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47.伍窕
    “嘶!”

    一个不慎又被针尖刺破,便有血珠从指尖上冒出来,伍窕吸了口气,忙将伤到的手指含到嘴中,轻轻吸吮。

    不知为何,今日竟有些心绪不宁,一早已是手指第三次被刺了。

    难不成是征战在外的小丈夫出了什么意外?

    摇摇头,她忙将这不吉的想法挤出脑外,将手上活计放回簸中,出门去走走透透气也好。

    被扔下的活计是一件绸袍,说来未免好笑,被迫嫁的丈夫年纪尚小,现在竟然还在长个子,之前的衣物现在穿在身上都有些不妥了,趁秋后有闲暇,不必再如同别人般去劳作,伍窕才想着要为他缝制一套。

    身边婢女们如今也都有了男人,有了各自要忙活的事情,虽遇到自己仍如同以往般恭敬,但还在秋收前,这种主仆关系其实就已经名存实亡了,好在谷中向来不分食,羹肴有专人去做,且伍窕学会的东西已经很多,又有焦氏相助,倒不是太难维持,只是像今天自己郁闷的时候,未免会觉得有些冷清。

    焦氏又不在屋中,或许应该去看看她在做什么。

    出得门来,伍窕现隔壁毛氏手提木桶从外而归,便打了声招呼,顺便瞄一眼,桶里是刚浆洗好的男人衣物。

    不由怔一下,她才醒起懒顾已经与韩齐先回谷来了。

    闲话两句,与毛氏擦肩而过,突然间,伍窕竟然有些嫉妒这找了第三个男人的妇人了。

    走过这排整齐的房舍,东面,韩齐正对着二十余名男子嚷嚷什么,伍窕知道,那些男子是韩齐和懒顾受丈夫之命带回谷的三百余官兵俘虏中新挑选出来的弓卒,剩下没被挑上的,已跟谷中其余精壮一道出谷,带牲畜到北面去拉煤了。

    在这时代,煤在冶铁中已经被用来提高炉温,太行中煤资源丰富,甚至后世一个有名的煤矿区位置就在山谷东北面不远处,之前狩猎时还现了露天煤,冬季将临,邓季临出门前就已安排好,精壮们采煤回来储备,老弱则负责准备柴禾。

    伍窕听小丈夫说过,得提前准备好过冬物质,冬季还得植麦呢,如今木匠和铁匠们都还在赶制他说的那种新犁。

    虽出自大户,已用了数百年的犁伍窕却是见过的,也见过农夫耦犁,和丈夫搞出的这种犁可大不相同,她想象不出这真的有用。

    作为大妇居然怀疑丈夫,这可不好,伍窕有些暗恼自家了,脑子里怎么那么多想法呢。

    那边说话的韩齐是个稳重的,又统领着刀盾卒,在谷中自然显眼,家中虽已有正妻范氏,伍窕原先的几名婢女挑选男人时,也有人心甘情愿给他做媵室。

    匆匆瞄了一眼,伍窕忙低头离开,她是渠帅的正妻,谷中如今地位最高的妇人不假,可惜男人年纪还小,要想手下们畏惧还有些困难,男人都如此,她的地位也就并非很特别,连称她夫人的都很少,那边的可都是贼众,下意识里,便想与之保持段距离。

    再转过去,隐约能听到读书声,那边是草堂,若驻足细听,不需多久就能得闻田大名士打学生板子的声音。

    说实话,对于丈夫所言的这位大名士,伍窕至今仍持半信半疑的态度,她见过的士人不多,却也难信下手如此之狠、不顾斯文的人会是位名士,丈夫在草堂里也曾挨过两次板子,掌心红肿得连筷子都拿不稳,为此,对那名士她心中便自然生了些怨怼。

    对草堂里受苦的孩童们,伍窕是万般同情的,当然,除了同情更多的还有钦佩,比起伍寨中那些无忧无愁的同龄人来,贼窝里的这些孩子要成熟得太多,每日如此,却无人抱怨,就是其中最笨天天被打的,也不会因夫子手重而不去上课。非但如此,早课结束后,他们尚要帮大人做事,到晚间打熬力气,练习枪法,两日前韩齐等带缴获归来,谷中多了些闲置不用的弓,他们又开始找闲暇练习射箭。

    这样勤奋的一群孩童,无论谁见了也免不得要夸奖的,虽然他们同样调皮。

    不想听田夫子挥戒尺的声音,伍窕从草堂外快步通过了,只是环顾一圈,却不见焦氏的影子。

    已近朝食,问过几名在伙房忙碌的妇人,却有人看见焦氏往鸡舍那边去了,伍窕便往谷后坡地上找去。

    半坡上,是丈夫之前弄出的却行坑,如今已有三个大坑,看到这个,想想之前连自己在内满谷人的不解,再到如今的钦佩,伍窕也与有荣焉,对那种新犁的信心也强了些。

    半坡上鸡舍里大大小小的鸡如今已有数百只,这些从当初自家抱来的鸡群,已壮大如斯,每日只需草糠等拌上却行剁碎喂养就成,不用耗费半分粮食去养,就算那位田大名士,对此也啧啧称奇不已。

    过了却行坑,伍窕便在鸡舍前看到了焦氏,这边树木茂盛,她正坐在一块青石上,耳里听着鸡仔欢叫,嘴角浅笑,手上却忙着与之前伍窕做的同样活计。

    焦氏耳尖,听见细碎的脚步声,抬头看见是伍氏,吃了一惊,忙开口唤道:“小……夫人如何来此?”

    “嗯……走走!”

    同屋生活这么久,以往的亲情犹在,但面对面时,两人却仍免不了尴尬,伍窕对焦氏既叫不出嫂子,也喊不了焦姬;同样,焦沁对伍氏不能再叫小姑,称夫人时却总免不了有些勉强。

    气氛又如同往常般开始异样,伍窕有些后悔寻来,只得看着焦氏手上活计,找话道:“呀!你也在制衣么?”

    伍窕说到手上活计,焦氏顿时就脸红了,她知道伍氏在为邓季制作袍服,作为一个姬妾,她自然是不想与以往的小姑子,如今的大妇争风头的,可农家子出身的小男人所有穿戴都是上不得台面的短衫短襦和平头麻鞋,头有时甚至还用野草随意就扎起,唯一的宽袍还是在伍寨要了自己身子后箱笼中翻出的前夫衣袍,伍窕还不善针线,虽起心为丈夫制衣,度却慢到她实在看不下去,只好偷着也做,之前还想既然伍窕做了衣袍,她便只做布屐,哪知布屐做好伍窕衣袍还未完一半,只得接着做下去。

    被这一问,焦沁便如做贼被抓住一般,脸上绯红心中忐忑,伍窕却未觉,上前拿起细看一番,嘴上赞叹道“呀!你针线可比我好得多,比起来,我的都见不得人呢!”

    伍窕不是个会假意赞人的,焦氏安心下来,试探道:“要不然,以后奴帮夫人……”

    “说定了,”伍窕环住焦氏的腰,娇痴道:“你以后得帮我!”

    嘴里说着话,伍氏心里却幽幽一叹,焦氏早已定好了位置,自称为奴,称自己夫人,自己也不必再摇摆不定,以后还是叫她焦姬罢,与她共侍一夫,能继续在一起也不错,总好过自家孤独一人在这里。

    伍氏环着自己,一如当年那单纯的小姑对自己的依赖,焦沁轻抚着她的后背,只觉得心中那层隔阂,突然间便消融无踪。

    “他出门已经好些天了,”焦姬怀中还是一如既往的舒适,伍窕不由轻声道:“我有些不安呢!”

    “会回来的,”兵荒马乱、人不如狗的世道,就算安坐家中也会有祸事上门,更别说丈夫出门对敌,人与人之间不得不互相依靠慰藉,焦氏嘴里说着安慰伍窕也安慰自己的话:“奴与夫人在等他呢,会回来的!”

    两人沉默一会,不知想到什么,伍窕觉得自己突然有些脸烫,轻声呢喃道:“这恶贼,若快些回来,我便依了……”

    焦氏没能听清她说什么,正想开口细询问,谷中已有人大声喊道:“邓雷公回来啦!”

    “呀!”伍窕兴奋地跳起来,一把拉住焦氏:“咱们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