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无敌剑仙 > 第626章 体质的不同
    “这就是独属于远古之主的体质吗……”

    看着释放出远古之体的夏封,珑真自言自语的喃喃起来。

    古往今来,有无数修炼者都眼馋远古之主的体质。

    因为这种体质,是非常纯正的战斗体质。

    而且,一旦拥有了这种体质,就代表了有了绝对的防御。

    也代表有了绝对的攻击力和持久力。

    可是直到现在,拥有远古之体的人,只有十八人。

    这就是十八远古之主。

    而那些窥视远古之体的人,不管通过什么办法,都达不到远古之体的标准。

    那些人,要么已经湮灭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了。

    要么还苟活着。

    稍微释放了一下远古之体后,夏封又重新恢复了原样。

    他看着那一脸迷离的珑真,笑着说道:“你不会是我们这些远古之主的小迷妹吧。”

    “别自恋了。”

    珑真白了夏封两眼,随即朝着别处看去,非常淡然的对夏封说道。

    但是她的心脏却是无形之中飞快的跳动了两下。

    自己,不是远古之主的小迷妹。

    但是因为那一半远古本源,让自己看到了夏封曾经的很多经历的原因。

    自己不知不觉之间对夏封有种崇拜的感觉。

    唯有了解远古之主的人,才能够了解远古之主的魅力。

    而唯有了解夏封的人,才能够了解为什么夏封是远古之主中最为神秘的那一个……

    而现在……自己无疑成为了最为了解夏封的人之一了。

    夏封轻笑两声,也不再打趣珑真。

    他带着珑真来到了自己在道始山中的那一间茅屋面前。

    一屁股坐在茅屋外,他背靠着茅屋对珑真说道:“远古之主的体质,虽然统称为远古之体,但是每一位远古之主的体质其实都有些不一样。

    十八远古……不对,应该说十九远古之主中,远古之体最为古老的要数大哥他了。

    他是远古时期第一位远古之主,我们的远古之体其实多多少少都受了他的一些影响,或者说是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些,才蜕变出来的。

    而最为远古的远古之体,雷哥他应该当仁不让,不是我吹牛,哪怕是中央修炼界的天罚,也奈何不了雷哥,反而会成为雷哥他的养料。”

    夏封嘴里面的大哥与雷哥,珑真都清楚一些。

    大哥,就是第一位远古之主,在十八远古之主中是老大。

    而那个雷哥,是第三位远古之主,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猛人。

    忽然,珑真有些疑惑的看着夏封,对他询问道:“你告诉我这些干嘛?”

    “听我继续说下去不就知道了。”

    夏封白了珑真两眼,也不再说什么细枝末节的话,而是单刀直入的说道:“我的体质,虽然没有大哥的古老,也没有雷哥的强大。

    不过我的体质是从无数生死之中蜕变出来的,你应该也看到了我那一半远古本源里面的记忆。

    应该很清楚,我的体质是依靠什么样的方式形成的。

    而远古本源,其实算是每一位远古之主的第二身体。

    一般情况下,如果远古之主受了波及到远古体质的伤势,那么就能够依靠远古本源恢复过来。

    而我的远古本源,和我的体质属性一般无二。

    所以我认为我的那一半远古本源哪怕不能够完全消除你那纯阴之体的弊端,也应该能够解决一大半的问题。

    所以啊,你可别浪费了,那是我辛辛苦苦花了无数时间才凝聚出来的。

    虽然说已经送给了你,可浪费了我还是会心疼的。”

    “放心吧,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我都不会浪费掉的。”

    珑真白了夏封一眼,用着非常认真的语气说道。

    单单是夏封能够随意把那一半远古本源送给自己,自己就注定不会浪费掉了。

    再说了,这远古本源对自己的作用很大,自己不会傻到就这么浪费。

    自己看过夏封曾经的那些记忆。

    要知道,夏封的远古之体,是依靠纯粹的气血而凝聚出来的。

    而这远古本源和夏封的体质一半无二,那么对自己的作用就大得不得了了。

    纯阳之体,很厉害。

    但是,单纯依靠气血而凝聚出来的超强体质,绝对比纯阳之体厉害无数倍。

    甚至,这种超强体质比纯阳之体的作用更大。

    自己吸收了一半这远古本源。

    就当吸收了一半那超强体质。

    想来,如同夏封所说,自己哪怕不能够完全解决身上的弊端,但应该也会解决得差不多了。

    见珑真表情认真,夏封下意识的点着头。

    他依靠着茅屋,随意的对珑真说道:“你以前应该没有来过道始山吧,随便逛逛吧,这可是一个好地方啊。”

    珑真点着头,站起身就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对于道始山,自己还是非常好奇的。

    毕竟道始山不管过去了多少时代,都是修炼界中的一块里程碑。

    能够亲眼所见,何尝不是一种莫大的机缘。

    只是,她心中有些疑惑。

    道始山,曾经似乎并不是一座浮空山啊。

    而是屹立在这一修炼界龙府山脉最深处那里。

    可是现在,为什么道始山悬浮在了天空中。

    而龙府山脉最深处,一点都找不出道始山曾经坐落过的痕迹?

    看着珑真离去的背影,夏封打了一个哈欠,双手抱胸就准备睡觉。

    不过就在他要闭上眼睛的时候,幽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夏封的面前。

    她看着夏封,轻轻的说道:“离哥,我感觉好无聊啊。”

    “妮子啊,你才回来没多久,这段时间最好安安静静的待在道始山里面,否则那几个家伙是真的会生气的。”

    夏封看着幽,用着苦口婆心的语气说道。

    远古之主,都是从战斗杀伐之中走过来的。

    没有几个远古之主喜欢临近的生活。

    幽闲不住也正常。

    可是这妮子才回来没多久啊,要是跑去出又失踪了,估计另外那几个家伙都要去把代表这妮子的那一盏铜灯给扔掉,把她从远古之主中除名了。

    幽可怜兮兮的看着夏封,有些闷闷不乐的说道:“可是离哥,老是让我待在道始山,我全身都不得劲。

    现在道始山里面就我和默姐两个人,我都快要变成野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