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军少的律政娇妻 > 第九一八章:铺路(一更)
    狙击镜里的小男孩,周苍南认得,就是上次在海南时,船只爆炸失踪的小男孩靳皓昱。

    眉头微微蹙起,这个孩子既然出现这里,肯定不会是巧合。

    靳皓昱像是在山里迷路一样,四处奔跑。

    周苍南耳麦里传来顾辰东的声音:“这个孩子出现的有些蹊跷,肯定是跟对方一伙的,现在怎么办?”

    再怎么样,也不忍心将枪口对准一个孩子。

    可是因为同情妇女孩子,而惨遭报复的案子实在太多,他们不能冒这个险。

    周苍南盯着镜头里的靳皓昱沉思了一会儿,才开口:“我去抓他,不管发生什么事,记住枪口调高一寸。”

    说着拿着枪猫着腰轻轻朝靳皓昱的方向走去……

    林中除了清脆的鸟鸣声,不见半个人影,沉寂的像是这个山林里从未有人来过。

    周苍南快要靠近靳皓昱时,靳皓昱突然绊倒,一个趔趄摔在地上,双手按在泥坑里,嘴里发出痛苦的哀鸣。

    脚腕赫然是被捕兽的夹子夹住,尖利的齿尖深深没入脚脖。

    周苍南环顾了四周,没见有异常发现,才轻轻过去蹲在靳皓昱面前:“你还好吗?”

    靳皓昱青涩的小脸上带着坚毅和隐忍,因为疼痛,额间有细密的汗珠渗出,紧紧咬着下唇一声不吭。

    抬头看着周苍南,倔强的把脸扭到一边。

    周苍南笑了:“还挺倔啊。”说着挪到他脚边,把枪放在地上,伸手去看他脚上的伤口。

    靳皓昱半趴着转身,看着低头看他伤口的周苍南,目光闪烁带着纠结,最终在周苍南伸手去取他脚上的捕兽夹时,从袖子中抽出短刀狠狠的刺向周苍南的腰间,十几厘米的利刃深深的戳了进去,速度够快,手劲够敏捷。

    周苍南只顾看他的伤口,身形未动,扎扎实实的挨了这一刀,扭头神色淡淡的看着靳皓昱。

    鲜血顺着刀柄流出来,染红了靳皓昱的小手,也染红了他的双眼。

    白皙的小脸上闪现惊慌和恐惧,抬头看着周苍南,嘴唇抖动半天,特别轻的说了一声:“……对不起。”

    周苍南忍着剧痛,神色平静的动了动嘴,用唇形告诉他:“别怕孩子,你是最优秀的。”

    林中有枪声响起,靳皓昱咬牙狠心拔了周苍南腰间的匕首,转身不顾脚上的疼痛,迅速消失在山林中。

    周苍南嘴角噙笑,缓缓躺在地上……

    因为小男孩的突然出现,因为周苍南错误决定,留给对方一个逃跑机会,错失了狙杀间谍头目时机。

    所以这次的任务以失败告终!

    顾辰东有些不可置信,周苍南执行过多少次任务,怎么会感情用事?怎么会让一个十岁的孩子伤了自己?

    看着躺在病床上跟个没事人一样的周苍南,忍不住问道:“你怎么回事?明明知道这个孩子有问题?你竟然一点儿防备心都没有?你要说是,我可不相信。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会受处分的。很可能大队长这个位置不保。”

    周苍南垂着眼皮,好看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让人无法看清他的心里想法。

    顾辰东烦躁的耙了耙头发:“林豪冒着九死一生,才把这些人员的情况摸清楚,这下可好了,最后还跑了两个。全城通缉,也没找到那个小男孩。”

    周苍南这次总算是有了反应,抬头看着顾辰东:“你不是要回去看多多的孩子,怎么还在这儿?太聒噪了,赶紧回去吧。”

    顾辰东气结:“你竟然嫌弃我聒噪?为什么不让我去跟旅里汇报任务,让一个不能说的霍正锡去?要是我去,我能把今天这事给你漂漂亮亮的圆过去,然后还能保证你大队长位置不变。让那个霍冰山去,那就是个死心眼儿,肯定有一说一,你说你怎么办?回家?”

    周苍南皱了皱眉:“回家也行,我还想好好陪陪孩子们呢。”

    顾辰东看着不争气的周苍南,伸手指了指,咬牙说了俩字:“你行!”

    然后气冲冲的转身离开。

    周苍南不着急,他着急啊,他必须想办法给周苍南开脱去。

    等顾辰东气哼哼的甩门离开,周苍南靠在枕头上闭眼沉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靳皓昱,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竟然让一个十岁的孩子去做情报工作。

    情报部门恐怕是疯了。

    在获取情报上,每个国家谁都不比谁高尚,只看谁是最后都赢家。

    华国撒向全世界的情报人员也非常多,只是立场不同,角色解读自然不同。

    可是对于让一个十岁的孩子卷入进来,还是太残忍了。

    他不知道靳皓昱会派在哪个国家,或者跟了什么人,只是希望在未来的时间里,这个孩子还能坚持住本心。

    还记得他身上背负的任务。

    陶妃匆匆赶来时,周苍南刚刚合上眼睛,看见满头大汗闯进来的妻子,有些愧疚,挣扎的坐起来:“对不起。”

    “你起来干什么,赶紧躺下,伤口还疼不疼?”陶妃哪还敢怨他,红着眼圈过去扶着周苍南的胳膊:“都伤哪儿了?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没事,我休息一下就能回去。”周苍南笑看着陶妃,这么近都距离能看见她鼻尖的汗珠,还有眼里的泪花,有些心疼了:“真没事,我就怕你知道了担心。这次就是一个小小的失误。”

    “我听顾辰东说,你腰上的伤是让你一个小孩子捅的?你怎么那么大意啊?这个孩子呢?”

    周苍南心里骂了遍顾辰东,还真是什么都跟陶妃说啊,笑着摇头:“没事,我看那个孩子还小,和小周几一样可爱。”

    陶妃哼了一声:“我虽然不懂打仗任务,但是我也知道作战中不能有妇人之仁。你说说这要是扎到胸口,你还能活着回来看我和小周几他们吗?”

    周苍南笑着伸手握着陶妃的说:“林豪回来了。”

    “少岔开话题,他回来就回来,他又不是我男人,我也没空管别人。我现在说的是你的问题。”陶妃确定周苍南没事,才凶巴巴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