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第653章 鬼见愁,韩淼

        紫云皇宫。



    金殿里,萧媚毫不避讳直接落座在龙椅旁边的木塌上,这是她这段时间听政为自己准备的。



    接下来。



    杨业,嬴麟二将开始禀报所谓的军政要务,两人虽多年未掌管军队,可治理军队和各城池防御镇守的事情,他们早已行车熟路。



    随便捏造一些当前紫云帝国比较紧张的军务告诉萧媚,她根本不会有任何察觉,因为两人提出问题正是当前存在的。



    “杨将军,本宫听闻将军知道楚国行军路线,还望将军可以告知,本宫好安排梁国军团前往阻击。”



    “娘娘,楚国行军路线的消息是犬子带回来的,他说要亲口告诉娘娘,这孩子建功心切还望娘娘谅解。”



    “哦,没想到杨公子返回紫云,居然带来如此消息,要是此消息属实,本宫一定告诉皇上重赏杨公子。”



    “行了,两位将军军务繁忙,本宫就不久留你们了,至于粮草和装备之事,本宫会告诉户部和兵部尽快给三军将士送过去。”



    听到萧媚的声音,杨业和嬴麟如释重负,禀拳施礼后,身影退出金殿。



    萧媚眸光从两人离开背影上划过,倩影骤然腾起,脑海中响起杨延嗣俊朗的小模样,嫣然娇笑,樱唇轻启,眼中满是笑意。



    庞哲,东郭域两人为了萧媚大打出手,他们都想着将萧媚发展成属于自己的禁脔。



    可他们却不知道在萧媚眼中,他们也只是玩物而已,同时利用他们的价值为梁国获取更大的利益。



    现在杨延嗣的出现,萧媚将心思放在他的身上,想到他英俊潇洒的样子,她就知道一定要比东郭域和庞哲强的多。



    此时。



    无忧殿中。



    韩淼示意杨延平将药箱放下,取出丝线一样的线条,侧目看了眼背后萧风。



    “草民想劳烦将军将丝线系在皇上手臂上,龙体尊贵,草民不能擅动。”



    “先生是神医,本将相信先生!”



    萧风怎么可能不相信韩淼,从宫门一路前行至无忧殿,韩淼居然看出他不能享受男女之欢,并且承诺有办法可以让他痊愈。



    此刻韩淼在萧风眼中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对他的话当然是言听计从。



    “阿丑,既然将军放心你我试图,那还是你去吧!”



    言罢。



    韩淼从药箱中出去一枚香炉,抬手递给萧风道:“萧将军,这香炉中的檀香劳烦将军为老夫点燃,有安神养魂之效果,同时对将军的身体非常有益。”



    说话间,韩淼刻意向萧风下身看去,萧风心领神会,捧着香炉侧身向一旁走去。



    片刻。



    杨延平从帘子中走了出来,恭敬的声音响起:“师傅,可以诊脉了!”



    说着他侧身站在韩淼身旁,萧风点燃香炉爱不释手,一直盯着香炉好像看到了美好生活的希望一样。



    奇异檀香之气萦绕在无忧殿中,萧风盯着面前香炉瞬间神志迷糊起来,身影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



    杨延平眼疾手快,身影化为一道残影,伸手把即将倒地的萧风扶住,放下一旁的木椅上。



    “延平,快点行动,这檀香的药力只能维持一炷香时间。”



    杨延平将萧风放在木桌上,起身快速进入轻纱后,抬手将李崇扶了起来,伸手入怀将玄灵丹取出塞入他口中。



    良久。



    “咳咳咳~~~”



    一阵轻快的咳声传来,李崇缓缓转醒,微抬的眼眸停留在杨延平脸颊上。



    “你是何人?”



    李崇一副受到惊讶的模样,颤抖侧声音响起,起身想要从木塌掠下。



    “皇上,草民是杨业和嬴麟派来救皇上出宫的,现在整座皇宫已经被萧妃娘娘和梁国士兵控制,时间紧迫皇上如果有什么疑问,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杨公会亲自告诉皇上。”



    言罢。



    杨延平先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交给李崇,紧接着抬手将脸上易容撕扯下。



    “皇上,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只有皇上逃出宫去,我们紫云帝国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李崇紧攥着手中玉佩,他心中深知这块玉佩的来历,当年罢免杨业玉佩是他留给下的。



    玉佩入怀,李崇双眸中目光变得坚定,看着面前和自己相似度达到百分之九十的杨延平,脸上腾起错愕之色。



    随后。



    杨延平和李崇交换了衣衫,又一次重新易容,此时的李崇已经变成韩淼口中的阿丑。



    “韩大夫,皇上就交给你了!”



    “大公子放心,老夫定平安将皇上带回杨府。”



    闻声。



    杨延平折身返回木塌上,韩淼取出一根银针插在李崇脖颈上,禀拳施礼,颤抖的声音响起。



    “皇上,草民多有得罪,这根银针控制皇上说话,因为接下来出宫,皇上定要努力克制好自己的情绪,一切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李崇轻轻颔首,双眸中目光平静,昔日萧媚下令要杀他的场景历历在目,现在得到杨业和嬴麟二将出手相救,为了活下去李崇只能相信眼前两人。



    韩淼将李崇手臂丝线拆下,收拾好药箱转身来到萧风身旁,一根银针插入他后背,手法奇快无比。



    “萧将军,醒醒吧!”



    萧风转醒看了眼韩淼和李崇,疾步上前进入纱幔,看着木塌上静躺的杨延平,折身返回冷冽的声音响起。



    “韩神医,皇上的龙体如何?”



    “回将军话,皇上龙体并无大碍,只是日夜操劳有些体虚而已,好好修养一段时间便会痊愈。”



    “倒是将军的病症在檀香的帮助下,已有明显的效果。”



    闻声。



    萧风静静的站立片刻,脸上腾起浓烈的兴奋之色,朗声大笑道。



    “神医啊!”



    “韩大夫,可真是神医!”



    韩淼一副惶恐不已的样子,侧身看了眼背后阿丑,道:“萧将军,香炉送给将军,现在我们先去娘娘那里,今夜老夫有时间可以去将军府中为将军治疗。”



    “还是神医考虑的周全!”



    在萧风的带领下韩淼,伪装成阿丑的李崇,疾步向翠云宫方向走去。



    一路上李崇看着宫中守卫的赤血卫,他紧攥着跨在肩上的药箱带子,眼眸深处闪烁着愤怒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