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北明不南渡 > 第一百九十三章 鞑清军的后退。
    明军……出现在了盛京。

    当多尔衮接到消息的时候,手里的限量珍藏版三国演义,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怎么可能!”这是多尔衮的第一反应,他怕自己的听错了,又重新问了一遍。

    信使拿出了济尔哈朗的亲笔信,上面的字迹,和印信都很规整,确凿无误。

    信上说,明军已经攻破广宁,强行军至了沈阳,统帅极有可能是辽宁皇帝本尊!不日兵临城下,万分危急!

    ……

    极有可能是辽宁皇帝本尊?

    多尔衮将信丢在了一边,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什么是有可能?那根本就是!

    他很确信,那突兀出现在盛京方向的明军,肯定便是失踪了十几天的辽宁皇帝!

    从广宁打的盛京?也就是说取道蒙古?

    盛京出现的明军,已经足以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当势不可挡的八旗铁骑,以席卷天下般的强大兵力进入山海关之时。

    刚刚登基在没几天的辽宁皇帝,几乎在一瞬间就发现了他们大清军的弱点,找到了他们软肋,并以雷凌风行之势做出果断的决策!

    甚至于……多尔衮还在怀疑,辽宁小皇帝本来就是故意放开山海关……为的就是让他们被中原的花花世界冲昏了头脑,当他们不顾一切的投入全部力量入主中原时,以便把他们鞑清的心脏暴露出来,好给予他们致命一击。

    “不……不行!”多尔衮内心有些乱。正在权衡利弊,一面是即将攻陷的北京,以及身后广大的中原大地。

    一面是盛京中的各大要人,他的儿子,他的大玉儿,他的女儿。那些他所需要保护的小萝卜们。

    好不容易动员了这一次入侵,若是无功而返实难甘心,但……如果放任辽宁皇帝的直捣黄龙,多尔衮亦难以为之。

    无论是回不回援盛京,都让多尔衮非常的难受。

    辽宁皇帝的这一手暗度陈仓,如同鱼骨头一般,卡在他的喉咙中,难以拔出。

    实际上多尔衮已经意识到了,虽然他的军力占有碾压级别的优势,但是……在战略上已经落了下乘。

    但来回踱步数百的多尔衮终于定了心神。

    北京是不便放弃,盛京也不能,鱼和熊掌必须兼得!

    多尔衮想好之后,紧接着给阿济格发去密令,命其分出五万人马由多铎,阿巴泰为左右军主将,从蒙古,山海关两路回援盛京,将辽宁皇帝憋死在辽东之内。

    当然,等到两路军回援辽东,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如今在后军之中,军力并不多。

    考虑到时间紧迫性的问题,同时命令距离盛京最近宁远的豪格部轻装返回盛京。

    当所有应对朱慈的作战命令下达后,多尔衮长出了一口气,看了眼掉落在地上的限量珍藏版三国演义,便是捡了起来。

    限量珍藏版三国演义,捡起来的时候,正好亮出来的是第五十六回[孔明三气诸葛亮]。

    此回说。

    却见那周公瑾徐徐又醒,仰天长叹曰:“鸡生鱼,河生粱!”连叫数声而亡。寿三十六岁。

    非常不吉利的预兆。

    让多尔衮忐忑不安,但也只是一瞬间,多尔衮便已经面有恨色。

    “本王要改写周公瑾的命运!绝不认输!”

    重重的合上了书本

    多尔衮走出了居所,对亲兵吩咐道。“备马,备甲!”

    ……

    阿济格在第二天收到了来自于多尔衮的回援命令。

    信上明确指出了盛京的危急,同时让他不要让全军知道此军情,以免动摇军心。

    所以阿济格对于多尔衮的命令,没有任何疑问。

    疑问的是众将,眼看着击溃了明朝的援军,面前的京城已经唾手可得,这个时候分兵回盛京。

    无异于削弱了攻城的力度。

    面对众将的质问,阿济格默然的抗住了一切的压力。“辽东有汉民叛乱,继续强军弹压,如果不闻不问,亦恐有失。”

    模棱两可的解释,其他的将领也只能接受。

    多铎和阿巴泰带走了五万人。

    如今阿济格手上的兵力已经有些捉肘见衬。

    原本对于京城猛烈的进攻,也停息了下来。

    再次不得不改攻为守,试图以大军的围困,等待京城的弹尽粮绝,减少攻城带来的不利战损。

    ……

    阿济格分走五万人,这样规模空前的调动,逃不过明军的眼睛。

    王先通在城楼上,看着鞑清军们,远离,实在闹不明白。

    黄得功和西南土司兵败退后,已经让王先通已经心灰意冷。

    如今看到鞑清分兵离开,第一感觉是……又有援军出现了?

    不……不太可能。

    他们撤军的方向,是北方和东方。

    那边都是敌占区,根本不可能有援军出现在那两个方向。

    不……那两个方向确实有明军……一支!圣上的皇卫骑兵营!

    当王先通推理到了这个程度,不禁有些兴奋……这说明,圣上还在,还在前方和鞑子浴血奋战。

    王先通的内心无疑是激动的,只是这是他的推断,却没有十足的把握。

    但他还是将圣上的去向透露给了其他的将领。以便激励他们的作战士气。

    “圣上竟然去了辽东?”巩永固吃惊道。“新建侯,你这瞒的我们好苦啊。”

    “新建侯,你又怎能同意圣上如此舍身范险!万一出现意外,你可担当的气!”刘文炳怪罪于王先通的失职,没有苦劝。

    “现在说这些没有用,圣上洪福齐天,又怎不知孤军深入的危险,想必圣上已有完全之策。”

    “如今阿济格分兵撤军,亦说明圣上无恙,旦日而归,诸位将军不必多虑。”邢氏插嘴道。

    其他人点头,觉得有道理,辽宁皇帝的威名形象,现在还存在。

    他们实难想象,圣上会在没有任何把握的情况下贸然出征,想必其定然胸有成竹,才如此施为。

    “不若网罗此事,传于鞑子军中,或可乱其军心,使其退却。”邢氏又说道。

    ……

    五月四四。

    豪格接到多尔衮的命令,让他带人先行出发,驰援盛京。

    对于这么一个任务,豪格只能接受,但他心里却有着某种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