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魔法 > 九天剑主 > 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月阳双剑
    霸道的离煌剑将那章去来劈成了两半。
    剑身上凄厉的火焰如同大口,将他的身躯尽数吞没。
    待火焰消失时,章去来的身躯也已焚成了灰烬,随风消散。
    嘶!
    所有瞧见这一幕的外宗弟子无不倒抽凉气,吓得浑身直哆嗦,每个人皆满面苍白,惊恐绝伦。
    谁能想象得到,白夜仅是只催一尊天魂,都有这般强悍的实力。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一梦长君傻眼了。
    “这个家伙不是真王境吗?为何...为何他的肉身如此强大,那个章去来可是比他高了足足两个境界啊!居然破不开他的肉身?这怎么可能?”离破昆也彻底懵了,人呆呆的注视着擂台上的那个人,眼里尽是迷茫与木讷。
    拿天老妪、洞悉观主、灵犀剑者等人表情也大抵如此。
    白夜这霸道的一剑,再度震慑了群雄。
    而神天殿的人模样也比那些外宗之人差不到哪去。
    人们瞠目结舌,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紧接着...
    山呼海啸的喝彩声与叫好声爆发了出来。
    “赢了?”
    “白师兄又赢了!天呐,仅用一尊天魂都能碾杀他们!”
    “太强悍了!”
    “白师兄万岁!白师兄万岁!”
    “看到了没?这就是我神天殿的实力!”
    ...
    神天殿的弟子们一个个激动万分,冲着对面的席位嘶吼叫喊,人们是热血沸腾,躁动不已。
    白夜这场战斗,可以说是比之前的任何一场战斗都要显得震撼。
    “看样子我们多虑了,白夜既然敢站在擂台上,肯定是有他的打算的!哈哈,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如此深藏不露!”张神武连连抚须而笑。
    “是啊,不过此子却是在魂武堂,着实是可惜了,他这样的人才,要是能好好栽培一番,定可成为我神天殿的支柱啊!”温啸玄也笑了开来,望着白夜的眼里尽是欣赏与欣慰。
    墨紫韵脸上也挂着淡淡的笑容,但听到这话,却是朝角落里的流岳望去。
    自神天殿主训斥了他一番后,流岳便一直坐在角落里不吭声,而墨紫韵也在刚才得知了事情的始末。
    想着白夜本该是她紫竹阁的弟子,却因为流岳这么一弄,让这样一个人才跑到了魂武堂去。
    想到这,墨紫韵心里便是一阵的不快,饶是她这般好脾气的人,此刻看向流岳的眼也不由生出了几分厌恶与恼火。
    自然,墨紫韵心中不快,而破罡堂的王元岩心情也不太好。
    他本就与白夜有仇,尤其是白夜救了沈白衣,救了画鬼,却没有去救他的弟子赐天仇!这让王元岩认为白夜是在故意针对自己。
    只可惜现在白夜已经是神天殿的红人了。
    王元岩就算大为光火,此刻也不敢吭声。
    他只能默默的祈祷,祈祷着这些宗外的势族能快点把白夜杀了。
    否则白夜得了势,那他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王元岩朝旁侧不远处的绍飞剑望了一眼。
    果不其然,绍飞剑眼神也同样冷冽。
    比赛还在继续。
    白夜再度以雷霆之势击败对手,群雄颤栗。
    离破昆脸色极度难看,但却不罢休,立刻喝道:“还有谁愿意登台,挑战秦枫,为我天玄宗争得殊荣!”
    然而这一回...却无人再吱声了。
    人们纷纷后退,眼露恐惧,根本没人敢上前。
    看到这一幕,离破昆的鼻子都差点气歪了。
    “你们这群孬种,废物!欺软怕硬的臭虫!”
    离破昆气的破口大骂。
    “离宗主,事情发展到了这种地步,我们已经没得选了!还是让那位出手吧。”一梦长君面无表情的说道。
    离破昆闻声,浑身一颤,愕然的看着他:“现在就派出去?那可是我们的底牌啊...”
    “败了白夜,就赢了,底牌...不就是这么用的吗?”一梦长君平静道。
    离破昆闻声,暗暗咬牙,最终猛然转身,坐在了位置上。
    而一梦长君则要开口,似要喊谁的名字。
    可就在这时,角落里突然窜出了一道身影,以迅雷之势立在了擂台上。
    全场人呼吸顿紧。
    群雄霸主们错愕连连,急朝擂台望去。
    却见擂台之上,立着一名穿着红色剑服的女子。
    女子生的清秀,柳眉凤目,双手抱胸,腰间挂着一口长剑,正满脸笑容的望着白夜。
    看到这人,不少人议论纷纷。
    “这是何人?”
    “是哪个势族的人?谁让他上去的?”
    “不知道...”
    众宗主掌门们立刻四处张望。
    然而片刻之后人们发现,这竟不属于任何一个势族...
    “月阳双剑!”
    突然,灵犀剑者冷不丁的喊出了声。
    声音一出,四周人无不色变。
    “她是月阳双剑?”
    “这...这是怎么回事?月阳双剑的人怎么会到群宗之战来?”
    人们舌头打颤,口齿不清的说道。
    神天殿这边不少人也是失声出来。
    张神武是认出了此人,他眉头紧皱,站起身来沉道:“你是月阳双剑中的月剑吧?你是代表哪个势族来参战的。”
    “我谁都不代表,我只代表我自己。”月剑笑道:“张长老,殿主大人,我击败了你们神天殿的弟子,你们就会把你神天殿的上古魂诀魂术交给我,对吧?”
    张神武踟蹰了下,还是点了点头:“规矩就是如此,自然是对的...”
    “那就没问题了。”
    月剑笑着说道。
    神天殿不语。
    然而这些宗外之人却是一阵不快。
    “月剑,你是跑来浑水摸鱼吗?”离破昆猛然起身,冷冷说道。
    “浑水摸鱼?这说的也太难听了,大家的目的不都是一样的吗?”月剑耸耸肩道。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知道你们在做什么?你们的胆子好大啊!”离破昆大怒,径直喝道。
    “那么,你们想如何?”
    不待那月剑说话,角落里一个混沉的男声传出。
    离破昆当即着目而望。
    只见角落里盘坐着一名穿着黑袍的男子。
    “阳剑!”
    离破昆凝声沉喝。
    周遭人呼吸无不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