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篮坛大金刚 > 第九章 小冲突嘛
    “波哥,这个动作怎么做来着?”

    时间临近十一月,东观的天气也凉爽了起来,备战全运会男篮比赛的广东男篮的训练也进入了最后的战术演练阶段。

    龙金刚距离完成自己的首个临时任务还差不到二十个小时的时间,他原本以为系统认可的陪练时间是他单独和单波训练的时间,结果没想到系统将龙金刚在球队正常训练中的有效防守也算入了任务规定时间,这就使得他每天至少可以完成四个小时的任务。

    为了尽快完成任务,同时也为了能够更早的与宏源签约,龙金刚在训练之余也会厚着脸皮求单波多教他一些基本功方面的东西以及一些进阶技巧。

    单波虽然在训练之后已经有了疲劳感,但是他还是会认真的给龙金刚教一些东西,不为别的,就冲着龙金刚这份儿认真的态度单波都不会拒绝他。

    和龙金刚相比,宏源青年队中一些参加本次广东男篮的球员实在有些不像样子,除了个别的几个小伙子之外,其他的年轻球员更像是在应付差事一样应付训练,训练一结束,这些心无大志的年轻球员就都纷纷消失了。

    能够有心跟着单波多学一些东西的只有王齐鹏(都知道是谁吧)、朱芳雪等几个好苗子。

    “刚子啊,你现在练勾手其实有些太早了,你应该先把基本功练好,勾手需要手腕柔和起来,同时也需要良好的手感,这些东西只有把基本功练好了才能找到一些感觉,要不然的话胡乱勾手基本上就是瞎蒙,你也别着急,把基本功练扎实了以后肯定能打出来。”

    单波尽心的为龙金刚讲解着,不过他今天的语气里多少带着些异样。

    对于单波的小勾手,龙金刚是非常佩服的,他在训练中防守单波的时候就经常被单波用这一招欺负,即便是龙金刚自己感觉已经尽全力起跳了,但是依然无法冒到单波的勾手。

    所以龙金刚就觉得这勾手肯定是个很厉害的技术,他想试试看能不能学会,但是球到了自己手里就根本没有那个感觉,随便勾出去不是偏的离谱就是出手力度有问题。

    这边单波和龙金刚在球队的正常训练结束后进行着单练,而另外一侧的场地中,年轻的王齐鹏和朱芳雪也正在加练三分球。

    王齐鹏是一东北小伙子,他小时候其实是练游泳的,只不过后来因为越长越高才开始改练篮球。

    97年的时候王齐鹏就加入了当时的广东青年队,并在此之后进入了宏源的梯队当中。

    而与王齐鹏同龄的朱芳雪则更加的出色,他成长于广西柳州体校,师从广西名教苏国培,98年9月以十五岁的年龄就参加了广西男篮的比赛,之后为了更加长远的发展加入宏源,同时也被国青队相中,99年的时候朱芳雪就已经成为了宏源队的正式一员,只不过因为转会手续未办妥而导致在当时那个赛季未能获得出场。

    今年朱芳雪还入选了国奥队,并随队参加了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比赛。

    这两名球员算是整个宏源各级梯队中的佼佼者,同时他们自身也算勤勉,在其他参加了广东男篮的球员都纷纷出去找乐子的时候,他们还能静下心来跟着老大哥单波多学一些东西,这一点其实也算非常难得了。

    李春河这个主教练其实能管的人并不多,只有宏源系的球员和单波还毕竟尊重他,至于其他的一些通过关系塞进来的人基本上就是混日子的。

    广东体委虽然对这次在本土举行的全运会很重视,但是上有政策,下游对策,那边叫着要加强管理,这边就已经有人往宏源基地塞人了。

    这其实也是那位严经理最初对刘威随便带人进来有些暴怒的原因之一,因为这些塞进来的人不仅不好管理,而且还有带坏宏源青年球员的嫌疑。

    相比于那些被塞进来混资历的有关系的人,王齐鹏和朱芳雪对于比自己还小一些的龙金刚倒是更加容易接受一些,而且龙金刚毕竟有过“社会”经验的人,他没有蠢到以一个陪练的身份在这些正式球员面前瞎得瑟。

    由于三人经常跟着老大哥单波学东西,所以他们相处的还算不错,王齐鹏和朱芳雪也没有多么瞧不上野路子的龙金刚,毕竟龙金刚不和他们涉及任何的利益关系。

    不过今天他俩刻意的和龙金刚保持了些许的距离。

    龙金刚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也清楚这两位在那位李春河教练心目中的地位,所以他也有意识的和这俩性子都算不错的小伙儿拉关系。

    有了十五年的监狱生活经验,还有着两年的“北漂”经验,龙金刚虽然魅力属性低得离谱,但却还是和两位宏源的潜力新星拉上了关系。

    不过这二十来天的“准职业球员”生活中,龙金刚还是无可避免的遇到了那种拎不清的人。

    在刚刚进入陪练角色的时候,龙金刚不免有些缩手缩脚的,毕竟防守单波已经耗费了他很多的精神,但是等龙金刚逐渐的适应了球队的训练氛围之后他开始也有意识的在训练赛中表现自己。

    现在这支广东男篮中有一个替补控卫叫张童海,这个年龄比龙金刚大两岁的球员是广东篮协一位领导的侄子,通过关系塞到了这里集训,李春河也没想着用他,就是给俱乐部的领导给面子才勉强收下的。

    但是这个张童海很明显并不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水平,相反他总是以一种替补球员领导者的样子指挥这个指挥那个,甚至还屡屡在王齐鹏以及朱芳雪面前卖弄自己那些花哨的运球动作。

    结果在王齐鹏以及朱芳雪等人这里吃了亏之后他觉得自己丢了面子,宏源的正式球员他觉得惹不起,所以就打算在明显是野路子的龙金刚面前找点儿存在感。

    球队合练刚开始的时候他经常和龙金刚是一队,所以没有什么机会,但是等到龙金刚表现越来越好之后,李春河开始有意识的打乱球员的组合,希望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这支临时凑数的球队增加一些默契感。

    这下子张童海的机会就多了。

    张童海不仅仅是想在龙金刚这里找面子,他原本就觉得看起来面相“奇古”,言语粗俗又土气的龙金刚是个纯粹的乡巴佬。

    带着一种不知所谓的优越感的张童海以为自己可以轻松的戏耍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但是没想到第一次在训练赛中突破之后直面龙金刚就被人家给赏了一个结结实实的火锅。

    这下可真让张童海羞红了脸,家里是广州本地人的张童海从小就生活条件优渥,再加上叔叔是篮协内部人士的关系,所以他开始进入体校训练之后就一直顺风顺水,这导致他的自信心膨胀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程度。

    在朱芳雪以及王齐鹏那里丢了脸他还觉得可以接受,毕竟人家已经算是真正的职业球员了,而在龙金刚这里,张童海就想不通了,无非就是个傻大个,看起来长得壮一些,跳的高一些罢了,自己怎么能输给他呢。

    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张童海开始用各种方式来找龙金刚的麻烦。

    最初龙金刚也没把张童海怎么样,毕竟他现在还只是个“陪练”。

    但是等到张童海开始在球队的训练赛里给龙金刚下黑脚之后龙金刚不能忍了。

    从小时候在东南亚跟着师傅打黑拳,再到后来富平监狱里面对监室内七八个人的围攻,龙金刚从来都没有吃过亏,现在一个刚成年的拎不清的小屁孩在自己面前做手脚,这让龙金刚觉得是张童海在挑衅自己。

    不过龙金刚也不是那种脑袋里都是肌肉的傻B,他很清楚如果自己真的把这个张童海怎么了的话那估计他这来之不易的“陪练”工作就得玩儿完。

    即便是现在单波和李春河都很看重他,但是这里毕竟是华夏,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道理龙金刚还是懂得。

    所以在今天的训练中当张童海再一次打算突破之后给龙金刚来上一记暗肘的时候,龙金刚直接一把握住了张童海的小脸把对方给推了出去。

    “草,扑街啊!”

    张童海刚骂完准备冲上去找龙金刚的麻烦,但是还没等他行动起来,就看到龙金刚左手一把捏住篮球举到半高,然后右臂抡圆了,整个背膀伸展开,以一种极为霸气的方式反臂捶打在篮球上。

    原本在很多人想象中会如同炮弹一般出膛飞出去的篮球并没有真的飞出去,相反他们只听到一声爆炸般的巨响,然后几片烂成碎片的篮球飘落到了地上。

    “扑你老某啊,你他娘的是觉得自己的脑袋硬还是这个篮球硬?”

    整个训练馆内一片寂静,地板上难免有几张合不上的下巴。

    张童海自己只觉得双脚发抖,他真的害怕了,特别是看到此时龙金刚脸上犹带着的微微笑容。

    好吧,这里我们要夸赞一下龙金刚出色的语言天赋以及他这招劈山炮对于捶法的灵活运用,他在这招劈山炮中融入了一股震劲,正是这股震劲才使得原本弹性极为强韧的篮球直接爆裂而开。

    而对于此时的龙金刚来说,这只是他即将开始的传奇生涯中的一段小冲突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