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18章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珍妮弗给了我二十万筹码,我拿着筹码坐在沙发上抽烟,我不急于参加赌局,我要先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

如果我要参加赌局必定就要铤而走险,在小盲注五万大盲注十万的牌桌上,我手中的这些筹码根本支撑不到第二把牌。

对我来说赌钱的机会只有一次!

是否冒险的决定权在我手中,我知道这是不明智的,可我不甘心就这么输光了!

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赌钱是一个很考验耐心的事情。要有输赢规划和打算。

赢钱要有一个额度封顶,输钱要有一个止损红线,就像做其他事情一样必须要提前有所打算!

盲目没有计划的人是做不成事情的。不管什么事情都要有计划,不然深陷其中会让人迷茫……

我轻轻摩挲着手中的筹码,每一个筹码都是我的资本,是我征战赌桌的资本!

在我准备好一副扑克用来出千换牌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要冒险一次!

现在我要选择一个恰当的时机进入赌局,同样我要挑选一个恰当的座位位置!

在轮流坐庄下底钱的玩法中,只要挑选庄家后边的一个位置就可以免费看几次牌,不需要下底钱也不需要下盲注。

很多赌徒都喜欢在加入赌局的时候挑选位置,曾经我很看不起那些占底钱便宜的人。我上桌一般都是第一手下底钱。

此刻形势比人强,手中只有二十万筹码,我只能靠偷位置来多看几次牌,选择最合适的机会出千!

其实傻子也知道几个选择机会总比一个选择好,同时我也要做好心理准备,承担出千失败的风险。

老千在牌桌上并不是只怕手法暴露,在人多的牌桌上需要观察其他人的底牌,如果出千拿出和其他人一模一样的底牌,那瞬间就要露馅!

一般AKQJT这样的牌面比较容易让人记住,T代表的是10,T以下的点数不容易引起人的注意。

如果恰好别人记住了底牌的点数花色,那么出千拿到一样的牌同样要露馅,人数越多露馅的风险越高!

很多老千出事并不是出千的时候被看穿手法,很多情况都是亮出了别人手中底牌的点数,一瞬间就会炸局!

我明白其中的风险和凶险,但我此刻不甘心就这么输钱,无论如何我都要冒险一次!

一连抽了几支香烟,当内心完全平静下来的时候我站了起来。等待一把牌结束然后加入赌局。

牌桌上的黑猴子戏谑的看着我,丝毫不掩饰眼神中的鄙视和得意,被他看着我心里越发的窝火。

现在D牌在黑猴子面前。那么下一把牌就是艾利克斯坐庄,我要坐在黑猴子和艾利克斯之间,才能免于前几手牌下盲注。

一把牌结束我凑到了赌桌旁边,干咳两声吸引荷官的注意力。

“不好意思,我现在能加入吗?”我笑着询问荷官,顺便晃了晃手中的筹码。

荷官点点头表示没问题,他指了指庄家下家的位置,但我故意装作没看到。

荷官想让我直接下小盲注,我厚着脸皮坐在了黑猴子和艾利克斯中间的位置。只为了捡个小便宜。

其他人看到了我选择的位置并没有说什么,我若无其事的坐下点燃一支香烟,把手中二十万筹码全都放在了桌子上。

单薄的筹码数量显得很寒酸。不过赌钱不在于资本有多少,而是在于能不能把别人的筹码赢过来!

“我没问题,可以发牌了。”我示意荷官可以发牌,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估计他没见过我这么厚脸皮的人。

“林呢软,卖麻瓜,膨大咿!”黑猴子眼神鄙夷的看着我,模样和态度都很狂。

他说泰文什么意思我也听不懂,不过我也不在乎是什么意思。心说一会才有你好看的!

所有人准备就绪,荷官洗牌后开始发牌,一人发两张底牌。

我拿起自己的底牌看了一眼,红桃同色67,底牌圈所有人开始下注,我直接选择了弃牌。

“膨大咿。”黑猴子满脸鄙夷的嘀咕了一句,我并没有在意。

弃牌后我静静的抽着烟,手中不停把玩着筹码,看这把牌他们准备怎么玩。其实我也是在寻找最佳机会。

牌桌上卡雷拉和琼斯的筹码最少,四方混战成了三打一,这种概率优势非常明显……但真正考验人的是牌技和心理素质!

如果手中能够拿到一台最大的牌面,那么不管是谁用什么办法都赢不了!

在任何千术和牌技面前,有时候运气显得更加重要,算计对手的牌面大小和计算概率,都不如拿一手傻瓜牌躺赢……

“林呢软,膨大咿!”黑猴子朝我说了一句,听起来好像还是刚开始的那些话,可我愣是听不懂。

“膨大咿,膨大咿!”我笑眯眯的看着他,这话瞬间让黑猴子的脸色变了!

其实不管这些话是好话还是坏话。直接原封不动的还回去,通过表情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林呢软,买麻瓜,膨大咿!”我笑呵呵的说了一遍,可黑猴子却笑了,其他人也跟着笑了。

一瞬间我判定这些话中一定有一句是对我的称呼。很可能是带有歧视性的称呼,从我自己嘴里说出来就像是自己骂自己一样!

我转头看了一眼珍妮弗,她刚才听到了这些话。她的脸色微微有些难堪。

我想让她给我翻译一下,不过在赌桌上不是打嘴炮的时候,我有其他办法来回敬黑猴子!

“哈喽膨大咿,我草嫩麻了个比,日嫩娘了个脚,搞你全家屁眼子……哈喽哈喽!”

我一边说一边热情的朝黑猴子伸手打招呼。用最经典最纯粹的国学来问候他的亲人,黑猴子一脸懵逼显然是听不懂!

他听不懂但赌桌上其他人能听懂,黑猴子从其他人脸色能够看出端倪。这绝对不是什么增进彼此友谊的问候……

“膨大咿!”黑猴子翻了翻白眼骂了句,这个膨大咿绝对是一句骂人的话!

“膨大咿,TOO!”我一脸笑意的回敬他,要不是在赌桌上没办法动手,我真想用鞋底子抽他比脸!

很快一把牌结束,我和黑猴子的骂战并没有影响牌局,不过牌桌上的敌意和火药味越来越浓!

除了卡雷拉和琼斯之外,其他人都应该能听懂泰文,他们都是一个窝里的老鼠,回去还会分赃的。

荷官发出了底牌,这一次我拿到的底牌是同色黑桃AQ,这种手牌看上去漂亮,可我并不打算玩这一把。

刚才我拿到同色67的时候,我观察了公牌和最后的摊牌结果,一把废牌什么都用不上。

同色的底牌相对于杂色来说要稍微好一些,但不一定能算是好牌,在德州扑克中一切都有可能发生!

黑猴子在底牌圈下注后一脸挑衅的看着我,现在连公牌都没有发,他这么挑衅十有八九是想激怒我,从而套路我!

“弃牌。”我直接把手中底牌丢出去,我在等待更好的机会。

不看转牌就选择弃牌,一般都是底牌拿的点数不好,间隔又超出了一个顺子的距离……比如28,39,27,4J,5T这样的底牌。

弃牌后黑猴子更加鄙夷的看着我,我扣了扣鼻子随手朝他的方向弹了一下指甲,什么都没有但就是恶心他!

底牌圈下注后荷官发出了三张公牌,我扫了一眼没说什么,其实刚才我的底牌能用得上,里边有两张黑桃牌。

不过我需要等待的不是现在,底牌圈所有人都下注,说明其他人的底牌都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