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动漫 > 落地一把98k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笼中雀,局中人!
    蹬—!

    一声轻响蓦然传来。

    沈泽言身形一跃,像是只矫捷的灵猫,轻盈无比地落在二楼外面的窗沿上。

    看到这个画面,场下的众人不由都是一惊!

    “诶?泽少不准备走吗?”

    “什么情况?回马枪?”

    就在这短短一瞬间,落在外面窗沿上的沈泽言已经弯下身体,灵巧无比地从窗口钻入了进去,旋即眼神冷漠地从背后拔出了那把M4。

    沈泽言的动作虽轻。

    但却不可能没有声音。

    莎莎莎—!

    在他落入房里的瞬间,高云阳向前冲锋的是势头也是猛地一顿,锐利的目光豁然转身向后方扫去。

    “噢!骚死已经反应过来了。”

    “没错,脚步声太明显了,泽少这波是想要绕后啊。”

    “嗯,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这样泽少就可以避开Vic的偷袭了。”

    “啧啧,泽少也是刚,看样子这是想要和骚死一对一啊!”

    “那这波怎么说?谁能赢?”

    “近身战的话,我觉得骚死的赢面更大一些。”

    “嗯,而且他拿的还是喷子。”

    “.......”

    场下众人热议纷纷,对于这波对战既紧张又期待。

    楼层间的沈泽言和高云阳两人在走到二楼和三楼间的楼梯口时,却也在某一瞬间停住了脚步,因为他们都“嗅”到了对方的气息。

    在这一刻,沈泽言狭长的双眸微微眯起,嘴唇抿成两片锐利的刀。

    高云阳则是渐渐坐直了身体,身上那种懒散的感觉骤然消失一空,两人都进入了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

    “打起来了!要打起来了!”

    “两人现在隔着楼梯啊,要来一波对冲吗?”

    “噢!骚死换喷子了,是S1897!”

    “泽少这边怎么说?他应该听到对面切枪的声音了。”

    “等等,98k?泽少什么鬼?”

    就在场下一阵哗然之际,高云阳和沈泽言两人的身形倏然同时从拐角后闪出!

    砰!

    砰!

    楼道里两声枪响!

    一声雄浑厚重,宛若大雨瓢泼!

    一声清脆响亮,有如利剑出鞘!

    枪声炸响的瞬间,子弹便在楼道挟着凌厉的破空声,尖啸着划过楼道。

    不过两人开枪快,身法却是更快!

    场下的观众只觉得眼前一晃,高云阳和沈泽言两人便都回到了原先的位置。

    只剩下楼道里浓烈的硝烟和子弹击打在墙上的弹孔以及耳朵里的嗡鸣回响,在无声地叙说着刚刚发生的这一切。

    这一瞬间,众人不由纷纷瞪大了双眼,嘴巴微微张开,脸上的惊讶溢于言表。

    “雾草!这是什么神仙身法?”

    “关键是泽少这98K,怎么感觉跟vic那粗生似的?”

    “什么98K,这尼玛分明是98喷啊!”

    “......”

    就在场上众人惊叹不已的时候,导播的镜头忽然一切,一辆狂野的摩托出现在了众人眼前,正马不停蹄地朝着沈泽言和高云阳交手处的这栋大楼赶了过来。

    不出意外。

    这人自然是刘子浪了。

    刘子浪刚继承下奔驰哥的M24,正想着找个人试枪,碰巧看到了楼顶的沈泽言。

    结果没想到沈泽言不仅反应极快,而且还果断异常地一触即走,根本不给他试枪的机会。

    这让刘子浪又如何能够甘心?

    山不过来我过去。

    刘子浪果断下楼骑上摩托,一路风驰电掣地赶了过来。

    刚到半路,他就听到了楼里的两声枪响,脸上顿时又是一喜。

    这是要黄雀在后的节奏啊!

    摩托车的速度很快。

    刘子浪一路上拉紧油门不松手,转眼就来到了楼旁不远处。

    老哥们等等我!

    此时的刘子浪像是一个赶时赶点的外卖小哥,车刚一停下,便飞身下马,抄起外卖...不对,应该是抄起手中的M16,直接就窗口翻进了一楼。

    紧接着,他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下周围,在确定没有其他埋伏后,脚步飞快地朝着楼道狂奔了上去。

    “冲上去了,vic要冲上去了!”

    “糟了!泽少在中间,这些不是要被骚死和vic包饺子?”

    此时不仅是台上的解说。

    楼道拐角后的沈泽言听到楼下那边不加掩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眉头也不由微微蹙起。

    在这个时候,他必须要选择一个突破口了!

    上还是下?

    心思电转间,沈泽言便已经做出了决断,只见他的手中摸出一颗雷后,抬手便朝下面的刘子浪扔了过去。

    哐当当—!

    手雷在墙壁间弹了个来回,最后撞在了扶手上,竟是一路滑了下去。

    九曲十八弯啊!

    场下众人禁不住吸了口气!

    楼下,正准备悄咪咪上楼偷鸡的刘子浪听到动静,脑海中瞬间出现了一颗飞来的手雷,顿时不由眼皮微微一跳!

    不对啊!

    这尼玛你们打你们的,我就是个送外卖的啊。

    吐槽归吐槽,刘子浪可不敢无视这颗手雷。

    只见他赶紧快步退回楼下,一个闪身躲进了门后。

    轰隆—!

    楼道里火光一闪,掀起无数尘土飞扬,翻滚的气浪差点把刘子浪推个跟头,血条也跟着掉了一截。

    呼—!

    刘子浪眼皮狂跳,心里气得直抽抽!

    这尼玛谁那么没有公德心,在楼道里乱扔垃圾啊?

    他正想歪头打一梭子出出气,表示自己的愤怒和不满,结果楼道上却忽然传来一阵急促无比的脚步声。

    有人下来了!

    “泽少下去了,他要干Vic!”

    “哈哈哈,漂亮!干死狗贼vic,让他偷鸡!”

    “......”

    看到峰回路转的一幕,场下的观众纷纷露出了喜闻乐见的欣慰笑容。

    不过台上的解说看到却是更远一些,荣爷眉头微皱,有些担心地说道,“泽少打下面的Vic是没什么问题,但骚死那边如果从上面下来,怕是不太好处理啊。”

    “嗯,相比之下,我也觉得拿着喷子的骚死要比vic更具威胁一些。”

    就在这时,笑笑忽然瞪大双眼,有些惊疑地说道,“诶等等?骚死要干嘛?他不去搞泽少吗,怎么转身了?”

    大屏幕的导播镜头下。

    只见高云阳在沈泽言下楼后,并没有沿着楼道下去,而是来到一个房间的窗口处纵身一跃,直接跳了下去。

    嘭!

    双脚落地,身体微伏。

    他双手一撑,迅速起身,端着喷子就朝着一楼冲去。

    “骚死这是...要搞vic?”

    “嘶!”荣爷见状不由吸了口气,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怎么觉着...这波像是骚死和泽少做局,把Vic给引诱进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