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33.敲门
    伍恭只觉得天旋地转,好悬没一下晕过去。

    他还在怔怔呆,韩齐已经出门牵马去了,这里距涉侯国山谷不远,才两百多里地,快马半日可到。

    伍宁自然怒目瞪视,邓季毫不在意,冲他一笑后又道:“车大个子,我这妻舅可就交给你了,好生照料着,若出了差池,五日内可别想吃饭!”

    但凡力大的没几个饭量会小,邓季以此威胁,车黍怎能不怕,翻着白眼,大汉如铁塔般的身躯站到伍宁身后,伍恭顿时便绝望了。

    见大厅里竟成这般模样,焦氏嘴角轻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没人再说到她,便转身轻摇漫步去了,从始至终,她都没说过一句话。

    “我说丈人呀,”若将伍恭女儿弄到手,比起焦氏来,那四千石粮可就要保稳得多,邓季自然很得意:“小婿一路劳累,可有饭飨热汤?”

    伍恭这时候才知道自己竟是引狼入室,要真让这厮和女儿成了亲,得罪薛常父子不说,万一被人知晓报之官府,编个通贼之名,阖家上下恐怕都要被葬送了,只是自己现在胳膊拧不过大腿,向他哀求是无用的,只有先稳住这贼,再去找族老们商议才是。

    忙叫奴仆安排好饭食热水给贼人们受用,又让他们听候贼人使唤,伍恭这才抽身出门,他前脚刚走,捆绑下的伍宁便怒骂道:“我姐岂能嫁贼!”

    邓季嘴里还啃着鸡翅,闻言后翻个白眼,冲郭石道:“用过饭后,你领枪卒、弓卒去将寨门堵住,所有人等不得进出,违者,杀!”

    郭石点头,邓季又对马皮道:“你带刀盾卒去找我那老丈人,将他禁住,不许四下游走串联,便是出恭,也给看好了!”

    安排好他们,邓季抹去嘴上油腻,这才冲伍宁咧嘴一笑,道:“贵女兄老子还真娶定了!”

    车黍觉得有趣,插嘴问:“那我呢?做啥?”

    “你只管看住我这妻舅,别让他添乱、也别叫我丈人救走了就是!”

    伍氏宰杀了五只肥鸡,两大桶黄米,悍卒们给吃得一干二净,等他们依令而去,邓季又点两名悍卒去看住那伍家小姐,找来浴桶,不客气地唤仆役担水,在伍宁愤恨眼光中弃甲沐浴。

    野外呆了几日,满身汗渍,待浆洗过一遍,浑身清爽。

    又让仆役在伍宁房中拿来换洗衣物,邓季扔掉平头麻鞋、葛袍短衫,脚蹬布屐,生平第一次穿上大袖大带的博衣宽袍,车黍赞道:“倒也匹配!”

    拿铜镜一观,果然也是个翩翩少年,这宽袍穿在他身上倒不差。

    却说伍恭出了聚客厅,再次召集族老,将情况一讲明,族老们顿时面面相觑,反应过来时,俱都破口喝骂,有骂贼人痴心妄想的,也有骂伍恭女儿不更事尽惹祸的。

    族老们群情激愤,怒火还没泄完,有仆人来报,寨门已被贼人夺了,部曲们没得家主授命,不敢与之相争,竟被贼人轻松夺下。

    屋内众老头全吃了一吓,伍宁还在贼人手里,族人也在威胁之下,这时候与贼人硬拼可不合算,先前出计献美人的干瘦老者忙道:“带窕儿从密道离开!”

    既不能和贼人硬拼,又不能真个将伍恭女儿伍窕嫁给贼,把她送出寨子去才是最佳选择,这伍寨是伍氏先人为避战乱修建的,自然要防范大军围困,峡谷深处早挖有通往深山里的密道,寨门被堵住,还可走密道。

    伍恭大汗淋漓,正要出去送女儿时,门外已响起噪乱声,却是先前马皮寻不到这些老儿聚会所在,直等郭石占了寨门,有仆从疾奔过来飞报,他才跟着一路过来,将伍氏一族族长族老全堵在聚会所。

    连族老都全落入贼手,那些伍氏部曲族人谁还敢妄动?

    老头们叫苦不迭,他们年轻时或有武勇,如今却都是老翁,被堵在里面,谁敢带头冲出去?此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果然连出恭也有贼人尾随,伍恭几次想要求见邓季都没能成功,在里面竟束手无策。

    残阳尽落时,伍家小姐也被两条大汉堵回屋中,婢女不得进门通传消息,她还不知因一次出头抱不平,自家命运已然改变,还犹在屋内为嫂子担心,生父亲闷气。

    这时候,整个伍寨已基本落入蛾贼掌握之中,由里到外,区区数十人控制了近两千人的寨子,不得不说,邓季的胆量胃口都不算小。

    当然,做出这些行为并非仅仅是需要女人,除了那四千石粮食外,邓季这小渠帅贼觉得自己还需要个中间人。

    在太行扎根和流浪四方时已不再一样,要养活这许多老弱,粮食、食盐、布帛、铁、武器等都不可或缺,能战精壮过少,不可能靠掳掠获得,也不可能自给自足,必须得建立交易渠道,滏口陉如今虽不时有商队经过,但规模都不大,再说和贼众们做生意,不是所有商人都有这胆量。

    因此,在邓季想来,他的山谷便需要一个能明正言顺与外界交易的伙伴,这个伙伴得与自己休戚与共,利益相关,关键时候还能多一条后路。

    原以为要找到这样的伙伴很不容易,可伍恭女儿出现后,邓季迅现了这个可能。

    伍氏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这寨子无疑是很适合的选择,不过要把两者联系起来很困难,要真娶了伍恭的漂亮女儿,他不想被官兵安上通贼之名,不想被薛家报复,就得帮忙打掩护,这叫拖老丈人趟水。

    到这时代后,邓季现如今家法大于国法,家族重于国君,只要将老丈人拖下水,伍氏全族都没有退路。

    当然,太出格的要求伍氏也不会答应,别指望他们从此就真和自己栓死在一起,毕竟女子地位不高,邓季也只要他们心存顾忌就够了。

    天色渐黑,初时的惊惶过后,看贼人再没什么过激举动,伍氏族人和部曲大都选择退回自己家中观望,不过,族长和族老还在贼人手里,寨子里男人们大都拿着器械,支开妻子儿女,小心翼翼留神门外动静,但凡有点风吹草动,他们便要紧张好一阵。

    月华挥洒,夜色渐深,害得人家担惊受怕惶惶不安,邓季却提着长枪手斧,在寨中各处肆意溜达寻找目标。

    之前他已问过两名奴仆,要找的大概地点是知道的,奈何伍寨实在大,让他一时寻不到。

    没错,这个时候,他正在找焦氏的居所。

    今日种种,邓季最终选择了伍恭的女儿而不是儿媳,见到焦氏离去的时候,少年觉得内心深处似乎有什么在蠢蠢欲动,让他嘴皮干裂、心跳加。

    那美妇是个尤物,尤其对邓季这样尚不识男女滋味的少年来说!

    月色明亮,漫天星辰便要黯淡许多,抬头只能看见寥寥几颗最闪亮的,路旁有蟋蟀等虫豸争鸣,顺着几间房舍中的碎石路走过,再从几株杉树下穿过,邓季终于看到了别人说的那小院。

    透过虚掩的院门,能看到有两名悍卒在里面,是自家派来防备伍恭女儿逃脱的,门口还有个忠心的婢女席地而坐,明知没有任何作用,她也要守着自家小姐,其中一个不安分的悍卒正在挑逗她。

    这院子可不小,焦氏姑嫂二人都住在这里,左侧房舍是伍家女儿的,另一侧则住着焦氏,指路的奴仆曾说过。

    漫步进去时,两名悍卒和那婢女都望过来,邓季冲他们一笑,比手势嘘声,又递过枪和手斧,让两个大汉帮忙看顾。

    这小贼不是要娶自家小姐么?婢女呆住了,她看见少年贼在推焦氏房门,张嘴想要叫唤,一直在调戏她的贼人突然从背后捂住了她的嘴,又狠狠在她鼓起的胸脯上捏了一下。

    邓季推门,门从里面插上了。

    焦氏回屋的时候,很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

    叫你老东西把我送人,如今报应到自家女儿身上,却不是该么?

    念叨了两遍,她才突然想起其实小姑与自己感情向来都好,咒公爹没关系,却不该连累到她。

    没多久,院子里传来声音,有两名贼人进来,将小姑堵回屋子里,他们也就守着院子不离开,伺候小姑多年的素娘进来,狠骂了几句也没用,然后,其中就有个贼人开始风言风语戏弄素娘。

    小姑还不知道那贼要娶她,逃不出去了?这样想着,她便止了怒气,开始为伍窕担忧起来,又想若小姑真没法子嫁了那贼,成了贼婆子,以她的娇气,定然是受不了其中苦楚的,想来,今后会时时以泪洗面吧。

    然后,焦氏就又想,若那贼当时选择要自己,又该如何?生气是定然会的,然后呢?以后的日子也会以泪洗面么?

    胡思乱想中,焦氏靠着床打了个盹,被惊醒的时候,她听到自己的房门正在“咄!咄!”地轻响。

    院子里再无他人,素娘的话会出声轻喊,不是她;是那两个贼人?也定然不是,这房门可不结实,凭他们力气,还会这么轻敲?

    这么晚了,是谁?

    少妇的手紧紧揪住被褥,大力下导致关节都有些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