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魔法 > 超维术士 > 第1016节 去而不返
    这一夜,没有出现任何意外。

    这让一路上经历坎坷不断的安格尔,在庆幸之余又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吧。”安格尔在心内道,毕竟风语低谷是巫师这么多年一直公认的庇护地,不安全才奇了怪。

    油灯熄灭了又点燃,连续轮转了两次。

    距离昨日的跨界通道关闭已经过了十二个小时,他们俩人的状态也差不多恢复了。

    “我们再试一次。”

    桑德斯说罢,安格尔本来准备将自己的断片蜉蝣贡献出来,不过桑德斯摆摆手拒绝了,自己重新拿了一个玻璃瓶出来,里面正是断片蜉蝣。

    说起来,当初格蕾娅知道桑德斯必须前往深渊时,便特意准备了几条断片蜉蝣给他,就是为了以防出了意外,桑德斯能顺利的从深渊中偷渡回来。

    毕竟,格蕾娅对桑德斯有所求。

    虽然桑德斯觉得昨天跨界通道出现意外是一个单一事件,但为了以防万一,他打算更换几个前提条件。

    首先更换他们自身的位置,风语低谷不止一个地下溶洞,桑德斯带着安格尔来到了距离原地十公里以外的另一个地下溶洞。然后,桑德斯把断片蜉蝣定位的巫师界道标,也更改了一下,之前他是设定野蛮洞窟附近,但如今他如了安格尔的愿,将坐标定在了亚丽公国的边疆,也是帕米吉高原的边缘地带。

    两个必要的先决条件更改了,桑德斯就不信,跨界通道还会出现意外。

    当他们眼前重新出现一个黑幽幽的通道时,桑德斯转头对安格尔道:“通道已成,我们走。”

    那跨界通道仿佛待人而噬的幽深巨口,散发着一种不祥的气息。这让安格尔的脸色苍白,心跳如擂鼓,背脊也出现了寒湿。

    桑德斯狐疑的看着安格尔,他居然双脚开始打颤,一副心悸未消的模样。

    “怎么了?”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心中在打鼓,十分的不安。”安格尔看着眼前的通道,心中莫名出现的压力,让他不敢跨出那一步。

    从安格尔那发白的唇色,以及额头上滚落的汗水,桑德斯能看出来他并没有说谎。

    安格尔的这番话,让桑德斯很重视。正如巫师之梦,有的时候有一定的先兆性。这种没来由的心悸感,极有可能是天性灵光对你的危险示警。

    在桑德斯实力还很弱的时候,也出现过这种情况。他每一次的选择,都是跟随直觉,避开让他觉得危险的东西,事实证明,他的抉择大多是对的。

    如今,安格尔出现这种类似直觉的感应,这让桑德斯也开始重视起来。

    当然,也有可能是昨天跨界通道出现意外,给安格尔带来了类比错觉。让他再次看到跨界通道,不自觉的就联想起昨天的恐怖。

    不管真实情况是怎么样,桑德斯在思索了片刻后,道:

    “这样吧,风语低谷还算安全,你暂时先留在这儿,我进去看看。如果没问题,我再回来找你。”

    桑德斯自己并没有感觉到眼前的跨界通道带给他威胁,故而他还是准备进去一探究竟。

    这跨界通道带给安格尔不祥的预兆,他本想劝阻一下桑德斯,但桑德斯却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留下之前那句话后,便转身没入了黑暗之中。

    当桑德斯消失后,黑漆漆的地下溶洞只剩下安格尔一人。

    安格尔下意识的退后几步,在跨界通道附近,他只感觉到莫名的危险。

    可当他离开了跨界通道的范围后,又有新的不安,从心灵深处被唤醒,这种不安却不是来自于跨界通道,而是来自这片大地。

    恐惧之感,无孔不入。

    让安格尔有些想逃离这里。可真的逃离,且不说跨界通道在此,在深渊之中他也完全不识路。

    安格尔只能带着浓郁的不安,在黑漆漆的洞穴里,静静的看着跨界通道的方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跨界通道依旧幽深的如狰狞兽口。

    按照桑德斯的行动效率,如无意外的话,他绝对已经能在跨界通道行一个来回。可奇怪的是,跨界通道并没有出现桑德斯的影子。

    安格尔心中升起一个不好的猜想:难道,跨界通道真的再次遭遇危险,桑德斯出现意外了?

    似乎只有这个猜测,才能说明眼前的情况。

    “不对,也有可能是更换了定位道标,所以跨界通道也改变了距离……或者说,跨界通道中的时间与外界有差异?”

    安格尔兀自在为那可能最真实答案,寻找着代替的借口。

    然而,流逝的时间是最好的铁证,它在无情的鞭笞着安格尔的内心。

    当时间过去足足半小时后,安格尔就算再找借口,也无法掩盖那越来越明显的答案——桑德斯极有可能真的出问题了。

    也就是说,跨界通道真如他所想,被不祥笼罩着……

    那他现在该怎么办?

    继续留在这里等待渺茫的希望?还是说,踏入未知且危险的异途?

    经过再三的权衡,安格尔依旧留在了地下溶洞。他离开,极有可能是死路一条,留在这里反而还有一线希望。

    毕竟,桑德斯就算真出了问题,以其能耐,安格尔也不认为会陨落在跨界通道上。

    安格尔深信,到了桑德斯的层次,肯定有自己的底牌。

    只要桑德斯还活着,他留在这里就有希望。

    安格尔静静的等待着,这一等就是大半天的时间。

    跨界通道没有消失,依旧静静的存在着,看上去没有任何危险,但从里面流露出来的不祥气息,却丝毫未曾消退。

    安格尔凝视着跨界通道那黑黢黢的幽深漩涡,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道光辉从漩涡中亮起。

    就像是昨日那条跨界通道湮灭时产生的亮光,十分的刺眼。

    难道,跨界通道再次出现湮灭?而这一次……桑德斯没有逃出来?

    安格尔在心中这么想的时候,那道光辉突然像是一道利箭,突然从跨界通道穿刺而出,目标直指——安格尔!

    速度之快,完全超越了安格尔的反应。

    就在这道“光耀之利箭”破开跨界通道,瞬间达至面露惊骇的安格尔身前时。

    安格尔的胸前突然发起了一道微光,将这支利箭吸纳殆尽。

    安格尔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时,一直贴身挂在他胸前的项链,突然像失去了重力般,慢慢的浮了起来,悬于安格尔的面前。

    ……

    繁大陆,帕米吉高原。

    巫师,在整个南域巫师界,都算是稀少的高端战力。甚至,很多巫师组织,只需要两三个巫师当门面,就能扯起大旗建立势力。

    可如今,在帕米吉高原聚集了超过数千,甚至上万的巫师。

    他们来自各个地域,各个巫师组织的巫师,全部都汇聚于此。

    此刻,所有人正抬起头,静静的看着天空中的世界倒影。

    天空中的倒影,是与他们所看到的视角颠倒呈现的。倒影中是一片被黄沙漫天的沙漠,在被风吹起的沙尘之中,隐隐能看到用岩石盖出来的建筑,看上去古朴而浑厚,充满了异域的风情。

    这倒影,看上去就像是海市蜃楼,密布在帕米吉高原的上空。

    但是,每一个留在这里的巫师心里都很清楚,那并非是蜃影,也非幻象。倒影所呈现的世界,是真实可寻的。

    因为,那就是另一个世界的风貌!

    而倒影中的世界,正是此次位面融合的彼岸世界!

    位面融合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花园之瓴,第二阶段为无限之路,第三阶段被称为掠夺时刻。

    三个阶段,都能让巫师获得极大的利益。

    如果按照利益最大化来说,第二阶段的无垠之路,或许是最危险但也是机缘最大的时机。

    因为无垠之路可以让位面坐标真实化,借此可以勘测到各个主世界的气息,四通八达,位面之路无限衍生。

    可以说,这是征荒位面,开辟新世界的巨大机缘!

    只不过,无垠之路有实力的限制,只有传奇以上,才能踏足无垠之路。

    而南域巫师界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传奇巫师了,故而,每一次位面融合,对于巫师们最大的机缘,反倒是“花园之瓴”与“掠夺时刻”了。

    花园之瓴,其实就是为“巫术花园添砖加瓦”的意思,构建巫术花园的主材料恒定碎屑,就是在这时出现。

    而掠夺时刻,也就是现在。

    趁着双方位面在融合后,通道彻底固化之前,有一段空出来的时限。

    这段时限内,所有的巫师可以提前进入他方位面,对资源进行掠夺。故而,又被称为掠夺时刻!

    而如今,天空的倒影已经现身。

    位面融合已经达到了最后阶段,只要双方位面彻底的融合,那么“掠夺时刻”的时机,便会随之到来!

    之前的“花园之瓴”,虽然抛飞出来的恒定碎屑十分的丰厚,但抢到恒定碎屑的人,多为巫师界真正尖端的存在。

    譬如沉默术士与海神一流。

    很多普通的巫师,根本无法在花园之瓴阶段有所斩获,而无垠之路也与他们无关,所以,他们所期待的,便是这最后一个阶段——掠夺!

    可以说,掠夺时刻才是在场绝大多数巫师真正的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