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魔法 > 不世妖孽 > 第152章 、神机妙算何必留
    无障离开蒙府,带着金行子与妙心去了廷尉府,将昨日可疑的棺椁告知姚贾,姚贾闻言大喜,当即点出二百名狱卒同无障前往城东搜查,他则先入宫请求陛下派遣仙道院的修真高手来协同破案。

    经无障派出的人询查回报,那伙抬棺椁的人群昨夜入住城东的福来客栈,今日清晨城门打开时,他们买了一辆马车,拉着棺椁出东门准备将其下葬,已走一个时辰,无障了解大概后,便带着人出东门追去。

    行三里多地,便在一个荒山沟里寻到了那口棺椁,棺椁没有下葬,车在马不见,周围有八具尸体,皆圆睁着眼睛,心脏被掏空,死状恐怖,鲜血还没有凝固,显然刚死不久,这种杀人手法,让无障想起一人,千山老驼,只有他才习惯这么做。

    棺椁的盖子已打开,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尸臭味,无障掩住口鼻,向内望去,见尸体的确是一位老者,皮肉已腐烂的差不多,冒着浓水。

    棺椁的深度与外侧的高度相差约有半尺,由于视觉差,不仔细看很难察觉,无障命狱卒将尸体取出就地掩埋,而后掀开底部,果然见里面有个暗层,除了赫然醒目写着八个血红大字‘横征暴敛,人怨天怒’外,再无其他物品。

    这句话很明显已是对来查案的人的公然挑衅,无障凝目环视四周,思虑着不太可能的问题,“难道这些事件都是仙道院的那群乌合之众所为?”

    不久后,姚贾带着人赶了过来,走到无障身旁,见八具尸体和棺材底部的字迹,恨恨道:“又是他们干得!”

    无障淡淡道:“据城门守卫回忆,这伙人一共九人出城,现在有八具尸体,而据客栈掌柜叙述,昨夜这伙人住店的共八人,另外那人应该就是凶手。”

    “看来珠宝已被带走了!”

    “我看未必,他们若想带走珠宝,何必冒着被查出的危险入城再出城,而且若是从此地取走,这棺椁中的尸体放回去又有何意义,带这八人出来的目的,就是要杀人灭口,珠宝很可能仍在城内,他们早已猜出我们一定会来查,又留下这字给我们看,可谓嚣张至极。”

    “若查出此逆贼,必将其碎尸万段!”姚贾痛恨道。

    “陛下是否恩准派仙道院的高手来协同破案?”

    “陛下圣明,已下旨命修道院出人来配合我们查案,中午就能到本府。”

    无障问道:“大人可知他们建造骊山仙宫,用水银做什么?”

    “徭役进入骊山后,就不会活着出来,除了仙道院,也只有陛下和负责督建的章邯将军才知道,整个建造都在秘密进行,我们这些大臣都无法知晓,但经推测,一说是以水银灌输机关,令仙宫循环不止,一说是用来造‘神兵’。”

    “造神兵?”无障不可思议的问道。

    “陛下欲要造一支刀枪不入、所向披靡的军队,开疆扩土,征战四海,成为普天之下永世帝王。”

    “你相信能造出这样的军队?”无障淡淡问道。

    姚贾手捋银须,嘿然苦笑道:“老夫怎可能相信这些,仙道院的那些道士不过是在欺骗陛下罢了,陛下一心想要长生不死,谁去劝谏此事,就意味着侧面说陛下会死,陛下必然会震怒。”

    无障负手而立道:“有机会真应该去骊山,见一见仙宫里是什么样的景色。”

    姚贾沉声问道:“御史大人开始怀疑他们了?”

    无障淡淡一笑道:“没有充足的证据前,不能妄下断言,廷尉大人,我们还是回去接着调查此事吧,再看看仙道院来了几人。”

    ……

    回到廷尉府,不出所料,仙道院竟派来青阳、何必留来调查此案,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无障傲然挺立在青阳身前,肃然道:“见到本官,为何不下跪?”

    青阳目射寒光,恨不得将无障生吞了,冷笑道:“本道长乃是修道中人,不入世俗。”

    “哦,道长说这话,可让本官不解了,既然不入世俗,又为何来管这世俗之事,我看道长不是不入世俗,而是不知世故。”

    “这叫当婊子还想立牌坊!”金行子在一旁讥笑道。

    妙心闻言,‘噗嗤’一笑,虽不知这话什么意思,但见青阳被这话一激,脸色登时铁青,颇觉好笑。

    青阳恨得牙根紧咬,双眼欲要喷出火般怒视无障,心中暗自后悔当初没能将其杀死,现在竟被指着鼻子骂,若不是顾忌嬴政对无障的宠信,必将其就地分尸了。

    何必留斜眼冷视金行子,气不过来,骂道:“你算什么狗东西!”登时调转周身真气,拍向无障,欲要给无障点颜色看看。

    妙心见势,快闪挡在无障身前,‘噗’的一声,真气爆推,将青阳、何必留硬生生震退一步,冷意登时电遍二人周身,均没想到无障身边竟然有这等境界的高手保护。

    正惊讶之际,却听妙心道:“有我在此,你们休想靠近大人一步!”声音清脆悦耳,回荡在公堂之内。

    姚贾不明两人之间的仇恨,见两人一见面,就势如水火,颇感意外,连忙打圆场道:“我们都是为了大秦社稷,有话好好说,快坐下来喝口茶降降火。”

    无障闻言后,冲着青阳微微笑道:“道长几日不见,你那把骨头确实松垮了许多,不跪也罢,本官就不为难你了。”说着,与姚贾走向堂上,一左一右,坐了下来,青阳、何必留则坐在公堂的右侧,愤怒难以掩饰。

    姚贾冲着外面喊道:“带福来客栈一干人等入堂审讯!”

    过不多时,只见狱卒带着福来客栈的掌柜、打杂、小二等共计十五人进入公堂,这些人见公堂内肃严的气氛和两边冷视的狱吏,吓得腿脚发软,连忙跪倒一片。

    姚贾沉声道:“你们不必慌张,只要将那伙葬队入住前后所发生的事情交代清楚,本官绝不会惩罚你们,但若有所隐瞒,必将严惩不贷。”

    那些人一听,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隐瞒,掌柜陈来福忐忑叙述道:“小人不敢有所隐瞒,昨日小人见那伙人穿着丧服、抬着散发着臭气的棺材来投店,小人嫌晦气,本不想收留,但见他们放在柜台上的十枚金币,小人动了贪念,收拾了四间房供他们休息,但那棺材散发的臭气太浓,他们又不准放在屋外,只好按他们要求放在一间空屋子里锁好,其他客官受不了那臭气,小人只好给那些客官退了房,让他们去了别家客栈,而我们被臭气熏得头昏脑涨,一夜竟也没睡好,大约在子时,听到存放棺材的那屋有响动,小人胆小不敢开门去查,于是偷偷趴着门缝向外望去,隐约见到房里有两个人影在晃动,似乎在开棺取东西,小人奇怪那伙人为何半夜开棺在一个臭尸体上找东西,越想越害怕,大气不敢喘,过不多时,见到那两个黑影走出房间,其中一个人影背着个大袋子,里面装满了东西,有些东西还透出淡淡光芒。”

    众人闻言,震惊道:“珠宝!”

    姚贾登时站起身,惊问道:“看清楚那二人的面貌没有?”

    吓得陈来福差点将心吐出来,连忙颤声道:“屋内光线太暗,小人看得不太清楚,只觉……只觉那个背袋子的黑影似乎是个驼背,两人轻步走过正厅时,另一人低声说了一句‘老驼,你千万要将这些东西藏好了。’”

    青阳、何必留闻言,面色煞白,何必留怒喊道:“你再胡说,我一掌将你的脑袋拍碎!”

    陈来福连忙伏倒在地,哭喊道:“小人说的句句属实,如有半点隐瞒,不得好死!”

    无障斜目看着何必留,冷声道:“天下驼背的人随处可见,你怎么就认为一定是‘千山老驼’,你这是来协同我们破案的,还是来恐吓我们断案的,难道仙道院无人了,竟派尔等惊怪来。”

    何必留被无障这冷语一说,立感失态,如此一来便是令人怀疑那人就是千山老驼了,怒视无障,胸中怒火几欲喷薄,青阳亦是如此,身后长剑低鸣不已,不知为何,只要见到无障的那双眼睛,情绪总是难以平静,恨不得将其挖下来。

    姚贾厉声道:“继续说下去,有老夫在,谁敢在廷尉府内放肆,就地正法!”这句话显然是说给何必留听的。

    陈来福伏在地上不住颤抖,吞吞吐吐道:“那驼背的黑影回道:‘放心,费如此大的周折才劫来的珠宝怎会保存不周,等风声一过,我们几个在做细分,任凭他们想破脑袋,也绝不会想到是我们所为,明天不知他们见到后,会不会又气炸了脑袋。’另一黑影道:‘这六国余孽背的黑锅可是不轻啊。’小人只听清楚这几句话,那两个黑影就已打开店门,接着‘哗啦’一声,似乎是铁链的声响,两个人便消失不见了。”

    姚贾喝斥道:“你为何不早来报案!”

    “小人本想报案,但早上见那八人也没察觉出丢失东西,小人又不知以何理由报案,又怕报案后他们反咬一口,说小人偷了他们的东西,是以有人向小人打听那伙人,小人只告诉他们的去向,没有将昨夜所见吐露,小人那时有所隐瞒,罪该万死!”

    无障缓缓起身,冲着何必留微微笑道:“被你言中了,道长真是神机妙算啊,这刚一来就立竿见影,破获这弥天大案,由道长带路,我们一同走抓捕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