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魔法 > 神话纪元 > 第二一六章:匪夷所思
    陈守义一看白晓玲有些焦急的神色,就知道有事发生了。

    “爸妈!我回来了。”

    “白警官等你很久了!”陈母说道。

    白晓玲连忙说道:“没有,我也才刚来没多久。”

    “事实,不急吧?”陈守义出声问道。

    “不急,不急!”

    “恩,那我先去换件衣服。”陈守义说道。

    他快步走到二楼,把身上已经被铁棍打烂的衣服裤子扯掉,扔到垃圾桶了,然后去卫生间匆匆洗了个澡,随意挑了套件衣服换上,又戴上口罩,走出卧室。

    ……

    两人走出门。

    “有什么事?”

    “有个棘手的任务!”白晓玲一边快步行走,一边低声回答道:“在路上跟你说吧,我做你的车,路有些远!”

    说是车,自然是自行车。

    陈守义没有任何异议,把弓包放在车把上,从车库推出自行车。

    白晓玲坐上后,就自然而然的环抱住陈守义的腰,上次的时候她就已经吃过教训,她开口道:

    “这次任务相当危险,事情发生在江南武道学院,第一次死亡在五天前,一个寝室的四个学生,被人无声无息的啃噬了尸体,只剩下一大堆白骨。

    到现在为止,死亡人数已经达到26人,其中学生死了22人,武道老师两人,还有两人是军方武者,其中一人还是大武者!”

    陈守义闻言眉头微皱。

    如今河东市的安全,一向由军方在负责,而且安全区的武者还在封闭式军训,出动军方的人倒是没感觉什么意外,只是没想到连大武者都死了。

    而且他还发现一个问题,死的都不是普通人,武道学院哪怕再普通的学生,都有武者学徒的实力,教授武道的老师也基本都是武者。

    “是蛮人还是怪物?”陈守义出声问道。

    “现在还不清楚,来之前我大致看过案件档案,尸骨啃咬的痕迹和现场的脚印判断,应该是个和人类差不多的生物,可能是蛮人,也有可能是人?”

    “没人看到吗?”陈守义疑惑道。

    按理说,一个学院这么多人,就算再强大,也不可能没有目击者。

    “这正是最奇怪的部分,没人看到它真面目,仿佛能隐身了一样,就连那个军方大武者,都死的无声无息,等发现他残骸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陈守义心脏隐隐一跳,这件事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一个大武者竟然没有反抗之力,就悄无声息的死亡:“军方的武师呢,没出动吗?”

    “上面正在联系。”白晓玲说道。

    不是一个人就好。

    陈守义心中不由微松了口气。

    人最恐惧的不是刀也不是枪,而是往往和神秘相关,他最怕的就是这种什么都不清楚什么都不了解的诡异怪物。

    只是不知道,来的武师会是谁?

    肖长明?

    还是雷瑞阳!

    不过最大的可能应该是肖长明,民间武者进行封闭式训练,不可能没有人镇守,以他强势的脾气,甚至会盯着这些民间武者进行军训。

    ……

    新搬来的江南武道学院,位于安全区的最外围,旁边就是农村,校区和以前老校区相比,小的可怜,也就一个小学那么大。

    估计,这里本来规划的就是一个小学。

    此时整个武道学院都已经被全副武装的士兵团团封锁,附近大楼上的阳台上,可以看到大量狙击手隐现,陈守义甚至还可以看到几架架设在天台的机炮。

    一派肃然的气氛。

    等陈守义和白晓玲两人分别拿出安全总顾问的证书和警官证进入校门时,发现里面军警就更多了。

    不少士兵和警察,正在一寸寸的检查着地面,试图发现食人怪物藏匿的地方。

    “怪物确定就在武道学院内?”陈守义偏头问道。

    “应该十有八九,军队昨天就包围了整个学院,但两个军方武者还是死在夜里。”白晓玲挽了挽被风吹乱的发丝说道,乘坐陈守义的自行车,实在是太刺激了。

    特别接近武道学院的一个路段,路面根本还未没来得及铺上水泥路,整辆自行车都像蹦蹦跳跳,到现在她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屁股。

    整个都麻木了。

    陈守义在停车棚内,停好自行车,很快走进一个大办公室,这里已经成了警方和军方的联合指挥室。

    肖长明和两个军方大武者早已经到了,见陈守义进来,除了肖长明微微点头示意了下,其余的两个大武者皆冷面以对。

    显然上次会议上的得罪了雷瑞阳后,也从一定程度上得罪了军方的武者,至少也绝不是什么好印象,军队向来讲究团结,如今恐怕不少人都看他不怎么顺眼。

    陈守义心态平和,丝毫没有在意。

    也没什么好在意,军方武者和民间武者向来尿不到一壶。

    经过白晓玲介绍后,陈守义分别是警方和军方的领导握了握手,简单的客套了几句,就找了个位置坐下。

    警方来的是一名副局长,军方则来的是一名团长。

    但相比于军方武者的人多势众,警方这边就寒酸多了,陈守义是唯一的一个。

    “小李,你给陈总顾问,介绍一下现在的情况。”副局长名叫方志海,是个身材消瘦的中年人,他对一个站在旁边看上去年轻干练的女警说道。

    “是,方局长!”

    “陈总顾,您好,我叫李珍珍!”女警先替陈守义泡了杯茶,然后给他介绍情况:“现在所有的学生和老师,都已经在操场上集合,那里也是这次任务重点保护地方,到时候您和军方的武者作为机动力量……”

    女警简单的说明了下情况。

    陈守义心中若有所思,这样做的目的恐怕不只是单纯的保护,更有某种监视和排查的意味,若是只是保护学生和老师的安全,完全可以放这些学生和老师离开这个危险的校园,或者干脆加入搜查的队伍。

    估计警方怀疑这个神秘的凶手,根本就隐藏在学生和老师中。

    ……

    晚上吃的是盒饭,虽然考虑到他的大胃口,给他订了四盒,但陈守义还是觉得只吃了个半饱。

    他特意走到行政楼三楼无人角落,吃完饭,然后带上口罩,刚准备下楼。

    轰隆……

    阴沉的天空,传来滚滚的雷鸣声,一道闪电划过远处的天空,他立刻抬头看了一眼头顶,发现天空阴云笼罩。

    他轻轻嗅了嗅空气。

    似乎带着一股潮湿的气息。

    “搞不好会下雨啊!”陈守义心中暗道:“今晚难熬了!”

    现在已经是四月中旬,气候已经逐渐转暖,阴雨绵绵的天气,也逐渐多了起来。

    他看了看手表,还五点不到,根据以往命案发生的时间,都是在深更半夜,想了时间还早的很,他就走出行政楼,问过一名士兵后,很快他就来到操场。

    一眼望去,操场上密密麻麻全是席地而坐的学生和老师,估计数量都超过三千,此时各个班级的老师正在领取所在班级的盒饭。

    从这些学生脸上倒是看不出多少恐慌,不少人反而有种参加集体活动的兴奋,气氛异常喧闹。

    操场上树很少,只有围墙边才种着一圈小树,看那树下鼓起的泥包,应该才刚种下不久,

    陈守义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就转身返回行政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