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魔法 > 王国血脉 > 第447章 与世界为敌
    最深沉的夜空下,灰烬漫天飞洒。

    【防盗,上班时改回来】

    先前被吉萨控制住的人们,缓缓从地上醒来。

    一些人恢复了对身体的自如控制,在劫后余生的惊惶中抱住彼此,痛哭流涕。

    但更多的人,身体已经在血之魔能师的改造下大幅变形,在恢复了感知和控制后,于漫天飞灰的背景下,惨嚎着死去。

    “我是白刃卫队的尼寇莱,不要慌张!”

    一个脸色苍白,浑身是血,抓着一柄奇怪刀刃的男人,在人群中穿梭而出。

    他毫不留情地推开一名发疯地质问身边人的老者,大步向前走去。

    “所有人都待在原地不要动!上面会派人来的!”

    “以国王的名义!”

    陨星者的赫赫威名震慑住了这些在盾区的贫民们,许多人在犹疑中安静下来,

    也有几个比较“固执”的人,尼寇莱不得不用刀锋说服他们。

    尼寇莱喘息着走到一处废墟旁,从一处倒塌的招牌下,拉出一条粗壮的手臂。

    “我以为你死了,”陨星者吃力地挪动着伤者,“那个灾祸放过了你?”

    粗壮手臂的主人——瘸腿的前重剑步兵格里沃奄奄一息地拨开身上的土石和灰烬,借着尼寇莱的力量,爬出倒塌的招牌底下。

    “不,”格里沃狠狠地咳嗽着,他吃力地把身体挂上尼寇莱的脖子,举手点了点自己流血的额头。

    “那个带着小孩的男人……”

    老兵皱紧眉头,表情凝重。

    “是他放过了我——在我被那怪物操控的时候。”

    尼寇莱微微一愣。

    “男人?带小孩?”陨星者扶着格里沃站起身来,眼里疑窦丛生:“能在那个灾祸的眼前自由活动——他有传奇反魔武装?”

    格里沃踉跄了一步,摇了摇头:“不知道,也许吧。”

    尼寇莱眯起眼睛,话语直接干脆:“他人呢?”

    “几分钟前还在,”格里沃嚼了嚼腥咸的嘴巴,用力吐出一颗带血的牙齿,粗粗地道:“他娘的,那家伙硬顶着我和那些怪物的进攻……”

    尼寇莱拨开一道木板:“他很厉害?”

    “厉害?”

    “不,”格里沃一顿,眼里闪过忌惮和凝重:

    “他很可怕。”

    老兵抿了抿嘴角,搓搓冻得通红的鼻子:“还有……他的身手,总感觉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陨星者微微一动:“你认识他?”

    格里沃回忆了几秒钟,终究还是摇摇头:“不知道,我在战场上交过手的家伙太多了。”

    尼寇莱的眼里泛出精芒,他将断魂之刃塞进刀鞘:“所以,是那家伙解决了灾祸?”

    “不知道。”格里沃依旧脸色灰败地摇摇头:

    “能别再问些我不知道答案的问题了吗?”

    就在此时,尼寇莱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格里沃不耐烦地道:“嘿,你还扶着伤员呢!”

    “你知道,”尼寇莱脸色凝重地望着远处的灰烬:“血之灾祸太诡异了。”

    “所以呢?”格里沃嗤了一声:“已经被干掉了,不是么?”

    尼寇莱摇摇头,目光聚焦在黑暗中,一截萎靡在地上的多头蛇触手:“这让我突然想起……”

    “《传世书》中,关于英雄耐卡茹……”

    “对抗血之灾祸和多头蛇基利卡的另一则记载……”

    ————

    泰尔斯茫然地喘息着,几片黑色灰烬轻轻贴上他的脸庞,尽皆碎裂。

    正常人的情绪逐渐回到他的感官中。

    刚刚……到底怎么回事?

    我的武器——他低下头看看净世之锋,心下茫然——为什么能直接刺到她?

    而且……

    结束了吗。

    他懵懂地抬起头,不知所措地看着满天的飞灰和四周的废墟。

    泰尔斯并不认得这个地方,他已经在吉萨的奔逃中,被带出了太远。

    但他依然看得见倒毙在街道上的尸体——他的脚边趴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死前还竭力伸出手,仿佛要触摸生还的希望。

    泰尔斯耳朵一动,感觉到了什么。

    他转过身,随即一惊。

    完好无损的艾希达站在他的身后,在漫天的灰烬中优雅如故。

    气之魔能师表情复杂地看着泰尔斯手里的净世之锋。

    泰尔斯喘了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下次能不能出个声?或者先发个请柬?”

    艾希达没有说话,只是把目光转移到他的脸上。

    “还有,”泰尔斯叹息道,向着周围努了努嘴:“你是不是来迟了?”

    艾希达抬起头,看着飘扬的灰烬,眼里情绪微妙。

    “从地底出来……”魔能师缓缓开口,脸色不变:“需要时间。”

    泰尔斯嗤笑一声。

    在经历了与吉萨的战斗,特别是听过黑剑的那番话之后,他像是突然开窍了一样。

    以往面对气之魔能师时的那种竭力压抑,却依旧深藏他心底的忌惮与恐惧,开始慢慢消融。

    魔能师?

    跟吉萨比起来,在他面前的——不过是一个力量稍强的对手而已。

    “对了,萨克恩先生,”泰尔斯轻声称呼着艾希达的姓氏,“关于魔能师的事情,我想好了……”

    魔能师微挑眉毛。

    他抬起目光,坚毅而果决地望着艾希达。

    “我还没准备好,”泰尔斯盯着魔能师逼人的目光,一个字一个字地开口,咬字清楚,发音清晰:“这就是我的答案。”

    “也是我的选择。”

    艾希达俊俏的脸庞一动不动。

    他们沉默地对视着。

    半晌,魔能师才闭上眼睛,叹出一口气。

    “但是……”

    泰尔斯又开口了。

    “我不准备拒绝你,也不排斥成为……”在艾希达奇异的目光下,泰尔斯泰然自若地吐字道:“只是我需要时间,来学晓、理解、获取有关魔能师的一切,也许还有魔法的一切——而这需要您的帮助。”

    也许,还有血色之年的真相。

    艾希达的一双眸子闪过奇异的蓝光。

    “而且,你肯定知道你们的现况,”泰尔斯转过头,看着满街的尸体与废墟:“这个世界憎恨魔能师不是没有理由的——即使你是为了保护我才这么做。”

    那一瞬,泰尔斯只觉得心情压抑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么多的人命……

    都是因为……

    他深吸一口气,排除脑里的情绪,尽力不去想眼前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这个事实。

    “也许我可以帮你们,身为王子,”泰尔斯理顺了自己的思维,缓缓道:“身为未来的星辰国王。”

    艾希达微微抬起下巴,嘴角微翘,眼里闪过奇异的神色:“你的意思是……”

    “知晓前因后果之后,也许我能为你们找到一条路,一条你们可以安然立足,世界也安稳无恙,两边相安无事的出路,”泰尔斯有意无意地举起净世之锋,斩钉截铁地道:“魔能师不能这样下去。”

    在随风飘荡的黑色灰烬里,艾希达望着他手上的那把红色小剑,眼里露出忌惮。

    “如果我真的会不可避免地成为魔能师,那为了我自己,我就更有必要这么做了,”泰尔斯点点头:

    “而一个握着权力和军队的人类国王,相比一个力量强大不受束缚的灾祸,毫无疑问会更有帮助。”

    这一次,艾希达沉默得特别久。

    泰尔斯耐心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有那么一两秒,第二王子发誓,在艾希达的脸上,他看到了过往不常见的情绪流动。

    缅怀和哀戚?

    这种表情,泰尔斯只在艾希达讲解魔法塔的时候,从他的脸上见过。

    “很多人有过同样的想法——魔能师与其他各族可以和平共处,甚至相互助益,”终于,艾希达慢慢地开口,语气里仿佛潜藏着他所不愿面对的悲哀:

    “无论是魔能师,还是人类,甚至精灵,类似的努力与尝试不计其数。”

    “他们都失败了。”

    艾希达轻声道。

    他们一高一低地站在废墟中,

    泰尔斯用坚定而不容置疑的眼神,回应着魔能师的目光。

    他毫不犹豫地踏前一步。

    “第一,他们的努力还不够,”泰尔斯的声音在空气中传扬,“第二……”

    “我不是他们。”

    “不是那些失败者。”

    泰尔斯感受着空气中传来的寒冷,瞳孔微缩,语气平稳,声线微沉。

    “我是泰尔斯。”

    在艾希达的疑惑目光下,他淡淡地道:

    “泰尔斯·瑟兰婕拉娜·凯瑟尔·璨星。”

    “是帝室后裔,璨星血脉,星辰的未来之王。”

    说到这里,泰尔斯深吸一口气,举起净世之锋。

    他毫不意外地看见艾希达眉头一皱,向后飘飞一步。

    泰尔斯在心底泛出微微的笑意,面上毫不动声色地坚定道:“更是血之魔能师的封印者。”

    以及……

    来自未知世界的旅客。

    艾希达的眼睛里,瞬间掠过无数的不明情绪,却在最后,齐齐被一道晶莹的蓝光压下。

    泰尔斯放下净世之锋。静静等待对方的回复。

    但只有他知道,自己捏着净世之锋的手心,已经微微出汗。

    他没有忘记,吉萨在消失前最后的话。

    【小心艾希达。】

    魔能师依然盯视着他,目光一动不动。

    一秒。

    两秒。

    三秒……

    泰尔斯咽下一口唾沫,掌心微颤。

    终于,艾希达突然笑了。

    泰尔斯一愣,不明所以地望着他。

    “你知道,不只是你……”艾希达那种让人心寒的微笑再次出现:

    “今天过后我才发现,对于你,我也没准备好,”魔能师微微颔首:“你太特殊了。”

    泰尔斯皱起眉头。

    “无论是身为一个人类王子,”艾希达的眼神飘向净世之锋,话语微不可察地一顿:“还是身为……”

    艾希达举起双手,优雅地向着自己示意了一下。

    “因此。”

    “我会尊重你的决定,”在泰尔斯微动的目光下,魔能师缓缓点头:“而我也需要时间,研究你的异常情况——无论是莫名其妙的叩门,还是能够自主引发的失控——也许你的路会比我们走得更轻松,或者更艰辛,都说不定。”

    泰尔斯抑制住心底的情绪波动,拿出最友好而镇定自若的心态,抿嘴一笑。

    交涉……

    成功了。

    艾希达他……

    “对,我不会再逼你跟我走,也不会催你成为魔能师,”艾希达看着他的反应,微微一笑:“但既然你说,想要了解魔能和魔法……”

    “我可以腾出时间,想个办法,”泰尔斯反应很快,他挑挑眉毛:“即便身为王子,也得有一些私下的课外兴趣,或者癖好?”

    泰尔斯在“私下”上微微咬字。

    “很好,我会定时而私下地联络你的,”艾希达听懂了泰尔斯的话,他露出神秘的笑容,也在“私下”上加了重音:“当然,我会先低调一段时间……”

    艾希达环顾着四周,眼神奇特:

    “看看周围,这片烂摊子……很快,那些乱七八糟,有的没的东西,就都会聚集到这儿来看看了,魔能师重现可不是什么日常小事……”

    泰尔斯在心底暗叹一口气:这片烂摊子,你以为是谁造成的?

    艾希达轻哼一声:“不过等风声过了之后……”

    “还是老方法——注意查收请柬。”

    泰尔斯当着他的面,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

    艾希达轻笑出声,缓缓道:“那么,”

    “后会有期了。”

    “泰尔斯·璨星。”

    他露出玩味而蕴含深意的笑容,眼神微妙。

    一如他们第一次在棋牌室地下的见面。

    “我有趣的后辈。”

    泰尔斯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

    他轻轻颔首:“谢谢您,萨克恩先生。”

    艾希达微微一躬,他优雅的身影化作蓝光。

    蓝光慢慢淡化。

    直到只剩无色的轻风,刮起泰尔斯的头发,让后者眯起眼睛。

    “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她找你很久了。”

    风中传来艾希达好听的嗓音。

    泰尔斯有些愕然。

    几秒后,风声消失了。

    泰尔斯在原地站了好几秒,手上的净世之锋捏得紧紧的。

    在确定对方彻底离开之后,他这才呼出一口气,内心的忐忑和紧绷瞬间松了下来。

    我的天……

    他看着深沉的夜空,解脱也似地仰天长叹。

    吉萨消失前的表情,艾希达离开前的眼神,还停留在他的脑海里。

    魔能师……

    你们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

    世界在你们的眼里,究竟是什么样子?

    泰尔斯随即低头看向自己的手上——右手上是JC匕首,而左手握着那把红色小剑——怅然失神。

    他失落地叹出一口气,将JC插回腰部的鞘套,却摸到了一样异物。

    泰尔斯一僵。

    那是……

    他垂着头,咬住嘴唇,心里涌起一股无言的哀戚。

    就在此时,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怯生生的声音。

    “泰,泰尔斯……是你吗?”

    第二王子一惊,猛地回过头。

    他的眼眶倏然睁大。

    只见满身狼狈,头发脏污不堪的小滑头,正抱着双臂,站在他的身后冷得瑟瑟发抖。

    她正努力眯着眼睛,似乎想要看清眼前的一切。

    泰尔斯怔住了。

    她……

    小滑头似乎习惯了眼前的一切,只见双眼通红的她吸了一下鼻子,一边瑟缩着伸出双手,摸索着走上前来。

    在满目的废墟和一地的尸体中间,她像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颤巍巍地小心前进,又像一个无助的盲人,在无光的世界里孤独前行。

    这让王子想起她在藏书室里,趴在厚书上眯眼阅读,又惊恐地抬头的场景。

    “是……泰尔斯吗?”

    小滑头一个踉跄,被不平的路面绊了一下。

    泰尔斯呆呆地看着她,几秒后才反应过来。

    “是……是我!”

    “小滑头!”

    听见肯定的回答,小滑头先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双唇抿起。

    眼里一阵晶莹。

    泰尔斯呼出一口气,他咬着嘴唇,跨过一地的狼藉,几步赶到女孩的面前。

    他站定在距离她一步远的地方,一边喘息着,一边小心翼翼地伸出鲜血淋漓的左手。

    然后,握住小滑头的手掌。

    感觉到手上一紧,小滑头颤抖了一下,似乎在害怕。

    但片刻后,她还是坚决而放心地,双手反握住泰尔斯的左手。

    他们站在满地的废墟中,紧握着彼此。

    泰尔斯表情复杂地看着小滑头,捏紧了拳头,只觉得沉重的心情有了些松脱:

    “你……你没事?”

    他吞吐着问道。

    小滑头的情绪似乎安定了许多,她眯着高度近视的碧色眼睛,颤抖着点头:

    “她……那些触手,放过了我。”

    女孩站在他的面前,嘴唇微抿。

    看着形容凌乱的女孩,泰尔斯闭上眼睛,也深深吸了一口气。

    小滑头抽了一下鼻子,抓着他手臂的双手微微抖动。

    “我们……那个……”

    但还不等她的话说完,泰尔斯就突然笑了。

    一秒后,他毫不犹豫地上前一步,将兀自发呆的小滑头紧紧抱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