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91章 千钧一发

整个赌桌周围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我的左手被叶凌云死死的按在赌桌上,我无法挣脱只能保持一个别扭的姿势。
现场的气氛几乎要凝固了,叶凌云一脸笑意的看着我,我微微眯起了眼睛。
“你不好意思的太早了吧?你觉得这样就可以骗得了我吗?你觉得这样就可以赢我吗?”
我一字一句的询问,眼神中满是疯狂!
“难道不可以吗?”叶凌云憋着劲死死抓着我的手腕,让我的左手动弹不得,我甚至能看到他手背因为用力而暴起的手筋!
“怎么回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王天野问了句,在场所有人都是一脸诧异的样子。
“我抓到了出千,在他的手里藏了一张牌!现在就可以打开他的手看看这张牌!”
叶凌云招呼了一句,所有人的目光瞬间盯着我!
“开玩笑!”我用力想要把左手缩回来,我已经暗暗使出吃奶的力气,这一刻彼此在角逐力量!
叶凌云拼尽全力抓住我的手腕,让我手腕无法发力,我动不了手里的这张牌,而他手上在逐渐的加大力气……他想把我的手腕翻转过来!
他想让这张牌暴露出来,他想让所有人看到我的藏牌!
此刻我并没有被人耍了的愤怒,更没有任何的恼羞成怒,因为我非常了解江湖上的一切!
不过叶凌云就想靠这种手段来赢我的话,那他太天真了!作为一个老千怎么可能没有反制措施?
尤其是在刚才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不对劲,我的直觉很敏锐,从来都没有出过错!
“咿呀吼!”我猛然发力翻开了左手,让我手心里的藏牌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这一刻我被抓千已经成为定局无法改变,但是我可不是那么好赢的!
我的右手猛然拍在了叶凌云的底牌上,这个动作来得非常突然,而这一刻我忍不住笑了,因为我的手里还有藏牌!
“我承认我出千,可你也出老千,你多一张底牌!”我一脸阴狠的笑着,我的手就在他的底牌上按着,这个栽赃嫁祸已经完成!
这一手牌算是我送给叶凌云的一份礼物,也让他知道我熊三明出来混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你怎么知道我多一张底牌?难道你能未卜先知吗?”叶凌云一字一句的询问,他脸上的笑意却没有消失!
“不好意思了,你真的多一张底牌!”说完我翻手掀开了叶凌云的底牌!
刚才他抓到了我的藏牌,我给他做了一个相公牌,这一次的交锋我们打成了平手!
“他怎么也多一张牌?这个该怎么算呢?”王天华好奇的问了句,旁边的李木子立刻提醒他不要说话。
“熊三明,你好好看看,我真的多一张牌吗?”夜凌云笑眯眯的说了一句,他的底牌竟然只有三张!
其实我早就知道叶凌云这个家伙诡计多端,而我特么也不是吃素的!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四张牌吧?”我用手指轻轻的划了一下,把最后那张牌打开,在这张牌的下面还藏了一张牌!
一瞬间叶凌云的底牌变成了四张,众目睽睽之下绝对不会错,这一刻叶凌云笑不出来了!
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多给自己留条后路总是没错的!
刚才在我出手拍他底牌的时候,我的手心里其实藏了两张牌!
从发牌之后叶凌云就把打火机放在了底牌上,而我从始至终只看到他的两张底牌。
那第三张底牌可能会压在两张底牌的下面,但是凡事都没有绝对,为了保险起见我一次性多给他两张牌!
在我出手法从牌堆偷牌的时候,我不只是偷了一张牌,我一次偷了三张牌出来!
当我把这两张牌送给他之后,他还是多一张牌!
“熊三明,你果然和别人不一样呀!”
“彼此彼此吧,都是出来混的,对付你这种人就要小心再小心!”
彼此的目光在对视,这一局看似是打成了平手,可实际上我没有占到上风。
在我相信叶凌云要选择平手局的时候,我就已经落了下风……
不过我可是一个阴险狡诈并且不按套路出牌的人,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会不择手段!
“高手之间的对决,一个被抓到了出千,一个多一张底牌……天心,这应该怎么算呢?”
王天野转身问了句,柏小姐主动上前一步,我知道她一定会帮我说话的!
“只能是算是平手,如果是在赌场里的话他们两个都会被请出去,但是今天是他们的单挑对赌,只能算是平手。”
柏小姐一番话给出了最后的结果,这场局只能算是平手,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耍赖了!
叶凌云抓我手腕的那一刻,我就处于了下风,而我拍他的底牌,这个动作让懂行的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临时的移花接木做相公局,如果刚才叶凌云捂住了底牌或者我没机会动手,那我就输了!
“所有人都散了,让他们重新赌一次!”王天野招呼了一句,周围的人散开。
我若无其事的坐下,可谁都不知道刚才我经历了什么,谁都不知道刚才的交手有多么的凶险!
现在叶凌云那个王八蛋还可以装作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因为他坑我就占了优势!
如果刚才他坑对了,那么我就输了!就算他没有坑到我,最坏的结果也只是和我打个平手。
甚至他可以解释这是一个玩笑,用这种玩笑的方式来收场,可我知道在这个江湖上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那么对方就会对你穷追猛打!
以前二叔常说只有拥有以牙还牙的实力,对手才会怕你,才会敬畏你!
“第一次交手算平局,我很期待和你再来一场,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我笑眯眯的看着叶凌云,他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现场紧张的气氛逐渐的缓和下来。
刚才双方的人剑拔弩张,其实都在等待一个结果,各自都在等待出现胜负的那一刻!
如果能赢的话,谁又想输呢?输是没有赢的能力的体现!
其实这个世界上谁都不希望自己倒霉,谁都希望自己占尽所有的便宜,因为人心本就是如此贪婪!
“三明兄弟,如果你能早点抓到他的话就可以赢了,不过不要有压力,再试一次吧!”
王天野拍了拍我的肩膀给了我一些鼓励,我知道这些鼓励是一种期望,更是一种提醒!
“我会全力以赴的。”我平静的说了句,眼神死死盯着叶凌云,没有挪动到任何地方!
“明先生,我们等你的好消息!”柏小姐笑着说了句,但我直接把她当成空气忽略。
“叶凌云,谁都没想到我和你能够打成平手,更没有想到彼此会是以这样的方式。”
“我一点都不意外,因为我知道你可以的。”叶凌云轻松的笑着,可是再轻松的笑意也掩盖不了空气中的火药味!
以前二叔常说信任就像是一面镜子,一旦摔碎那么再也回不到当初,就算拼凑的再完整也会留下裂痕!
“这一次我们赌一场牌如何?”我笑眯眯的看着他,刚才偷牌的时候我在牌面做了记号。
我要赌一张牌,那是因为我在一张A牌上做了手脚,还有一张小牌是三点,这是一个比点数非常小的牌面!
我有幸拿到了这两张牌,并且在上面下焊做了记号,我有把握在扑克中找到这张牌,并且送到叶凌云的手中!
“你想赌一张牌当然可以,但是我们要换一副新牌。”
一听这话让我忍不住笑了,不得不说叶凌云是个心机很深的老千!
他很清楚我为什么要赌一张牌,他也很清楚老千对局从来没有侥幸和运气!
如果一个老千需要把希望寄托在运气上面,那么他已经输了!如同赌徒幻想庄家会提供公平的概率一样,只要相信那就已经输了!
在这个世界上很难找到绝对公平的事情,不用排队的头等舱,位置更好的演唱会位置……只有花更多钱才能拥有优先特权!
在正常社会中都找不到的绝对公平,竟然寄托希望能够在庄家那里得到,这不是开玩笑吗?
“现在不管是否换牌,你刚才所说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屁话,你知道我的性格,你也知道我绝对不会留情的!”
我用手势给出摩尔斯电码,我要让叶凌云知道我心里的不爽,更要让他知道他即将要付出的代价!
“熊三明,如果今天晚上你有机会干掉我的话,你会选择在这里干掉我吗?”
叶凌云给出的电码很奇怪,解读出来是一个很突兀的意思,我不放心的用电码进行询问,他给了我相同的话。
“叶凌云,我不舍得在这里杀你,因为在这种地方干掉你是对你的一种侮辱!而且我不相信今天晚上你们来这里会没有任何防备。”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现在这两头老虎没有一个共同的对手和目标,我们之间的开战是不可避免的。”
“共同的对手?在此之前的时候有吗?”
“当然有,在此之前的时候这个共同的对手是福万年,他钳制东北王和黑鲨这两头老虎。”
一听这话我瞬间明白了,可是我却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今天叶凌云算是提醒了我。
以前二叔说过,再好的两个人合作关系也不如三角关系更加牢固,第三方不管是朋友还是敌人,都对于合作是一种钳制!
当合作双方失去了这个钳制之后,那么一切就都变了!
很多合伙做生意或者合伙一起做事的朋友,一旦见到利益就容易把人踢出局,但后果往往不尽如人意。
凡事有利有弊,能把人踢出去就说明非常看重利益,那么必定会为了利益而产生分歧!
“说实话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感兴趣,我现在唯一感兴趣的就是收拾你!”
我手指发力敲打摩尔斯电码,让他清楚感觉到我的不爽,也让他知道他惹了大麻烦!
“刚才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我知道你不会生气的,我也知道你有办法应对的。”
叶凌云竟然恬着脸装作没事人一样,我忍不住被气笑了,这家伙还是一点都没变啊!
“如果我刚才没有办法应对的话,是不是我现在就已经输了?是不是就已经中了你的阴谋诡计呢?”
“不,你不会输的,如果你输了,你就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熊三明了!”
叶凌云竟然还给我戴高帽,可我压根不吃这一套,就算做戏给别人看,可是谁见过没有提前商量好的双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