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超品仙医 > 第五百一十六章 每人搬几块砖走
    高飞见到于贵仁的反应,心中一阵好笑。
    他刚才施展的只是采花拳和逍遥步的一些皮毛,却把对方惊成那副模样,看来三师父还是很偏心的,只给自己传授了真正的绝学。
    “小子,你别停啊,继续打拳走步。”于贵仁突然喊道。
    高飞负手立在原地,一副高人风范说道:“胡闹!你是三师父的外门弟子,我却是他老人家唯一的亲传弟子,要是论起辈分来,你要喊我一声师叔。”
    “???”宴会厅内的豪流一脸懵逼。
    于贵仁老脸涨得通红,他可是堂堂龙组玄字号第一人,辈分比宫明策等人都高一层,在京城备受尊敬,怎么能喊一个二十出头的娃娃叫师叔?这不全乱了套么。
    “算了,我也不强求你,既然你不肯认我这个师叔,那我现在有事先走一步。”
    高飞立即拉着梨海棠就要离开,刚才那一番交手下,他意识到于贵仁至少也是一名地级武者,他根本就不是这老头的对手。
    “小子你别走,咱们的事还没说完呢。”于贵仁急道。
    “咱们还有什么事?等你先喊我一声师叔,我再跟你谈。”高飞姿态放的很高。
    宫明策等人一脸无语,于贵仁是谁?华夏龙组玄字号的第一人!
    让他喊你师叔?你脑袋被车撞坏了吧。
    “你怎么证明自己真的是花浪总教头的亲传弟子?”于贵仁问道。
    高飞摆出一些不耐烦的样子:“我连正宗的采花拳和逍遥步都会,这种事情还需要证明么?再说了,放眼整个华夏武林,有谁敢冒充我三师父的弟子?”
    于贵仁一副沉思模样。
    高飞说的一点毛病也没有,花浪可是二十年前风流满江湖的武道至尊,并且他向来不收弟子,一般人怎么可能傻到去冒充他的弟子。
    “既然花浪总教头不收弟子,又怎么会收下你?”于贵仁还是有些怀疑。
    高飞翻着白眼说道:“你这老头真是烦人,你觉得我有必要冒充花浪的徒弟么?当年要不是那个老不死的哭着求着要教我功夫,我才懒得搭理他呢……”
    “……”于贵仁。
    “我时间宝贵,好狗不挡路,你快让开!”高飞像是命令下属一样的口吻。
    东方朔众人脸上浮现玩味神色,仿佛已经看到了高飞惨痛的下场。
    却听于贵仁突然拍手喊道:“好!果然是花浪总教头的唯一弟子,脾气跟总教头当年一样火爆……师叔,请受师弟一拜。”
    “……”高飞。
    在众人不可思议的注视下,于贵仁双手抱拳,朝高飞做了个标准的武者礼仪。
    高飞悬着的心总算放松下来,他早就意识到自己不是于贵仁的对手,那老头至少也是地级前期的高手,甚至可能踏入了地级中期。
    岂料在打斗中,于贵仁提起了三师父花浪,高飞立即借着三师父的名号狐假虎威,没想到还真的镇住了于贵仁,甚至让对方甘愿降低辈分。
    高飞在逍遥谷跟着三个老男人生活了十八年,每天都要听他们轮换着吹嘘当年的辉煌传奇,一直以来高飞都认为他们是在吹牛,可当他下山进入花花世界后,时不时的会遇到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只是提一下三位师父的名号,就能震慑强大的敌人。
    “难道那三个老不死的归隐前真的很厉害?既然那么厉害,又是被谁逼上逍遥谷终生不出呢?”高飞满心疑惑。
    “于前辈,您没事吧?”
    气氛沉寂许久后,宫明策不可思议的喊了起来。
    于贵仁冷冰冰的瞪了他一眼,大骂道:“老子好得很,你别咒老子。”
    宫明策吓得缩了缩脖子,然后小心翼翼的说道:“可是于前辈,那小子胆敢在东龙宫闹事,您难道不打算收拾他了?”
    “闭嘴!休得对师父不敬!”于贵仁满面寒霜。
    “……”宫明策。
    “于前辈,东龙宫的玻璃穹顶……”东方朔指着头顶天空,试图重新激起于贵仁对高飞的怒火。
    于贵仁看了眼当初斥巨资打造的玻璃顶棚如今空空如也,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却很快冷静下来,拍着胸脯豪气万分的喊道:“这是谁拆的顶棚……拆的好啊!这下子东龙宫的顶楼宴会厅变得空敞多了,空气也流通,视野极好,档次一下子抬高了好几层,我决定以后东龙宫的顶层宴会厅就搞成露天的……好啊!真是太好了!”
    “……”连高飞和梨海棠都无语了。
    “于前辈,对面的狙击手,楼下的坦克装甲车……”宫明策不甘心,继续尝试挑起矛盾。
    于贵仁再也没了之前的愤怒,笑呵呵的说道:“狙击手来的好!知道我出现,特意埋伏四周保护我的安全……对了,我来的时候看到门口那片地上掉下去好多建筑垃圾,正好让装甲车和坦克车运走。”
    “……”全场豪流。
    用装甲车和坦克运垃圾?亏您老想得出来!
    高飞都在心里佩服起于贵仁的脑洞之大,这老头没写网络小说真是可惜了,不然就是下一位绝品杜少啊。
    “咦?你们这些小孙子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要我请你们吃饭啊?”于贵仁人老心不老,他已经看出宫明策等人跟高飞过意不去。
    人群受惊,连忙摆手:“于前辈说笑了,应该是我们请您吃饭才对,那还要您肯赏脸才行啊。”
    “我不赏脸。”于贵仁脾气耿直。
    “……”人群。
    “还愣着干嘛?一点眼色都没有么?一个二个是怎么混到今天的位置的?都给老子滚蛋!”于贵仁火了。
    一众京城豪流吓得瑟瑟发抖,不少人已经离开。
    最终宴会厅里只剩下宫明世家几人,其实那几个宫明世家的亲属心里怕得要死,恨不得立即离开这里,可是宫明策始终没有表态带头,他们也不好擅自离开。
    而宫明策哪里不想走,但就这样走掉的话,他的颜面何在?宫明世家的威严何在?
    “咦?你小子是聋了还是傻了?还是留下来要帮我打扫大门口的卫生?”于贵仁面露不满。
    宫明策堂堂京城公安厅厅长的身份,却被于贵仁喊去当清洁工,他心中憋着股怒火却也不敢发泄出来,还要堆着笑脸说道:“于前辈,梨家那丫头已经跟我家犬子诚儿定亲了,我要带她一起走。”
    梨海棠那张俏脸蛋顿时冰冷下来:“谁跟你们宫明世家定过亲,这事我不同意。”
    梨海棠三番五次拒绝宫明世家,这让宫明策等人感到巨大的耻辱,而当事人宫明诚更是感觉颜面丢尽。可是在于贵仁的面前,宫明诚连说话的份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跟自己定亲的女人,贴在仇人的身边。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早就婚姻自由,既然梨家丫头不同意,你们也别强迫她。”于贵仁说道。
    宫明世家的人神色大变,早就听说华夏龙组的人神龙见首不见尾,每天都忙着国家安定和一些不为人知的大事,什么时候还管起别人家的婚姻幸福了?
    这要是换个人多管闲事,宫明策肯定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但于贵仁站出来说话,他除了点头赞同,也没有别的选择余地。
    “呵呵!于前辈说得对,看来也是我们宫明世家欠考虑,既然海棠不同意,那这门亲事就到此为止了……于前辈,今天多有打扰,策儿先行一步。”
    宫明策带人离开,他转身瞬间,脸上的笑容消失,变得阴冷无比。
    却还没等他跨出宴会厅大门,身后传来了于贵仁的声音:“你们这五六个人也不少,等会到楼下一人搬几块砖头离开,把东龙宫大门口的建筑垃圾都清理掉。”
    “……”宫明家族众人。
    原本喧闹的宴会厅突然冷清下来,只剩下高飞三人和梨家亲属。
    梨忠国站在于贵仁面前瑟瑟发抖,甚至连句话都不敢说话,至于梨义平等人更是心惊胆颤,他们以前只是听说过于贵仁前辈的传奇人生,没想到今日能见到本尊。
    于贵仁根本没在意梨家人的存在,他目光灼热的盯着高飞,让后者莫名菊花一紧。
    “人都走完了,我们也该走了。”高飞被于贵仁看着瘆得慌,连忙拉着海棠要走。
    于贵仁却先一步挡在了大门口,笑呵呵的说道:“师叔莫急,我想找你单独聊聊。”
    “找我聊什么?我很忙的,等有空了再说。”高飞可不想留下,他完全不是这老头的对手,要是于贵仁想对他做些什么,他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一些私密问题,外人知道了不好。”于贵仁凑到高飞耳边,神秘兮兮的样子。
    当热气吹来,高飞感觉浑身一紧,差点本能的飞向于贵仁一脚,可是想到对方强悍的身手,他还是忍住了心里的狂躁。
    “你这老不正经的,有什么事就当众说,否则就让路。”高飞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白一针那暧昧的眼神,身体一阵哆嗦。
    “师叔,既然如此我就直说了,你肯定知道花浪总教头现在的住址吧,能不能告诉我啊。”于贵仁神色严肃起来。
    高飞嘴角猛抽,自己似乎又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