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其它小说 > 娇女谋 > 第五百六十六章 谈判
    越想,何容想杀苏景铄的念头就越强烈。

    闻言,苏景铄也不逞相让的扫了一眼何容,然后淡淡的笑道:“我倒是觉得赵王都还不如我们楚王都舒坦,而且总得给赵王留点面子,所以赵王放心,你那赵王都,我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碰一下。”

    这句话可是十分的讽刺了。

    若是旁人听了,指不定就要跳脚。

    但是何容的神色却是如常,他甚至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虽然这一笑足以让他周围的那些守卫都出了一身冷汗。

    “好吧,我承认,”何容做无奈的探手状,道:“这一局是我输了,楚王只要江山不要美人。”

    他虽然做着无奈的摊手的动作,然而面上却没有丝毫的无奈,甚至他的眉眼里还带着笑意。

    嘲讽的笑意。

    听到这句话,对面一直都强装着镇定的苏景铄的神色一下子垮了下来,他面色一沉,冷冷的盯着何容道:“用女子做威胁,这也是你赵王的作风?”

    虽然他这句话里已经带着十足的轻蔑和讽刺,然而这些全都不会被何容放在眼里。

    他耸了耸肩膀,然后抬起下巴来给一旁候着的曹将军了一个眼神,后者立即会意,当即就转了身去朝梁江沅所在的帐篷走去。

    苏景铄同他们这里隔的并不远,所以他将何容的神态都看在眼里,此时即便何容不提醒,他也知道何容接下来会做什么。

    一想到即将要看到楚云笙的时刻,苏景铄的一颗心就控制不住的狂跳起来。

    不多时,梳洗完毕穿戴整齐的梁江沅被带到了何容面前。

    准确的说,是被搀扶到了何容面前。

    她的身体本就虚弱的紧,再经过何容那一番折磨,此时哪里还有半点站起来的力气,只能虚弱的倚靠在一旁的侍女身上,气若游丝。

    远远,在看到她的第一眼,苏景铄的心就是一紧,他那狂跳不止的心跳在看到她面容的那一刹那差点停止。

    阿笙……

    那在唇齿间流连了无数次的字眼此时却如鲠在喉,此时看到她这般孱弱的模样,苏景铄的眸子里瞬间迸发出滔天的怒气。

    他转过眸子,直看向何容道:“说吧,赵王想要什么?”

    他不愿意在此同何容多做纠缠,他的心他自己再清楚不过,楚云笙就是他的命,是他的一切,为了她,他可以抛却所有,哪怕是这河山万里,哪怕背负千古骂名。

    他,都不在乎。

    在登上城头之前,二元曾经问他,如果何容提要求,他有没有思想准备,会做出何等的退让。

    这个问题苏景铄自知道楚云笙被困洛城之后,根本就没有想过,即便是二元提醒,他也完全不用考虑。

    因为,这是一个想都不用想就有答案的问题。

    他只要她好好的。

    此时,看到她气若游丝的模样,苏景铄的一颗心犹如被人用刀捅了又捅,几乎疼到窒息。

    所以,他再不想同何容浪费一点儿时间,他要什么,给他便是,要江山,要他性命,要她尊严,都无所谓!

    他只知道,此时再多耽搁一分,楚云笙的生命就越危险一分。

    他耽搁不起!

    而此时苏景铄的表情悉数落在何容的眼里。

    按理说,苏景铄尚未同他交锋就已经败下阵来,这应该是何容喜闻乐见的,但是不知怎的,即便是面对自己最希望看到的局面,但真的到了这一刻的时候,何容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他心头的烦闷越发加深。

    一种从未有过的阴郁在他胸腔里酝酿发酵。

    而他自己,都不愿意深究这一切到底是为何。

    “是吗?想如何便如何吗?”何容嘴角噙着一抹近乎残酷的笑意,他的声音也压得极低,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然而,对面的苏景铄此时的心智完全都乱了,他的眸子只落在楚云笙一人的身上。

    他也懂得一些医术,看得出来此时楚云笙的身体的虚弱,而且再加上之前二元带来的消息,说素云为了保住她性命而不得不废除了她的功夫……再加上何月英的惨死……苏景铄太了解楚云笙了,他知道这些事情对楚云笙来说意味着怎样大的打击。

    所以,他心疼。

    心疼到此时他看不见对面何容的千军万马,看不见何容眼底的杀机。

    他只看得见对面“楚云笙”一人。

    “那我要你自刎如何呢?”

    何容的手指轻抬,有一下没一下的扣在椅子的扶手上,他的眉宇间带着淡淡的笑意。

    说起这句残忍肃杀的话来就如同在同人说着今天的天气一般。

    闻言,苏景铄的眸色如常,他并没有半点因为这句话而感到意外。

    因为何容要取他性命,这一切早已经在他的意料之中。

    虽然不意外,但却也没有丝毫的迟疑,他冷笑一声,然后道:“好,那我答应你,也请赵军的八万将士以及这潼阳关前的五万楚军听好,我,苏景铄愿意——但若赵王何容在我自刎之后并没有如约放走楚云笙的话,那么,我要这五万楚军不顾一切代价将何容斩杀在这潼阳关!”

    他的话掷地有声,久久的回荡在潼阳关峡谷。

    虽然这里只有楚军五万,但潼阳关本来就是天堑,何容他们围拢到了这里,想要退出去却难上加难,苏景铄早已经派了骑兵从另外一条小道上绕在了他们的后面。

    那时候,他们后有追兵,前有潼阳关五万守军,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所以,如果何容想要活着从这里走出去的话,就必然要放了楚云笙。

    这是苏景铄的威胁。

    也是苏景铄自认为最后能为楚云笙做的。

    在他看来,只要能救下楚云笙,什么都是值得的,如果救不下,他也能杀了何容,然后在九泉之下陪着楚云笙。

    江山天下责任,任何东西他都可以不要,唯独不能委屈了她。

    如果此时,他只要稍微有些迟疑,如果肯舍得放下楚云笙的话,那么此时是他击杀何容的最佳时机,一旦何容身死,赵国必乱,楚国要取赵国江山犹如探囊取物!

    但是,何容也已经料定了楚云笙是他的软肋,所以他才会不顾一切代价去了洛城将她抓来,在明知道他的赵王都和北境都要落入苏景铄的手上的时候却不是第一时间赶回去增员,而是赶到潼阳关前。

    他料定了苏景铄会为了楚云笙不顾一切。

    打蛇打七寸,楚云笙就是他的七寸。

    所以,他拿捏住了楚云笙,也便是将这江山都囊括了大半在怀中。

    听到苏景铄这一番话,何容冷哼一声,然后道:“自然,当着全军将士,我可不会说谎话。”

    说着,他转过眸子来扫了一眼旁边的“楚云笙”。

    却见她的眸子只落在苏景铄一人的身上。

    何容看到她看向苏景铄的眸子里有着无限的眷恋,那种深入骨髓的爱做不了假。

    那么,她果然是真的并非别人易容的。

    这一刻,何容的心里浮现这样的想法。

    他背在背后的手指微微颤抖。

    此时,潼阳关的城门缓缓打开,苏景铄从城门下走出,这时候,所有的楚军将士全部跪下。

    然而,即便是他们的跪求,却也一点儿也不能抵消半点苏景铄的决心,他一手执剑,一手背在身后,提起步子来,款步前来。

    那模样那风姿,哪里有半点赴死的意味。

    但是,他的那一双坚定的眼睛却又让人生不出丝毫的怀疑。

    何容的眸子在苏景铄和“楚云笙”身上流转。

    “陛下?”

    曹将军为难的看着何容,他没有发话,曹将军自然不敢擅自押着楚云笙前去跟苏景铄交换。

    何容藏在袖摆里的手颤抖的厉害,那一刻,他竟然有些不忍。

    他的眸子落在“楚云笙”的脸颊上,眸光里是难得一见的缱绻温柔。

    然而,这时候,似是感应到他的目光的梁江沅蓦地转过头来,看向他,那一刹那,她眸子里完全不似看向苏景铄那般脉脉含情,而是恨。

    那种浓郁的化不开的恨。

    见此,何容嘴角微微一动,露出了一抹苦笑,他在心里自嘲,没有想到,都走到了这一步,他竟然会心软,明明江山唾手可得,在这一刹那他竟然为了一个恨不得杀了他的女人心软!

    想到此,何容心底一冷,下一瞬,连带着他的眸色都冷了下来。

    “何月!”

    他的声音才落,一抹黑影鬼魅般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何容对他扬了扬下巴对着梁江沅道:“你去。”

    闻言,何月点了点头,然后身子一闪就直接拽上了梁江沅的手臂。

    他可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主,只这么一拽,就像是在拎着一只毫无还手之力的小鸡一般。

    疼的险些栽倒的梁江沅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睛里瞬间攒出了泪意来。

    一旁的何容见了,眸色也是一紧。

    下一瞬,就看到何月直接拖拽着梁江沅飞快的掠到了潼阳关城下站着的苏景铄面前。

    “人带到了,楚王,请自便吧!”

    何月的声音同他的面容一般冷峻。

    他一只手提着梁江沅,另外一只手负在身后,双眸如鹰隼般犀利的看着苏景铄。

    此时,他距离苏景铄的距离不过两丈许。

    苏景铄看着此时被他拽着面色苍白如纸的“楚云笙”心疼不已,他冷冷道:“你轻些。”

    在这种时候,他关心的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楚云笙,在乎的是何月捏着楚云笙的手用了力道。

    这一瞬间,在场的几万人悉数屏住了呼吸。

    而此时梁江沅早已经满脸泪痕。

    从看到苏景铄的那一刹那,她就已经哭成了泪人。

    她有满腔的委屈想要对那人说,有满腔的欣喜要对那人说,也有满腔的爱意想要对那人说。

    然而,话到嘴边,却一句也说不出口。

    在这个计划实施之前,她本是想着,等到了这一刻,她要高声的宣布自己的身份,这样一来就不会给他带来一点儿麻烦。

    即便自己死了,却也死的值了,至少在他心里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然而,真的到了这一刻的时候,梁江沅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因为,她看到了苏景铄看向她的目光,是那般的缱绻神情,是那般的爱怜。

    这些,都是她从来不曾体会的,而这些也都是因为她是“楚云笙”,她不敢想一旦自己公开身份,他的眸光一变,自己是否能承受得住这般巨大的落差。

    所以,几次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看一眼,让她多看一眼他那般深情的目光。

    她只愿意在这目光下死去。

    这样,也值了!

    这一刻,这是梁江沅心里的真实想法。

    然而,这些,只有她自己知道,其他的任何人都不知道。

    在听了苏景铄的话之后,何月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皱,下一瞬,他还是扶着梁江沅站直了身子,而攥着她的手腕也放缓了一些力道。

    而就在他刚刚将梁江沅的身体扶稳,才松懈了那么一点儿力道的一瞬间,异变突起!

    只见刚刚还气若游丝的梁江沅蓦地一抖手腕,下一瞬她的手里迅速的滑落了一枚匕首。

    何月见状,连忙抬手去夺。

    但是,却晚了一步!

    梁江沅在那匕首滑落到掌心的一瞬间根本就没有任何迟疑直接对着自己的心口正中用力刺下。

    何月的手才探在半空中,那匕首已经没入了她心口。

    一时间,鲜血四溅。

    温热的血溅了何月一手!

    何月一惊,在那一瞬间竟然忘了反应,而对面的苏景铄却是最先反应了过来,他身形一掠就朝着何月同梁江沅所在的位置掠来。

    砰!

    他们本来就距离很近,就在何月愣神的这一下,眨眼间的功夫,苏景铄就已经到了他面前并且抬手毫不犹豫的击出一掌落在何月胸口。

    苏景铄这一击用尽了全力,即便是何月功夫高深莫测,受了这一掌也被震飞出去老远,而他在被击中的瞬间就不得不松开了还攥着梁江沅的手。

    他被击飞,苏景铄抬手一拽就将梁江沅拽回了怀里。

    这时候,不远处的何容也已经完全的怔住了。

    他没有想到“楚云笙”身上竟然还藏着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