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魔法 > 唯一法神 > 第九百二十章. 苦绛株恶海逃生7
    血肉秘术,手骨锁链。

    这一次,他居然真的用自己的手臂做为代价了。

    骨链穿透了银尘,然而没有给他带来任何一点点伤害。时空魔法状态下的银尘,感觉自己操纵时空如同操纵罡风一样,时空的力量就像道家真元,可以沿着体内的经脉传输,发散出去,就好比看不见的剑气,而完全不是法咒一样的力量,银尘以前想在远处某个点上聚集起一道时空扭曲,可是当他将注意力集中到那个点上时,他居然无知无觉地传送了。

    而刚刚,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根本没有想到卜固修居然狠心地献祭了自己的右手,来给他一击致命的重创。时空魔法状态下的银尘,即使什么都不做,也如同处于霜害地狱中一样,周身自发地形成一道时空之力组成的“罡罩”,将他和此世界的时空隔离开来,一切攻击,除非同样是时空属性的,否则根本伤不到他。

    不过他的“无敌”状态也就到此结束了,因为时空系的进攻魔法也只有一击,那些密密麻麻的小点,只是一击。

    他此时的符文,和以前的十二符文完全不同,任何一个符文组合,只有一个攻击魔法的时长,包括秩序魔法。这就是为什么永墮天国这样的防御魔法可以一直维持到银尘主动取消,而腕电真空破只能维持一秒的原因。

    空间之中荡漾起大片的涟漪,在时空魔法造成的时空错乱之中,银尘没有胆量发动瞬移,只能靠着一个法师的敏捷动作,侧身闪过被时空转移到别的方向的锁链,同时踏步而上,一双手掌上,燃起真红色的大火。

    “碧老,救下卜固修。”就在此时,躲在人群后方的美王突然开口。

    被称为碧老的金刚大汉没有吱声,只是消失掉了身形。

    “无影幻杀骷毒手!”银尘高叫着,连续挥出两掌,骷毒手相对自由的爪劲化为掌力,居然在银尘挥出两掌的瞬间,直接一分为七,以无影七杀手的恐怖姿态降临在卜固修身上。

    破空的音爆声,包围着银尘,让他的无影幻杀骷毒手以1.9马赫的恐怖高速落在了卜固修身上,卜固修倒是反应过来了,他拼命催动起罡风,想要用左手和右臂的锁链挡住这次攻击,可是,他没来得及。

    单说身法和掌法,此时的银尘已经完全变成了魏务良,白银色的身影带着金红双色的光芒,几如魔影一样围着卜固修转了一圈退下,银尘收掌之后,空气中才传来火焰幻杀掌轰击皮肉的声音。

    手腕上的秩序符文,现在才燃烧完毕。

    卜固修此时连惨叫都做不到,浑身上下都冒着熊熊大火,中掌的地方一片钻孔一样的焦黑疤痕,整个人几乎就要变成一团焦炭,然而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忽然闪现一样在他身边浮现出来,离他有一丈距离,隔空挥出一掌。

    那人的掌心离爆发出一道可怕的风压,呼地一下就将卜固修身上的大火扑灭。天则就在这个时候消失了,而银尘的身影,忽然之间就从崇王府外墙上的大洞旁浮现出来。

    卜固修一头栽倒在地,他身后的御林军立刻分出里几个人,将他抬进了军势之中。

    金刚般身影没有理会突然消失掉的银尘,却如同大鸟一样朝一旁直扑过去,他的目标不是别人,正是林绚尘。

    银尘从容地从大洞上扣下一快碎砖,握在手中,紧接着身上绿光一闪,他就变成了林绚尘,而林绚尘也同时绿光一闪,变成了银尘。

    那是翡翠手镯上的传送机能。

    银尘握着手里的砖头,冷静地看着狂冲过来过来的金刚大汉突然就刹住了脚步,返虚高手就是厉害,在交错破防之中还能随意停下,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强行使用闪返瞬错破防,他的左手五指尖上冒出冻结,手心离浮出光球,五指猛然捏拳,瞬间就将冻结打入光芒之中。

    光芒与水,合成时空。

    空气中又荡漾起巨大的涟漪,金刚大汉猛然伏下身子,他感觉到不对劲,似乎自己突然间忘了东西南北,忘了前后左右,似乎自己的脑子和眼睛突然除了问题,看不清眼前的敌人,分辨不出自己和他之间的距离,甚至方位。他只能俯下身子,两腿灌注了气劲,铁臂一样的双手从两侧升起。

    他的背后初选了一道道辐射状的风。

    “寒雾残阳?”银尘伸出右手,掂了掂手上的砖块。

    “是烈风残阳,威力比寒雾残阳那样的毒功厉害十倍!”金刚大汉的声如洪钟。

    “那么接招吧。”银尘猛然跨出一步,身形瞬间出现在金刚大汉的背后,他没使用瞬移,靠的就是时空魔法的力量。

    背门死路!

    那大汉爆吼一声,烈风残阳狠狠朝前打去,却在招式出到一半的时候,猛然喷出一口血。

    他的身体出现了一串不可思议的扭曲,原本向前扑击的蝶泳一样的双拳猛然向后,如同剪刀一样交叉而过,两道风压镰刀一样砍杀过身后一丈空间,却没有打中任何东西。

    银尘的身影早在他拳式倒转的瞬间就变成了一道粗粗的银蓝色线条,居然完全无视罡风天则向后退了一丈。他身上的罡风和力量,没有消退一分一毫,这也是时空魔法的威力。

    骗招。

    银尘用了几乎算是魔道的伎俩,骗取了金刚大汉的一击特殊神功《列缺廖光》。

    那是一种损耗自身的神功,发动的时候,招式和罡风强制转向相反的方向,看起来像是瞬发可是一旦施展至少要休息一分钟,连续施展会拧断全身的骨头。

    银尘站在金刚大汉背后两丈的地方,从容地举起了手中的砖头。

    砖头就在那一瞬间,变成金属。

    金属散发着高温,至少一千度,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那红色的金属飞速膨胀,紧接着变成一只巨大无比的手掌。

    手掌下面还连接着一条虚幻的,完全就是由火焰组成的手臂,那手臂直接链接在银尘的肩头,让银尘看起来像是被嫁接上了一条巨人的胳膊,变成了三只手的怪物,不过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那一条巨人手臂其实就是某种血脉秘术,并不是真的肢体,估计秘术一用完,银尘就会回到正常的形态。

    “炎魔萨格拉斯之手!”银尘故意大声喊出咒语,同时相当猥琐地将双手缩进袖子里,时空魔法突然收缩,变成左手手背上的一个复杂符文,银尘的两手掌心里面,接连浮现出两团蓝雾。

    那蓝雾也没有往别的地方去,直接在银尘的袖子里汇聚起来,外面的人没有看到丁点异常。同一瞬间,银尘肩膀的上火焰大手仿佛气球一样膨胀到了一丈大小,五指聚拢,捏成一个硕大无比的火焰之拳,先朝后一弓臂,接着一拳捣出。

    银尘前方的空气旋转着燃烧起来,变成一道火红色的横躺着的旋风,旋风裹挟这火焰,狠狠轰击向金刚大汉的后背。

    那金刚大汉到现在都没有转过身来,是他不能?不,是他不用。

    金刚大汉双脚稳稳立在地上,双手早已恢复原位,全身的骨骼也不在扭曲了,他双手在小腹前虚拢,摆出一个合气道的姿势,紧接着一道钟型的护身罡罩凭空出现,直接挡在了那火焰重拳的前面。

    “绝罗往冲。”

    轰——!

    地面微微震颤,火光四处飞溅,不少看客尖叫这跳起来,躲避四散的流火。银尘肩头上的手臂消失了,金刚大汉的脚边,滚落了一只扭曲的金属拳头。

    “这才是蚩尤万化术的正确用法。”银尘轻声道,双手猛然平平伸出,宽广的袖子完全膨胀开,露出里面如海深的苍蓝。那一对袖口里面的苍蓝,仿佛无尽的流水,完全不可测知,却似乎又在缓缓旋转。银尘藏在袖子里的手心里发出两两道粗大的光芒,手指尖上却慢慢浮现出红色的凶焰,那两道光芒如同一对光剑一样刺向金刚大汉。

    火光和烟尘散尽的时候,金刚大汉的身影已经显露出来,厚重的防守罡罩如同盾墙,将炎魔的拳头完全挡在了外面,没让他受丝毫伤害,只有护身罡罩变薄了一半。

    返虚三重,刚好就比银尘的真实境界高一级。

    大汉发出滚雷一样的冷笑声,声音里充斥着说不完的狂妄,他已经知道银尘最强大的攻击只有返虚一二重的水平,面对自己的防护罡罩,真的只能徒呼奈何了,大汉知道就算是绝罗往冲也不可能无限制地接受攻击,可是他哪会给敌人连续攻击的机会?

    绝罗往冲,奥义在冲。他脚下发力,整个人如同炮弹一样飞扑而去。

    他料定银尘刚刚释放了血脉秘术,正是气息衰弱的时候,反应和力量都不足,这一下冲撞,他避不开,也挡不住。

    他就趁着烟尘散尽的瞬间,飞身扑来,身上的罡罩还没有恢复,可是这点罡风加上他本身的冲击力绝对可以震碎银尘全身的骨头。

    然而就在此时,金色光芒从银尘的手心里喷射而出,也不在空中交叉,就这么平行地直接轰击在大汉的护体罡风上,原本就有些萎靡的护体罡风被这样的两道圣光一照,居然连一秒都没有坚持到便消散了。

    银尘做完这些,身上也不见有什么光芒闪动,整个人就再次退后了一丈。

    白银色的袖子耷拉下来,袖管离无底的蓝色流光也忽然消失了。白银色的双手上,双重火焰和双重寒冰四个符文两两组合,然后在通过两仪的力量结合起来,一半红一半蓝的圆环旋转不停,如同太极的奥义。那红蓝两色的气劲一样的能量从掌心爆发,沿着手掌灌注至指尖,最后在食指和中指的末端凝结。

    少冲之上寒光凝聚,中冲之上,烈焰升腾。

    金黄与苍蓝的风暴从银尘脚下慢慢升腾起来,仿佛属性特殊的罡风,却又完全不是神功罡风的样子,更像是悬浮在他身体周围的相对转移装甲,还有一股冰霜流火的味道再里面。

    失去了罡风护体的金刚大汉飞扑过来,在觉罗往冲消失的一刻就换上了烈风残阳,两条手臂如同毒龙一样朝银尘笼罩下来。

    空气中的涟漪抖动得越来越厉害,魔法师一步跨出,瞬间就到了大汉面前,也不防守,直接就对着他的心口一指点出。

    “七星两仪混元指!”银尘随口编了一个名字,他此时只是单纯地想试试两仪的威力。

    白银色的手指如同刺枪,而指尖爆发出来的光束,如同高能射线。魔法师虽然发出了如同神功招式一样的一指,却没有带起任何罡风,那一指点出的动作,看起来也没有丝毫力量,无非就是一个普通人的花架子功夫。而金刚大汉的双拳,却真的如同两发沉重的战锤一样轰然砸下。

    红蓝交替的光芒射入金刚大汉的心口,下落的双拳猛然一顿。大汉突然觉得自己身上忽冷忽热,胸腔里面仿佛有一团寒冰追着烈火,不断旋转着。他的动作陡然停顿了一下,而魔法师的身上也同时荡漾起一道透明的波动。时空的力量又发作了,而两仪的力量在那一指之后就彻底消散于无。

    金刚大汉的的整个身体都扭曲了一下,双拳轰然撞击在一起,而魔法师毫发无伤。烈风残阳的罡风在双拳撞击处爆发开来,变成一股狂乱的风潮,将魔法师吹飞出去,而金刚大汉的两只手臂,都被自身的拳劲震得嘎吱作响,好几块骨头都错了位。

    大汉的身体猛然爆发出一道红蓝交替的光芒,左半边的身体直接蒙上了一层晶莹圣洁的冰霜,右半边身体却被烧的通红,粗壮的身体里面也传来噼啪爆炸的声音。银尘放下右手,左手再次一指点出,又是一道红蓝相间的光束射击出来,往大汉身上一撞,登时爆炸开来。

    玄冰夹杂着火星四散飞射。大汉被轰击得倒飞出去。然而银尘左手一张,一道诡异的吸力连带着空间的涟漪传递开去,那朝远处飞去的大汉身躯,就再度飞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