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农夫三国 > 19.苦斗
    自从渠帅韩忠在宛城向朱隽乞降而不得后,蛾贼们就知道,大汉官兵不要降卒,眼里黄巾也没有老弱精壮之分,若不信的,下曲阳城外京观中躺着的十万黄巾尸就是证明!

    “兄长,我等该如何是好?”

    羝根有老弱拖累,士卒也不如于羝根麾下精锐,只得满脸惶恐,要他拿主意。

    于羝根是太平道信徒不假,却不是不通变故的疯子,张宝尸身在下曲阳,只要有实力,随时可来取,他微一沉吟,痛下决心:“咱们撤!”

    昨日与官兵对战,这支精锐黄巾还有一拼之力,现在却没了悬念,于羝根可不想无谓送死。

    “不成!”听到这话,羝根身边的刘满刀几乎跳了起来:“若这时撤走,辎重老弱可就全没了!”

    于羝根瞪大眼睛道:“你要想清楚,此时不走,被官兵重甲缠上,可就没机会了!”

    “可我麾下还有近六百骑,你也还有八百骑,使他们阻住一头,咱们先合力收拾一边,未尝没有机会!”

    即便刘满刀不插话,羝根也舍不得这点好不容易攒起的家当,见他仍在执迷不悟,于羝根指着后队大声怒吼道:“你们自己看清楚!”

    后队九千多老弱妇孺被官兵冲击,满荒野向前亡命奔逃,后面一些精壮队伍都被他们冲散了,有的已开始跟随着人群逃亡,羝根全身冰冷,耳边又响起对方冷酷话语:“别说咱们士卒通宵未眠,被你的老弱这一冲,咱们还如何抵挡官兵?”

    顿了一顿,于羝根又放低声音道:“官兵大部是重甲骑,即便咱们这时撤走,也未必能得活!”

    “可我的辎重老弱……”

    “蠢材!”于羝根一声喝断:“官兵自然以诛杀我等为务,见我等后逃,自会舍了老弱来追,说不定还能给他们留条生路,辎重么,丢了便丢了,留得本钱在,那里不能置办?”

    羝根以前不是没吃过败仗,只是这些辎重人口得之不易,想到逃亡之后,不知自己还能剩几何,便心疼欲死。

    “要走趁早!我不陪你等送死,你们不走我便先走了!”于羝根说了一声,转身对自己部将喝令道:“传令下去,全军往西北走,各部轮流断后,骑兵随时待命!”

    西北方向是常山国,再走几百里是茫茫太行群山,那是张燕黑山军的势力范围,只要能逃过去,定会有人接应,黄巾中骑卒只是少数,大多都是步卒,若真混乱无序胡乱逃窜,官兵重甲骑在后面追杀,很有可能全军覆没,于羝根必须得小心。

    下曲阳出来的官兵越来越近,于羝根既然铁心要走,别说两支官兵精锐,羝根所部单独对阵一支也不是这些精锐重骑的对手,他万般无奈,只能将同样军令传下去,刘满刀狠狠往地上跺了两脚,却无力改变什么。

    庞双戟、田麻子和孙驼子也没办法,只得去招呼各部别跟掉大队人马。

    两位渠帅所为后队里一概不知,这里目今狼藉得狠,六屯精壮都与官兵交上了手,力量实在太过悬殊,几乎只是一眨眼功夫,四百多精壮便损失了近百人手,支撑不住纷纷后撤混入老弱中,很快被人群冲散,只能各自苦战。

    率领瘿陶这支重甲骑官兵的,正是巨鹿太守郭典,昨日他得下曲阳斥候报信后,立即领兵来援,为避过黄巾斥候,还先绕道常山国栾城,黄巾斥候注意力都在瘿陶方面,竟被他们成功避开。

    与皇甫嵩合立斩杀张宝后,郭典因功得封侯,对他来说,这些蛾贼可都是军功,剿杀起来自然不遗余力。

    官兵冲入黄巾老弱中,乃是一面倒的屠杀,平地里、山丘下、沟壑边、树林外,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屠杀场,屠杀场的每一个角落,都被鲜血染得红、紫。

    “啊!”

    一声惨叫过后,鲜血从后背上喷涌而出,出声音的是个壮硕的农家妇人,当身后官兵杀来时,她刚用身躯将自己年仅八岁的儿子死死压在地上,官兵一枪便刺入了她的后背。

    官兵随意的一枪没能刺穿妇人的身躯便被血肉阻住,自然也就没伤到下面的孩子,在这乱世,这八岁的小男孩比绝大多数同年孩子都要懂事、早熟得多,他躲在母亲身下,亲眼看着母亲狰狞过后,双眼迷离,脸色逐渐苍白,直到完全没了气息、体温,他仍旧死死咬住嘴唇,直到嘴唇边有血丝渗出,没吭出声来。

    官兵拔枪远去,妇人已冷却的尸体旁边不远,还有个十一二岁的女童,她没有男孩那么幸运,胸腹上一块深深地陷了下去,显出一个马蹄印来。

    再远处,是具无头尸,从手上的皱纹和斑点来看,这是个老人,他的头颅已不知去处,没有人再可能认得他是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来自那里。

    这样的尸体到处都是,直到得知黄巾大队精壮开始往西北太行方向逃窜,郭典才止住军势,留下两百重甲继续斩杀,带大队人马从老弱中轰轰碾过,与下曲阳的官兵汇合,又将其步卒留下,自家追杀黄巾大队去了。

    “喝!”

    一下重力抽击,将紧紧纠缠自己的官兵鞭打落马,手中长枪木柄再次断裂开来,邓季驾马上前,俯身拾起他的武器,转身驾马又冲了出去。

    场面太混乱,身边人马俱都被冲散,邓季骑好马披札甲,在蛾贼中甚是显目,一直有官兵紧吊着厮杀,他只得独自苦苦支撑。

    只在混乱中前行了两步,两骑官兵现猎物,并肩纵马扑来。

    狭路相逢,尽量压低身躯贴伏在坐骑背上,邓季打马从两马中疾驰穿过,错身的瞬间突然起身,挥枪疾刺左手边官兵骑士,对方扭头闪过,伴随着布帛撕裂声响起,邓季臂上一痛,却是被另一个骑士的枪尖划破了。

    这支重骑不似前翻所遇官兵,战力都很强,邓季不是他们两人对手,更不回马,打马继续往前狂奔,那两骑官兵不依不饶,在后面策马追来。

    邓季打马疾奔,却不防前面又有骑官兵插过来横马拦路,长枪也刺过来,邓季忙扭动身躯避开,长枪如长蛇疾刺,一枪洞穿他的咽喉,但青花骢躲避不急,已迎面撞上。

    “砰”地巨响之后,邓季和那马上已死骑士都被抛飞出去,两匹战马侧翻倒地。

    后面追来两骑相距已很近,这下丢了战马更是凶险,还倒翻在半空中,邓季的保命手斧便飞了出去,生死之际运气竟然绝佳,一下正劈在追来骑士额头上,手斧镶在上面,那骑士额骨破裂,惨叫声都无力出,身体从战马上软软倒下。

    手斧出手后,邓季在半空中离地仍有丈许,长枪探出在地上急点,借力一个鹞子翻身稳稳落在地上。

    这几下动作漂亮连贯,邓季能做出也是侥幸,还追赶着他的那骑士却禁不住眼皮狂跳,再纵马过来的时候已提了几分小心。

    邓季立枪站定,这骑重甲官兵直面扑过来,眨眼便到面前。

    眨眼瞬间,邓季手中枪柄稳稳钉在地上,枪尖突然下压,与地面组成四十五度左右的斜角,他死死攥住枪柄,人却呈弓形往后仰。

    这是拒马枪,资深枪兵都会,汝南一个老蛾贼教的,专用来对付骑兵。

    奔驰的战马迎着枪尖而去,高下就算有马甲也要被戳翻倒地,那官兵吓了一跳,可两者已近在咫尺,想变向已是不及,他只得舍了战马,翻身高高跃起。

    “轰”地一声,战马胸脯正撞在枪头上,顿时侧着身躯飞了出去,长枪受不了这巨力冲击从中断裂,邓季这才撒手跳开。

    那官兵骑士提前从马背跃下,自然安然无恙,只是一样没了坐骑,欺邓季手中无器械,近身来提枪冲他“唰唰”乱刺。

    邓季闪避几下,瞅空一把抓住枪柄与他角力,这官兵力气不足,涨红着脸尽力回夺,邓季突然撒手,他便一个后仰倒地,邓季纵步跳到他身上,双手拼全力掐住其咽喉,只是不撒手,这官兵开始还拳打脚踢,不一会面色紫,渐渐没了力气。

    幸好左近暂无人靠近,等身下官兵死透,邓季才起身,拾起其遗下的长枪,不远处捡回手斧,看青花骢时,一条前腿已折断了,再不能骑乘。

    被手斧劈死的官兵战马仍在主人附近徘徊,邓季牵来骑了,才现官兵重甲骑开始集结,大队竟然离开了这里。

    少年尚不知两位渠帅抛弃老弱已先逃了,只知道官兵大队人马离开,他们后队压力便要小些,老弱也能多活下来几个。