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篮球,人生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取舍
    低调的人好不好惹?有实力的人就不好惹。

    ……

    艳阳高照,微风徐徐,冯筝深吸一口气再呼出,运球直冲。

    “咣!”篮球砸筐而出,这是他连续尝试的第33次灌篮,全部失败。

    刮到球筐凸起处,冯筝的手掌被划出一道长长的伤痕,鲜血汩汩往外冒。

    这几天冯筝的身高又长了一点点,达到1.77m,他摸高的最好成绩也上升明显,可以超过篮筐整只手掌。最重要的,系统对他灌篮能力的评估数据已经从E变成D,也就是说理论上冯筝应该可以完成灌篮了,但实际上每天超过几十次的尝试,他还是从未完成过哪怕一次。

    北庭挽歌走过来递过手帕,关心的埋怨道“歇歇吧,又流血了。”她每天都来陪冯筝训练,冯筝问她怎么不去上自习,挽歌狡黠的说前座没人挡着,老师会发现她睡觉。

    有美女陪伴自然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事,尤其是北庭挽歌这么漂亮的美女,冯筝很享受这种陪伴的感觉。

    “快看风筝又把手弄伤啦哈哈哈。”传来向天闯在另一边场地的嘲讽声。

    高大上和凌凡捂着肚子起哄般的一起大笑。

    赤膊着上身露出一身健壮肌肉的郭无忧正好从面前跑过,特地停下来,“风筝你没事吧?”

    冯筝白了他一眼不说话。

    北庭挽歌替他回答:“没事,他那天的伤口比这次的还深呢。”

    郭无忧装模作样的叹口气:“哥们儿,别强求,好好长个儿。”

    言罢,带着一串狂笑跑回另一边场地,接球三分出手,球中。

    “我进了五个!啊啊啊啊——”郭无忧疯狂庆祝。

    这是郭无忧第一次在全场跑+三分的训练里命中5球,怪不得他如此高兴,两周魔鬼训练他每天加练500个空位三分,由于他只在两边小角度投擦板,被向天闯嘲笑左也是250,右也是250 。郭无忧一气之下,干脆加量,每天投600次空位三分。

    现在他的进步明显,无人防守时100球能命中超过60 。

    “叮叮咣咣”洛秋夜忽然在他自己霸占的半场不停的扣起篮来,正扣,反扣,空接,甚至360转体,他弹跳惊人,力道劲爆,加上动作优美,其视觉观感令人极为享受,于是围观的同学们不由自主发出一阵阵惊叹声。

    最气人的是洛秋夜每完成一次灌篮就转头恶狠狠“遥盯”着冯筝,配以夸张的大呼小叫,显然是在卖力挑衅。

    冯筝鼓着腮帮子,被一圈人嘲讽后估计心情欠佳。

    北庭挽歌笑问:“你生气啦?”

    冯筝:“没有。”

    挽歌:“怪不得人家洛秋夜,你数数自己每天问他多少遍‘你服不服’。话说你为什么如此针对洛秋夜呢?”

    冯筝:“特殊人只能采取特殊战术,此前他受到的赞扬太多,又雄心万丈连李风城都不放在眼里,所以可以说是软硬不吃呀,既然劝也不行,感化也不行,命令也不行,我干脆剑走偏锋,试试侮辱他行不行。”

    挽歌听得扶额,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理论呀,“那你侮辱人家到底是图个什么呀?”

    冯筝:“我要他回来,球队需要这个人才。但球队没法纵容任何以自我为中心的大爷,我侮辱他,为了要先让他重视我,直到能听进我的话,再拽他融入到聚友这个团队里。”

    挽歌:“哦,原来你是这么想的,果然跟笑春猜测的不一样。”

    “莫笑春?她怎么猜的?”

    “她说你肯定是看上了祁遇,要不断的证明自己比洛秋夜强。”

    “我都有你陪着了,还要祁遇干嘛?”冯筝郁闷。

    听到冯筝的话,北庭挽歌笑了,她的笑容太美,冯筝不禁呆住。

    “你怎么了?”挽歌问。

    “有点幸福。”冯筝回道。

    见两人聊得和谐,场地另一边又开始起哄:“风筝怎么不灌篮啦!”“冯筝扣一个!”

    晃晃脖子,冯筝站起来,用手帕把伤口摁了摁,似乎血渍已干,“洛秋夜那边急不得,但现在我需要马上办一件事。”

    他扯嗓子大喝一声:“外线集合!开始单挑训练!”

    两个星期的基本功训练效果显著,该练习实战了。

    冯筝安排的单挑训练跟普通的单挑不同,攻方从正面三分线外开始进攻,每回合最多只能运三次球,投失下场即刻换人,成功防守者换成攻方。

    以冯筝的理论,现代篮球的节奏越来越快,靠一个人局部单挑赢得比赛的方式已经过时,同水平比赛里,没有防守方会任你放肆发挥还不采取包夹的。

    因此所有球员必须具备在得球后马上将球打中的能力,球队里这样的人越多,球队获胜的可能也就越高。

    于是,接下来郭无忧、向天闯、高大上和凌凡一直在上上下下的轮换中被冯筝虐。

    向天闯:“给点面子行不行?让我防住一个呗……”

    郭无忧:“干啥呀风筝,你要整死我呀?”

    高大上:“我算明白了,他说什么狗屁训练冠冕堂皇,其实就是公报私仇,报复我们埋汰他没法扣篮。”

    凌凡:“不关我事啊……”

    可整个过程,冯筝只是在重复说着三个字:“下一个。”

    40分钟后,向天闯率先投降:“没这样婶儿的,不练了不练了,心态已崩。”

    高大上瘫软在地:“凡人们颤抖吧,你们高爷我宣布,即刻退出篮坛,逢年过节都帮着烧根香啥的。”

    郭无忧仍气势无边,叉腰指着冯筝:“风筝你完了!我告诉你,今天晚上……你别想睡觉。”

    凌凡哭丧着脸:“真不关我事呀。”

    冯筝:“都给我滚起来接着练!四个打一个我都没说累,你们好意思么?还搞不搞盛楠了?”

    四人咬牙爬起来继续,结果冯筝一点没变,虐他们虐的更狠了。

    无奈四人暗中发誓,此生此世绝对不再招惹这家伙,过去以为冯筝人低调,脾气小,今天一看简直记仇的极点呀,不就朋友间互相嘲讽两句么?至于把我们虐到生活不能自理么?你的良心不会痛么?

    可惜的是,他们真的打不过呀,篮球场上谁有实力谁就有话语权,堪比守恒定律。

    又过去20分钟,四个人还是一直互相谁也没碰过谁,向天闯人字形躺在地上:“风筝商量个事儿呗,你去虐洛秋夜吧,今天还少一次呢,他刚才扣篮挑衅你,比我们过份多了。”

    冯筝:“还差句话。”

    向天闯起身跪倒:“那啥,我服了。”

    冯筝:“嗯,去休息吧。”然后转向另外三人。

    三人纷纷做举手状:“服了服了,放过我吧真服了。”

    向天闯大喝一声:“跪下!”

    三人上来给他一顿老拳。

    “别闹别闹,咦?你们快看……”

    大家顺着向天闯指的方向望去,发现北庭挽歌竟然朝祁遇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