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武侠修真 > 那年那蝉那把剑 > 第四百五十七章 莲花峰下藏玄机
        就在完颜北月在青冥宫中指点江山的时候,与他分属同辈人的尘叶却是没有这么自在,他在一路逃遁之后,也不知是天意如此,还是故意为之,竟是来到了剑宗三十六岛的范围之内。

        剑宗三十六岛,自从道门将长年驻守于此的大真人撤离之后,这里就彻底成了一片荒芜之地。没有了炉火千年不熄的上千剑炉,没有了人人佩剑的剑宗弟子,没有了双剑合璧的神仙眷侣,没有了船帆蔽日的繁华盛景,更没有了睥睨天下的白发剑仙,没有巍巍乎千百剑来的剑宗三十六岛,毫无出奇之处,从一座人人向往的修士圣地,变为一座座最寻常不过的荒芜岛屿,正是应了那句话,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剑宗三十六岛,以碧游岛居首,碧游岛又以莲花峰为主。

        莲花峰上有剑气凌空堂旧址,可惜经过秋叶与公孙仲谋的一战之后,已经是支离破碎,只剩下一片废墟。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这片废墟之中,正是被冰尘苦苦追杀的尘叶。

        尘叶环顾四周,意态萧索,与周围的环境却是极为应景。下一刻,他的身形消失不见,出现在莲花峰边缘处的位置,身后便是云雾弥漫的万丈深渊。

        当初秋叶便是从这儿一步踏上莲花峰,硬接了公孙仲谋的剑三十六。

        也不知是否巧合,又是莲花峰,又是这个位置,又是剑道之争。

        当然,又是一剑东来。

        尘叶张开双手,一身黑色广袖道袍猎猎作响,原本湛蓝无云的天空瞬间乌云密布,黑云如墨。

        下一刻,在黑云中有二十八点光亮依次浮现,好似夜空星辰。

        雷池大阵,乃是道门极为有名的法门,上代掌教真人紫尘,大真人微尘,本代掌教秋叶都极为精通此法。

        短短片刻的时间中,天雷滚滚,压城欲摧。

        又是雷池大阵,自然又是剑三十六。

        一剑以悍然无匹的霸道姿态径直撞入雷池之中。

        虽然冰尘所行剑道是仙道剑,但并不意味着她就不会霸道剑。

        剑三十,无量一剑。

        没有止境,是为无量。

        这一剑,没有什么机巧玄妙,只有无穷无尽的剑气。

        在这一剑面前,滚滚黑色云海瞬间退散,显露出原本隐藏其后的一颗颗几乎有人头大小的紫色雷珠,东西南北各七宿,共二十八宿,共同构建雷池大阵。

        一剑入阵,两两相撞。

        二十八颗雷珠震颤不休。

        雷池之间一瞬间出现了密密麻麻数不清的剑气,气势壮阔。

        所谓不敢越雷池一步,当年秋叶凭借自身境界高出公孙仲谋,以雷池强行化去公孙仲谋的剑气,可冰尘的境界却丝毫不弱于尘叶,若论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的时间,甚至还要早于尘叶。

        只见一道剑光冲天而起,顿时冲散紫雷无数。

        手持断贪嗔的冰尘终于显出身形,大袖飘摇,白发飞舞,任由脚下紫色雷电如大潮拍岸,整个人巍然不动,似是立于一座紫色巨浪的潮头之上。

        女子举剑指向尘叶,手中三尺青锋微微颤鸣如寒蝉凄切,女子整个人更是气势凌厉,本身便如同世间最为锋芒必露的三尺青锋。

        一人一剑,从东海的北端边境一直追到了南端边境的剑宗三十六岛,几乎横跨整个东海,最终还是让她追上了。

        冰尘心知肚明,这也是多亏了徐北游那口诛仙剑气的缘故,若是换成全盛时期的尘叶,朝游沧海暮苍梧的逍遥地仙又岂是浪得虚名,便是再横跨一个南海也未必就会力竭而衰。此时多半是因为尘叶损耗气机过深,触动了体内被他苦苦压制的诛仙剑气,这才不得不在剑宗三十六岛上停留一次,争取片刻“喘息”之机。

        果不其然,在这一剑之后,尘叶根本没有想要继续交手的意图,果断收起二十八颗雷珠,向后倒退一步,整个人立时坠入万丈深渊,不见了踪影。

        冰尘身形掠至莲花峰的边缘,向下望去,只见云雾茫茫,看不分明,她心知尘叶绝不是跳崖轻生,一位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若是被活活摔死,那才是天大的笑话,不由冷哼一声,“尘叶,你逃不掉,有本事你就这么一路逃回道门玄都,我倒要看看,除了秋叶,还有谁敢中途救你!”

        话音未落,冰尘也从山崖边缘向外一跃而出,向下落去。

        山崖极高,崖下是常年无人踏足的幽谷,哪怕是剑宗鼎盛时,此处也罕有人至,两者之间弥漫了白色的云雾。

        冰尘的下落速度极快,瞬间穿透这些云雾,以至于滚滚云气中出现了一个来不及合拢的洞口,直到许久之后,才缓缓恢复原状。

        在冰尘落地的时候,仿佛是一把无双利剑从天而落,伴随着一声巨响,地面轰然颤抖,烟尘四起。

        冰尘挥散云雾,从被她生生砸出的大坑中走出,已然身在谷底。这里虽然没有云雾,却生出了充斥着浓郁湿气的瘴气,她环顾四周,周围没有什么藤蔓草木,更没有什么野兽蛇虫,除了些许断剑和残骸,出乎意料的干净,平坦一片,似是被人精心修整过一般。

        至于那几具残骸,应该是当年萧慎屠戮剑气凌空堂时从上方落下的。

        冰尘向前走出几步,发现在不远处有两个脚印,显然尘叶从如此高的地方急坠而下,也不能完全化去身上所携带的巨力,仍是在这儿留下两个脚印,不过话又说回来,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却仅仅是留下两个脚印,已然是通天之能。

        只是不见尘叶的其他踪迹。

        冰尘略作思量后,面无表情地挥剑一斩。

        剑气冲霄而起,不但将谷底的浓郁瘴气一扫而空,还将上方弥漫的云气撕碎,就像一团团被翻开的棉絮。

        然后她一步踏出,瞬间来到幽谷的尽头。

        幽谷的尽头竟是一座道观。

        说是道观,也许有些勉强,因为比起江都道术坊中的紫荣观,梅山上的青景观,或是中都的崇龙观,这座只有前后三间房的道观实在有些过于简陋了,可它悬挂着的牌匾上,又明明白白写着囚牛观三个黑底金字。

        冰尘停下脚步,微微蹙眉。

        她身为曾经的道门中人,从未听说过名为囚牛的道观,而且看这座道观,已经有上百年的岁月痕迹,不像是近几十年才修建的,若是上推百余年,正是剑宗鼎盛的年代,可这座道观的位置委实是太过奇特,竟是在碧游岛莲花峰下的幽谷之中。

        要知道当年的莲花峰可是剑宗宗主和剑气凌空堂所在,是谁在剑气凌空堂之下修建了一座道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