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大国重器 > 第七十一章 扮猪吃老虎
    傍晚时分,列车缓缓的停在京城站,秦舒淮从卧铺车厢内走了下来,后面,跟着赵胜男和李长江。

    秦舒淮带着一个背包,下车后左右望了望,赵胜男和李长江分别拖着一个行李箱,行李箱内,除了衣物外,便是这一次投标的标书。

    这个时期的标书并没有多么的复杂,页数不算多,可毕竟是三条线,加在一起,还是有些重量。

    跟着秦舒淮身后,赵胜男和李长江心情都不太好,一路走来,秦舒淮神情都很淡定,每次问他对京城这三个标是否有信心,秦舒淮都不回话,让他们感觉秦舒淮信心不足。

    但不管怎样,三人既然来了,招投标还是要参加,毕竟这一次算是汉武铁路局第一次走进京城铁路系统的管理范畴内抢活。

    不中,也情有可原,中,业绩可不小。

    赵胜男和李长江心里,难免有些期待,渴望此次能中标。一旦中标,汉武铁路局算的在京城也开了先例,对汉武铁路局未来在京城的发展,有很重要的意义。

    但这只是期待,从业一年多,两人都很清楚,汉武铁路局工程总公司的老总出马,都不一定能行。

    如果老总有这个信心,恐怕早就自己出马,不可能像现在一样,对三人来参加招投标,工程总公司领导都未必知道这件事。

    “秦科,我们这是去哪?”第一次来京城,赵胜男显得有些慌张,如今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还是要先找到住处。

    她对京城不熟,也不知道招投标地方,离这边多远。

    “当然是住酒店,走吧,我已经预定好了。”秦舒淮道。

    赵胜男和李长江对视一眼,既然秦舒淮这样说,他们也没有询问,两人拖着承重的箱子,跟在秦舒淮身后。

    望着前面悠闲的秦舒淮,赵胜男隐约感觉,自下火车开始,秦舒淮的神态,有少许的不一样。

    至于哪里不一样,赵胜男一时间说不上来。

    那副依旧散漫的躯体下,多了几分自信。

    很快,三人便走出了出站口,上了车站东侧的广场,秦舒淮让两人稍等片刻,自己转身走了。

    赵胜男以为秦舒淮去上厕所,也没怎么在意,不到五分钟,秦舒淮返回。

    “走吧,我们去停车场。”秦舒淮道。

    说着,轻车熟路的向停车场走去。

    连着几个拐弯,让赵胜男两人都怀疑秦舒淮到底知道不知道停车场在哪,至于秦舒淮哪里来的车,两人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主要是两个箱子太重,已经没心思去想其他事情了。

    终于,在赵胜男准备开口的时候,三人来到了停车场,找到了一辆大众轿车。

    “把行李放后备箱吧。”秦舒淮道,随即开了锁。

    后备箱打开,让赵胜男和李长江神情都为之一愣。

    只见整个后备箱,没有其他什么东西,满满的是茅台酒、中华烟和一些包装精致的茶叶。

    三类东西,已经将整个后备箱塞满了。

    “秦科,后备箱放不下了。”赵胜男道。

    秦舒淮一看,神情微楞,道:“怎么准备这么多东西,算了,行李箱放后坐。”

    至于秦舒淮说的谁准备了这么多东西,赵胜男二人肯定是不知道,也猜不到。

    赵胜男和李长江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惊异。

    从秦舒淮话中,已经说明,秦舒淮知道后备箱有这些东西,应该是早就让人准备好了,在京城这边,已经提前安排好了人接应。

    可没想到对方准备了这么多,不然的话,秦舒淮也不会让他们把行李放到后备箱。

    也就是说,来京城招投标,秦舒淮早有准备,并不是打无准备的仗。

    此次还提前几天过来,显然是准备先走动关系,然后再参加招投标。

    既然秦舒淮早有准备,那么是不是有可能拿下一个标段呢?

    对于这个问题,赵胜男和李长江都没底,再看秦舒淮,这货虽然是科长,来到京城后的表现,也和汉武市有些不同,可是招投标这种事情,没到最后,还真不知道结果。

    如果中标只是吃饭喝酒送礼那么简单,汉武铁路局工程总公司恐怕早些年,便插手京城的铁路建设系统了。

    第一道口子,可不是这么好撕的,赵胜男和李长江对秦舒淮,信心还是严重不足。

    上车后,秦舒淮熟练的开着车,在繁华的街道上行走,很快开到一家名叫明珠的酒店。

    秦舒淮对道路的熟悉程度,让两人觉得,秦舒淮常年在这个地方转悠,对这一片都很熟悉,不然的话,肯定不可能如此的容易。

    酒店不算多高档,在京城算是三星级,不过对赵胜男和李长江来说,已经不错了。

    他们出差,可从没有这么奢侈过,住的上三星级酒店,今天完全是托了秦舒淮的福。

    “长江,一会把资料放我房里去,晚上我加班看看。”秦舒淮道。

    “哦,好的。”李长江高高瘦瘦,看上去和秦舒淮年纪相仿,却及其老实,对秦舒淮的话还是会听。

    至于秦舒淮晚上还要看标书,他就搞不明白了,毕竟这些标书已经在秦舒淮哪里,放了将近半个月,如果真的想看,有这个心思,早都看完了。

    房间早已定好,三人办好手续后很快入住,三个人开了三间房,也算奢侈,不过都是单人间。

    主要秦舒淮是副科长,他没开口让李长江和自己一个房间,李长江肯定不好建议。

    至于赵胜男,更不可能和他们两人一个房间。

    七点不到,秦舒淮分别敲了敲两人的房门,说一起去吃饭。

    “长江,你去车里拿一箱茅台,最里头有一条熊猫,一起带上,今晚陪我一个长辈吃顿饭,就在五楼。”秦舒淮将钥匙甩给李长江道。

    说完,李长江坐电梯往下,秦舒淮提着一个小包,直接和赵胜男往上,他们住的是三楼。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一个包间前,敲门随后走了进去。

    包厢很豪华,是一个大包间,分为内外室,外室是一个大型圆桌,可以坐下十人,内室摆放一套真皮沙发和茶几,此时,内包厢坐着四人,三男一女,正在打麻将。

    三个男子中,有一个年长者,看上去约莫有五十岁,国字脸,头发掺杂白色,气色却是红润,身材保持的还算可以,肚子不算大。

    另外两个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一个大肚便便另外一个却正好相反,个头不高,也很瘦小,眼神却很亮。

    坐在长者对面的女子,秦舒淮没看清长相,从穿着打扮来看,应该是个时髦女。

    “呦,舒淮来了,我们都打了好几圈,你可是迟到了哦。”年长者放下手中的麻将,笑着起身道。

    “徐叔叔,实在不好意思,火车晚点,刚放下行李我这就上来了。”秦

    舒淮微笑着上前,和年长者握手。

    此人叫徐泽明,是京城铁路局的一位副局长,此前一直在铁道部工作,最近几年才分配到京城铁路局,秦舒淮见过他几次。

    这次来京城参加招投标,到了他管辖的地方,拜山头还是要的。

    不管自己关系多硬,的确能用一时半会,绝大部分还是要靠自己去维持。

    提前徐泽明打招呼,联络感情,是很有必要的。

    关系到了,礼数还是要做到位,人之常情。

    “你说你在京城待着不就得了,干嘛还跑汉武铁路局去,多费事啊。”徐泽明道。

    秦舒淮跑到汉武铁路局的事情,在京城铁路系统,很多人都有所听闻,想不明白他到底想干什么。

    “徐叔,到地方去可以多锻炼嘛,毕竟还年轻。”秦舒淮紧紧的握住徐泽明手道。

    “嗯,也对,前段时间我还听说你去天路铁路,高原反应回来了,原本以为你会留在这边,没想到又跑汉武铁路局去了,你小子也怪能折腾的啊。”徐泽明笑道。

    “年轻在于折腾嘛。”秦舒淮笑道。

    一旁,看着秦舒淮和徐泽明谈笑风生,她直接楞逼了,对于京城铁路局副局长徐泽明,她早就查过对方的资料。

    要想在京城开辟一个新的市场,必须对京城铁路系统副局以上的官员进行调查,甚至对他们的喜好都要调查。

    如此一来,才能有的放矢,抓住机会拿下对方,招投标才有可能中标。

    不能拿下这些能说的上话的人,找其他任何一人,都是白搭,根本不管用。

    可以说,徐泽明曾是汉武铁路局工程总公司开发科准备进攻的对象,最终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这件事一直耽搁了。

    没想到,这次居然见到真人,而且自己的这位副科长,居然称呼对方为叔!

    赵胜男瞬间感觉,秦舒淮这小子此前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啊。

    在汉武铁路局的时候,对于招投标压根不去管,招标当天都不出马,让赵胜男和李长江去办,一点也不关心。

    甚至连京城的铁路项目,似乎也不上心,如今看来,不是秦舒淮不上心,是因为他信心满满,早已不担心中标问题。

    连京城铁路局副局长都叫叔,要个标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赵胜男越看秦舒淮,越觉得这家伙太能装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在他那副毫不在意的神态中,却是将所有事情,都掌控在手中,了如指掌,早已有安排。

    隐约中,赵胜男感觉,自己看不透秦舒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