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七百九十章 骚年的开始?
    刘猛是分区副局长,自然见识过杀人者身上的味道,只是这次,他第一次感到特别的浓郁,他被楚江冷冷瞥一眼后,头皮就发麻,打心里发颤。

    “你知道的……我可是分局的副局长,你伤害我的话,后果……很严重的。”刘猛看见楚江似笑非笑朝自己走了,他大退一步之后,尽量鼓足勇气喝道。

    尼玛的,下属虽然被钉在墙角,但是也眼睁睁看着呢,本局长这样后退是不是很没面子呢?

    惊悚不已的刘猛,此刻竟然还考虑到了面子的问题。

    “砰!”

    楚江踢出闪电的一脚之后,刘猛胖胖的身躯就像虾米一样蜷缩在墙角,疼得额头冷汗直流,但是却没有惨叫出来,也许……他还在考虑面子的问题,下属正在墙角看着呢,自己被踢一脚就大叫的话,是不是很没面子呢?

    如果楚江知道他这个想法的话,肯定送他一句话,草,一个堂堂副局长都已经被踢了,还有什么面子可言。

    此刻赵东林满脸惊愕地看着楚江,疯子,绝对是一个疯子,连公安分局副局长也敢打!

    “副局长?老子踢的就是像你一样的副局长!”楚江踢了之后,淡淡道,“你为了自己的利益,干屈打成招的活已经第几次了?”

    “你……到底是谁派来的?”刘猛也许平时干了不少类似的活,觉得自己应该得罪了不少人,而眼前这个人,或许就是某个仇家派来的。

    “我自己派自己来的。”楚江微微一笑,笑容中尽是嘲讽的意味。

    “他……给了你多少钱,只要你别再动手了,我给双倍!”楚江越是这样说,刘猛越是认定楚江肯定是某一仇家派来的。

    楚江沉默不言了,只是微微一笑,心想,也许这家伙平时帮别人办事捞了不少好处,这种钱,不拿白不拿。

    拿了之后也不算白拿,最起码可以得到某一个证据,就一个分局副局长而已,如果有大量不明来历的金钱的话,很多问题不言而喻。

    刘猛看见楚江笑着站在那里,以为楚江心动了,继续道:“兄弟,出来干活就是为了赚点钱,既然是为了赚钱,何必跟钞票过不去呢。”

    “一千万。”楚江嘴角泛起一丝玩味儿的笑意来。

    “一千万!”刘猛有些怒意了,“你以为在抢银行吗。”

    他原本以为,楚江虽然身手很厉害,顶多就是十多万,二十多万可以搞定,可是楚江一开口就是一千万,这……明显没有谈判的诚意吗!

    “抢银行,我就是有点抢银行的感觉。给我一千万,我就放过你,不然跟他一样,即使不杀你,也可以给你一个粉碎性骨折,后半生得在轮椅上度过。”楚江冷冷一笑道,然后向前踏出一步。

    赵东林惊愕得不知道身上的疼痛了,这疯子不但踢了副局长,而且还想勒索副局长。

    小子,你可以睁大眼睛了,这位可是公安分局的副局长啊!

    “一百万,我最多能给你一百万,再多我就拿不出来了,我虽然偶尔干点……违规的活,但是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从未拿过什么好处费。”刘猛看见楚江踏前一步,一脸诚意道。

    “是吗?”楚江嘿嘿一笑,然后慢悠悠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四眼,你给我查查这个人到底有多少身家,他叫刘猛……”

    “是,老大。”

    挂了电话后,差不多一分钟后,楚江的手机就收到了信息。

    楚江优哉游哉念了起来:“刘猛,城南分局副局长,身上有银行卡三张,账户总金额二千二百万,另外……除了他现在居住的套房外,他另有两套房,一套在水丽弯646,价值五百六十万,一套在韵榭间705,价值八百万。另外……家里有戒指十个,名表十八条,钻石项链二十六条……三张银行卡呢,一只是他自己的,一张是他表弟,一张是他妻舅的。另外两套房也是如此,一套在他表弟名下,一套在他妻舅名下。但是他却有这些银行卡的使用权,更有那些套房的使用权。”

    刘猛边听冷汗边流,这个四眼是谁,竟然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查清楚了他一切的财产,包括不在他名下却拥有实际掌握权的财产,甚至包括戒指项链手表什么都查的那么清楚。

    其实他家里有多少这些玩儿,他自己都不清楚了,这些都是人家求他办事的时候送给他老婆的。

    赵东林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尼玛的,原来副局长捞了那么多油水啊,难怪大家都想往上爬!

    “我靠,刚才看你说的挺有诚意的,我一度还信了你,真的以为你只有一百万。想不到你还真是一条大蛀虫!”楚江满脸嘲讽道,“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不要你的钱了。”

    “不要我的钱了?”刘猛心头一跳,战战兢兢道,“你要我的房?”

    楚江笑着摇了摇头。

    “难道你要我家的首饰?”刘猛有点懵了,自己除了钱房,就是那点家当了,难道这个家伙有收藏或名表或项链或戒指的癖好?

    楚江继续笑着摇头。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刘猛真的懵住了,他该不会连自己有两个小情人都知道吧。

    “哦,刚才最后一小段还未念出来,刘猛,有两个情人,一个二十三岁,一个二十五岁,她们的名字分别是……”楚江似乎猜到了刘猛的心事一样,继续念起了手机信息。

    “啊!”

    刘猛叫出来的时候,赵东林也叫了出来。

    尤其是后者,露出了恍然大悟神情,尼玛的,难怪刘局上班的时候总爱睡觉,原来除了家里红旗不倒之后,外面还彩旗飘飘。

    难道五十岁,才算是骚年的开始?

    “你……到底要什么?”刘猛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脸阴沉道。

    “放心,我不要你的钱,也不要你的房,更不要你的首饰名表之类的,当然更不要你的两个小情人,因为信息中注得很清楚,略有姿色而已。”楚江哈哈一笑,而后一字一顿道,“我想要将你送进监狱。”

    “哈哈哈——”刘猛也许怒极反笑,“就凭你,也想把我送进监狱?”

    刘猛重复了一遍,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