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40.却行
    朝食之后,邓季向孩童们布置了新的任务:抓捕却行。

    所谓却行,就是蚯蚓,也称地龙或蛐蟮,在这时代,它叫却行,意思是能倒退着走路的小虫。《周礼》:“却行、仄行、连行、纡行……谓之小虫之属。”郑玄注:“却行,螾衍之属。”

    蚯蚓是家禽和鱼类的最好饲料,还有人用来喂猪,高蛋白,养殖容易,生长快,在后世农村中就有不少人饲养,邓季家虽然不在此列,但周边有邻居办养鸡场,就曾饲养过,他并不陌生。

    毗邻着清漳河,鱼类资源丰富,无需养殖,邓季准备用来养鸡。

    对后世来说,养蚯蚓喂家禽乃一举两得的事情,既节约了成本又能加快禽类生长度,但在这世,邓季是犹豫了几天才决定试试看的。

    原因很简单,这时代瘟疫实在太多了,防疫手段却少,家禽类比其它生物更怕瘟疫,他后世那邻居家就是一场疫情过后,养鸡场里上万只鸡死得一个不剩,鸡场也倒闭了。

    涉侯国地界上前两年才爆过一场大瘟疫,要是再有个反复,可怎生是好。

    让邓季起意的,自然就是从丈人家抱来的那些鸡,母鸡不停产下卵来,存放时间过长会坏掉,看管的妇人来问过,鸡子究竟是充作食物还是孵鸡崽用,这才让他想起后世邻居家的养鸡场。

    瘟疫猖獗,但邓季还是想试一试,便让妇人让母鸡抱窝,自己先将蚯蚓饲养出来再说,这东西除了喂鸡,还可以喂猪,山谷中现在还没有豕,以后想法子弄些来就是。

    民以食为天,邓季目前缺的,就是稳定的粮食来源,以这点精壮人手养活那么多老弱,压力实在是大了一点,只要能改善现状的,他都想试一试。

    听闻让抓却行,孩童们都觉得古怪,除了钓鱼,那玩意用处可不大,虽然不算稀罕,可听疙瘩大哥话里的意思,要的可不是一两只就够。

    “怎么,很为难么?”见孩童们兴致不高,邓季不得不使出杀手锏:“谁抓满二两重,饷饭(注)时多加块肉!”

    “可算数?”

    “老子说话什么时候不算数了?”

    孩童们这才欢呼而去,邓季骂了声,自去山上寻伍氏与焦氏,陪在她们身边挖掘野菜,也为两妇保驾护航。

    这段日子下来,两位大户出身的妇人挖掘野菜的手法已越纯熟,不过代价就是双手多了不少刮痕,让邓季心疼不已,可又没什么办法,自己是渠帅,总不能因为心疼就将她们招回来,只能期待秋收后改善生活。

    秋收秋收!贼老天,怎么日子过得这么慢?

    不仅是邓季,这段日子,山谷中大多数人都在开始咒骂了。

    附近山头狩猎过后,野兽们受了惊吓,开始往越来越远的地方搬迁,狩猎队每日必须走出很远才能开始捕猎,收获渐渐减少,采集野菜和网鱼的比他们稍微好些却也有限,劳动量增加收获减少,没人咒骂才怪了。

    邓季不去狩猎而是来帮忙挖野菜,小心翼翼陪在自家妇人身边,自然引得周边其他妇人们笑话,不过少年脸皮比这时代很多人要厚,并不在意,伍窕却比不上她,每次被人调笑,总要红脸好一会。

    随着一起生活日久,邓季对伍氏与焦氏的性格也渐渐了解,焦沁成熟得犹如滴水蜜桃,她本为嫂,如今身份却只是姬妾,在曾经的小姑这位大妇面前就免不了拘谨,总是一副沉稳淑静模样,话不多,但许是成熟妇人守寡三年熬得狠了,这少年贼又比以前那文弱丈夫生猛,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夜里侍寝时,身子格外敏感,只要情动,明知一帘之隔就住着伍窕这位大妇,也会不管不顾叫将起来,又肯委曲求全,邓季那些从前世小电影中学来的手段她也如数奉陪,将邓季美得无可言表。

    身为大户人家出身的大妇伍氏,是接受过处世之道教育的,平日里落落大方,待人接物都尽力做到善美,便是挖掘野菜也要好强地暗自与别人比比,若是自家的少了,便要挨到最后下山,且很少会有失态之举,上次野地遇蛇惊吓的模样可不多见,只是容易害羞,在夜间被宠幸时更是如此,明明每次身子烫得厉害,喉咙亦蠕动不停,偏还要死咬着嘴唇不出声,就怕姬妾焦氏听见,越是这样,邓季越想看她窘样,甚至有两次故意将焦氏抱进来,一床双好。为这个缘故,少有抱怨不满的伍氏都对邓季求过,想要换间大些的屋子,却被食髓知味的少年拒绝了。

    挖了半日野菜,看看到饷饭时分,众人这才下山,有道是上山容易下山难,沿途邓季自然小心搀扶,又引前后妇人不停笑话,伍窕一时倔强拒绝,倒把脚给崴了,只能将装野菜的箩筐给焦氏,由少年背着下山,这下笑话的更多,直让她伏在男人背上不敢抬头。

    回到谷中,请鲁医匠来看过,幸无大碍,不过将养两日就好,等医匠出门,邓季便将她翻过身来,当着焦氏的面,在那嫩臀上狠狠来了两下。

    待妇人羞怯难当回眸娇嗔时,邓季才哈哈大笑带着焦氏出门去领饷食。

    伙房门前,已占满等着用却行换肉食的孩童,若找不到腐烂潮湿背阴的土地,蚯蚓其实也不好捉,其中便有不少捉不满二两重换不到肉的,不过孩子们可不笨,若分量不足的,便聚齐在一人手中,商量好等换来肉再分食。

    正准备用饭的时候,若身边全是拿着虫子的小子丫头,确实影响食欲,若不是这些顽童全咬定是雷公交代的,好些人都准备借口他们今日没去觅食物而作了。

    邓季过来,看他们弄到的蚯蚓不少,自然欢喜,吩咐伙房再弄几十条鱼煮上,六尺以下孩童不论收获如何,每人给多加块鱼肉,自然引得一片欢呼,只几个稍大的在不住掂量自家有未过六尺高,待会领肉时要不要微曲着腿去。

    让孩童们将收获全装在木桶里,足装了有三大桶,自家和焦氏先领羹肴回去,与伍窕共用。

    饭后,唤上车黍、韩齐、郭石等人,扛几把锄头出门,田丰不知这学生要搞什么怪,一时好奇,也跟来观看。

    前世那邻居鸡场因瘟疫倒闭,闲聊时曾说过,饲养蚯蚓其实很简单,只要懂了技术,有无饲养坑皆可,不过邓季第一次搞,还是谨慎些,在一块不易积水的坡地上,让车黍他们几个力卒挖坑。

    不知邓季有什么打算,问过他也不说,反正饭后无事,只当出身汗,几个大力士分头挖掘,度飞快,黄昏时便挖出两丈长,丈许宽,深五尺的坑塘,刨掉上面软泥部分,下面全是坚硬的地表土,便算完事。

    蚯蚓喜欢潮湿,但水也不能太多,否则会淹死它们,雨天能看到出逃的蚯蚓就是这原因,便捡些碎石在四周将坑口垫高,缝隙中倒入泥土,这饲养槽便告建成。

    再胡乱挖些腐泥做基土,将木桶里的蚯蚓倒入,田丰这才一脸惊讶:“你要饲养却行?”

    “是啊!”

    “此有何用?”

    “夫子且缓缓,容学生日后再禀?”

    邓季小小卖个关子,田丰哼了哼:“不管你做何用,我垂钓时找鱼饵却方便许多。”

    “你是夫子,尽管来拿就是,谁还敢拦着不成?”

    邓季笑笑,又吩咐郭石去抬些牲畜粪便、杂草拌碎扔进坑中,蚯蚓吃食很杂,根本不用愁喂养饲料。

    最后,为防止阳光暴晒,找些枝条拦住坑口,边算完事。

    扯着一脸疑惑的田丰,众人回去,邓季则自去与顽童们锻炼。

    浑浊灯火下,伍窕捂着伤腿,看焦氏打水为男人清洗满身大汗,好奇问道:“听说夫君要饲养却行?”

    没想到嘴快的人那么多,这就传入自家妇人耳里了,举起手任焦氏擦拭身子,邓季点点头:“不错!”

    “那虫豸软呼呼的,可厌得紧,到底有何用?”

    “给你看条不软的便是!”

    “嗯?”

    犹在疑惑中,不顾焦氏还未弄完身上泥泞汗渍,男人已踏步上前,将她抱起向室内走去,行走间,确实有条硬硬的大却行顶在那臀瓣上,让她身子开始烫。

    伍氏已媚眼如丝,邓季却回头招呼另一个:“焦姬,你也来!”

    注:饷,通‘飨’,晚饭。

    (第一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