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想做个好人 > 第068章 固执
    “秦风,今天找你过来,是想跟你说两件事。”

    “第一,我希望你能加入炎黄,世界自灵气复苏以来,越来越多的觉醒者和修炼者出现,世界未来的格局已经发生了改变,这不单单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了。”

    李承云一本正色的说着,神色有些凝重,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开口接着说道。

    “第二,我想在令师面前引荐下我们炎黄,也不瞒着你,炎黄需要高手坐镇。”

    从苏乐那里知道秦三爷这名字之后,就动用了自己的权限,调查了一翻,谁知道这一查,顿时就让他大吃一惊。

    因为他居然没有权限,当即就知道遇到大人物了。

    想了想,又找了个昔日的同僚去查,那同僚的权限比他的还要高一个级别,然而,依旧是没有权限。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才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秦风听完了李承云的话,原本愉悦的心情,当时就不好了。

    两件事情都是他不愿意做的。

    第一件,他不想加入什么组织,对于他来说,组织这种东西,就是强加于身上的枷锁,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那是圣人才拥有的品格。

    骨子里,秦风还是个小市民的思想,养着媳妇儿,枕着热炕头,美滋滋的过着小日子。

    不是说他秦风有多自私,而是他还没有适应这个新的世界,新的身份。

    讲道理,从思想深处来说,他还是个普通的小市民。

    至于第二件事,秦风也很苦恼。

    明明不存在的师傅,结果现在所有人都认为他有,思索了一番,组织了下语言;“我能不加入炎黄吗?”

    李承云并没有感觉到意外,看着秦风;“说说你的理由。”

    他没有去跟秦风说什么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大道理,事实上,一个人的思想,跟他生活当下的环境有着很大的因素。

    记得以前记者采访了一位大爷:“假如爆发战争,你愿意上前线吗?”

    大爷:“上前线有户籍限制吗?农村户口可以吗?是不是京市、SH人优先上战场?要暂住证吗?要上岗证、健康证吗?需要有一年以上完税证明么?我什么都没有,不是党、。,员,不是干部,就是一农民,能上吗?还有,牺牲了大家赔钱都一个价吗?真打的时候,分单双号吗?冲锋前要摇号吗?多久能摇上号?可以站在CG和拆迁队的后面么?……”

    记者;“……”

    李承云明白这个道理;你有能力并不代表着你有义务。

    所以,他奉行的方法一直都是争取,拉拢,并没有去强迫,可以说他的想法非常的超前。

    听到李承云的话,秦风思索了数秒的时间。

    理由?

    说实话,他摸不清这李承云的性格,也不知道他的脾气,所以说话的时候得先三思。

    祸从口出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思索了半响,秦风脸色慎重的说道;“我怕死,怕麻烦。”

    这不是他的真心话,但却是他的想法。

    不在其位,不谋其职,真要到了生死关头,大是大非的时候,他能够站出来,但平常,还是自己。

    秦风说出这理由之后,其实心里也有些忐忑,他并不知道自己和李承云想到一块去了;有能力并不代表有义务。

    李承云听了秦风的话,笑了笑,他当然不会相信这个答案,在他看来,秦风这种天赋选手,有大佬大腿可抱,确实没有必要加入到炎黄当中来。

    华夏是一个讲人情的社会,人情事故有的时候比规矩还重要。

    李承云也不会死心眼的追着这个问题去问,笑了一下,他开口说道;“这个问题我就不强求你,你什么时候想进炎黄就跟我说声,至于我刚才说的第二个事情,秦风,你看……”

    秦风看着李承云的双眼,一副我答应你一件事,你也该答应我一件事了的表情,顿时就头痛。

    我说你怎么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个问题,合着这是场交易。

    他此刻的头脑清醒的很,从进门到现在,李承云一字不谈沙市炎黄杨潜的事情,这里面包含的意思可多了去了。

    要是真有这么个师傅,引荐就引荐了,可现在问题是,压根就没有师傅啊,这叫自己怎么引荐?

    “我没有师傅,那秦三爷不是我的师傅。”秦风对李承云说道。

    李承云听闻,微微愣神一下,手指轻轻的敲打着办公桌;“秦风,这社会是一个人情社会,你方便我,我也好方便你。”

    秦风沉吟了一下,话说的没错,可问题是真的不认识啊。

    他思量了一秒;“秦三爷真的不是我师傅。”

    实话已经说了,你要不信那也没有办法,这种事情,冒充他人弟子的事情,秦风不会去做,无关利益,只是单纯的做人原则问题。

    一旁坐着一直没有说话的苏乐,看着两人对话,此刻心中也焦急了起来。

    引荐下有这么困难吗?

    多大个事情啊?

    你秦风真要跟李队闹掰?脑子怎么就转不过弯来呢?

    苏乐一脸焦急,低声的对着秦风开口说道;“秦风,秦三爷都亲口跟我说了,他要收你为关门弟子,这次秦三爷就是去为你准备天才地宝去了,你就应承一声,不就引荐一下吗?多大个事?”

    有些人天生就那么固执,不是他们不懂的审时度势,也不是他们傲娇,而是他们有着自己的原则和底线。

    在某些大是大非面前,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而秦风,恰好就是这样的一种人。

    骨子里的,他所认定的事情,就是那么天生的固执。

    “他不是我师傅,我也不会做他徒弟。”秦风斩根截铁的说道。

    苏乐当场就懵逼了啊,蛋疼的,我一劝你,你还来劲了,刚想开口说什么,却被李承云给止住了。

    李承云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秦风,突然之间,他觉得这年轻人有点意思;“行,我李承云不强求别人,秦风,还是那句话,湘市炎黄的大门为你敞开着,只要我在这里一天。什么时候想来,尽管来。”

    李承云说完,放下了茶杯,意味着送客。

    一旁的苏乐注意着,当即就站起来;“好了,没啥事了,秦风,走吧!”

    秦风有点意外,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局,最后确实有点出乎意料之外。

    原本他还想着,真要找麻烦,查问题,实在不行就加入炎黄呗,最多以后自个儿谨慎点。

    谁知道,啥事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