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正文 407.接触
    茶楼中客人大多都在闲聊,一会有人起身离开,又有新的客人进来,也有顺着旁边木楼上下的。猎 文 ? w?w w?.?l?iewen.cc

    既然是百姓闲聊,本应以家长里短为主,然而能到这茶楼饮茶的,似乎又与寻常百姓不尽相同。李吉听去听来,近日天气如何、今年收成预判、谁家孩儿调皮等市井乡农之事众客人固然是提得最多的,城中异闻趣事、朝廷大事动向、宫中琐事秘闻、乡老进京、周边诸侯动向等与民无关的却也夹杂不少。

    很多内容虽一时难辨真伪,却也让他有不虚此行之感。一些密事甚至是连细作也难打探到的,如果能核实后回报给曹公,就算此次刺杀失败,也当算有功。

    因此,李吉耐心地混在人群中,细品着茶味,偶尔插上几句话,有技巧地引导话题往他感兴趣的地方去。

    爱来茶楼大厅的这些宾客,都不是那种典型的闷不吭声的老农性格,不少人还自命不凡。众人谈语中,天文地理军事,几乎都能说上一些,还各都有一番道理,争论起来更是面红耳赤、唾沫飞溅。

    偶尔有衣袍冠带明显比厅中人都要显赫的进来,顺着楼梯上去,不管是谁,厅中多半有人认得,有人起身招呼,有些还不顾身份的差距,将之前谈论的话题说出求问解答。

    面对求问,宽袍高冠者或有不答,也有人随口告之。但不管是谁,只要厅中有人出声招呼,最少也要停下点头回礼,绝无自持身份高人一等,不管不顾抽身便走的。

    听厅中茶客谈论这些上楼者的身份,有几位甚至是能直接接触到皇帝的元国新贵。

    李吉望着楼梯,这茶楼的楼层并不是区分庶民与新贵的界线,价格才是。

    也就是说,只要出得起二楼茶钱,他李吉也能上楼去。

    潜入洛阳这些天,就以今日收获最足,李吉心花怒放,只是不知不觉间,茶楼伙计已来换过两次茶叶,原来已渐到日中,饮下一肚子茶水,半分不管饱,只更感饥饿,又怕夏侯锦、龚成久等以为出事,便以觅食为由,出门去寻同伙。

    之前议定,夏侯锦、龚成就一直游走在茶楼外售卖货物,等候消息。李吉在里面呆得太久,本以为他二人定会疑神疑鬼,谁知找到二人时,龚成正于洛水岸边树荫下向一名妇人不断赔笑,夏侯锦则席坐在地逗弄妇人的孩儿,都没有半分焦虑模样。

    李吉在远处稍等一会,待妇人携孩儿离去,方上前问龚成:“某等为主家成就大事,抛家舍命至此,此次不同往时,汝尚有心私通妇人?”

    一行人中,龚成相貌最是俊美,年纪又不大,以前做细作时就常去勾搭妇人,也能从勾搭的妇人处套到不少情报,便无人怪罪。

    李吉有此问。龚成翻白眼不理会他,倒是夏侯锦解释一句:“今日不知何故,购物者甚众,我二人所携货物,不过半时辰便售尽,尚不时有人来问,此妇人亦为求购物者。”

    李吉也知先前情景不是男女勾搭,只是十二死士中,他之前只与龚成相熟,两人关系最好,之前的问话半为调侃,半为开场白罢了。

    夏侯锦解释过后,又问茶楼中事,李吉一一说了。

    接任务之初,夏侯锦就知刺杀元皇一事艰难无比,所以耐心要比那一心为新晋家族搏更大名望的卢匡足很多,只是耐心再足,也愁苦眼前寻不到半点眉目的局面,听闻茶楼中可以接触到元国新贵,总算是有个希望,比街上无头苍蝇似的打探强百倍不说,还能借此安抚下渐失耐心的卢匡,顿时展眉道:“此或为转机!我三人可同往,多方打探,得机便结交元国要人!”

    夏侯锦是领,语出为令。李吉从龚成货囊中急取两块麦饼嚼下,垫垫肚子,又返身走回茶楼,进门笑对先前混得面熟的几位老茶客道:“诸公且慢饮,某便往二楼一试。”

    一名先前与他聊得欢的老者点头回道:“尔欲贩茶,正当尽知其良劣,自不同我等无事只顾闲坐,去!”

    李吉再向众人告罪毕,就顺着楼梯走上去。

    略过一刻,夏侯锦、龚成二人也相继步入茶楼,分别寻位置坐下饮茶,与人攀谈。

    与一楼的粗陋不同,茶楼二层厅中摆着二十几张独立的案几、草席,李吉上去,便有伙计过来招呼,问明是要品茶,请他在一张空闲的案几后就坐。

    装成起意行贩茶事的行商,李吉先将茶楼所有的不同价格的茶都点上一盏,才放眼打量起其他客人。

    比起楼下,这厅中所坐虽有十几人,却显得有些冷清。这些茶客尽顶冠着袍,看不清每一个人的腰牌,但想想也知道多是元国功良之民,几个顶进贤冠的大概还是官吏身份,这些人身份高些,彼此交谈都轻声细语,有两人在窗前对弈,落子只是轻响,也无人去旁观他们,远不如下面一楼热闹。

    伙计端来几盏热茶,全用精致许多的白瓷杯装盛,这次茶杯里面也终于有了茶叶的存在,李吉简单分辨下来,似乎低价的茶叶都是用老梗、大叶所制,价高的则含嫩芽多些。

    这茶楼共有三层,二层之上还有楼梯,偶尔也有人上下,李吉将茶尽饮完,招伙计来问:“某或来岁便贩此茶来售,欲尽识茶等,楼上尚有佳茶否?”

    伙计摇头,笑道:“尊客不知,三楼为店主人聚友之所,并未售卖何物,我楼中之茶,尊客已是尽尝。”

    李吉只要探听元皇帝行止,并非对元国新出的茶楼本身有兴趣,听了伙计的话,点头息了再向上探查的心,谁知楼梯上正有一名瘸腿少年杵着拐杖一步一步下来,听到对话,大声笑插话道:“足下若真贩运茶来,可尽售我家!”

    二楼上本安静,少年这一声,自然惊动各人,连那两对弈的都皱眉回头看了一眼。

    元国行事大异汉家天下,本地残疾者大半为监察,细作各当远离。看到少年的瘸腿,李吉心中先是一紧,好在再仔细看时,他腰上挂着的是块紫牌,不管是官吏、夫子还是工匠,都比红牌的监察要好应付。

    李吉起身施礼,少年已走下楼梯,回礼,笑道:“某身残,礼仪不全,尊客勿罪!”

    旁边亦有饮茶的客人与少年相熟,招呼道:“子全,今日未上工?”

    少年扭头笑答:“正轮沐休,故有暇!”

    应付过熟人,瘸腿少年又冲李吉自我介绍:“我姓刘名玄,因残躯,长者赐字子全。今岁方满十八,以匠民身只得良民户籍,本不敢言商事,幸赖父有军功,为一等功民,可代父行商事,方敢与客议事。”

    “北海李某,不过微末行商,得识洛阳贵户,生平之幸也!请入席!”

    李吉只是一声客气招呼,少年却不客气,将拐杖置于案几旁边,便跪坐下来,一副准备与他长谈的模样。

    李吉也只好入席,他本就是要结交人刺探元皇行止的,只是少年不请自来,让他有些警惕。

    对着李吉,刘玄开口先预判了一番茶叶将来在元国的销量,极力邀请李吉参与此事,李吉表示考虑数日再给答复之后,茶叶之事就此停下,二人再扯着各种话题交谈开去。

    虽然身残,这少年倒是个开朗的,十语九含笑,偶失礼仪也极有分寸,不会让人觉得反感。

    上下进出的客人认识他的也多,不时有人来招呼,多提及工匠事,应该确实是河南的工匠,仰仗父辈功勋行商贾事赚取财物的,没多久,李吉便疑心尽去。

    有意引导着话题走向,小半日后,李吉惊喜地现,这位少年刘玄对元国上下事知之甚详,听他话语中,还与邓仲兄弟、谢允熟识,随时可以进出皇宫的。

    只是洛阳民间自称熟识元皇帝的极多,不知道眼前少年是不是在吹牛。

    反过来,听李吉山南海北吹嘘半天,刘玄倒羡慕得紧,抱着残腿自叹不能得自由,难遍行天下路、见天下事。

    至少表面上,二人这一番相谈算得皆欢喜、甚相得,临别前刘玄还留下自家住址,也问了李吉所居的客舍,又再邀请李吉贩茶来元国获利。

    这茶楼与别家营生不同,至天尽墨仍不打烊、仍不断有客来客往,只是三位死士刺客怕太醒目,不好待得太久,天黑后逐一离开。

    这一日到最后仍然是徒劳无功,不过总算是有了头绪和方向,夏侯锦、李吉、龚成都很振奋。

    夏侯锦先去另一家客舍内告知卢匡此事,总算稳定住众死士人心,回自家客舍时,他与李吉等居住的客舍又新入住了几名游侠,听口音应该来自并州之地。

    第二日,李吉、龚成两人再往茶楼去,又得不少秘闻。

    晚间,卢匡过来,五人在夏侯锦房中计议时,忽有人来敲门。

    长器械不易携带,今日卢匡只怀中藏短刃过来,听到敲门声,吃了一惊,急取短刃出来,暗扣肘后。

    夏侯锦一把按住,瞪眼小声呵斥:“勿急!”

    卢氏新投曹操,卢匡就是个效命的投名状,他家只得评八品世家,正急于立功受赏而已,倒不敢违拗出自一品夏侯氏的这位领。

    待卢匡收回短刃,曹乘已从窗边缩回头,向夏侯锦示意外间无事。

    夏侯锦方扬声问:“门外何者?”

    店主人的声音响起:“有人来访李客商,李客商可在足下室中?”

    夏侯锦点头让李吉拉开门闩,门外店主人身边嬉笑着的正是李吉昨日在茶楼中结识的少年刘玄。

    (不知什么原因,老虎在起点丢失了春节期间三个月的稿酬,就是钱没能上账。联系编辑也总得不到一个准确说法,钱虽然不多,却太打击积极性,本有罢手停写之意,闲置几个月下来,终又手痒,今且更一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