况,实在是出乎桑水的意料之外。

    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劝木族的族长,却不想,木族的族长却不愿意再给他动摇自己信心的机会,根本就不见他了。

    吃了个闭门羹,桑水只好先回去了。

    不过第二天,桑水又来到了木族,这次不仅他过来了,还带来了十几名随军出行的军医。

    说是军医,其实也是从医院里面调出来的。

    圣卫军有大炮有火器,战斗起来有所损伤是肯定的。

    而且余阳带回来的消息是这里的温度很高,如果受了伤发言那是必不可少的,所以携带的药物也是非常之多。

    华族现在虽然人少,但是可以说,在资源方面是非常的富足,所以打起仗的话,人也许不多,但是东西绝对是齐全的。

    看到桑水不死心,再次上门,并且还带了一大批的人来,这次木族的人直接不让他们进营地。

    负责守卫的人叫做木须,这个人桑水昨天已经见过。

    其实木须是想战的,毕竟他们木族,从未吃过这么大的亏,杀了十几个人,却死了几十个人,伤了几十个,如果不是他们跑得快,甚至还会死更多。

    而且这些伤了的人,其中有八成的伤口,都已经开始化脓了。

    在这个时代,消炎药和抗生素没有的时候,伤口发炎,那死亡率是超过五成的。

    所以,这些伤员,最终能够活下来几个人,他们只能祈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