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武侠修真 > 帝道仙尊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自有豪气
        ??黑鸦双目眯着,眼中杀机凛冽,望向久光还有泰丘,冷声道:“不二门还有道一门今日对刘拆还有侃头的关照,我血日门记下来了!”

        ??此时忽有声音传来。

        ??“刘拆,你若加入我巨日门,你的事情我龙正帮你扛下了!”

        ??“侃头,你若加入我冷夜门,你的恩怨,我李峰帮你扛下了!”

        ??一时间数道声音接连响起,来自各个不同的门派。

        ??仙界之中,以十大门派马首是瞻,平日里,没有那个门派愿意得罪十大仙门,但今天,众多门派的弟子竟然接连发声,一方面是因为他们都觉得刘拆还有侃头是难得的修仙苗子,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其实并不是血日门要对付刘拆,只是苏光烈和刘拆之间的恩怨,这种恩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所以诸多门派才敢发声,若是血日门要杀刘拆的话,给这些门派添上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管今天的事情!毕竟那就不是一个人被赶出仙界,连他们的门派都有可能被仙界除名的大事!”

        ??现在这些开口的修士基本上都抱着被逐出仙界的可能在开口发声,可以说已经将风险冒到了极致。

        ??刘拆望向众多开口的修士,随后朝着四周一抱拳道:“我进入仙界之后,只觉得仙界乌突突一团糟糕,大失所望,今日才终于见到了仙人风骨,原来这个仙界还有诸位,并不糟糕!诸位的好意,刘拆今日记下了,来日定有回报!”

        ??侃头也道:“多谢诸位好意,我和刘拆还有邓钧不会做缩头乌龟,要么活着走出斗场,要么就直接埋骨在此!”

        ??刘拆还有侃头的话语使得周围的一众修士们不由得微微一叹,这么好的机会刘拆和侃头竟然不知道抓在手中。

        ??邓钧眼见刘拆还有侃头慷慨陈词犹豫了一下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随后邓钧小声道:“我说,我觉得你们两个应该考虑考虑……”

        ??侃头哈哈一笑,伸手揽住邓钧的肩膀道:“兄弟,咱们今日便同生共死!”

        ??邓钧闻言一笑道:“我来的时候就做好了必死的准备,走上这斗场的时候,就想到能活着离开!那就同生共死吧!”

        ??刘拆闻言不由得微微一笑,眼中自有豪气腾起,他现在肩负着侃头还有邓钧两个人的性命,接下来无论如何他都绝对不能输!

        ??黑鸦还有夜稻两个脸上的表情相当的难看,黑鸦还有夜稻两个在来的时候,认定了翻手就能将刘拆击杀,他们是抱着来玩耍的心思挑战刘拆的,谁想到,刚刚交手,黑鸦还有夜稻两个就被刘拆还有侃头各击杀一次,虽然侥幸不死,但两人都很清楚,若他们不是两人一起登场的话,单独任何一人无论是对战刘拆还有侃头,此时尸体都已经凉了。

        ??这叫他们震惊的同时,也感到了莫大的羞辱,今日不杀了刘拆还有侃头,他们以后出门就得将脑袋蒙起来,免得被人认出来嘲笑!

        ??黑鸦忽然呵呵一笑道:“刘拆,侃头,我承认我小看了你们两个,你们若是加入我血日门的话,今天的事情就一笔勾销,怎样?”

        ??黑鸦的笑声听起来很是和善,但从黑鸦的眸子深处,有着冷冽的嗜血杀机。

        ??等到刘拆进入了血日门还不是落在了黑鸦手中,到时候捏边揉圆全在黑鸦的掌握之中,想怎么爽就怎么爽。

        ?刘拆哈哈一笑道:“黑鸦夜稻,不如你们两个从今天开始做我的小弟,跟在我的身后做牛做马,你今天伤了邓钧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怎么样?”

        ??黑鸦脸色本来就黑,此时宛若浓墨一般,牙缝之中漏出冰冷的声音:“敬酒不吃吃罚酒,找死!”

        ??黑鸦再不想和刘拆废话,身形一动,直奔刘拆,而一旁的脸色惨白夜稻同时行动,他的目标是已经动弹不得的邓钧还有侃头。

        ??围观的众人眼见夜稻对邓钧还有侃头下手,不由得嘘声四起,按理说,上了斗场,只论胜败,不问手段,夜稻对敌人的弱点进行狙击是非常正确的战略,但这并不妨碍众人对他的藐视。

        ??刘拆早就防备着黑鸦夜稻故技重施,他上次没能保护好邓钧还有侃头,心中已经相当的不安,所以绝对不会叫上次的事情重演。

        ??夜稻终究受了重创,此时虽然依旧拥有五成战力,但此时速度相相较于巅峰时期,却明显下降了许多,上一次方荡追不上夜稻,但这一次则完全不同。

        ??刘拆几乎一瞬间将自己调整到了最巅峰的状态,心脏急速的跳动泵压血液,周身上下血脉之中传来隆隆声响,鲜血沸腾。

        ??与此同时,在刘拆眼中,整个世界的运行速度都开始变得缓慢起来,在刘拆的世界中,夜稻的行进速度变得很缓慢起来,刘拆甚至可以细细观瞧夜稻每一步迈出的姿态,以至于刘拆身形一动,脚下的青石地砖如同饼干一般,接连破碎,几步之间就拦在了夜稻身前。

        ?同时,刘拆手中捏出一把血红色的长剑来,这是凌血战甲所化,这把长剑舞动起来,拉出一道炎热的气浪,刘拆将火焰注入这把剑中,使得这把剑剑身处于高温状态。

        ??一件斩去,夜稻虽然身形一缩避开了要害脖颈要害,但肩膀还是被这把剑斩中,夜稻的肩膀宛若热刀下的黄油一般,轻而易举的就被刘拆斩下一大块血肉来。

        ??这把剑斩过之处没有半点鲜血,因为高温已经将伤口烧灼得焦糊一片。

        ??夜稻万没想到刘拆身为一个大周天修士竟然有着媲美金丹修士的速度和爆发力。

        ??之前刘拆一剑险些劈死黑鸦,就已经足以叫人感到震惊的,此时的刘拆施展出来的力量和速度竟然比之前还强!

        ??这叫所有的修士都感到咋舌不已,刘拆似乎有用不完的潜力。

        ??此时黑鸦已经到了刘拆身前,此时的黑鸦瞳子一片血红,双手如鹰爪一般,朝着刘拆抓来。

        ??刘拆不退不避,任由这双爪子,朝着胸前抓来。

        ??遍布刘拆周身的凌血战甲圆片,开始疯狂的朝着刘拆胸前用来,汇聚成盾,迎接黑鸦的双爪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