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45.文远
    得张燕下令,黑山贼已是全军掩上,一副要全歼战场中央那数千骑兵的样子,并州刺史张懿亦不由变了脸色。

    中央还有数千戍卒,绝不可能丢弃不顾,除将已无大用的两千弓手撤入送粮队后外,张懿亦推动后队官兵压上。

    两支大军很快靠近中央,双方都得了生力军,新一轮厮杀又起,喊杀声震天,生物勿近,绞杀到现在,空气中飘着浓重的血腥味,下风三四里地外尚能闻到。

    “左翼!左翼军向战场左侧靠拢!”

    得了新的军令,余毒大声招呼,亲兵们忙四奔出去传令,趁官军大队没到之前将声音传到战场各个角落。

    “左翼为何集结?”

    问话的是黑山贼中一位骁将,刚在围攻中将第三名重甲官兵刺落,他面目丑陋,脸上刺有黑山二字,同样身披重甲,只不知是哪位渠帅麾下,一支长矛在马上使得泼水不进,很是抢眼,邓季已看他领四十余名精骑数次穿透官兵骑队,本事绝不在车黍之下。

    刺字骁将只是一人之力,论整体实力,邓季这支队伍比他还打眼,领队奋力靠过去合拢,浑身浴血的车黍已大声笑道:“不论为何,咱们只管听命就是!”

    将陷入战场各角的人马召集回来甚是费力,两队都想不通于毒为何下此命令,只能暂合兵一处,拼力往左侧杀出。

    并非于毒军令管用,却是平日受张燕之威所慑,除了他们,左翼各部俱都不明所以,却也一样尽力往战场左侧杀出去。

    还好一路未遇到大股官兵纠缠,有这刺字骁将和车黍两个打头,精兵在后,行进颇快,沿途又有不少山贼队伍并入进来。

    待突出战场,于毒所部已在战场外,他身边尚有两千精壮,其余想必亦被冲散了。

    将主战场留给中军后,属左翼的各部亦6续赶来,能战的尚有六七千人,待片刻再无人杀出,于毒喝令道:“张平难有令,吾等左翼军出前抢夺官兵粮秣,诸位跟我上!”

    张懿所有兵力都已被张燕缠住,运粮队只剩民夫还在,听闻此言,连邓季在内所有人顿时大喜,当下往战场后方四万辆运粮车扑去。

    前列所对民夫万余人,却是太原郡所征,见大队黑山贼举着明晃晃刀枪扑过来,队伍里不可避免的生了骚乱,有胆小的转身欲逃,只是还没跑出几步,身后“嗖嗖”一排箭飞来,将他们全射得刺猬一般。

    其余人等惊吓不敢再动弹,三郡官吏才忙着打气:“何处可逃?即便逃过今日,他日尚有国法不饶,你等可想好了?”

    “尔等也曾为郡县兵、戍卒、卫士!胆气何在?”

    “贼人不过数千,吾等三郡民夫共有四万,为何惧之?”

    有郡吏不停打气,民夫们慌乱才渐停,开始记起当年军伍旧事,各逐渐握紧手中短刀。

    眼前民夫渐成模样,于毒却一声冷哼,指着前方冲身畔大喝道:“此等老迈之辈,早已握不稳刀枪,吾等一鼓可破,然否?”

    “然!”

    “杀!”

    随着于毒大喝,所有精壮亦随之狂吼起来:“杀!”

    兵役结束后,农夫们每日相伴的是锄头而不是刀柄,若没拼死之心,便不会再有多少战力,且官府给民夫放的器械仅有短刀,就算当年之勇还在,能用得惯的也不多。

    道理人人明白,前后民夫足有四万,人数虽是己方数倍,却没谁会害怕。

    “啾......!”

    黑山贼蜂拥而上,大部已入了射程,张懿撤下来的弓手再次出手,二千只箭带着尖刺的破空声怒射,冲在最前排的黑山贼瞬间倒地大片。

    “粮秣就在眼前,冲!”

    于毒那肯放弃,扯着喉咙大声喊叫。

    除了于毒,各家渠帅亦拼命鼓动向前,要少受箭雨就得加快度,在他们喝动下,黑山贼们开始亡命前冲。

    弓手又射了两轮,带走千余条性命,黑山贼这才撞入敌阵,短兵相接。

    “操!”

    狠狠将一名弓手刺翻,邓季不由痛声大骂,其所部兵精人少,每个卒兵都来之不易,这次冲锋中亦有人中箭,五死十余伤,自惹得他心痛不已。

    以往弓手前后有刀盾兵护卫,此番张懿将他们独自调入民夫队中,哪里还有这般好事,为射杀贼寇又不得不站到最前排,被黑山冲进队伍里,形式逆转,顿时成了待宰羔羊。

    民夫们亦在郡吏吆喝之下逼上,人数虽多,不过毕竟大多都不再适应厮杀场,于毒带大队迎上接触厮杀一会,他们便节节后退,前面的后退,后面自然止不住阵势,随本郡官吏斥喝斩杀,也是无用。

    邓季怒火中烧,并未上前迎击郡吏们监督的民夫,直带队冲杀了数十弓手泄愤,这才稍平复下来,看四周尽是被追杀惊慌失措奔逃的弓手,他才醒悟过来,厉声喝道:“器械跪地降者不死!”

    自家这股山贼非但士卒稀少,精壮亦不足,车黍知他心意,亦止了追杀,领人一起高呼:“器械跪地降者不死!”

    官兵身份固然可贵,却比不得性命重要,并不是人人都如韩奇一般,听到呼喊,无路可逃的弓手便纷纷跪地求命,不过场面混乱,刚才几波箭雨又积累了不少愤恨,别部人马可不愿跪地者就饶过,误杀掉的也不在少数,待车黍等分开制止,收拢降卒,也只得三百余人。

    民夫后退,这边数千运粮车便无人看顾,看这些牲畜粮车,黑山贼们自然心花怒放,于毒领军继续往前冲杀,邓季却指着俘虏们道:“子义,地上撕衣物将他们绑缚了,你领刀盾卒、弓卒原地收集器械,押他们先走!”

    韩奇领命,邓季这才带着枪卒、力卒往前去追于毒大军。

    太原郡民夫一路后退,撞入雁门郡民夫中,冲散队伍,眼见已成崩溃之势,不料后阵中突然跳出一员小吏,领数百吏员、民夫反复冲杀,竟硬生生将于毒军攻势止住。

    两郡官吏得了空,这才忙又组织民夫压住阵脚,与黑山贼们僵持住。

    那小吏只十七八岁年纪,身材将近八尺,五官端正,却有股英气逼人,使一柄丈二长刀,骁勇敢战,何处民夫止不住敌势,他便领人杀过去解救,这般来回冲杀数次,才一会功夫,已血染衣袍,全身尽赤。

    邓季上来时,先前识得那面上刺字的骁将已按捺不在,领麾下精骑扑了上去,相交数合,便被那小吏一刀劈下马来,取了级。

    刺字骁将的武勇邓季可是亲眼见过的,居然不是这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少年数合之敌,让他顿时吃了一惊。

    少年左手提黑山中骁将的级,右手执刀,杀气凛然,头领被杀的那些精骑都呆住了,周边黑山贼们则不自禁往后退了一步,眼见如此,少年高举级冲贼众们大声道:

    “雁门尉曹掾史(注)张文远在此,谁敢一战?”

    张文远?邓季嘴里咀嚼了两遍,待反应过来时,眼前一黑,差点跌下马来。

    这位,难不成就是日后威震逍遥津,能止东吴小儿夜啼的张辽吧?

    田丰字没记住,这位可不比他,《三国》里那么多篇幅有过,又加游戏里钟爱,张辽,字文远可是记得一清二楚的。

    邓季万般想不通,若真是他,为何赵云不是少年将军,这位是,三国里却未提及?奶奶的,他都快迷糊了!

    那谁谁谁,你坑爹呢?

    天下同字的人多了,眼前这少年不一定便是张辽,可若不是他,三国哪里还有一位骁勇如此的张文远?

    “谁敢一战?”

    邓季还在怔,少年又高喝了声,于毒之下数千黑山贼被他威势夺魄,竟无人敢一言。

    左侧西河民夫亦已赶过来,太原雁门民夫已重整旗鼓,见少年如此威武,顿时士气大涨,喝彩声不断,于毒料不可取,心想夺下的粮车牲口已有万余,还是先将它保住,剩下待张燕杀退官兵,领大队前来再说。

    于毒下令,黑山贼们慢慢后退,留大队继续与民夫相持,只分人去拽后面拉车的牲畜,使之彼此连接,十余辆粮车一起,吆喝着往后离开。

    民夫们战力不高,能止住贼人攻势已不错,追杀却是妄想,只凭他单枪匹马毕竟有限,这名叫张文远的小吏也只能眼看黑山贼们拉运粮车远去。

    注:尉曹掾史,郡国属吏,主徒卒转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