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与美女教师合租 > 消失的纸币
消失的纸币

这时已经是中午一点半,距离下午上课时间还剩半个钟头不到。

五二六班出了名的“侦探”小胖和“女汉子”小雪等人,此时此刻,正面色各异地围聚在教室后专门为众人布置的小型“审案堂”内。他们展开紧密锣鼓讨论的,则是早上胖妞上报的昨晚她丢失一枚硬币的做案犯。

据胖妞提供的信息称,昨天下午放学后,她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的,那时夜色已经降临,人的视线最多不能超过一米。而就当她刚要踏出教室,突然不慎将一个蹲在门口的人给绊倒,那人似乎大为受惊,当即连爬带跑地尖叫着逃走。同时丢失的,还有一张被胖妞捏在手中准备去学校门口超市买小洋人的十元纸币。

在今天早上胖妞向班长报案后,五二六班的众人们便展开了激烈的猜拳选拔赛,选出了以小胖和小雪为首的男五女四九名侦破员,于是便有了现在几人在教室后举行的“纸币案三堂会审”的一幕。

入会的五名男生包括“侦探”小胖,小胖的死党“机灵鬼”王毅,班长胡伟,体育委员常胜和“名嘴”蔡能;四名女生则分别是“女汉子”小雪,胖妞,学习委员宁静以及自称智商超过250的俞小可。

作为五二六班公认的推理第一人小胖,当仁不让地做起了此次“纸币案三堂会审”的临时审案会长。

小胖翘着二郎腿,很有范地端坐在居中的一张梨木椅上,身后围着胡伟、常胜、王毅等四名男生,对面靠墙而立的正是此次纸币丢失案的报案人胖妞。

小胖将黑板檫当做醒木在身前的课桌上重重一敲,故意拉长声音道:“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胖妞向上推了推眼镜,没好气地朝作怪的小胖翻了翻白眼道:“何静,外号胖妞。”

小胖将脸拉得老长,作威严肃穆状道:“不对,在本堂面前,你应该自称奴家。”

周围胡伟、常胜以及小雪等众围观者不以为然地齐齐“切”了一声。

小胖面色一红,朝四周众人尴尬一笑道:“不好意思,职业习惯,职业习惯……”

“女汉子”小雪不耐烦地用手敲击着桌面道:“少废话,梁凯,赶紧的,我们的时间可都宝贵得很,哪有功夫在这里陪你干耗!”

名叫梁凯的小胖被这位女汉子一瞪眼,顿时如蔫拜的公鸡般低下头,沉默三四秒钟,才终于调整好心态,重新抬头道:“好吧,何静同学,请把昨晚的案情再向本府详细叙述一遍。”

胖妞点头答应,一五一十地将昨晚最后离开教室、撞翻蹲在门口神秘人和丢失十元纸币的整个过程,详述了一遍,最后总结道:“总之,这个人有十有八九就是我们班上的。”

小胖突然眼前一亮,自以为抓住了其中的关键道:“你说昨晚你将他绊倒了,并听到他发出一声尖叫,那么他的声音你应该还记得吧?”

胖妞一把将眼睛向上推了推,毫不犹豫地道:“当然。”

“那么,”小胖紧跟着问道:“声音是男的还是女的?”

胖妞道:“男的。”

小胖猛地将黑板檫向身前的课桌上重重一拍道:“很好,王毅、蔡能,赶紧把班里的所有男生都集结到公堂上来。”

王毅和蔡能配合地拱手道了一声:“喳”,然后共同离场。

……

小胖端坐在梨木椅上,对面靠墙站着一位身材消瘦的大高个,王毅、蔡能守在小胖两侧,胡伟、常胜以及小雪等“三堂会审参议员”将临时会堂紧紧围住。

小胖将黑板檫当做醒木重重敲在身前的课桌上,摆出一副威严的姿态,沉声道:“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身材消瘦的大高个陆伟故作怯弱状,道:“小人陆伟。”

小胖再用力拍一下黑板擦道:“把你昨晚从放学到回家的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详细道来。”

陆伟弓着腰哈着气,毕恭毕敬道:“梁大人明鉴,小人昨晚放学之后就立即回家了,俞小可同学可以作证。”

小胖梁凯转过头,用询问的眼神看向自称智商超过250的俞小可,后者点头应是。

小胖面无表情地敲响黑板檫道:“传下一位疑犯。”

王毅和蔡能两人学案堂上的衙差一般,同时拉长声音,道一声“威武~”

这时,俞小可突然提议道:“梁主审,我们班里有二十六名男生,像这么一个挨着一个的审,恐怕就算到下午上课前也无法搞定,何姐不是说昨晚将那名案犯绊倒了吗?依我看,不如咱们就从那些身上带伤的着手吧。”

小胖眼前一亮,道:“好主意。”把手一挥,吩咐身后的王毅和蔡能道:“王蔡听令,本府令你二人速把班里头部、四肢带有瘀伤的嫌犯全都给带到公堂上来,本府要一一提审。”

“喳”!二人领命离开。

……

小胖梁凯端坐梨木椅上,王毅蔡能守在两侧,四周围着胡伟、常胜以及小雪等“三堂会审参议员”,靠墙而立的是左手腕部绑着一条绷带的五年六班学习标兵肖特。

梁凯将黑板檫当做醒木重重在身前的课桌上一拍,煞有介事道:“肖特,告诉本府,你的手因何而伤?”

肖特低着头,老老实实回答道:“摔的。”

梁凯眼前一亮道:“可是被人绊倒所致?”

肖特点头应是。

梁凯的胖脸上一抹喜色乍闪即逝道:“可是发生在昨天?”

肖特再次点头。

梁凯突然起身,指着对面的肖特,大叫道:“没错,案犯就是你了!”

肖特蓦地抬起头,满脸愕然道:“什么案犯,我手上的伤是昨天上体育课时被体育委员绊倒摔的,班上大部分同学都能作证。”

这时常胜、王毅、蔡能以及众女生齐皆称是。

“呃!”梁凯颓然坐回椅内,忽然,他不经意间发现体育委员常胜脖子处的一抹擦伤,旋即抬起右手指向常胜大喝道:“常胜,你这脖子上的擦伤是怎么来的,难道昨晚那个案犯是你?”

常胜气急败坏地道:“梁凯,你在那里胡说什么,我这伤同样是昨天体育课上被肖特绊倒后摔的,用你那缺了一根筋的脑子好好想想!”

梁凯脸上顿时一红,尴尬地摸了摸额头,顿了片刻,蓦地手指王毅道:“案犯是你,我记得昨天放学后,你是最后几个离开教室的……”

画面回到昨天下午放学时分,梁凯收拾书包准备回家,这时突然扭头对着身后的王毅说道:“王毅,昨天晚上六点档的灌篮高手你看了没,端木最后十秒钟那个双手暴扣帅到爆了。赶紧回家吧,六点档快要开始了。”

王毅表情有些闪烁道:“你先回去吧,我等一会还有点事情。”

画面一转,再度回到三堂会审现场,梁凯瞪着王毅道:“能有什么事情比看灌篮高手还重要?哼哼,我看你是早就瞄上了何静同学的十元钱,所以想等到大家都走了之后,偷偷蹲在门外绊倒何静同学后,趁机拿钱走人。啧,平时怎么没有看出来呀,原来你小子竟然有这么多花花肠子。”

王毅脸红脖子粗叫道:“你胡说,我没有。”

梁凯作冷笑状,道:“你没有,哼,那你怎么解释昨晚你故意拖延回家时间的事情?”

王毅在心里挣扎犹豫良久,过了十几秒钟,终于狠下心道:“我是因为今天上午要交数学作业,所以借了肖特的作业本抄到很晚,这一点,你们可以问肖特。”

“好啊,”众人齐皆用手指着王毅,鄙视道:“你抄作业!”

王毅满脸通红,据理力争道:“抄作业那又怎么样?至少证明案犯不是我把!”

“切!”众人扭头作不屑状。

镜头再次回到梁凯脸上,但见他表情阴晴不定,一双眼睛来回在众人身上逡巡数圈,旋即指向班长胡伟道:“莫非是你,我记得今天早上你来学校时走路一颠一跛的,难道是昨晚被何静同学绊倒后摔的?”

众人均面带疑惑,同时将询问的目光移到胡伟的身上。

胡伟毫不客气地回敬道:“梁凯,你口口声声地称案犯在我们这些人中间,但又有谁能证明你自己的清白呢?”

“女汉子”小雪突然唯恐天下不乱地大声叫好,道:“班长这句话说得好,对呀梁凯,你要审大家,首先得把自己的嫌疑给剔除了才对。”

梁凯做痛心疾首状,伤心不已道:“你,你们,有你们这么向审堂官说话的吗?”

胡伟做冷笑状,道:“梁凯,看你这么气急败坏,莫非是心虚了,案犯真的是你?”

梁凯气急败坏,大叫道:“你胡说!”

胡伟继续做冷笑状,道:“电影里那些心虚的疑凶,往往就喜欢用大喊大叫来替自己脱罪。”

梁凯捏紧拳头,如斗鸡一般恶狠狠盯住胡伟道:“胡伟,你要是再敢污蔑我,我就不客气了。”

胡伟冷笑不跌道:“看看,谎言被我拆穿,这就恼羞成怒了。怎么,你还敢打我不成?”

梁凯猛地一下朝胡伟扑了上去,怒叫道:“打的就是你这个胡乱污蔑人的家伙!”

胡伟冷哼一声道:“怕你不成?”

两人当即殴打在一起。众人边劝两人停手,边七手八脚地欲要将两人拉开。

就在这时,小雪忽然指着从胖妞衣服后帽划落的一张纸片,道:“何静,你快看看,那张是不是你丢失的十元纸币?”

众人闻声齐皆停手,同时顺着小雪所指的方向瞧去。胖妞何静神色蓦地一喜,连忙俯身将纸片捡起,叫道:“没错,就是这张,上面还有我用黑炭笔写的名字。”

众人当即凑近,一起看向胖妞手中的纸币,果然见到纸币上有黑炭笔写的“何静”两字,旋即齐齐扭头,目光阴晴不定地盯向“侦探”小胖。

小胖梁凯顿时感到来者不善,连忙挥手赔笑道:“这……我也是急着替何静同学查出案犯,才搞的这个三堂会审,再说,这不是得到大家首肯的吗……”

眼看着众人缓缓逼近,他终于色变,缓缓后退道:“这件事情,何静同学也有错,谁让她当初不好好查查自己的衣服来着……呀,别打脸!”

众人同时扬起拳头,对准梁凯的脸齐齐轰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