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 565 神魔齐聚,强势虐渣(精彩,必戳)


    许辉站在那里,就因为苏侯一句话,脸涨得通红,恨不能冲过去掐死这个小子。

    “难不成因为喊一声舅舅,你就真的以长辈自居?”苏侯勾唇一笑,灿若莲花,“你配得上我这一声舅舅吗?”

    “你……”

    “我什么?以前对我和母亲不管不顾,甚至于母亲在许家门口,苦苦哀求,充耳不闻。连外公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就罢了,甚至于她想在外公面前磕个头,这点机会你都没给她?”

    “这是父亲的意思!”许辉强行辩驳。

    “到底是外公的意思,还是你怕母亲回去,和你分财产,当时外公去世,公司大权还没着落,你打得什么主意,大家心知肚明。”

    “苏侯,你别特么的胡说八道!”许辉急了,几个跨步,就冲到了苏侯面前。

    苏侯身侧的人立刻想要阻拦,却被苏侯制止了。

    “是许润之自己违背父亲的意愿,硬要嫁给苏东魁,甚至不惜和家里决裂,她的继承资格,早就被剥夺了!你别在这胡搅蛮缠,扰乱视听!”

    “母亲确实和许家关系不好,但在当时许家有没有明确声明,与她断绝关系?是登报声明了,还是外公曾经在公开场合承认过,自己从没有过这个女儿!”苏侯挑眉。

    许家是大户,一举一动自然有人盯着,这种事,许辉压根没法造谣,“我父亲什么意思,我比你清楚?”

    “既然从始至终,都没人说她被驱逐出门。外公离开的时候,听说没有留下任何遗嘱,就连公司股权,都没交代一句,那我且问,作为他的亲生女儿,母亲是否理所当然应该有一份财产,甚至于许氏的股份……”

    “一派胡言!”许辉现在有些恼羞成怒了。

    “不让她回去,难道不是因为你怕她挡了你的路?”苏侯厉声怒斥。

    “简直瞎说八道,无凭无据,就想凭空诬赖我,苏侯,我告你诽谤!”

    苏侯伸手,边上的人立刻将文件恭敬的递过去。

    “诽谤?”苏侯冷冷一笑,直接将手上的文件直接甩在他脸上。

    “这就是证据,当年你到底如何侵吞了我母亲的财产股份,甚至伪造法律文书,伪造我母亲的签名,与律师勾结,偷偷将属于我母亲的股份转移到自己名下,这就是证据!”

    “空口无凭,我会污蔑你?简直笑话!许辉,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若不是今天要替母亲讨回公道,你以为你有资格站在我面前?”

    “要是觉得证据不够,我还能继续甩你一脸?”苏侯轻笑,眼底尽是嘲弄,“还想告我?”

    “许辉,我告诉你,只要我想,这些证据,立刻就会被送去警局,我能让你在里面蹲你一辈子,永世不得翻身!”

    字字犀利,句句带刺,许辉脸被文件砸得生疼,此刻满脑子都是苏侯嚣张跋扈严词,已经完全忘了思考。

    “光是这件事,在座各位叔伯,觉得这次的合作还能继续吗?谁还对我的决策有疑问的,现在就可以站出来!”语气乖张。

    苏侯目光锐利得环顾全场。

    无一人说话,整个会议室的人就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不是都说,侯爷天生孱弱,命不久矣嘛?

    这特么霸道的像是要怼天怼地的男人又是谁。

    而且大家都以为,苏侯没有任何基础,空降公司,就直接怼上许辉,胜算可能不大。

    毕竟许辉快五十了,在商场浸淫了三十多年,也算是个老狐狸了,苏侯和他比毕竟太嫩,本以为会是一场恶战。

    没想到居然是秒杀!

    众人看着许辉的目光,顿时变得格外诡异。

    “这都是假的,假的——”许辉急了。

    当年许家老爷子过世,却是一份遗嘱都没留下,他和许润之作为他唯一两个孩子,按照法律规定,是应该均分财产的,可他如何能甘心,悄悄做了手脚。

    加上许润之确实离家多年,母亲因为父亲重病,一度卧床不起,当时并无人察觉到异样。

    他怎么会想到,苏侯能翻出这种陈年旧账,他自认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况且时隔差不多三十年,现在……

    却被他甩了一脸证据!

    真特么的疼!

    “假的?你敢随我去警局对峙嘛?”苏侯眉眼一挑,“只要我想,就能让你彻底万劫不复,别以为仗着是我母亲亲哥哥,就真的以为我不敢动你?”

    “还说要把你们公司给我?”苏侯嘲讽得勾着唇,“把你送进去,你女儿又废了,想要你们许氏,对我来说,就是探囊取物、轻而易举的事情。”

    “你敢!”一听说苏侯要和自己抢公司,许辉当即就急了。

    “你这是在恐吓我?”苏侯试探性问了一句,“许辉,你似乎还没认清现在的形势,到底谁掌握着主导权,知道现在还和我呛声?”

    “你是太把自己当回事?还是压根没脑子?”

    “苏侯!我打死你个混蛋!”许辉抬手就朝着苏侯挥过去……

    众人大惊失色,我的天,真是要疯了,这人现在居然还敢来惹恼苏侯。

    **

    “嗙——”会议室的门被人狠狠踹开。

    所有人都被吓得心惊肉跳,今天看样子是没法消停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吓人,真的会吓出心脏病的。

    许辉当时已经抬起了手,被吓得身子一缩,这手愣是没下得去。

    就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孟绍酉已经大步走了进来。

    黑面诡谲,阴鸷可怖,带着毁天灭地的煞气,直直朝着许辉走过去。

    “你要干嘛!”许辉的秘书和助理,这会儿倒是反应过来,要去阻拦。

    那几人刚刚挡住孟绍酉的去路,就被那双骇人嗜血的眸子,逼得硬生生退到了一边。

    孟绍酉发火的时候,可比苏侯刚刚可怖多了,毕竟是手上染过血的人,那气场自是不同。

    “你……”许辉是认识孟绍酉的,但是从未亲眼见过,此刻看他气势汹汹朝着自己走过来,莫名有些腿软,“你想干嘛……”

    “你想干嘛?手举这么高?”孟绍酉眼睛血红,宛若红莲业火,可怖得很。

    “想打我们侯爷呗!”边上有人附和,“胆子倒是真的大,丑事被我们侯爷揭穿,恼羞成怒,就准备欺负他,是看我们侯爷身体孱弱好欺负吗?”

    “前些日子还专门去找侯爷,许诺了一堆好处,就是想让侯爷给他女儿割点肝,倒是怪不要脸的!”

    “你算个什么东西,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许辉之前那点心思被人揭穿,已经格外恼火。

    被苏侯怒怼就算了,现在居然连苏家的一个下人都敢这么和自己说话,他怎么可能不恼火

    抬手就朝着他挥过去!

    那人倒是没躲,只是许辉位置太靠近苏侯,这架势,分明是想连带着苏侯一起打,这倒是让他心头一跳,下意识想要护住苏侯。

    “侯爷——”他步伐倒是都没动,许辉一侧的肩膀忽然被人一把按住!

    已经高高抬起的手臂,被人硬生生给按了下去!

    那双手,带着强势霸道,碾压式的力道。

    手指用力,几乎要将他肩头的骨头捏碎,那手指像是要掐进他的骨缝中。

    “啊——”许辉疼得惊叫出声!

    下一秒,他的身子猛地被人掰过去,迎面而来的一拳,速度极快,快到会议室的众人只看到他抬手,拳落,许辉的半张脸就瞬间充血红肿!

    “唔——”许辉疼得身子瑟缩,口腔中都是血水,“噗——”一口血水出来,居然连带着被打落的两颗牙。

    原本坐在桌边的众人,吓得急忙都起身退到一边,试图离开这个危险之地。

    许辉脸疼得失去知觉,身子下意识反抗,紧接着又是一拳,那力道极重,直打得他半张脸彻底变了形。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知道孟浴风被许思侬绑架了,但许辉应该不是共犯才对,他要是共犯,也不会还有心思待在这里,和扎呛声,早就跑路了。

    所以孟绍酉就算有火,也不该发泄在许辉身上才对。

    “绍酉,差不多!”此刻门口出现一个大家熟悉的人影。

    叶九霄斜靠在门边,一身黑,身长玉立,萧萧瑟瑟。

    他就站在那里,那眼底的寒峭也足以让周围人望而生畏。

    孟绍酉忽然猛地用力,将许辉一把提到了自己面前,“作为亲身父亲,将刚刚出生的亲生女儿送到国外,你这种人渣根本不配活在世上!”

    “她那会儿才多大,被丢在外面,你作为她的生父,对她生死不问,现在却到处求人给你另一个女儿割肝,这就是现世报。”

    “既然没管过他,你就特么给我离她远点,就连她结婚都不放过,还恶意在网上让人散播不实消息,污蔑她和别人有染,心肠恶毒得简直令人发指!”

    “就因为她没同意救你女儿,你就肆意抹黑她?”孟绍酉冷哼,“连她大喜的日子都不放过,简直畜生!”

    孟绍酉原本并不想冲过来,只是孟浴风一直郁郁寡欢,可能刚刚得知自己母亲的消息,又遭了绑架,心里有些崩溃,他追问之下,她才将事情说出来。

    对孟浴风来说,她是想找人倾诉,让自己舒服些,可是孟绍酉哪里还坐得住!

    新仇旧恨,手刃他的心都有了!

    “唔——”许辉半边脸扭曲,压根说不出话,只一个劲儿摇头。

    “当时是我把这件事压下来,只是快结婚了,我不想找你麻烦,惹得浴风难受。”

    “我这人素来不爱图惹是非。”

    “可浴风是我的底线,谁都不能碰!我这人急眼了,真的会杀人的!”

    双目赤红,就连呼出的气息都带着席卷一切,毁天灭地的狂傲,许辉腿早就彻底瘫软。

    “绍酉,行了,你犯不着为了这种人给自己惹是非!”毕竟孟绍酉身份在哪儿。

    “哼——”

    大家本以为孟绍酉会直接松手,却没想到,他居然猛地甩手,冲着许辉,居然硬生生又给他一脚。

    这一下子,许辉后背撞到会议桌上,脊椎就像是被硬生生撞断一样,疼得眼白直翻,差点昏厥过去。

    孟绍酉几欲上前的时候,再补两脚的时候,叶九霄已经按住了他的肩膀。

    “差不多了。”

    他这一拳一脚,就是放在军中那些身强体壮,每天训练的军人身上,挨一下,都是要了命的事情,更何况许辉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再给他两下。

    恐怕真的要将他活生生打死了。

    苏侯倒是往边上退了几步,神色无常。

    “侯爷,您没事吧?”苏家人低声询问,看他后退以为他受到了惊吓。

    毕竟孟绍酉这姿态,狠戾凶残,一般人看着都惊心。

    他们生怕苏侯身子刚好,会被吓得昏过去。

    苏侯淡淡挑眉,“往后站站,免得被他碰到,脏了身子,地上还有血,沾到鞋子上,我也觉得不舒服。”

    许辉腹部翻搅,已经疼得快晕过去了,苏侯这话,更是暴击!

    他气得胸前发胀,硬生生吐了口血。

    众人紧张得吞咽口水。

    我的天,听说过侯爷毒舌,却也没想到这么毒啊。

    脏了鞋子?

    这是把人当垃圾嘛。

    **

    就在现场气氛快凝滞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众人循声看过去……

    本来觉得今天九爷、侯爷和孟大少齐聚已经实属罕见,却没想到就连这陆家的陆先生都来了。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神魔齐聚啊!

    陆淮一身黑色西服,之前住院,让他比之前略显瘦削,芝兰玉树,积玉如石,光映照人,似是踩碎了一地的风华,携着风尘而来,那周身的清贵秀绝,也是特秀无双。

    主要是他一进来,直接打破了刚刚僵持沉闷的气氛,而且他身后还跟着一大群检察人员,这明显是来公干的。

    会议室的人顿时长舒一口气,一直悬着的一颗心,此刻才算是陡然落下,总算连呼吸都觉得顺畅了。

    若说盛都,也就这位出面,能镇得住面前这几位爷吧。

    “许辉?”陆淮看着蜷缩在地上,身子瑟缩的人。

    “救命——”许辉此刻哪里还管陆淮与许白栀的关系,抬手朝他求救,要不然他今天非得死在这里不可。

    “许辉,苏侯向我们举报了你,我们部门已经正式立案,对你的诸多罪行,我们都会一一进行调查研究。”陆淮说得十分官方。

    “部长,他这是被人打的吧,这……”陆淮的助理小声嘀咕。

    这也被打得太惨了点。

    陆淮刚刚进门,看到孟绍酉那架势,就知道是谁干的,他咳嗽两声。

    “谁说是被打的,这分明就是撞的!”

    众人愕然。

    轮睁眼说瞎话的本事,陆淮说第一,绝对没人敢说第二。

    “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把人给我扶起来带走!”陆淮摸了摸鼻子,倒是瞪了一眼边上的三个小辈。

    真是欠了他们的,挨个给他们擦屁股,先是叶九霄的,然后西门的那口子,苏侯又来使唤自己,现在倒好,轮到孟绍酉了……

    这群人中,孟绍酉最为稳妥,没想到,也会冲动做这种事,不过个中缘由他自然猜得到一些,也不想过多苛责他。

    “绍酉,回去陪陪浴风,别到处乱跑。”陆淮叹了口气,这弦外之音就是让他别再惹事了。

    “还有九霄和苏侯,最近都给我安分点!”陆淮警告他们。

    “小舅,我也要举报一件事。”叶九霄挑眉。

    “叶九霄!”陆淮咬牙切齿,这小子把人腿给打成那样,他还在想要如何和上面交代,又来给自己添堵。

    “之前雇车撞小白的人,就是许辉,我有证据,回头会让人送到您办公室!”

    陆淮眉头一紧。

    “他可能并不是想要小白的命,只是想以此来威胁许小姐,逼迫她给许思侬割肝而已,他之前肯定就找过她,只是她没答应,所以准备从孩子下手,当时要不是我们就在身边,恐怕……”

    叶九霄耸肩。

    “小白现在也不会如此安然无恙,而许小姐可能为了保护儿子,不得不向恶势力屈服!”

    陆淮深吸一口气,“动我儿子,你真是找死!”

    就在大家没回过神的时候,转身抬脚,冲着许辉,就狠狠踹了一下,

    众人惊呆了!

    刚刚还警告九爷他们冷静的人,居然亲自动手了?

    若说孟绍酉动手,叶九霄还能阻止,这可是陆淮啊,还有谁能阻止得了他!

    所有人目光此刻全部落在叶九霄身上。

    我的叶九爷,您可真是唯恐天下不乱主啊,最腹黑的人是您吧!您才是最厉害的那位啊。

------题外话------

    咳咳,陆舅舅,您别忘了,你是来干嘛的,怎么能被九爷几句话就给挑拨了呢!

    陆舅舅:自己女人儿子被欺负了,我还无动于衷,我就不是个男人了!

    侯爷:九霄,车祸的事情,你应该早就知道了,拖拖拉拉一直没说,难不成就是等今天?

    孟大少:腹黑!

    九爷:我有那么坏嘛!

    众人:……

    *

    中午吃饭的时候,惊闻噩耗,之前学校送盲审没抽到。现在我们学院却要把我们所有人的毕业论文,送到外面审核,23号之前要交上去,我还木有彻底修改好啊o(╥﹏╥)o好烦啊,为什么通知这么迟,嘤嘤嘤(╥╯^╰╥)

    这段时间,我尽量还是保持三更,尽可能保证不断更,所以最近肯定是不可能有加更的,大家体谅一下┭┮﹏┭┮

    PS:谢谢大家昨天给月初投的票票,还有各种打赏,谢谢大家,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