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动漫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断空
    青慢慢放下手中的枪。

    其实他出手的话未必不能命中,只是那一刹那心中闪过一丝好奇,克制住了出枪的意图而已。对方的行动,明显有些意思,他第二次改变枪尖指向,引而不发,意图十分隐蔽,当时直播间内一片乌烟瘴气,显然大多数人没读出他的意图——但这也正常,毕竟他们就那个水平。

    可对方却作出了正确判断,并且连续两次。这是巧合?抑或天赋异禀?还是另有依仗?但若另有依仗,他可以想到的只有海林王冠而已。

    他向前走去。

    “我躲过了吗?”方鸻一边跑,一边低声问道。

     R不置可否,事实上从之前开始,他就一言未发。

    “他没出手,艾德,”视讯另一端,目光宛若星之花的少女银色长耳轻轻一动,开口答道:“他也在读你的意图,小心一点。”

    他,读我的意图?方鸻心下大为讶然,以对方的实力水平,读自己的意图又有何用?但一个词浮上他心头——谨慎,犹如猎人之审视猎物,冷酷,而又精准,不多用一丝余力,那正是自然界猎捕者既行的法则。

    但落在一个人身上,则只让人联想到一个谨慎又实力强大的对手,正是让人感到最为棘手的那一类。

    一道银光在黑暗中浮现。

    方鸻微微一怔,才看清那是一条笔直的线,是R的手笔,正是后者投映于他系统之下增强视野之中的标记。“艾德,后面。”也正是此刻,弥雅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近乎于悄然,一支碧色长矛分开黑暗,后发先至,穿过他右手一侧,一枪封死他前进的道路。

    方鸻心中一紧,但也意识到对方没有下死手,他转身,刚好看一道湛青之影犹如鬼魅一般飘至自己身后,但那只是对方最后下的残影而已。方鸻才刚一下举起手,就看到青已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下意识后退一步,但青也向左一个平移,那速度,与闪现也相差无几,仍寸步不离地追了上来。然后其一抬手,一记肘击,方鸻甚至还没看清对方右手的影子,便感到胸口一道巨力传来,整个人腾空飞起,飞出四五米外。

    他重重撞在一面岩壁上,又滑落下来,魔导炉稀里哗啦一阵乱响,竟掉下不少零件下来。但方鸻眼冒金星之中,第一时间的反应仍是检查一下自己魔导炉工作状况,效率下降了百分之二十,故障率提高了一半。

    但仍能使用。

    方鸻翻身而起,咬牙道:“老师……咳咳,我挡下来了。”

     R一言不发。

    但方鸻抬起头来,却微微一怔。

    黑暗之中,一道银线正在向右延伸,而那像是分开漆黑夜空的一道闪电,正正落入他心中——

    青举右手成刀,缓缓放了下来,有些意外地看着这一幕。对方吃了他一击,竟没直接了当晕过去,直播间内此刻皆在讨论这个家伙防御好高。

    但他却明白。

    即便是在最后一刻,对方也反应了过来,向最理想的方向让了半步,不然这一击,至少带走对方三分之二的生命。按艾塔黎亚生命体的自我保护规则,理应当陷入休克状态才是。

    不过也到此为止了。

    他并不打算节外生枝,给一个战斗工匠以释放灵活构装的时间,于是向前一步,身形一分为四。

    那倒不是什么分身术,只不过是青左右四次变向,方鸻的动态视力已经完全追不上其极限,在视网膜之上,投影下四个动作不一的影子。但他仍咬着牙,硬着头皮举起手。

    银线仍旧在向前延伸。

    一声轻响。

    ‘孤王之傲’的前半部分爪子脱手飞出,正是银线所指的方向。

    黑暗之中一道长长的弧光,火花四溅。

    此刻,青的直播间内不由齐齐发出一声长叹:“啊?”

    青在半空之中转身,一挥手,将方鸻的飞爪打飞了出去。但心中震惊,已是非凡,对方是怎么捕捉到的——那只是一个战斗工匠,一介新人而已啊!

    他心念如电闪过,立马在原地一个急刹,然后再一次折向,在方鸻视野之中留下连续七八个影子,最后纵身一跃。

    而在方鸻视网膜之上,则是一道银色的光向自己飞折回来——他不需要去看青,只要看着那银光,同时一咬牙将护盾开到最大,然后举起左手加固手套。

    银光向下一折,他左手向下一挡,黑暗之中再一道火光,巨力打得他近乎失去平衡。魔导炉上护盾插件也炸出一团火花,宣告报废。而银光一刻不停,再一次折向中路。

    方鸻在左手后仰的过程之中,发射出火箭飞爪。青正向他一拳击来,但正中火箭飞爪,火星飞溅,左拳飞旋而出。

    连续两击不中,青脸上虽还一片冷漠,但心中已是震动。他几乎起了爱才之心,稍稍后退一步的同时,还有余暇问一句:“交出海林王冠,我不杀你。”

    方鸻踉跄向后退去,那有力气回答?只是对方提到海林王冠,让他大为惊讶。

    他只以为对方是龙火公会的人,于是想也不想举起左手竖了一个中指。

    但动作还未作完,便看到对方右手成鞭,一记手刀向自己挥来。“!?”他忍不住在心中大骂了一声对方也太过分了,竟一点喘息之机也不给。

    而此刻银线折向左上,方鸻后退一步,右手已‘咔’一声收回孤王之傲。他再举起右手,当胸口一挡。

    这一击打在‘孤王之傲’上,他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加固手套上传来一阵令人牙酸的呻吟声,以传奇级装备的坚固程度,竟在对方一记手刀之下近乎于报废。

    方鸻来不及心痛自己的装备,因为一道巨力已透过他手臂传来,击中他胸口,直接将他扫飞了出去。他重重落在地上,已听到右手骨骼断开的声音。

    右手已几无知觉。

    三次交手说来话长,但其实也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直播间内观众根本来不及看清两人动作,只能看到当当当三声,黑暗之中三团火花绽开。青连续抢攻三次,三次可以说皆未尽全功。

    直播间内寂静一片,每个人都完全怔住了。方鸻的三次格挡,近乎于完美的判断,挡得实在是太过漂亮了,以至于身为敌对方支持者的他们,也禁不住在心中叫了一声太美了。

    有些交手就像是艺术,足以给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虽然只是短短三次交击,但也足以叫这些人记下这个少年的样子——如青这样的人,其实最害怕的是遇不到旗鼓相当的对手、高质量的比赛。而他们这些粉丝,又何尝不想看到赏心悦目的交手?

    但在这短暂的错觉过去之后,人们才忽然想到另一个问题——对方并不是旗鼓相当的对手啊,只是一个新人而已。一个在黎明之星森林之时,面对区区一个秦执还完全无法抬头的新人。

    对方竟已成长到这个地步了?

    怎么可能呢?

    许多人都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那个广泛流传于社区之上的说法,中国赛区未来二十年,下一代的十王,是不是已经诞生了?灰之王FOX已接近于退役,下一任的十王之一,会在战斗工匠之中先一步决出么?

    有人说那会是Loofah,但也有人,心中会不由自主闪过一个影子。

    那个影子,曾经在芬里斯岛的地下,牵动过许多的人的心。

    青自己也有片刻的怔然。

    旁人或许不清楚,但在之前那一刻,他真有一种在与一个不逊色于自己多少的对手交手的错觉。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因为他几乎可以感到对方的判断与对于战斗的直感,几乎是全方位在他之上,形成碾压。

    但怎么可能?

    事实是,对方又表现得是一个新人应有的样子。

    他一言不发,只向后伸出手,一旁的长矛自动飞入他手中。他手握翠色长矛,心中只剩下一片决然,他已察觉到一丝不安,以他的谨慎,绝不会让这不安蔓延生长下去。

    青举起长矛,用力向前一挥,两道交错的光刃,向黑暗之中飞去。

    此刻直播间每一个人都看得出来,青已经动真格的了。

    光刃看似很慢,实则很快——刃锋一扫而过,竟生生在后方犁出一条沟壑,其所过之处,溶岩无不倒折。

    其映在方鸻眼中,这正犹如一对白色獠牙,向他直咬而来。上位者——一看到这光芒,他心中便已明白过来,自己的对手,竟然是一个来自于第二世界的选召者。

    也只有第二世界的选召者,才能让魔力在如此远的距离上粒子化。对方之前没出全力,他一下闪过这个念头,但也所幸,对方没有一上来就下死手。

    而此刻,这一击已经留不住他了。

    银色的线折向一个很远的方向,在百尺开外,R似乎丝毫也不管,他是不是能一下抵达那个地方。

    但就在方鸻横飞出去的一刹那,他左手已经稳稳接住飞回来的飞爪,轻轻一握。一道浅蓝色的光门也从他身后张开,一个银色曼妙的身影从他身后展现,并用双手刀刃将他一架。

    能天使身上闪烁出荧光,然后两人一齐以太化,光影交错之间,两道光门一一展开。

    ‘两人’连续向后穿过两道光门之间,并向后退去。下一刻,光刃几乎是堪堪从‘两人’身边一扫而过,并击中那个方向的岩壁,一阵地动山摇之后,留下两道交错的斩痕。

    青的攻击再一次落空了,直播间内却没有任何人敢发言——

    任何人此刻都看得出来,他们对面的那个少年其实并不强,一如他的身份——一个尚还是新手的战斗工匠。但对方的战斗意志,与判断力,简直精彩绝伦。

    这个精彩绝伦放在任何地方,都足以让任何人喝彩,可在这里,那少年偏偏是他们支持者的敌对一方。

    更重要的是,弗洛尔之裔其实与对方也是积怨已久。

    “怎么会?”

    青也皱了一下眉头,看了一眼方鸻消失的方向,只默默收起长枪。就在刚才最后那一刻,他似乎抓住了一些东西,那个念头一闪而过,便在他心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洞穴另一头。

    方鸻右手无力低垂着,并在能天使的搀扶之下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左手一边从腰包之中摸索出生命药剂,然后仰头一口灌了个干净。

    他回头看了一眼后方,能天使两次闪现肯定不足以逃开对方的追击,但那个方向漆黑一片,也不知对方究竟什么时候会追上来。但一轮交手之后,他心中稍稍有了一些自信。

    那可是来自于第二世界的人,自己竟也能在对方手下走过一轮了,他轻轻吐了一口气,居然还有一丝不真实的感觉。当然,这也并非是他一人的功劳而已。

    他看了看弥雅,又看了看R,第一次从两人身上感受到真正顶尖的选召者,其实力是如何的。

    “艾德,”这时弥雅忽然说道:“对方不是龙火公会的人。”

    方鸻微微一怔。

    “弗洛尔之裔,”这么长时间之后,R第一次开了口:“苍之枪,苍之旅团的团长。”

    他中声音带着一种别样的意味,看向方鸻:“你知道那是谁吗?”

    “旅团团长?”

    方鸻自己都吓了一跳。这可不是第一世界那些半吊子旅团,第二世界的旅团,那能是一般人吗,何况还是旅团团长。自己居然在一个货真价实的旅团团长手上走了一轮,这不是开玩笑?

    但R接下来的话更让他差点晕死过去:“这个头衔,其实是龙骑士头衔。”

    “啊?”

    方鸻一下就觉得自己完蛋了,对方要是召来龙骑士,还有他活命的份?不要说闪避,对方只消动一下手指头,就可以让他死无葬生之地。不过第二世界的龙骑士真有这么闲吗,来找他一个新人的麻烦?

    而且弗洛尔之裔的人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你打算怎么办?”R问。

    方鸻用左手轻轻按了金焰之环所在的位置一下。

    他抬起头向一个方向看去,指环正在他胸口散发着灼热的温度——他松开手,一缕只有他能看到的光芒,在黑暗之中向前延伸,并指向那个方向。

    而那里,也只有漆黑一片而已。

    但无论如何,他都得取回龙之心。

    他忽然之间心有所感,再回过头,才看到青一手持长枪,已出现岩窟的另一边。显然,对方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他依靠能天使逃得了一世,但也无法一直逃下去。

    何况第一次出乎对方预料之外,他这么再来一次的话,保不准会有什么下场。

    青一出现在那个方向,身形立刻一闪,便消失在他视野之中。方鸻心中警兆大作,知道对方一动,下一刻就会出现在自己身边,以他的感知能力,基本上追不上对方的速度。

    但还好这里不止有他一个人。

     R开口道:“左侧。”

    方鸻只来得及回身,视角余光枪影一闪,他下意识让能天使一挡。但一声巨响之后,构装体向后飞回,撞在他身上,将他一齐撞飞出去。

    他再一次落在地上,右臂一阵剧痛传来,但不敢有丝毫怠慢,马上抬起头,只看到那个方向银色的线先一步折了回来。可他右手此刻已经完全失去知觉,近乎于无力地垂着,已无法再出手。

    他只下意识想要后退。

    然而R冷冷的声音传来:“退你就死定了。”

    他又说:“你只有一个机会,但前提是你把握得住。”

    “听我命令。”

    一刹那,方鸻其实已失去了最后闪避的机会,光影交错而过之后,青几乎立刻出现在了他一侧,从对方起步到抵达,几乎没有任何中间过程。

    银光标记一闪而过,方鸻所能看到的,便只有寒光闪闪的枪刃,在自己视野之中无限放大。

    但正是那一刻,银色的线在R的指示之下,忽然之间一下散开来,形成一个个分布在黑暗之中闪光的网点。这些繁如星辰一样的光芒,只有方鸻清晰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两人之间多年之前形成的师生默契,在这一刻几乎已毋须用语言来传达。

    在所有人都以为方鸻要死于这一枪下之时,青眼角余光之中,此刻却看到了一道银芒。

    那正是方鸻的能天使。

    当,一声颤鸣之音。

    没有任何人看清,那构装体手中刃臂是如何挡住青的长枪的,只是一道飞溅的火花之后,能天使倒飞了出去。但青挡下这一剑之后,竟然出现了一个致命的失误。

    他在原地愣了一下,没有第一时间抢攻。而正是这一刹那的愣神,让方鸻有机会召唤出第二具能天使,蓝光一现,第二道光门顿时展开。

    能天使还先一步发起抢攻,向对方一剑刺去,而这一剑也不攻敌必救,只指向青手中长枪。

    青试图绕开,但无济于事,又是一道火光绽放。

    接着是第三具能天使,青心中已是一阵冷然——他不由看向方鸻。但方鸻根本没有看他,只不断变化着左手的操控手势,三具能天使,你退我进,不分先后地发起进攻。

    在旁人看来,这一轮攻势简直是快到水银泻地,青居然一度落于下风,不得不被动防守。

    而在最后的一击,还是能天使实在吃不住力量,整半个手臂裂开来,化作一片零件飞散出去。可即便如此,这具构装体还是一往无前地在半空之中一个转身,一剑向青脖子刺出。

    这一剑简直险到巅毫,直播间内的众人也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叫,差点以为青要中剑了。但事实证明他们不过想多了,青反手一击,便一枪将那拼死抢攻的能天使打回了零件状态。

    只是这一枪之后,直播间内已是一片哑然。

    对方凭什么还有能力反击?

    事实上,方鸻自己也是完全愣住了。

    因为这一轮攻击,其实与他无关——

    他不过完全是听从R的命令,让能天使如何出剑,并在何时出剑而已。而那些分布的光点,正是R指示给他的每一个出剑窗口。只要青一动,相应方向的光点就会亮起来。

    他唯一需要做的,只是反应力需要跟上对方的判断而已。

    而在这一轮指挥之下,他的三具能天使,表现得简直像是三位剑圣。要不是能天使本身的属性实在太低了一些,说不定他这一轮抢攻,就要把这位旅团团长给斩于马下了。

    这是什么概念?

    青脸色也是难看至极,虽然对手明明实力远弱于他,可经过这一轮交手,他竟感到自己手微微有些颤抖。他看向对方,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

    “……圣剑断空……剑圣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